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阳夜】咲初小藤【上】

-老年人复健中,文风依旧清奇

-实在是太话痨了,没想到会写出这么多,最后还分上下发出来

-因为是给 @葵叶小帆船 小天使的生贺,所以下部分会在小天使生日当日8.26发出来

-妖怪paro,除妖人阳x狐妖夜,和官方百鬼夜行设定没有关联

-剧情进展超——慢热,我现在看自己的东西不管什么都觉得ooc,所以预个警先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咲初小藤

 

 

 

 

00.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01.

 

神社的铜钟被撞响第十二下之前,便有一声更加沉闷的声响毫无遮拦地闯进耳中,盘腿坐在大殿的叶月阳轻微动了动眼皮,因为早起而乱成一团浆糊的大脑慢吞吞地转动起来,竟在敷衍地转了几圈后意外地生出几丝清明来。

 

啊,那个会飞的家伙又来了啊,真是准时,现在的妖怪们整天都这么无所事事的吗?

 

在第十二声清脆又沉重的铃音响彻山谷之际,又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匆匆忙忙地经过,叶月阳听见那脚步声的主人轻声道了声抱歉,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拉门。叶月阳的心思就不在祈福仪式上,眼皮三番五次不安分地跳动后终于有了要睁开的趋势,却在眼睛刚刚感受到一丝光亮的同时,脑袋上被人重重的一敲。

 

“阳,集中精神。”

 

走神被自家哥哥抓个正着的叶月阳悻悻地吐了吐舌头,只得安分地闭紧了眼睛,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已经在长廊转角处消失了,每日清晨都如约而至的钟声倒还回荡在神社里,脸上还能隐隐感觉到阳光被纸窗过滤过一道的余温。

 

欸,真困啊。

 

祈福仪式结束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的事情了,期间叶月阳断断续续打了三四次瞌睡,也不知是幸运地没被发现,还是无奈的叶月宗无意再管他了。

 

叶月家神社里空荡荡的庭院已经被一簇簇的阳光填满,只着一件素色浴衣的式神正独自一扫帚一扫帚清扫着庭院里的灰尘,看见叶月阳打着呵欠从大殿里慢悠悠走出来时朝他微微颔首。

 

“哟,葵酱,辛苦了。”叶月阳忙不暇接地打着呵欠,忽然又想起了早上祈福仪式时各式各样的声音,于是继续笑着开口道:“那只大黑鸟已经走了吗?”

 

“新的话,没留多久就离开了,说是今天有什么要事,草莓都没来得及吃呢。”被叫到名字的式神歪了歪头,脸上已经有些泛黄的符纸随着他的动作也是微微一飘。

 

那么就不要特地跑到神社来一趟嘛,那只大黑鸟。

 

叶月阳如此腹诽着,嘴上却是另一套说辞:“说起来,那家伙这样每天早上都到神社来……有两个星期了吧?”

 

“一个多月了。”

 

“呜啊!有那么久了?”叶月阳有些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心想那家伙第一次飞到一半被风刮得摔进神社的时候,可是被葵一声不吭地张开结界丢了出去,现在居然都能天天来偷吃神社后山种的野草莓了,妖怪们可真难懂啊。

 

嘛,虽说后山的野草莓长得确实旺盛,不过那只名叫新的鸟类妖怪会每天锲而不舍飞来神社的原因……叶月阳用余光瞄了一眼正垂下头认真打扫的式神葵,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真叫人头疼啊,祈福仪式。”这话说得不假,他头上被自家哥哥狠狠敲上的那一下还有点痛呢,“有什么意义呢?反正凶恶的妖怪还是一样会在村落里兴风作浪……啊,不过也有像葵酱一样,世代和除妖人签订契约,成为式神的妖怪呢。”

 

“嗯……但是我觉得还是温柔的妖怪比较多呢。”说着,葵停下了扫地的动作,“虽说我不能离开神社,见到的妖怪也不多呢……啊,但是我觉得新是个很温柔的妖怪呢,告诉我了很多神社外面的事情。”

 

呃,可能等你知道他的意图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叶月阳咂咂舌,心说怎么绕了一圈话头还是回到了原点,也没有了想继续聊下去的兴致,便下一秒就和三句话不离大黑鸟的式神道了别,一个人开始在偌大的神社里瞎转悠。

 

叶月家是村落里知名的除妖世家,因为老一辈人几次除妖有功,备受民众推崇,于是顺其自然接管了这座不知何时建起,却无人看管的神社,并将其打理得井井有条。最近人类和妖怪的冲突较为激烈,叶月家多次出面除妖,也顺势在神社中举办起了祈福仪式,每七天举行一次,其目的是祈求人类和妖怪得以和谐共处。

 

叶月阳出生在除妖世家,自幼便开始和各式各样的除妖技能打交道,然而作为家中的末子,风头都被两位哥哥抢尽了的叶月阳还没有机会开始真正的除妖生涯,硬要算起来……他见过的妖怪可能和因为契约关系而无法离开神社的葵差不多吧。

 

如此一琢磨让叶月阳更加心烦,加之现在已经开始入夏,渐渐热起来的天气带来汗流浃背和烦躁的心境。叶月阳在空旷的神社里兜兜转转,越是走动越是汗如雨下,最终决定去神社后山的清泉洗把脸就躲到阴凉的竹屋里去。

 

而他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那只狐妖的。

 

 

 

02.

 

你相信一见钟情或者命中注定吗?

 

不,当然不,但我相信目光交接之处会有奇迹。

 

那是一只白净到仿佛不沾染世间一切肮脏污秽之物的狐妖,素净的白色浴衣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墨色的发梢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边,灰蓝的瞳孔映衬着清泉的粼粼波光,而他掌心里的一捧清泉更是澄澈无比。

 

若不是那毛茸茸的耳朵和轻飘飘的尾巴,叶月阳恐怕会把他当作是误入神社的人类。

 

那只洁白的狐妖半蹲在清泉旁的大石块上,小心翼翼喝着掌心里甘甜的泉水,有几滴不合群的水珠顺着嘴角滑下,在削瘦的下巴上逐渐聚合成一颗大水珠,最终不堪重负地落下,打湿了素色浴衣的领口。

 

叶月阳一瞬间慌了神,下意识地迈出了脚步,却不慎踢开了脚边一块石子。那狐妖灵敏的耳朵动了动,下一秒便唰的一下循着声音的源头转过头去。

 

暮然被警惕的目光包围,叶月阳打了个哆嗦,那双灰蓝色的一线瞳像是有着强大的妖力,果然是狐妖的眼睛。叶月阳咽了一口口水,有些试探性地开口道:“那,那个……”

 

不料那狐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尾巴一扫便想要转头逃走,却因为踩上了石头上满布的苔藓而脚底一滑——竟就这么重心一偏,直愣愣地摔进了一潭清泉里。

 

这下叶月阳也再没有了顾虑的时间,三两下便跑到了泉水旁边,朝已经浑身湿透的狐妖伸出了手:“小心!那边的石头都很滑的……你还好吗?”

 

然而那狐妖并未回话,只是依旧十分警惕地用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就在叶月阳开始怀疑有些妖怪是不是听不懂人类语言的时候,那始终警惕着的狐妖终于开了口:

 

“……你,是除妖人吗?”

 

被反将一军的叶月阳微微一怔,严格地来说,他现在懂的都只是些半吊子的除妖技巧,妖力也并不是很强,然而作为一个自幼便争强好胜的人,他在那么一瞬间忘记了眼前的是只妖怪,于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狐妖猛然瞳孔紧缩,叶月阳只觉得视野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所占据,再恢复正常时已经没有了狐妖的踪影,四处张望后终于在山崖峭壁的一株枯萎的树上看见了正随风飘起的一块被扯碎的白布。

 

啊……逃跑了啊,是因为听到了除妖人的名号被吓到了吗?

 

叶月阳怅然失所地望着方才那块石头上被踩碎的碧绿苔藓们,不知怎的,心里居然觉得有一丝丝的后悔了。

 

 

 

03.

 

夏日的阳光是毒辣到不留情面的,即便那些阳光能被森林里茂密丛生的高大植株遮去大半,也总会有几丝狡猾的光点顺着树叶之间的缝隙透射在地面。

 

叶月阳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多少次小幅度地挪动以避开那些零零散散的光斑落在脸上了,躺倒的姿势使得土壤之上那些繁茂的细草们挠得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点痒痒的,唯有右脚的疼痛令他时时刻刻都警惕着自己的四周。

 

妖怪真是不可随意信任的家伙们,他暗暗咬牙后悔道。

 

今天是叶月阳首次跟着长辈们外出狩猎妖怪的日子,猎妖和祈祷仪式一样,都是村里以除妖人为首的人们保护自己生存环境的一种方式,加之近来在村落里猖狂的妖怪数量增加了不少,村里人都期盼着猎妖日的到来能缓解对自身性命的威胁。

 

不过当然了,叶月阳作为见过的妖怪不超过两位数的新手除妖人,也只有跟在长辈们身后看看的份儿。然而兴许是神社外面的世界对叶月阳而言太有吸引力了,加之性格好强的他不愿只跟在别人身后,于是成功在猎妖活动开始之前便和大部队走散了。

 

走散了的叶月阳倒也没有即刻慌乱起来,而是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在偌大的森林里散起步来,等到太阳开始从头顶偏移之后才开始慢悠悠地寻找起大部队的踪影来。

 

而他就是在这时碰见那两只他现在恨得咬牙切齿的鸟类妖怪的。

 

尽管只是个不靠谱的新手,但除妖人的名号即便只是写个牌子挂在脖子上也是值得得意的,因此暗自得意起来的叶月阳在被那两只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小妖怪吸引去目光的时候,不仅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危机感,反倒是颇有兴趣地吹了声口哨。

 

“喂,你们两个,有看见一队人类从这附近经过吗?”

 

高亢的声音在巨大的森林中回音阵阵,那两只枝头上的鸟类妖怪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却又埋起头来自顾自嘀咕起来。

 

未得到回应的叶月阳皱了皱眉头,仰着头的姿势也十分难受,便有些不耐烦地开口道:“嘛,不知道就算了,果然还是不能跟妖怪讲道理……”

 

其中一只妖怪似乎被他的话刺激到了,便扑棱着翅膀从树上飞下,在空中嘣的一声生出一团白气后便幻化成一个粉发少年落地:“话是这么说……但在不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义务告诉你吧?”

 

“啊抱歉,我和同伴走散了……你们要是有看见的话麻烦帮我指个路吧,呐?”

 

那粉发少年的妖怪抖了抖翅膀,黑色羽毛悉悉索索地落了一地,接着眨了眨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喂——驱桑听见了吗?那些人往哪里去了——?”

 

还在枝头上的妖怪听见同伴的呼唤,便扬起翅膀远远地指了一个方向,叶月阳眯起眼睛顺着那方向望去:“呃,知道了,谢谢啊。”

 

粉发少年的妖怪忍不住窃笑起来:“哦,嗯!不用谢!”

 

叶月阳本还疑惑了一下那笑容的深意,只是自以为一切顺利便没有放在心上,但这一似乎并不重要的疑惑在叶月阳走出去没几步后便得到了解答。

 

哼着小曲的未来新晋除妖人叶月阳,因为被两只幼稚的鸟类妖怪摆了一道,在越过一簇矮灌木丛时一脚踩空,滚下了十几米长的斜坡。

 

……那两个混蛋!再碰见一定要宰了他们煲汤!

 

 

 

04.

 

叶月阳浑浑噩噩地睡过去好几次,最后一次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暖橘色的夕阳已然没有了那不饶人的毒辣,叶月阳有些不舒服地蹭在地面上动了动,却听见一声有什么东西迅速从身边蹿开的声响。

 

有人?!这里人烟稀少,拦路抢劫的山贼应该不在少数,如果碰见的是靠吸食人类的精气增强自己修为的妖怪的话……

 

想到这里,叶月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直起了上半身,高声喝道:“……是谁!”

 

沉默保持了好一段时间,叶月阳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几番过后终于在十米开外一棵树后发现了飘忽不定的白色衣角,便沉下气低声继续开口道:“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

 

那衣角又轻颤了一下,其主人才小心翼翼地从树后露出半个头来:“你,你没事吧……”

 

这不正是前些天误入神社后山又不小心一头栽进泉水里的那只狐妖吗?叶月阳不由得一愣。

 

“抱,抱歉!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路过的时候恰好发现了昏迷的你,就,就觉得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就擅自替你包扎了一下……啊,那个是止痛的草药,没有毒的。你没事就好了!我,我先走了……”

 

叶月阳这才发现已经方才从长坡摔下来时所受伤的右脚已经被仔细包扎好了,一时间没了底气,竟还有些不知所措:“啊,不是,等等!你等一下!”

 

正打算溜走的狐妖闻言有些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来,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在身后不安地左右摇晃,气了一下的叶月阳看见这一场景顿时没了脾气,过了半晌还自己笑了起来:“抱歉抱歉……我没有想吓你的意思,是你救了我吧,谢谢,我叫叶月阳,你呢?”

 

那狐妖像是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在原地踌躇不决,紧张地攥着衣角一言不发。叶月阳这才回忆起先前在神社狐妖被自己吓跑的事情,便憋着笑开口补充了一句:“我没有要抓你的意思哦?你看,就像妖怪也有好坏之分……除妖人也是一样的,对吧?”

 

半信半疑的狐妖歪着脑袋看了他半天,才轻声开口说道:

 

“……夜。”

 

“呃,夜,谢谢你救了我,以后要是口渴的话……我是说,你要是想来神社的话……我不会要赶你走的哦。”

 

 

 

05.

 

“名叫夜的……狐妖吗?”化作人形的妖怪抖了抖巨大的黑色翅膀,表情冷淡,“谁知道呢,没听说过呢。”

 

面对眼前这位显然带有些许敌意的妖怪,叶月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是——吗?嗯……今天好像没有在院子里看见葵酱,他去哪里了呢~”

 

“……嘁。”每日造访神社的妖怪新显然因为他的这句话又加深了敌意,灰黑的眼睛盯着叶月阳一瘸一拐的脚看了半晌,才极不乐意地开口道:“这一带的狐妖的话,应该都住在隼桑管辖的森林东南……但是这个名字确实没有听说过,大概不是什么出名的妖怪吧。”

 

尽管昨天才受到了同类妖怪的欺骗让叶月阳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却还是朝着西侧的厨房方向指了指,这才放下了敌意的妖怪冲他不友好地吹了声口哨,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还真的是有形形色色的妖怪呢,叶月阳在心里唏嘘道。

 

他昨日一瘸一拐地回到神社时,天色已然黑尽,那只名叫夜的狐妖小心翼翼地跟了他一路,却是怎么也不肯理会自己的问话,在确认他安全到达神社后便瞬间没了踪影,叶月阳一边含糊应付着长辈们的数落一边寻思着为什么这只狐妖总被自己吓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毕竟他叶月阳搭讪什么时候失败过,呃,对方是妖怪也没差。

 

一方面对无视自己的态度感到不满意,但另一方面总归是被对方救下了,就这么被送了个人情也让人心欠欠的,再况且……

 

再况且他至今都难以忘记那天初遇狐妖时候的场景,那眼神分明是纯净无瑕的,却莫名有着勾人的法力,令人难以移开目光。

 

然而此刻叶月阳似乎已经断了一切能再见到那只狐妖的机会,向人类打探妖怪的消息自然是不现实的,而他唯一能接触到的妖怪还是个面无表情看上去就很不靠谱的家伙,狐妖那边也像是没有愿意再来神社的意思。

 

不过好在羁绊之名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为深刻,若这世上果真有手握无数红线的姻缘之神,想必定是会乐意倾听人之喜怒哀乐的吧。

 

 

 

06.

 

那大概是差不多一周过后的事情了,脚伤已经不怎么影响日常走动的叶月阳和往常一样,由于被勒令不准私自离开神社而无聊地在后山附近转圈圈。而就在他百无聊赖地数到第一千二百九十七步的时候,被头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吸引去了注意力。

 

叶月家神社的后山其实就是一面几十米高的陡峭断崖,崖边上荆棘密布,所以很少会有迷路的人类靠近,倒是时常会有妖怪路过,不过这几天神社的边界上都贴上了张开结界的符纸,说是为了防止居心叵测的妖怪趁人不注意时偷袭。

 

叶月阳倒是没有那么远大的考虑,他更乐意参与猎妖这类的活动——且不说这个,那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快速在山林间穿行,叶月阳循着那声响抬起头,只见头顶一处干枯的荆棘丛动了动,便有一个人形的黑影从那之后蹿出断崖的边界,滞空了几秒后便开始急速落下。

 

叶月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扎实马步伸出了双手,却在短暂的几秒内看清了那黑影的脸后一下子愣了神。

 

接下来便是后背着地的重重一跌,叶月阳在心中庆幸着还好周围没有尖锐的碎石,下巴却碰巧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挠了挠,便有些艰难地将视线下移:

 

“呃……夜,夜?”

 

被叫到名字的狐妖唰的一下抬起了头,灰蓝的线瞳迅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紧接着便敏捷地从他身上跳去,闪到一旁去半蹲着警惕地抬起头来。

 

叶月阳被他这一番动作弄得一头雾水,正打算直起上半身来,便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刺耳尖锐的嚎叫,接下来是第二声,第三声。

 

那是群狼的嚎叫声。

 

好在那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群狼似乎是被高耸的断崖阻截了前进了路,又在荆棘丛旁边转悠了几圈后便悻悻离去,等到那狼嚎的声音彻底消失了,叶月阳才听见身旁的狐妖松了一口气:

 

“抱,抱歉!我被一路追着跑……不知不觉就跑到这里来了,啊,谢谢你刚刚接住了我……那个,我现在就离开!不会打扰——”

 

“手,受伤了呢。”

 

这才回过神来的狐妖战战兢兢地开口,却是话音未落就被眼前的人迅捷地抓住了手腕:“啊,应该是刚才穿过荆棘的时候被刺到的……没关系的,妖怪的自我治愈能力很强的……”

 

“那也是会痛的吧?来这边,先稍微清洗一下。”说着便强硬地把不明所以的夜拽到了泉水旁边,捧起一掌水开始小心翼翼地淋洗对方手上的几道红痕,在感觉到了对方的软抵触后忍不住开口道:“……笨蛋,是在还你人情啊。”

 

“嘶——”狐妖这才停止了挣扎,开始垂下头来盯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发呆:“谢,谢谢你……”

 

“你,跟谁说话都是这样客客气气的吗?”一掌心的水已经顺着指缝流完,叶月阳抬眼冲他挑了挑眉:“还好伤口不算深……不过还是包扎一下吧,以免再受二次伤害。”

 

被他拉着手腕踉踉跄跄走了几步的狐妖停住了脚步,抬眼怯生生地望着他:“唔,真的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

 

“我很可怕吗?”算下来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同一只狐妖抵触了,叶月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为什么看着我就躲?”

 

那狐妖僵在原地,眼珠子不自在地转了好几圈,才支支吾吾地开口道:“……因为你的妖力很强,压迫感……很强呢。”

 

“噗嗤——”叶月阳愣了几秒,竟一个情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笑了起来,“喂喂我说……我要是真的妖力很强的话又怎么会摔到昏迷呢?你好歹救了我,这点总归是要知道的吧?”

 

狐妖被他这么一反问彻底糊涂了,站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才慢慢悠悠说出一个哦字,叶月阳看着他这副样子笑了好一会,才又拉起对方的手腕朝神社的方向走去,这一次总算是没有再被拒绝了。

 

那牵着红线的桃花姻缘之神,果真是足够温柔的啊。

 

 

 

07.

 

“不是第一次……被狼群追着跑了啊,今天的那些家伙也是妖怪吗?”趁着午间神社的人们都在休息,叶月阳总算是把引人注目的狐妖带到了自己的厢房。

 

而手上被缠了好几圈纱布的夜正垂头转着手指,似乎不太敢和人类对视:“……嗯,那些狼族妖怪们最近在扩大自己的领地,因为保护着狐妖的隼桑不肯退让,他们没办法才冲着我来的吧。”

 

心里暗自惊叹道那大黑鸟居然没有骗自己,叶月阳正打算继续询问有关狼群的事情,却发现夜已经抬起头,正对着他桌上厚厚的一沓书发愣。

 

“夜?夜——?”

 

“啊,在!抱歉没注意听你的话……唔,但是这些书的话,叶,叶月桑难不成是还在……”

 

“阳!”

 

“……阳。”狐妖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慢吞吞地继续道:“嗯,那个,阳难不成是还在学习中的除妖人吗……?”

 

明明已经是夏天,房间里的温度却还是急剧下降直至零点了。

 

叶月阳张着嘴愣了半天,夜也瞪大眼睛看着他愣了半天,过了半晌,未来的新晋半吊子除妖人才红着耳朵开口道:“咳咳,啊咧,夜你看得懂人类的字——吗?”

 

“啊,嗯!是隼桑教我的!还给了我很多人类的书本呢!”狐妖的情绪像是一下子高昂了起来,原本满是恐惧的灰蓝色眼睛里也渐渐溢出了欣喜,“很有趣呢!人类的生活和狐妖完全不一样呢!……啊,但是这样很奇怪吧,明明我是妖怪呢……”

 

说到这里,一双方才还立起的狐狸耳朵又垂了下去,其主人的情绪也重新回到了低谷:“呃……因为我几乎没有什么妖力呢,从出生就是这副半人不妖的样子,就连变回原形也要花好些力气,不要说收起耳朵和尾巴化成人……经常被大家嘲笑呢,我很没用吧。”他说这话时无奈地笑了笑,上扬的嘴角溢出的却是悲伤。

 

“这样……啊。”刚才的会被狼群追赶,还有能进入神社的结界……都是因为妖力太弱的缘故啊。

 

“嗯……但是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呢!而且呢……而且呢,阳是第一个在我受伤之后给我包扎伤口的人……谢谢!我很开心呢。”夜盯着自己手上的纱布笑了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痛感,“那,我就先回去了吧……留在这里的话会给阳添麻烦的吧。”

 

这样啊,是这样啊,因为自己的妖力太弱所以感到自卑啊……但是明明是习惯于生活在他人的阴暗面里的家伙,那双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却依旧可以熠熠生辉得十分漂亮呢。

 

叶月阳动了动嘴唇,却是半天也没能说出一个音节,那些零乱的字句在他的脑海中肆意冲撞,直到狐妖已经起身朝他欠身行礼后正打算离开,他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未经思考地开了口:

 

“所以说……所以说!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自己继续开心下去呢?”

 

“……诶?”

 

“我不觉得夜没用哦?毕竟那时候不忍心把我丢下……救了我的是夜哦?能救下别人的性命……这难道不是一种强大吗?”看着狐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表情,叶月阳又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头,两根挺立的头发挠得他手心有些痒痒的,“换一种说法吧,夜觉得和我待在一起开心吗?”

 

狐妖怯怯地抬眼看着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叶月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转而揉了揉对方柔软的头发:“没关系,夜要是想来这里的话随时都可以,我……一直都在哦。”

 

TBC.

 

作了大死姨妈疼到怀疑人生

爬坑小英雄/es,有没有吃胜出/凛绪的小姐姐我们来唠嗑呀!幼驯染是世界的宝物!

评论(4)
热度(60)
  1. 葵叶小帆船子宁不嗣音 转载了此文字
    啾啾清凌!!超开心的谢谢!爱你!!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