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阳夜】光のメロヂィー

-0809阳夜日快乐!

-收录于年中合志《大好きな君へ》中abo设定的后续,错过了本子的话……呃,前面的剧情可以靠脑补

-生子,abo,ooc,雷者请绕

-本设定未经许可禁止进行二次创作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光のメロヂィー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

 

二氧化碳在大麦芽酿成的液体中欢呼雀跃,无数的小气泡争先恐后地升腾,在冒出水平面后迅速破裂,继而混迹在空气之中。

 

卯月新有些心疼地看着白色瓷盘中的食物,上好的猪肝和新鲜的鱼花已经被人无意识地用筷子戳得快变成稀泥,而手拿筷子的人则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摧毁了一盘又一盘的下酒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木制桌面的纹路,啤酒倒是已经灌下了好几杯。

 

作为刚下班就被大明星拖到居酒屋的八小时工作制公务员,到现在除了几口啤酒外再没有咽下过任何东西的卯月新只觉得有点胃疼。

 

“……喂,阳?阳——!”眼看着猪肝和鱼花已经被戳得没有形状可言,就连一向惜言的卯月新也忍不住开口试探性地叫了两声,在对方毫无应答却在继续毁灭下一盘下酒菜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抽出一双筷子直直地往对方的额头上抽了一下。

 

“嘶——好疼!你这草莓牛奶混蛋干什么——!”

 

啧,你叫我出来喝酒却连口才都不给吃,我替你把飞远的神拉回来你还瞪我,做个好人真难。

 

卯月新如此腹诽道,强烈的饥饿感让他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你太啰嗦了,嘀嘀咕咕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上。”

 

似乎这才回想起自己最初用意的叶月阳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犹豫片刻后还是沉默,最终又垂下头开始摆弄起筷子来。

 

“……你要不要说,不说我走了,葵还在家等我吃晚饭。”

 

“啊啊啊啊啊慢着慢着——我说还不行吗!”叶月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又长叹一口气后才视死如归地开口道:“呃……那个,其实,有点事情想找你咨询一下……”

 

“哦呀?真难得啊。”一心想着赶快结束这一让人不愉快的酒局,胃依旧疼的卯月新挑了挑眉毛:“呃……让我猜猜看,和夜有关吧?”

 

“嘛,算,算是吧……”

 

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能让驰骋在偶想圈拥有万千少女粉的大明星Alpha苦恼成这样的原因,那无疑是和自家Omega有关的。卯月新暗自又给叶月阳在家里的地位降低了一级,假装若无其事地又端起了气泡已经跑得差不多了的啤酒。

 

“……其实,其实呢,我想再要个孩子,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夜商量……”

 

“噗嗤——”叶月阳话音未落,刚含住一口啤酒的卯月新便控制不住地喷了个天女散花。

 

“……不准笑!所以说我才说不出口的啊……”叶月阳有些懊恼地皱起了眉头,“不仅如此啊……现在星星那边也跟我不对付啊。”

 

“星星怎么了?”赶忙请服务员拿来纸巾的卯月新微微抬眼,“说起来最近星星好像闹腾得不行啊?上回都把小樱弄哭了……啊,果然你的儿子。”

 

“啰嗦!……其实我之前问过星星想不想要弟弟妹妹,结果被他向夜告状了……”

 

“嗯,所以说果然是你儿子啊。”一方面确实已经饿得不行,另一方面也心疼自家小公主,还有一层不可言说的方面很想看热闹,卯月新的大脑飞速运转了起来,“但是……这样的感觉不太像阳啊?为这种事情所苦恼。”

 

“嗯?指什么?”

 

“……还记得星星是怎么来的吗?”

 

叶月阳有如醍醐灌顶般的醒悟。

 

*

 

叶月星小朋友最近熊癌入骨,晚期。

 

当然,这一熊孩子属性倒也不是无中生有的,我们这位小朋友完美继承了亲爹的血统,是颗人如其名活蹦乱跳的小星星。即便和长月夜在一起生活的几年里学会了忍耐和乖巧,但归根结底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在一家三口团聚后便是被一群半路截杀的亲属们宠得无法无天,熊孩子本性暴露无遗。

 

更可怕的是百药难愈的熊癌这两天更是有了恶化倾向,其源头则来自于某种铸造了他性格基调的叶月阳。

 

“……星星啊,爸爸问你,你想不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

 

吓得当时最正在摆弄新款变形金刚的叶月星反手就糊了他爹一巴掌。

 

孩子的世界是五彩斑斓却难以读透的,我的星星小朋友或许会记不得早上才教过的乘法口诀,却已经学会了怎么向家长撒娇以获得一个新玩具;或许不会明白为什么被自己弄脏裙子的小姑娘会哭得停不下来,却已经隐隐知道了再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后,自己的处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他在人生最初的五年里已经失去了一半的父爱,他不想也不能失去更多。

 

其结果便是星星当晚便在从长月夜面前给自己亲爹毫不客气地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并且在各个方面都熊得变本加厉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是他作为一个孩子最任性,却也最有力的武器了。

 

*

 

“嗯……谁叫你对孩子说那种话的?星星可能比你想象中更聪明哦?”

 

“呃,我宁愿他不要那么聪明……啊,不过这点随你,也挺好的。”

 

被长月夜一个眼刀恐吓得迅速改了口,家中地位似乎比损友卯月新的预估更低的叶月阳此刻活像一条小心翼翼隐藏獠牙的大尾巴狼。

 

“但是呢,最近星星好像时候太顽皮了点,都把小樱弄哭了……这点肯定不是随我的。”狡黠地笑了笑,整理好餐具的长月夜回过身用湿漉漉的手捏了捏叶月阳的鼻子,“嗯……是谁的错呢?”

 

“……是我,是我管教无方。”叶月阳默默叹了口气,伸手把眼前人整个揽进怀里去,埋下头嗅了嗅对方的脖颈,“真好闻……发情期快到了吧,打算什么时候把星星送走。”

 

长月夜的信息素实际上和其主人一样,并不是什么喧宾夺主的类型,但此刻甜腻的桂花香已经渗透了每一个角落,作为被这一信息素包裹在正中央的人,长月夜自己不可能没有意识到,只是……

 

“阳,你……觉得孩子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他的声音细弱叮咛,像是在叙述什么久远而并不存在的故事。叶月阳浅笑着吻了吻爱人微凉的发顶,揽着腰身的手也收得更紧了些,他低声开口道:“是救赎。”

 

是救赎,是神之赦免,是他唯一能弥补那空白五年的天赐瑰宝。

 

“我想亲手把一个孩子抚养大,和你一起,不好吗?”

 

*

 

神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

 

叶月星小朋友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他不过是被叶月阳丢到奈良老家住了一个星期,好不容易离开了被檀香浸染的寺庙——说真的他被这种味道熏得够呛——就被露出了獠牙的大尾巴狼笑眯眯地告知:

 

“星星,你以后就是哥哥了,要学会照顾弟弟妹妹哦。”

 

吓得叶月星瞠目结舌在原地愣了半分钟后再度反手糊了他爹一巴掌。

 

但噩梦并不就此结束了,兴许是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小宝宝太过娇气,长月夜初期的不良反应颇为激烈,沾一点油水便反胃得天昏地暗,叶月大明星心疼配偶高过一切,其结局就是父子俩天天陪着啃菜叶,吃素生活赶上了兔子。

 

好在叶月阳作为偶像依旧工作繁忙,星星小朋友单独和长月夜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相对听话懂事的——毕竟他再怎么顽皮也不愿意给给予了自己的生命的人添麻烦。

 

这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集各式各样的小矛盾为一体,他懂事却又不成熟,他乖巧却又按捺不住爱玩的本性,只因为他尚在长大的路途上。

 

今天也是一样,临时接了工作的叶月阳晚饭后匆匆忙忙地外出,离家前和近来排斥反应有所缓和的长月夜站在门口黏糊了好一会,搞得还没进入青春期的星星都是一副没眼看的表情,躲进自己的小房间摆弄起新的玩具来,等到临近睡觉时间才悄悄地溜了出来。

 

此刻长月夜正戴着眼镜窝在沙发上看书,在柔和橘色灯光的投射下安静得如同油画,星星虽然和所有孩子一样喜爱玩闹,但骨子里也有喜静的一面,只是这些天为了博人关注刻意消磨了这一棱角罢了。

 

而长月夜早已发现了偷偷摸摸溜出房间的星星,便微笑着抬手招呼自家儿子过来:“怎么了?这会已经不生你阳爸爸的气了?”

 

被一语中的的星星有些气不过地鼓起了脸:“……谁叫他那么晚还要出去工作,把我和爸爸丢在家里的。”

 

“那也是照顾这个家的一种形式哦。”长月夜笑着捏了捏星星的小脸,“就像星星也有自己的想法一样,虽然做法不同,但我们都是互相爱着的不是吗?”

 

听到这里叶月星一时有点委屈,却又继承了叶月阳那股不服输的脾气,于是强撑着不让自己流眼泪:“唔……那,那小宝宝也是吗?”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们是家人不是吗。”长月夜伸手把浸染着自己全部心血的星星揽进怀里,“所以,星星继续保持自己的形式就好了。”

 

“呃,就像爸爸老是出现在电视上一样吗?”

 

恰巧在好奇年龄的孩子简直是十万个为什么,长月夜笑着亲了亲星星最近因为菜叶啃得太多而瘦下去的脸颊:

 

“嗯,是一样的。”

 

*

 

十个月后,名叫光的小小少女诞生了。

 

光这个名字是叶月阳早早便执意起好的,原因是我们家太阳月亮星星一应俱全怎么能没有光呢。星星一面嫌弃着自家爸爸起名的水准,一面却在心底暗暗期待着小光的到来。

 

呃,如果是弟弟的话小光这个名字就太女气了吧,果然还是希望是个妹妹……嗯不对!如果妹妹也想学校的那些小姑娘一样除了哭什么都不会就不好了!这可怎么办呢……能不能弟弟妹妹各要一个呀……

 

怀揣着忐忑和不安,历经坎坷的人们等到了叶月光小姐的到来。

 

刚出生的宝宝还是一张白纸,连眼睛都睁不开,小嘴一张一合地吐着羊水,皮肤却是白白净净的,偶尔发出一两声不明意义的哼哼,在所有人看来却都是最可爱的。

 

叶月阳忙着照顾辛苦了好一段时间的长月夜,星星在这个时刻便展现出了自己的懂事乖巧,只踮着脚伏在婴儿床旁学着周围大人们的样子伸手摸摸妹妹的小脸小手,却不料被那软绵绵却有力的小手抓住了手指。

 

小小的少女尚且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却已经跟从本性学会了感受来自家人的温暖。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妹妹。】星星任由妹妹抓着自己的手指吐泡泡,笑着用口型小声说道。

 

*

 

叶月光小姐十个月大了,已经能扶着墙自己站稳,咿咿呀呀地说些意义不明的词语,长出了几颗坚硬的小牙,见什么咬什么;一双在空中乱舞的小手非常有力气,见什么扯什么。

 

星星的熊癌尚且有着自己强行变出来的意思,而小光的蛮横则完完全全是其最原本的性格,见了生人也不怎么哭,一双灰蓝色的眼睛瞪得巨大,无论被谁抱在怀里都是一阵乱啃乱扯,叶月阳续了好久的长发硬是被自家闺女扯短了整整一公分,经常牵着妹妹在学步车里玩耍的星星也是一手臂的牙齿印。

 

“这也有好处的,将来不用担心小光被人欺负。”终于感受到带孩子——并且还是一个超凶的熊孩子是什么感受的奶爸叶月阳望天长叹。

 

“嗯……不如先担心一下将来小光会不会欺负别人?”自然而然把活推给Alpha配偶的长月夜如此泼冷水。

 

嘛,倒也不坏。

 

卯月一家的造访是在小光快满一岁的时候,带来了不少补品和给两个孩子的玩具,而被星星弄哭过后便悄悄躲着对方的小樱躲在卯月新的身后,怯生生地喊阳叔叔好夜叔叔好星星哥哥好。

 

而被他的阳爸爸指责情商太低的星星看着好久不见长高了不少的小樱,发誓将来也要让小光妹妹穿上这么好看的小裙子。

 

……好在情商低抵不过娃娃亲,星星小朋友大可放心,当然,这是后话了。

 

长月夜这十几个月里恢复得意外不错,不过毕竟是一个人把星星拉扯到五岁的人,想想也正常,于是和皋月葵两个人一拍即合地栽进厨房里研究今天的晚饭做什么,一岁的孩子辅食吃什么最好。而叶月阳和卯月新两个人则坐在饭桌旁眼神交流着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最终决定也跟进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偷吃的,呃,各种意义上的。

 

小光虽然性格蛮横,但在小樱面前居然变得意外乖巧——日后再提起这事的时候小光表示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秘密”,被妹妹咬了好几年的星星表示很心痛——而星星和小樱之间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隔阂,嘛,毕竟迅速熟络起来是孩子们的特权啊。

 

三个孩子之间的闹腾一直持续到了晚饭后,星星不知何时丢下了妹妹开始兴冲冲地给小樱介绍自己的各种变形金刚玩具,一心只想找哥哥姐姐玩的小光则踩着学步车叮叮当当地追在两个人后头。

 

孩子们的娱乐丰富多彩,成年人的娱乐则简单了许多——只要能看着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成长便足矣。

 

“真好呢……但是要带两个孩子的话会不会太辛苦了?”撑着下巴远远看着孩子们在地毯上打闹的皋月葵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听说小光都是阳在带。”

 

“为此还跟经济公司请了一年假。”卯月新面无表情地补刀道。

 

“不不不不不不……这种事情在满溢的幸福感面前都是不重要的哦。”叶月阳有些得意地摇了摇头,“我现在可是爱情事业双丰收,而且儿女双全哦……虽然说不上具体是什么感觉,但现在总觉得未来不管有什么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正在收拾餐具的长月夜闻言朝他笑了笑,嘴上却在假装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啊,刚刚好像有闪电……是不是快要下雨了呢?葵你们带伞了吗?要不要多留一会再回去。”

 

“嗯……要是雨势太大的话也没有办法呢,啊!真的开始下雨了……”

 

夏天的雷阵雨来势汹汹,密密麻麻的雨点声很快盖过了孩子们的吵闹声,而一路跟着哥哥姐姐乱跑的小光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步子,出神地望着窗外不知在看些什么。

 

又是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落下之后,原本明亮的家中毫无征兆地突然一片漆黑,紧接着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停,停电了?是因为打雷吗……”

 

“呃,对面的住户好像没有停电,可能是空气开关跳闸了,我出去看看,夜你就……啊,小光?!”

 

一声响亮的啼哭划破天际,谁能料到叶月光小姐天不怕地不怕,连带着去动物园看见老虎狮子都不怕,却偏偏怕打雷。

 

虽然打着要把管孩子的事情都交给叶月阳的旗号,小光这么一哭还是让长月夜乱了阵脚,慌慌张张地打开手电筒循着哭声找孩子,却在找到小光后因为眼前的场景而下意识停住了脚步。

 

一声电流的声响迅速蹿过后,室内又恢复了明亮,叶月阳喘着粗气从拉开门:“呼……果然是跳闸了啊,小光怎么样了……星星?”

 

浅橘色的灯光下,学步车已经空空如也,而头一回哭得满脸泪水的小光正被星星抱在怀里,一下下轻轻拍着一抽一抽的背部:

 

“不怕不怕,已经没事了,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

 

卯月一家离开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皋月葵嘴上数落着卯月新今天酒喝得太多,却还是拧开一瓶矿泉水递到对方眼前,而走在前面的卯月樱拎着裙边小心翼翼地踩过地上的小水洼,红皮鞋下溅起一朵朵小水花,似乎是在出神地想着什么事情。

 

“小樱?别跑得那么快,小心摔跤哦。”

 

听见了爸爸的呼唤,小樱这才又拎起裙边哒哒哒地跑回来,看着正喝下一口矿泉水的新爸爸和满脸无奈的葵爸爸,有些委屈地开口道:

 

“……爸爸,我为什么没有妹妹啊,我也想要妹妹。”

 

完全没料到会被女儿坑害的卯月·害人终害己·新又成功地控制不住喷了个天女散花。

 

“诶,诶?!新!没,没事吧……?”

 

“咳咳咳咳……”卯月新幽幽地抬起眼,正对上小樱天真无邪中满是委屈的眼神,一时间竟然没了脾气,“……小樱,这样,以后如果你和星星变成一家人了,小光就也是你妹妹了,知道了吗……疼!”

 

卯月新看着抢过矿泉水瓶就往自己头上狠狠一砸的皋月葵,就这么突兀地开始觉得有点胃疼了。

 

*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

 

-end-

 

 

 

 

写在最后的话,这篇文改了四五遍都还是不太满意,本来是不想发出来恶心自己恶心读者的,无奈已经答应了别人,加上阳夜日不可能不发点东西出来……辣眼睛的话对不起各位了……我也不想的……

最后一遍写完才发觉姓氏上有bug,打顺手了还请大家无数吧

最后留了个坑,但是之后不关我的事了

评论(21)
热度(64)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