リョウ

切っ先に栄光止まれ。

【ツキウタ-兔王国paro】IL Regno di【第十章】

不是我的锅,我什么也不知道

流云香雪:

*好的,我也没存稿了


*周末爆肝


*这个完结就不作死了(flag)


*目录在最后


*就,喜欢的话还请红心蓝手,谢谢!


——————————————


Step 10——王翼·Kingside


雪,纷纷扬扬越来越大,却掩盖不了边境线上的暗潮涌动。


卯月新皱着眉抖了抖耳朵上的落雪,目光扫过面前不过几米距离却与他兵刃相见的黑兔子们,最后落到了躲在兔子身后看热闹的狼王以及被他们“请”来观战的皋月葵身上。


狼族到底做了什么手脚,让面前的兔子们失了心魂?


埋伏包抄的计划原本进行地顺利,却卡在了这进攻的最后一步。


隔着两相对峙的兔子们,葵向新轻轻地摇了摇头。


砸了一下嘴,新不情不愿地抬手下达撤退指令。


这一局,不能强攻。


可是还未等卯月新的指令传达下去,狼族那边的黑兔们突然在狼王的一声号令之下,向黑兔王国的士兵们投掷起一种奇怪的纸包,纸包落地即破,在白色的雪幕中扬起青绿色的粉雾,置身于粉雾中的黑兔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脱力倒地。


察觉到异常的皋月葵在粉雾扬起之前奋力大喊“捂嘴!”,可惜只有卯月新一人立即作出了反应,他一边捂住口鼻全速脱离粉雾,一边尽自己所能的号令还清醒着的黑兔士兵撤离,留下了倒伏一地的黑兔士兵和还在慢慢散落的不祥粉雾。


这一战,新折损了三分之一的兵力,惨败。


*


疾走的马蹄击碎了刚刚铺好的白色绒毯,踏出的黑色印记像是一个个小型的爆破点一路引向黑兔王国的王都。


威严的“王”保持着微微仰头的姿势盯着半空中的某一点,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颇为常见的姿态。


宰相弥生春也难得扔下一桌如山的文书,撑着下巴看着国王发呆。


诡异的寂静在议事厅中流淌,宰相注视着国王,国王却在望天,这样的光景维持了良久,却被一声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从沉思中回魂的国王撞上了宰相来不及收回的视线,四目相对不过一瞬间,似乎就已经进行了一轮交谈。长久陪伴形成的默契让始恍然,春一定知道了什么。


允许来者进门的话音刚落,一个身上还带着落雪的身影冲进了议事厅。


“北方边境急报!”


*


“都别拦着我,我要找那个面瘫算账!”


还没踏入后方兔子长老的帐篷,卯月新就听到了如月恋精气神十足的喊声,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反而让他焦灼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尽管他刚经历了一场惨败。


撇撇嘴角,新掀开帐篷走了进去,“听说有个粉红脑袋要找我算账?”


“新桑?”师走驱一脸惊吓,却立即向新的身后瞄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期待的那个身影。


新没有错过驱的视线变化,眼神黯了黯,抬手捂住冲过来想找他理论的恋的嘴,看向兔子长老,问道:“狼族手里那些青绿色的粉末,是什么?”


“青色粉末?那是什么??”挣脱新的钳制的恋,还没来得及继续找他理论,却被他的问题吸引了注意力。


“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兔子长老颤颤巍巍地走上前,“大约十天前,一个狼族借着贸易的名号到村子里兜售一款香料,因为那个味道确实很不错,闻起来带有淡淡的柠檬香,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买了一些。谁知,当天晚上就有一队狼族士兵潜进村子,带走了村里绝大多数劳动力。”


“诶?没有人发现他们吗?守卫的士兵呢?”驱奇怪地问。


“士兵被他们洒了奇怪的粉,立即就倒下了。”一直悄悄躲在小角落里的南,突然脆生生地答道。


“南!你又到处乱跑!”长老被南吓了一跳,微怒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


“我才没有乱跑呢,本来一直就在这里的,是长老爷爷把我忘了!”南向长老做了一个鬼脸,跑到新的面前,拉着他的袖口献宝似的说,“护卫大人,那天晚上我本来趴在阁楼上等流星,不小心看到了狼族袭击了我们的守卫,真的就是洒了一把粉末,守卫就倒下了!”


新认真地看着南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道:“之后呢?”


“我觉得那些狼族不是好人就跑下楼想叫醒爸爸妈妈,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把他们摇醒……然后……然后我只敢把门窗都锁上躲在爸爸妈妈的房间里……再然后……狼族来了,发现打不开门,就离开了……我只听到他们说着什么够了够了,只要劳动力什么的……”南似乎沉浸在当时的紧张氛围里,微微颤抖着,向新靠了靠。


新伸手揉了揉南的耳朵,无言地安慰着他。


“原来如此,这么说,问题就出在那个粉末那里咯?”恋微微夸张地皱起眉头,一脸严肃地说道,“诸君,让我们来分析一下,青绿色粉末,柠檬香气,闻了就晕倒,请问这是什么?”


“……”帐篷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那、那个……”南又小小声地说道,“护卫大人身上,就是那个味道……”


“诶?让我闻闻让我闻闻!”恋兴致勃勃地凑到卯月新身边想闻一下,却被新嫌弃地躲开,“粉红脑袋,离我远些,笨蛋会传染,我现在不需要传染,谢谢。”


“新!你说什么!”恋立即跳脚,“森林里那档子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


“啊!这个味道!”就在新和恋拌嘴的时候,驱仔细嗅了嗅新身上的味道,突然想到,“这个味道是——”


*


苦艾!?


皋月葵一脸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狼王一把撒在自己身上的青绿色粉末。


这味道不会错,就是他在王都的时候为了促进“王”的食欲而悉心挑选的一味香料。可是这种只在南方生长的作物为什么会大量出现在狼族手中?


就在葵惊异于香料来源的时候,狼王却是一脸惊悚地注视着他。


“为什么?”


“诶?”葵被一个问题拉回到现实。


“为什么你没有失去意识?”狼王难以维持冷静地问道。


“啊……”葵这才想起两军对垒时,纷纷在粉雾中倒地的兔子士兵们。


原来,这个香料还有麻醉的作用?


葵和狼王略略狰狞起来的双目对视着,心中暗暗盘算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狼王突然拿起装满药粉的罐子向葵撒去。葵抓住机会,抽出随身丝帕,兜住刚刚散出的粉末,出其不意地欺身向狼王扑去,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把蒙住了狼王的脸。


狼王哼都没哼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葵在狼族卫兵聚拢过来之前,抽出狼王腰间匕首,架在了群狼之首的脖子上,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


“现在,可以让我们平等地谈谈吗?”


*


白色的城堡【Rook】静默而缓慢地滑过棋盘,睦月始一直紧绷的身体突然放松,紧抿的薄唇也微微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真是可靠的对手啊。


弥生春在传令官离开之后就这样站在旁边一直静静地看着国王,像是在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又像是在陪着他等待一个信号。没有错过始放松的霎那,春轻笑了一声,引起了黑兔国王的注意。


“春?”


“如果换做其他人看到现在的始,估计会误会你是个昏君啊。”


“?”


“边境告急,我们的国王大人却还有闲心在这里下着莫名其妙的西洋棋,不是昏君是什么呢?”


“……你,”始没有露出过多意外的表情,“什么时候开始看到的?”


“嗯……”春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却用轻佻的音调答道:“始一直考虑要不要移动【Queen】的时候就清晰的看到了哦。”


“……”始不愿意去追问宰相大人半真半假的回答,而是挑了挑眉稍,“观棋不语。”


“啊哈哈……抱歉抱歉,打扰了始的兴致。”春毫无诚意地向始道歉,状似无意地用手指隔空滑动一下,那轨迹恰巧是黑兔国王下一步想要移动的路线。


瞪了佯装无辜的宰相一眼,国王还是挪动了黑色的王后。


“所以,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


“如果可以,真想尝试一回冲锋陷阵的滋味啊……”春看着代表自己的一子简单挪动却影响了全局的走向,略感自豪地补充道:“不过,在后方默默支持,关键时刻给予敌人出其不意的一击才是我真正价值的体现啊~”


“春!”


“啊啊~我们的国王大人有的时候也是个急性子啊。”春在始的指关节响起危险的声音中,转身从书桌上抽出一本账簿。


“大概十天前,也就是葵和新启程巡视的时候,我收到了南方农场的最近税金文书。”始接过宰相递来的文书,翻阅起来,春接着道:“乍一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作物数量和税收金额什么的,都维持在正常范围内,不过——”


春顿了一下,修长的指尖划到始手中文书的中间一段,“今年狼族从我们这里购买香料的比例发生了巨大变化。”


始顺着春的指尖,看到了一个名词:“苦艾?”


宰相点点头,继续道:“按照往年的数据,狼族几乎不会购置这种味道微妙的香料,而且对于北方饮食习惯而言,基本没有用到这款香料的地方。那么是什么促使狼族不远千里大量购买这种不常用的南方作物呢?”


国王的视线跟随着宰相的背影,只见春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书,翻到某页,向始展示道:“一直以来我们都把苦艾当作佐味的香料,少量使用,实际上,它可是一种强效的麻醉至幻作物。”


始的眉头皱了起来。


“可是让我费解的是,苦艾的这项功用连天天用它调味的南方兔子都很少知道,身在北方的狼族是怎么知道的呢?而且,从购买记录来看,也不过是最近半个月才发生的事情。这种作物需求量本身不大,种植量也马马虎虎,狼族这种明目张胆的从黑兔王国购买,我还真被小看了啊。”春不悦地再次扶了扶眼镜。


听到宰相最后一句抱怨,国王反而舒展了眉头。


“所以,我们被小看了的宰相大人又做了什么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国王陛下也是知道的,送了一批物资去北境而已,由 ‘王’的护卫们。”


*


“这是苦艾哦。”师走驱一脸笃定地说。


“诶?诶诶诶?驱桑怎么知道的?”恋一脸惊讶地问道。


“因为始、啊不、国王陛下有段时间胃口不佳,春、啊不、宰相大人告诉我在茶饮中放入少量这个,既可以提味又可以调理肠胃。”驱回忆道:“葵桑也是知道的哦。可是,这个为什么会把人迷晕呢?”


“……”帐篷中陷入了沉思的静默。


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安静,如月恋挥了挥手,“为什么把人迷晕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什么能解除这个这个——”


“苦艾。”


“啊对,苦艾的效用。”恋感激地回头想要感谢身后提词的人,却对上了卯月新略略嘲讽的表情,生生将感谢的话咽了回去。


“我想……我知道什么可以了!”兴奋的神采在师走驱金黄色的眸中跳动。


*


“咔嚓——”轻微的碎裂声在耳畔响起。


这声音到底是世界破碎的前奏还是新生降临的预告?


威严的“王”执起权杖迈步向前,


“走吧,去迎接我们的伙伴。”




—TBC—


——————————————————


*【IL Regno di 目录】


Initial——开局·Opening


Step 1——出子·Development


Step 2——引离·Deflection  


Step 3——引入·Decoy


Step 4——交汇点·Trans position  


Step 5——主动权·Initiative


Step 6——小组合·Petite combination 


Step 7——升变·Promotion


Step 8——悬·Hang  


Step 9——安静的一着·Quiet move  





评论
热度(55)

© リ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