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DF/拓辉】归去来兮

-传说中意义不明的摸鱼

-前段时间重温了DF,拓辉真好啊,cp脑看世界什么都是粮

-原作衍生,年龄设定高中,怎么可以让小学生犯罪呢……

-主拓也视角,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二哥视角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归去来兮

 

 

 

——“我要去带他回来。”

 

 

 

01.

 

少年站在一片虚无之上,脚底是失去了土地的混沌世界。

 

一些混杂着苦涩和不甘的情绪在心底叫嚣着翻涌,尚不知那滋味为何物的少年站在生死与共了无数时日的队友们前面,朝着未知的恐惧和失去的一切踏出了最为艰难却又笃定的一步。

 

那一刻,空洞的世界像是为他们奏响了圣歌,响彻天际——

 

神原拓也在意识到自己刚从一场有关过去冒险的梦境中醒来时,手机的闹钟已经重复循环播放到第三遍了,窗外正巧路过的汽车鸣笛鸣得老响,大概是又碰见了一个抛开所有顾虑在路上疯狂奔跑的冒失少年。

 

墙上的日历赫然显示着今天是星期六——昨天那张一定是被补课的信也出门前顺手撕走了——神原拓也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想起自己昨晚临睡前设下三个间隔五分钟的闹钟,以及其原因。

 

哦,今天是源辉二离开日本的日子。

 

他还记得昨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远在几个街区外读女子高中的织本泉是怎么风风火火地在半路将他截杀,又千叮咛万嘱咐今天千万不可以睡过头的样子。

 

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容易睡过头的人设吗?神原拓也如此在心里抱怨道。

 

不过此刻吵闹的铃声依旧响彻耳畔,他却是宁愿自己不小心睡过头了。只可惜他不知怎地突然又梦见了六年前的冒险往事,结果是睁眼源辉二,闭上眼还是源辉二。

 

竟是怀念得令人感到有些苦涩起来。

 

 

02.

 

神原拓也和源辉二相遇在从自由之丘开往涩谷站的一辆电车上,一个气喘吁吁焦头烂额,另一个冷若冰霜我行我素。

 

六点钟整,原本毫无交集的他们被通往异世界的铁轨相连,六点过十分,他们带着一生都无法覆灭的羁绊回到原点。超乎常理的冒险故事不紧不慢地落下了帷幕,少年们在冒险之中铸造起的回忆高塔却是将永不终结的物语持续了下去。

 

神原拓也和源辉二重逢在东京市区的一所高级中学,上学第一天就很符合人设睡过头了的神原拓也踩着铃声翻过了学校大门,在巨大的分班表前停留了片刻后打着呵欠慢悠悠地走进了教学楼,而后带着谜一样的自信笑得阳光灿烂,踏进了一年A组的教室:

 

“哟!辉二,早上好——!”

 

而后顺利成为一段只要提起所有人都会心照不宣笑起来的校园佳话。

 

尽管这六年期间六个人总会时不时抽空举办聚会,但像这样朝夕相处的日常生活却已经是阔别多时,两个人自在数码宝贝世界冒险时便建立起的默契延续到了高中,虽然这种默契在旁人看来总有些不明所以就是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神原拓也和源辉二着实是性格大相径庭的两个人,精力充沛的炎系斗士仍热爱着每天下午放学后在绿茵场上追着一颗足球奔跑,而一如既往冷静的光系斗士似乎更乐意从事学生工作。

 

神原拓也曾不止一次地纳闷过自己的生死之交整天泡在书本中间是怎么维持相对优秀的体育成绩的,在某日的课间休息时忍不住开口求证后得到了更令他不明所以的回复:

 

“有些事情除了没头没脑的横冲直撞还有其他方法的。”

 

这字里行间都有着不对付的意思,好在这两人之间再多的不服气也只不过是一种关系密切的证明,体力怪物神原拓也在长跑测试时总会时不时回头确认一下源辉二是否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与此相对总是一脸淡然的源辉二虽然嘴上会不住地埋怨,每逢突击测试却依旧会留下来给神原拓也补习。

 

火和光其实是相容性极好的两种元素,被点燃的火苗必将带来光亮,而因此诞生的光正是因为有了火的陪伴才拥有了暖人的温度。

 

在神原拓也的世界里,结果往往比过程更引人瞩目,无论是森林终点站还是玫瑰色明星,只要目的地确定便有了一往直前的理由,尽管途中会遇到无数的困难和坎坷,那股独属于神原拓也的冲劲儿却永远如一,引领着所有人前行。

 

在如此前行的道路上,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神原拓也竟已经习惯了身边有源辉二的存在。

 

这样的说法似乎很令人满意,纵使是神经大条如神原拓也也能知道团队中的每个人在漫长又短暂的冒险旅途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只是未曾想过这些个性鲜明的存在对自己而言是否有着不一样的含义罢了。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想可能这就是源辉二所述的,谓之野蛮人的直觉的东西吧,虽然其实并不明白就是了。

 

 

03.

 

共同度过的第一年高中生活稀松平和,记忆则在悄然之间增长。

 

不知不觉间神原拓也发觉自己印象中的源辉二似乎也在一点点发生不起眼的改变——果不其然又是一次没有过程只认识到了结果的变化,不过想来也是,特殊时期在异世界的冒险总归不比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少年们目光所及之物在时空扩展的同时也变得更为广袤。

 

源辉二其实比表面看上去更加情绪丰富,比如段考拿到年级第一的时候会显露出些许得意的小表情、学生工作上遇到阻碍时也会变得烦恼、当日的便当里出现爱吃的食物时会开心一整天……尽管都是些比起他对外的冷淡和理性而言不怎么起眼的小情绪,却还是被少有的能和他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神原拓也尽收眼底。

 

……原来还有这个样子的辉二啊,他时不时就会窃喜着这么想。

 

不过细细想来辉二可是老早以前就敢拽着他的衣领一脸凶相往墙上撞的人,能如他第一印象那般一直冷静才有鬼呢。

 

这种暗自欣喜的感觉和在数码宝贝世界初识源辉二的时候有点相似,初次接触到冰冷外壳下包裹的温柔内里令人感到新奇,久而久之竟也喜欢上了这种有点别扭的表达方式,但现在的感觉……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了。

 

窃窃的喜悦、不明所以的陌生,还有一点被拒之千里的恐慌感。

 

高二时留给他又被分到了同班,无时无刻都精力充沛的神原拓也逆着人流挤到了分班表前面,又踮着脚尖回过身远远地朝人群外的源辉二比了个V。

 

神原拓也几次强调说这也一定是因为我们之间太有默契了,而源辉二只是满脸难以言喻地看了他半天,才幽幽地开口道:

 

“傻人有傻福吧。”

 

尽管两个人时不时谁都不服输地打着嘴皮子架、偶尔面不改色地给对方下套、还会在午休的时间去抢对方饭盒里的炸鸡块,却依旧能有如火光一般陪伴着在夕阳下把影子拖长。

 

至少神原拓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应该是春假快要放完的时候,为了一场足球赛而集训了半个多月的神原拓也老早就把作业和开学的小测抛之脑后,死到临头了才突突突地卷起铺盖冲进了源家。

 

“你一个人在家啊。”神原拓也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和源辉二大眼瞪小眼。

 

“嗯,我爸有工作,妈妈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源辉二淡然地看着因为集训而被晒黑一个度的神原拓也,在对方生无可恋地问出那晚饭怎么办之前补充道:“一会辉一要过来。”

 

神原拓也瞬间破涕为笑。

 

两个还是数据体时就炸过厨房的人都很有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自知之明,神原拓也傻笑着捧着成沓的作业轻车熟路地走进源辉二的房间时意外地看见了对方写到一半的数学习题,正打算问起便被走在前面的源辉二抢先回答:

 

“咳,那个,我春假的时候陪爸妈回乡下的老家,没把作业带走。”说这话时不明所以地红了耳朵根。

 

不知道为什么,神原拓也在那一瞬间是觉得有点高兴的——然而这一丁点的高兴的小火苗很快就被兼职检查作业的源辉二毫不留情地浇灭了。

 

“选择题十道只对了三道……你的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才,才不是诶!是我没在认真做啦!这只是试试手,试试……不要随便小瞧拯救过世界的人哦!”

 

话到最后自己都有点没了底气,神原拓也本以为对方会回答拯救过世界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沉寂了半晌却只见对方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

 

“……你是想靠什么考试,凯撒暴龙兽的剑吗?”

 

神原拓也愣了半天蹦出一个“啊”字,源辉二倒是自己忍不住在一旁笑了半天,笑完过后却又瞬间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让人读不出感情的样子。

 

“咳咳……好,好啦,抱歉嘛辉二,我承认我刚才有在走神,你不要再生气……”

 

“拓也,我可能要出国留学了。”

 

 

04.

 

源辉二是说一不二的性子,这一点神原拓也早在六年前的冒险中就领教过无数次了。

 

出国的事情似乎是和父母商讨过后策划已久的了,这个学期结束后的暑假就会离开日本前往亚欧大陆另一端的英国,归期未定。

 

“抱歉拓也,本来应该早点告诉你的,但是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所以……”最后的最后,深蓝色背影的少年如此说着,“对不起啊,你很惊讶吧。”

 

那时的神原拓也木木地点了点头,却始终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惊讶不是来自事情本身,只是惊讶于那个总是一言不发就离开队伍的源辉二居然也开始会想要找合适的时机了。

 

但他的时机并不合适,说真的。

 

神原拓也并没有感到很难过,又或者说他本就不应该很难过,留学这样的事情自然不是谁以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的,源辉二原本就是喜欢单独行动的性格,到现在能在离开前郑重其事地通知他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但神原拓也总觉得心底空空的,却始终不知道少了些什么。

 

学期过半的时候,源辉二已经为了出国留学所需要的各种手续而忙得不可开交,在晚归的放学路上兀自把影子拖长的只剩下神原拓也一个人。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是源辉二再忙也没有忘记给人补课,这才避免了神原拓也原形毕露被老师重点培养的结局。

 

然而这种感觉始终是空洞的,数着指头等待时间的感觉总归是不好受的,不像他们那时候的冒险,因为不知道何时会终结,所以能够义无反顾地前行。

 

那大概已经到了学期末吧,神原拓也对这种事向来没有什么危机感,只是隐隐觉得辉二这段时间帮我补课的次数好像变多了,不过再这么神经大条也不会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关头乱来。

 

那天神原拓也咬着笔盖从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里抬起头来时天已经黑尽,教室里明晃晃的白炽灯下,坐在他对面的源辉二居然单手撑着下巴睡着了。神原拓也原来一直不太懂数学中为什么简单粗暴的数字组合在一起就会变成他完全陌生的东西,现在看来源辉二似乎也同理可证,看上去平稳简单,实际上却又错综复杂。

 

神原拓也想到这里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正有了一点想要称赞自己联想能力的想法,却只见源辉二撑着下巴晃悠了半天后竟然直直地一头栽在了课桌上。

 

就连在学校里几乎和源辉二形影不离的神原拓也都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便皱起眉头叫了两声辉二,在片刻的沉默过后便探出身子伸手摸了摸源辉二的额头。

 

好烫……!

 

神原拓也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来背过了昏昏沉沉意识不清的源辉二,这个点学校的医务室早就关门了,神原拓也背着人咬着书包带子跑了好远的路才找到一家像样子的医院,他在那时候无数次地庆幸还好自己是个体力满点的运动白痴。

 

他竟差一点忘了,源辉二曾是个多么不要命的人。

 

那天源辉二发烧烧到了将近四十度,原因是睡眠不足外加过度疲劳,神原拓也在那之后几次跟源辉二开玩笑说你这烧法我炎系斗士的名号可能要送人了吧。

 

但嘴上是这么说,神原拓也却不止一次地觉得自己跟源辉二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05.

 

神原拓也最终也没有去机场送行,其结果就是当天下午就被直接杀到家里来的织本泉拎起来言语吊打了一顿。

 

最奇特的事情是神原拓也居然乖乖任凭吊打,反而搞得织本泉一头雾水,最后离开前皱着眉头给出了拓也你今天很像没吃饱的斗牛犬。

 

“斗牛犬?”

 

“呃,就是一天到晚满脸都写着高兴的那个。”

 

神原拓也自然是对青春期少女的形容词不明所以,却似乎也并没有心情去理解。源辉二到达英国后寄来了几封信,都是木村辉一打工途中顺路给他带来的,神原拓也每一封都翻来覆去地看过,却是始终没有要回信的意思,在被木村辉一问起时也只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这话倒是一点不假的,神原拓也透过那清秀的文字就能想象出源辉二垂着眼坐在书桌前写字的样子,却也仅仅只能停留在想象的层面上,似乎在那之下有着什么未知的恐惧,令人本能地想要回避。

 

神原拓也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又一个学期,情绪之低落就连足球队的队友也开玩笑着说神原拓也原来踢球只顾着自己,现在倒好了,自己的魂都像是丢了。

 

话题中心的本人倒是一点不把这些话题放在心中,只是自顾自地埋着头在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前行,试图习惯一个人的日常生活。这种情况很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分明冒险结束后的六年里他与源辉二也不常见面,却丝毫没有这种心脏被人丢进盐水罐的感觉。

 

不过好在许多年之后神原拓也总算是想通了这件事,尽管那时候他已经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怎么在源辉二不知情的情况下搞到他左手无名指的尺寸了。

 

英国的学制似乎和日本国内不太一样,高二学年结束的时候临近圣诞节,一年一度情绪高涨的织本泉又闹着要举办聚会,类似的事情一向是没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的,只不过意料之外却又顺其自然的,那一年的聚会,源辉二没有到场。

 

织本泉似乎是提前把斗牛犬的事情泄露了出去,神原拓也一踏进卡拉OK的包间其他三个人就开始笑个不停,神原拓也倒是很给面子的维持了斗牛犬的满脸写着高兴的形象,搞得最后冰见友树都没办法直视他的脸。

 

聚会的后续照例是要一起吃晚饭的,织本泉举杯的时候清了清嗓子,说着虽然源辉二同学远在大不列颠但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餐桌上的气氛在一瞬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只有神原拓也同学神游到一半被织本泉一声吓了回来了茫然地问大不列颠是哪儿。

 

“……说起来,原来也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呢,辉二总是喜欢一个人跑掉。”瘦下来不少的柴山纯平第一个开口打破了沉默,晃着玻璃杯里的果汁笑得有些牵强,“辉一应该不太知道吧?他那个时候啊真的是……”

 

木村辉一闻言含糊地“嗯”了一声,原本兴致高涨的织本泉也一下子哑了言,倒是年纪最小的冰见友树依旧笑得开心,无论过了多久都是一脸童真:“嗯,都是每回拓也哥哥都会把他带回来呢。”

 

被点到名的神原拓也又是神游到一半的状态,茫然地看着其他四人直直对准了自己的视线。

 

“噗……说起来还真的是这样诶。”

 

“对啊,这样想拓也你还真厉害啊,你都是怎么找到辉二的啊?”

 

神原拓也这才慢吞吞地明白了眼前的场景是把话题进行到了哪个阶段,于是含糊着开口道:“呃,我也不知道……好像一般都是边跑边喊他的情况,怎么找到的啊……”

 

其余四人十分默契地交换了眼神,异口同声地开口道:“野蛮人的直觉。”

 

方才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织本泉暗地里好几次对着冰见友树竖了大拇指,而话题也自然而然地顺着野蛮人的设定继续了下去。

 

“哎呀,那个时候其实拓也跟辉二一样也不怎么让人省心呢。”

 

“对啊,我原来真的还考虑过你们俩比较起来谁更靠谱……后来才发现我错了,你们俩都太不靠谱了。”

 

“是吧小泉!我跟你说哦其实我比他们两个——”

 

“嗯够了,我发现还是友树比较靠谱。”

 

眼前的柴山纯平和织本泉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落着当年背负着整个世界的期望却异常不靠谱的两个人,神原拓也却已经是不再能接受到两个人话语的状态,一旁的冰见友树和木村辉一互相耸了耸肩膀,相视一笑。

 

对啊,那个时候总会有人带他回来嘛。

 

 

06.

 

是怎么把他找回来的呢?好像有点记不得了。

 

但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知从何处开始生长起来的情绪刺激着神经,一遍又一遍地诉说着一定要把源辉二找回来的心思,等到长成以后已经变成了了不起的参天巨木,就像当年豆树村的那棵豆子树一样。

 

神原拓也的世界往往只看结果,而忽略掉那些过程:远在天边的目的地,前进就好了;被掠夺的土地资料,夺回来就好了;擅自离开队伍的源辉二,呃……

 

虽然这样简单地放在一起比较不太好,但最终只要把他找回来不就好了吗?

 

 

07.

 

神原拓也两天后就登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其速度之迅猛让有意为之的织本泉都目瞪口呆,忍不住感叹这样的行动力果然还是那个神原拓也。

 

来送行的除了在云里雾里的情况下突然被儿子告知要去英国的神原父母和弟弟外也就只有聚会那天个个都图谋不轨的战友了。排着队进安检前织本泉突然把神原拓也拉到了一边,鬼鬼祟祟地趴着对方耳朵边低语道:

 

“他那天在这里等了你很久哦。”看着神原拓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织本泉才坏笑着接上了下一句,“要好好负起责任哦。”

 

“放心吧!”神原拓也拍了拍胸脯,被搁置了六年的护目镜在头上仍旧闪着亮光,“我要去带他回来。”

 

飞往英国的航程是十二个小时,神原拓也对时区时差之类的计算一无所知,只记住了飞机起飞时的广播里播报的到达希斯罗机场的时间正好是圣诞节的早上,不过要整整十二个小时的话……还真是煎熬啊。

 

不过好在神原拓也一如既往地神经大条,很快就在平稳的飞行中睡了过去,又碰巧时隔已久梦见了冒险时候的故事:在同一间电梯里冷眼对他的源辉二、第一次进化成野狼兽时威风凛凛的源辉二、为他挡下暗黑兽一剑的源辉二、面对孪生兄弟时彷徨的源辉二、在仅存的土地上对他说我们一定要保护数码宝贝世界的源辉二……梦的尽头他们已不再是青涩的少年,他似乎看见了独自坐在飞机上跨越巨大陆地怪物的深蓝色少年,表情一如既往之淡然,却又落寞。

 

辉二辉二辉二辉二辉二,回过神来时他的脑子里竟然已经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08.

 

神原拓也到了英国后才明白了为什么源辉二每天都要背一大长串的英语单词。

 

蹩脚的日式英语使他手忙脚乱,出了机场后便没了方向感,好在英语作为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语言亦有其独到之处,神原拓也靠着好心的工作人员、靠谱的出租车司机和木村辉一交给他的英文地址,总算是顺利到了目的地。

 

……他想可能辉二知道又要说傻人有傻福了,于是一直憋在心里直到自己忘了为止。

 

这是一所相当普通的公寓楼,一看就是深受留学生和打工者喜爱的住宿地。神原拓也忐忑着乘上了电梯——他本想着在飞机上考虑一下见到了源辉二后要说什么,却不料居然睡了有大半程。

 

那天果真是碰上了圣诞节没错,就连这种朴素的公寓楼也四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息,各户的门上都挂着象征着圣诞的小装饰。出了电梯的神原拓也远远就看见一户没有装饰光秃秃的门板,走进一看门牌号果然和木村辉一交给他的纸条上如出一辙。

 

……该说什么好呢?真有辉二的风格啊。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神原拓也却又一下子慌了神,他本来就没考虑过其他人会是什么感受,只凭着一股冲劲儿就到了这里,而现在临近要见到源辉二的关头,更是让毫无准备又不擅长言辞的他手足无措。

 

在空荡荡的楼层转悠了好一会,神原拓也最终靠着那光秃秃的门板坐下了。

 

而就在他困意尚未完全褪去靠着门板打呵欠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隔着厚厚的防盗门传来,还不等神原拓也反应过来立起身子,身后原有的支撑物就被唰的一下抽走。后脑勺先着地的神原拓也看了举着手机盯着他的源辉二好一会,才又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

 

“哟!辉二!早上好——!”

 

源辉二自然是不会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异国他乡,神原拓也傻笑着进了屋子才发觉源辉二大概是正在和木村辉一通电话,说了好几次的哥哥你们别管,最终却还是在挂掉电话前叹着气说我知道了。

 

神原拓也倒是一点没有作为客人的自觉,在客厅转悠了几圈后直接横躺在了沙发上,等到源辉二挂了电话板着脸来到他面前时也没能起来。

 

“哟,辉二。”他眨眨眼睛,“好久不见啊。”

 

“……你一个人来的?”

 

“对啊,我来带你回去,你多久回日本啊。”

 

“后天的机票。”

 

“……啊?!”瞬间意识到自己又要坐十二个小时飞机的神原拓也终于唰的一下直起身子,动作之快差一点撞到俯下身来的源辉二的额头。

 

“要回去过新年啊。”

 

“哦!对哈!”神原拓也有些不自在地搓了搓鼻子,难得地因为自己的冲动而觉得有点后悔了。

 

 

09.

 

当天下午神原拓也就在源辉二的帮助下——他不知道在英国订机票居然也全是英文——订好了后天的机票,并且取得了在源辉二的公寓蹭住几天的权利。

 

“正好合租的室友已经回家了才有床空出来,你小心点别把别人房间的东西砸了。”

 

神原拓也瞪着房间里的美少女海报和手办看了半天,灰溜溜地蹭到了源辉二的房间里:“……其实我不介意和你睡一张床。”

 

“去睡沙发。”

 

神原拓也最终在沙发和堆满抱枕的床中间选了前者,原因是那些东西看起来很贵折腾不起。源辉二倒是非常乐意看见他睡两天沙发的表情,虽然公寓有着厨房但晚饭绝不可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神原拓也倒是有点惊讶于圣诞节这样的节日里居然还会有餐馆送外卖。

 

扮演圣诞老人的外卖小哥抵达时吹着口哨说了句圣诞快乐,神原拓也瘫在沙发上远远听见源辉二用英语回了谢谢,虽然简单,却是意外地好听。

 

晚饭很符合时宜的是圣诞火鸡和一些叫不上名字却很好吃的东西,坐在对面的源辉二一言不发地用叉子搅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神原拓也看着他暗淡灯光下睫毛和碎发在脸上透射下的阴影,忽然有点庆幸还好自己来了。

 

结束一顿无言的晚餐后,源辉二又捧着本书缩到了壁炉旁边去,壁炉是相当老旧需要烧柴的那种,跳跃的火光带来了柔和的温度,神原拓也只觉得源辉二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狼,倒是有点像只缩在毯子里的猫。

 

又一次忍不住想要赞叹自己联想能力的神原拓也也顺其自然地缩到了壁炉旁边,期间还自己忍不住咯咯咯笑了起来。

 

“笑什么?”老早就发觉他坐在自己身后的源辉二挑了挑眉毛。

 

“没有,就是觉得你头发是不是又长了,该修修了。”

 

源辉二看着对方撩起自己颈后几缕碎发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开口:“今天正打算去,结果突然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说是有个大件快递到了。”

 

被抱怨了的神原拓也倒也不生气,继续一个人咯咯咯地笑着,捋着对方颈后马尾的动作却是没有仍旧在继续,最终手指停在了在火光照射下红彤彤的耳朵后面。

 

“……干什么?”源辉二不自在地躲了躲,“很痒的。”

 

神原拓也半晌收回了悬在半空中的手,表情难得严肃:“辉二,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吗?”说这话时源辉二歪头看了看他,却是始终没说话,像是在默认着继续,“……那天我们聚会的时候,友树开玩笑说你原来在数码宝贝世界的时候总是丢,都是我给捡回来的。”

 

“我一点都不信友树会说这样的话。”源辉二眯起眼睛,“嗯,编得相当不错了。”

 

“喂喂!我只是稍微艺术加工了一下……大体意思还是在的嘛。”神原拓也有些不满地瘪瘪嘴,却只见源辉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倒也忽然没了脾气,“嘛……话说辉二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玩具城的时候?我说要背友树,结果被你骂了一顿。”

 

“但是我说得很对啊,友树到后来不也长大了吗。”

 

“呃,这倒是,不过到最后我也确实没背成……”倒是在基路比兽一战之后先把你源辉二背回去了。

 

源辉二似乎并没有要和他继续回忆冒险日常的打算,手中的书却也是过了十分钟一页未翻,彤彤火光在瞳孔中跃动了许久,神原拓也才听见身前的人轻声开口道:

 

“……拓也,谢谢你能来。”

 

神原拓也闻言愣了好一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过了半晌才忍不住轻笑起来,俯身将头抵在对方削瘦的背脊上:

 

“辉二,你知道吗,那天小泉还跟我说起了那时候在黑暗大陆的一件事……呃,就是我们俩吵架你问我为什么要战斗的那一次,哇,那个时候的辉二真的好凶……咳咳,小泉说那个时候纯平说了一段话让她觉得很有道理。

 

“具体的我记不太清了……不过大意就是在我们的团队里每个人都是相互制衡的存在,正是因为个人的存在才维护了团队的平衡……小泉说那个时候她还考虑了一下如果有两个我或者两个你会变成什么样,结果好像还蛮可怕的。

 

“所以啊,我那个时候就在想了,虽然我们两个人是差异很大的存在,但会不会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是相互需要的呢?

 

“我可能说得不太好吧……不过我是真的很高兴能和辉二相遇,毕竟如果没有辉二的话,我可能早就死在数码宝贝世界了吧。

 

“辉二,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

 

 

10.

 

织本泉觉得自己最近来机场的次数让门口的安保都认识自己了。

 

不过好在这一次的心情是相对而言舒畅的,来接机的人很不巧地只有过去的同伴四人,作为知情人的话刚刚好,只是两位飞越亚欧大陆多次的战士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寒酸。

 

乘客们开始陆陆续续下飞机的时候,织本泉老远就望见了一红一蓝两个影子,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这都六年了你们俩的审美能不能改一改,却还是踮起脚隔着玻璃挥了挥手。

 

东张西望的神原拓也显然也看见了她,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的源辉二后也朝她挥挥手。

 

织本泉一时间有些好奇,便忍不住悄悄用口型反复询问神原拓也怎么样了,对方先是看着她不顾形象贴在玻璃上的样子愣了半天,不一会居然奇迹般地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碰了碰源辉二的手,而后相当不讲理地径直握住了手,十指紧扣。

 

源辉二先是不乐意地挣扎了两下,似乎是在发现挣脱不开后便也没有再拒绝,只是将领口的围巾朝上拉了拉,试图遮挡住脸颊的绯红色。

 

嘛,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马上就要新年了,她想自己要是主张着再办一次聚会……大概也没有人会反对吧?

 

 

11.

 

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

 

在他们身上无数的时光褪尽之后,神原拓也不是莽撞着有勇无谋,源辉二也不是冰冷得不近人情。

 

毕竟到最后不管走了多远,也总会迎接归来的时日。

 

 

-END-

 

 

嗨呀拓也原作里说这话的时候真是tei帅了!以及二哥真的是超级超级超级温柔的人啊!

评论(20)
热度(36)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