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MHA/胜出】LOVE修行

-假装交个党费,一个非常不争气的毫无营养的摸鱼

-我可能已经不知道几千字的傻白甜怎么写了呜呜呜

-做了已经成为职英+正在交往中的前提设定

-标题来源&推荐bgm:AKB48-《LOVE修行》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LOVE修行

 

 

 

 

开始下雪了。

 

纷纷扬扬落下的小雪花们总算是没有浪费已经阴沉了一下午的天空,只可惜近地面的气温毕竟没有高空中那样足够寒冷,白色的小家伙们在行人的衣领上肩头上短暂停留后便化作液态,只留下一小块一小块深色的水渍。

 

今天才开始骤然下降的气温对行色匆匆的人们不太友好,在非工作时间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职业英雄爆杀卿在人潮涌动的十字路口高调地打了个喷嚏,一边皱着眉头搓鼻子一边琢磨着多大火力的爆破可以干掉头顶这片讨厌的云。

 

十字路口信号灯的颜色不断变更,手机界面却依旧停留在十分钟前受到的简讯上面。爆豪胜己抬眼望了望斜上方天空的乌云,在大脑做出雪势短时间内不会减小之前被习惯性地咂了咂舌。

 

【抱歉小胜!下班的路上碰到了麻烦的敌人所以被耽误了时间!我现在正在往你那里赶了!!真的很抱歉——!                                                       绿谷出久】

 

嘁,早就知道了好吗,多管闲事的家伙。

 

爆豪胜己冷不丁又想起了更早之前便弹出在手机界面的时事新闻,标题赫然写着职英人偶繁华街头一对三解决了突袭的敌人。趁热打铁的新闻编辑倾尽毕生绝学把活跃的新人职英称赞了一通,爆豪胜己却是对这类哗众取宠的东西没有一点兴趣,手指一滑便跳到了新闻的最末尾,一张模糊不清的配图直直地映入眼帘,拍摄技术差到只能隐约辨认出被三只敌人围在中间的是个浅浅的绿色影子。

 

霸道地站在了路中央,爆豪胜己一边腹诽着现在的新闻编辑和摄影都真他妈是垃圾,一边却是在周围人情绪各异的目光中盯着那张不明不白的照片看了半晌。

 

明明连敌人脑袋上的是牛角还是羊角都看不清楚,那张消不去青春期雀斑的、满是正气的一往如前认真的脸却是直愣愣地在脑海蹦了出来。

 

火大,蠢货废久你到底是坐电车还是在推电车。

 

似乎有正打算回家的女高中生认出了横霸在有信号灯的人行道口却并不打算过马路的他,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毫不遮掩地讨论着,爆豪胜己隐约听见几个【帅气但是好凶】【好像会从嘴里喷出火来】【绝对不要这样的男朋友】的词句,在已经忍耐了许久的小火山爆发之前选择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假装若无其事地对着天空开口道:“重要的是靠气势啊——”

 

*

 

“啊!找到了,太好了呢……”绿谷出久提着纸袋子满脸庆幸地走进药店时,毛茸茸的头顶已然被盖上了一层细雪,玻璃门被开启后店铺里的暖气一股脑地把人整个包围,本来就单薄的细雪迅速融化,只剩下几滴水孤零零地吊在发尾。

 

“哈?!说什么呢废久,会找不到人的怎么看也是你这样一脸呆瓜相的家伙吧。”

 

“啊啊抱歉!”绿谷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想到会在坐电车的时候碰到敌人啊……没办法袖手旁观所以——不过刚下电车就碰见了两个高中生告诉我说看见小胜往这边来了,能顺利找到真是太好了……”

 

爆豪胜己闻言下意识地把眉毛拧成了一团,心说现在的学生真是麻烦的生物,全然忘记了自己高中的时候是个怎样的存在:“啧,多嘴。”

 

眼见着幼驯染金灿灿的刺猬头上就快要烧起火来,绿谷出久忍不住咧嘴笑了笑:“说起来小胜为什么到药店来了?感觉真少见……小胜?”

 

话音未落便被人抓住了手腕,不由分说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硬生生拽出了药店,绿谷出久一双碧色的眼睛下意识瞪得老大。

 

诶诶诶诶诶诶小胜果然还是生气了吗,虽然迟到一个多小时了是我不对但是小胜自己还忘记过约会啊……

 

自学生时代便跟着主人一起成长起来的碎碎念技能,此刻发动得恰当好处,被一扇玻璃门阻隔的气温差让绿谷出久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在听见眼前正拖着自己的人连打两三个喷嚏之后不争气地笑了起来。

 

“小胜……”

 

“啰嗦!”

 

爆豪胜己被接连几个喷嚏糊弄得有点口齿不清,最后索性停下脚步、咬紧了牙根不再做多余的解释——反正他也根本不明白他人眼里正常的解释该怎么做。而被逗笑的绿谷出久这才慢吞吞地收敛了嘴角的笑意,也看清楚了被幼驯染捏在另一只手里的东西。

 

“小胜……为什么是创口贴啊?”

 

被他这么没头没脑地一问,爆豪胜己颇为不满地把眉头拧成了相当难以置信的角度,手上却是有条不紊地撕开了创口贴的外包装:“蠢货,你的痛觉是被吃了吧。”说着伸手捏了捏绿谷出久软软的右边脸颊。

 

“嘶好痛——诶居然在脸上受伤了吗,完全没有注意到……”绿谷出久哑哑地干笑了两声,便微微仰起头盯着面前正在跟小小的创口贴作斗争的人来。

 

爆豪胜己是外界印象看来性格横冲直撞的家伙,但在认准某件事的时候却是出人意料的认真和专注,赤焰一样的瞳孔也会被一些更为温柔的透明薄膜所覆盖。

 

“我靠这是什么——这创口贴太逊了吧——!”一秒便又回归常态的爆豪胜己看着手中满是粉色兔子花纹的创口贴,心情复杂,“嘛算了,反正是给废久用的话……”

 

“诶?我觉得还蛮可爱的……啊对了!差点忘记了。”趁着爆豪胜己正两手拿着创口贴在自己脸上胡乱比对贴在哪里比较合适,绿谷出久这才想起被自己提了一路的纸袋子,便把袋子抱在胸前顺手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给,围巾。”

 

终于下手贴上创口贴的爆豪胜己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脖子上多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哈?!什么意思?”

 

“因为,小胜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戴围巾了吧,明明今天这么冷。”细致地理好了围巾的褶皱,绿谷出久抬眼朝他笑笑,“正好车站旁边就有一家饰品店,觉得很适合小胜就买下来了。”

 

羊毛制的围巾柔软地贴合着皮肤,爆豪胜己盯着深红色围巾上一片片爆裂开的金色火花图案看了好一会还是没能明白究竟哪里合适,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多此一举】半天居然被硬生生咽了回去,只把半张脸都埋进了还满是干涩气息的围巾里,抓着绿谷出久的手迅速转过身去:

 

“走了。”

 

*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呢?

 

靠着一往如前的魄力和信念就能战胜他人和自我、凭着一双始终目视着最高点的眼睛就能将缺陷化作力量、借着某个角落里不起眼的小石子就能一跃而上,似一无所有又似拥有着一切,似拥有了一切又似不曾留恋过什么。

 

“没想到真的会下雪啊……明明天气预报一向不准来着。”

 

单薄的细雪飘飘扬扬下了好几个小时,竟也在地面上堆积起一层几毫米厚的白色地毯,工作日的街心公园往来人群稀少,纯白的地毯完整得广袤,让人有点不忍心下脚。

 

当然了,对美学的鉴赏能力几乎没有的人也不在少数。

 

无视了绿谷出久的感叹,并不在意雪景会怎样的爆豪胜己毫无自觉地在白地毯上踩出一串脚印:“什么啊废久?有话快说。”

 

“啊,不……是,是要谢谢小胜呢!特意帮我买了创口贴……”面对头顶的乌云比天空还要阴暗的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有些不知所措地转移着话题,却意料之中地发觉对方的脸已然变得更加不讲道理,“抱歉小胜……”

 

“不要随随便便就跟人道歉啊废久。”爆豪胜己不悦地眯起赤色的瞳孔,“就好像别人在求你一样。”

 

“没有那个意思——话说回来小胜,只是迟到而已……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绿谷出久有些不服气地皱了皱眉头,“小胜自己还忘记过好几次来着……没资格说我吧!”

 

“啰嗦!所以说不是在说那个啊。”情绪更为不受控制地暴躁了起来,爆豪胜己自学生时代开始就不擅长用怒吼和咆哮外的方式表达情感,尽管棱角分明的性格已经在无数的阅历和自身的成长中磨平了不少,却依旧搞不明白言语的正确使用方法。

 

气氛像是也随着高空中的小水珠一样受到低温影响凝固了起来,就在两人中间最后一丁点的空气也快要被凝成固态的时候,爆豪胜己终于率先开了口。

 

“喂废久,你今天值完班后的这段时间是属于我的吧?”

 

“啊?嗯……因为两个人排班不一样,休息日总是凑不到一起嘛。”

 

“所以说。”忽而转身朝着绿谷出久的方向挑了挑下巴,爆豪胜己眯起眼一字一顿地开口道:“属于本大爷的时间,不要随随便便就分给其他人啊。”

 

绿谷出久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手忙脚乱起来,下意识地抬手蹭到了脸颊上粗糙不平的创口贴。虽说他早就开始过着受伤过多而不在意小伤口的日常,但这样被人注视的感觉……意外的温暖呢。

 

忍不住勾起的嘴角毫无意外又引起了爆豪胜己的注意:“干嘛啊废久,笑得好奇怪。”

 

“……没什么。”余光又瞄到了地面上积起的细细一层薄雪,笑意却是更深了些,“啊小胜,你看那边的大厦上的屏幕上好像在放你的新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爆豪胜己满不在乎慢悠悠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转过头去的时候,一旁的绿谷出久迅速蹲下双手抄起一团雪,朝着正说着对面大厦哪里有屏幕的爆豪胜己毫不留情地砸去——

 

“废久——你这家伙——”被突如其来砸了一脸雪的爆豪胜己终于把一整天的不悦情绪都爆发了出来,额头上青筋都爆得凸起,连同本来就上扬的眉毛一起拧成了迷宫,“可恶,居然偷袭,废久你给老子等着……”

 

爆豪胜己在愤怒情绪的驱使下迅速用两手团起一个比脸还要大上几倍的雪球,脑内正飞速运转地分析着正面袭击和从头顶砸下哪一个威力更大,却在下一秒便意外地僵住了身体。

 

显然料到对方会如此回击的绿谷出久突然脚尖一转,向前一步伸手从正面直直地抱住了正举着大雪球的爆豪胜己。

 

“喂干什么啊废久来赶快来决一死战啊——!”

 

五指都已经因为用力过猛狠狠地陷进了雪球里,爆豪胜己却听见闷在自己胸口的绿谷出久如是说道,“谢谢呢,小胜,我很开心。”

 

一方用力锁住了对方的行动,而另一方正举着巨大雪球打算往对方头上扔,如果这个时候有不明真相的路人经过,这副景象说不定会顶着【职业英雄街头大打出手是为哪般?竟是一场从幼时便产生的恶劣往来!】之类的标题登上第二天报纸的头条。

 

……当然了,如果某一方举着的那团雪球没有在几秒内就哗啦啦融化成一滩水的话。

 

 

 

 

 

-END-

 

 

啊就有一种恋爱中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吧的感觉——

虽然很粗制滥造了真对不起——

评论(2)
热度(50)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