リョウ

愛も夢も危険なほど簡単に火がついちゃうのさ。

【ツキウタ-兔王国paro】IL Regno di【终章】

完结啦啦啦啦啦啦啦

流云香雪:

*完结撒花!!!


*啊啊啊啊,再开新连载我就是——【屏蔽内容】


@子宁不嗣音 任务完成了热泪盈眶


@蜗居容城镇 文都写完了,图呢?


*解释一下连载题目


【Il Regno di】意大利语:王国


兔王国时代背景参考中世纪早期的欧洲,因此采用了当时应用范围比较广的语言设定题目。


*另外,每一章题目均采用国际象棋术语,两个臭棋篓子的自我满足,切勿深究合理性【】


*目录单独整理出来啦,走这里——【ツキウタ-兔王国paro】IL Regno di【目录】


——————————————


Elipogue——将军·Checkmate




镜子将世界分成了两份,映照彼此,复制彼此,说不清谁是谁的真实,谁又是谁的虚幻。


*


光芒散尽,白雪覆盖的高地上凭空出现了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门扉轻启,初秋的风混进了初雪的清寒,带来一声轻盈的问候。


“初次见面,始,一直都想见到你哦~”


白色魔王向立在雪地中的黑色国王张开双臂,“让我们先来一个爱的拥抱吧。”


一阵重物坠地的声响和此起彼伏的闷哼从门前相对的两人身后传来,霜月隼没有回头,睦月始也没有侧目,而是牵起浅浅淡淡的笑意,轻声说:“初次见面,霜月隼,你是一个好对手。”


“哦呀哦呀~原来我对始而言只是对手这么简单吗?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让始了解我还是一个好——”


“不不不,请先等等,”文月海率先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在隼说出更多不恰当的话之前走到了门边。之前因为隼的遮挡,他并未看清睦月始的样貌,此时却是微微一愣,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即使隔着分隔世界不甚透亮的大门也让他心生赞叹。


欣赏只在一瞬间,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隼,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再接着寒暄?”


“哈哈哈,没错啊,始,这突然出现的一切,总要有个解释吧。”弥生春笑着缓步走到始的身旁,用克制审视目光打量着陌生的白兔们,只不过视线滑过霜月隼时,也是微微一愣,洁白无瑕的神秘气质即使是初见也恍若似曾相识。


尴尬地轻咳一声,掩饰自己一时的失态,春接着道:“始,要不要邀请 ‘朋友们’过来?”


睦月始和霜月隼对视一眼,双双举起了权杖。


“在此之前,”始沉声道。


“还有一件必须解决的事情。”隼轻巧地接道。


“我们去去就回。”两人同时说道。


话音落下的瞬间权杖在门的中心相撞,强烈的气流从接触点喷出,伴随着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气流骤然消失,而门前的两人——


消失了。


*


脚下踩踏着无尽的虚空,每一步都会激起一圈圈波纹扩向没有边框的远方。


这是夹在真实与虚幻间的世界,时间静止,空间凝滞,一切皆归于静态,除了——“他”。


“他”在镜的里面,或者说,他便是“镜”。


在“他”的面前,所有一切都会展露最原始的真实,赤裸裸的,没有一丝修饰。


为了给自己真实干瘪的世界找寻一些乐趣,“他”将一盘残局放置到所有真实中唯二无法完全看透的两个个体面前。


“来吧,赌上羁绊之人的性命和世界的安宁,开始一场充满欺骗的棋局。”


然而,这盘棋局却成为了博弈人对“他”的欺骗。


绝对的静谧被撞碎,带着镜子破裂的脆响。


两把从权杖中抽出的利剑架到了还在紧盯和局棋盘的“他”的脖子上,伴随着一沉一软两道声线交缠出的胜利音节:


——“CHECKMATE。”


“他”没有动,甚至哼都没哼,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为什么?”睦月始威严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愠怒。


“……不知道,也许因为太无聊了吧?”“他”保持着观察棋盘的动作,平稳干枯的声音犹如这个静止的世界,没有一丝波动,“想要看一看,作为镜像的你们,谁是真谁是假。”


“啊啦,那现在你知道结果了吗?”霜月隼轻快的声线中带着一丝玩味。


“似乎没有呢,总感觉被你们摆了一道。”“他”依然俯首在棋盘之上。“这个棋局,如果没有互通消息,恐怕走不到和局吧?”


“察觉到了?”睦月始微微挑眉。


“察觉到了,只是想不通。”“他”终于直了腰身,环视四周,“在绝对真实面前,你们两个不知彼此的人怎么能做到弄虚作假,互通消息。”


“因为,”霜月隼突然附身附到“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他”微微一愣,继而哈哈大笑,尽管那笑声并不能听出任何感情,干枯平稳的犹如这个世界的一切。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哈”


“他”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配合着毫无感情的笑声,融入到了静止的时空之中。


“走吧,始,回到属于我们的真实世界。”隼收起利剑,微笑着看向始。


始也回看着隼,略略迟疑地开口:“你……”


“嗯?”微笑依然挂在隼的唇角,眉梢微挑。


“不,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始收起利剑,与隼并肩离去。


“镜”的时空立即回归了平静,好似没有任何访客涉足。


只是在始和隼消失的瞬间,“他”发出一声叹息。


*


——黑与白,在真实面前本就是同一种色彩啊……


*


“呐,始。”霜月隼用手指轻描着茶杯的金边,温热芳香的茶水将他的倒影覆上一层飘渺的白纱。


“什么,隼?”睦月始双耳微微前倾,视线没有离开手中的书页。


柔软沁人的微风,带着早春特有的舒适卷走冬日残留下来的凉寒。


那场操控影响了两个世界的棋局悄然结束之后,时间节奏不同的时空相连,两个世界用着让人无法理解的方式缓慢调节,逐渐靠控,直到到达时间空间的同步。


此时,正是黑白相连后,黑兔王国迎来的第一个早春,早到,初雪过后,便是春天。


白色魔王已然成为黑兔王国的常客,而黑色国王也已然习惯了这位白兔王国访客的存在。


“一直想知道,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的名字的哦。”霜月隼停下手指的动作,金绿眸子轻抬看进了睦月始因为他的话而注视过来的紫瞳中。


“差不多两步之后,你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我的脑中,想要忽略都难。”始勾起嘴角,缓缓答道。


“哦呀哦呀,比我想象的还要早一些啊。”隼的语气中似有不甘,可他弯弯的眉眼出卖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棋逢对手。”始的眉眼也弯了起来。


“唔,开心的吧,不过啊,魔王大人并不喜欢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


“哦?我倒是觉得你通过棋局一直在向我开心地展示你可靠的伙伴们。”


“始不也是不停地向我炫耀你的同伴们吗?”


“嘛,不可否认。”睦月始笑了起来,“不自觉地就想将伙伴们的优秀展示出来啊。”


“是吧,毕竟他们已经是我们家人般的存在了啊……”


嬉闹的声响从花园的一角响起,带着希望的欢声笑语冲散了原本的安详静谧。


“他们回来了啊。”


“回来了哦,我们的同伴。”


*


Step 1——文月海:可靠的王总是身先士卒地冲在前方


Step 2——卯月新:慵懒的骑士笃信厚积薄发的力量


Step 3——叶月阳:随意的骑士穿行在花丛中守护心中的珍宝


Step 4——如月恋:冲动的战车是打破平静局面的关键


Step 5——长月夜:文弱的主教在关键时刻会爆发出意想不到的能量


Step 6——师走驱:小小的士兵一往直前地开拓出更多可能


Step 7——神无月郁:纯粹的战士默默付出守卫一方和平


Step 8——皋月葵:优雅的主教长久的蛰伏中寻找生的希望


Step 9——水无月泪:安静的城堡总能先人一步看到事情的真相


Step 10——弥生春:智慧的王后早早为无数种可能做好了铺垫


Step 11——霜月隼:白色的魔王引领终结


Step 12——睦月始:黑色的国王开创新生


*


一体两面的我们,本就无需分辨谁是谁的真实谁又是谁的虚幻。


就好像没有了死,生的价值也就荡然无存。


请珍惜生的时光,因为,它决定了死的重量。


*


Every man’s life is a fairy-tale,


written  by God’s finger.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感谢半个月的一路陪伴,十分期待大家和我们分享感受和见解。


最后,你的喜欢,我们的动力,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14)

© リョ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