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长篇】Heaven or hell 第十二话

-这世上不是只有战争和残酷的-

【L】

太阳的光线穿过树冠落在坂道上,被树叶阻挡的部分难以透过,成为点状的斑驳。

界冢伊奈帆记得上一次自己见到这些树木还是冬天,因为低温而缺少活力的枝干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在战争的初始成为这座城市少见的生命。

说起来那天也是日常的开始,日常到自己差一点拎着背包去追定时发车的公交。只是后续的内容让人太过难以预测,难以预测的开启了新的版图。

他至今都记得,钢筋水泥铸成的桥下,第一次遇见褐色短发少女的情形。

“那个,伊奈帆君?”身旁的呼唤让伊奈帆回归现实,金发少年用碧色的猫瞳疑惑的望着自己,“呃,超市的话,好像已经到了。”

伊奈帆抬眼望了望眼前因为太久没有开启而有些陈旧的大型设施,刚刚修复的LED屏幕滚动播放着【全新开业】的字样。虽说斯雷因是初来乍到,会认出也是情理之中。

“……抱歉。”

“在想事情吗?”

“算是吧,在这方面意外的敏锐呢,斯雷因。”

“啊……?”听到常理外回答的斯雷因愣了愣,明显没能找到回答的技巧。“那个,抱歉……”

“不是在怪你。”阔步向还顾客稀少的超市走去,纤弱少女倒在枪口下的画面难以抹去,“抱歉,走吧。”

 

“诶?这么说他现在和伊奈帆一起住吗?”原本是当志愿者帮助界冢雪整理军队的事务,网文韵子却在不经意——正确来说其实是有意提起界冢伊奈帆时听到了令人惊讶的消息。

“啊,因为那孩子没有地方住吧,再说我最近也很少回去,房间足够的。”将厚厚的各类杂乱纸张叠成一沓,界冢雪抹去额角的汗水,“这些都可以不要了吧……”

“根本不是房间够不够的问题吧!怎么说都是火星的士兵,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

“啊啊,这么随意把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丢给我,虽说有着在治疗期的理由,鞠户大尉果然还是太过分了啊……”

“喂喂雪姐你有听我说话吗!”明显不愉快的韵子向脚边一摞刚刚整理好的书籍走去,却没能注意到在话音落时不小心撞翻,厚厚的书籍在一瞬间失去平衡倒下,溅起一片密密麻麻的细小灰尘。

“啊真是抱歉……”手忙脚乱的收拾起倒了一地的书本,韵子慌乱间听见界冢雪开口。

“韵子……认为火星是敌人吗?”

“诶?”手上的动作僵住,韵子有些不明所以。“我们是在和火星战斗吧,说是敌人的话……应该是正确的吧。”

“这样吗……”抱着杂乱的纸堆走向门口,似乎是准备丢在走廊上的垃圾桶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界冢雪类似自言自语的开口:“说起来,公主刚刚表明的身份的时候,大家也是这样说的吧。”

……火星,人吗?如果是莱艾那家伙又会黑着脸说着“火星人都是敌人”这样可怕的话吧。

我们到底为何而战,和谁而战,这些最初的问题都在战争的生离死别和炮火轰炸中被慢慢磨平,再也难以想起了。

韵子扫视了一圈满是狼藉的屋子,沉默了许久。

 

“没想到买了这么多呢……”抱着两个超市用的方便纸袋,斯雷因的语气中带着笑意。

“因为是长时间都没有的外出,而且雪姐应该快回来了。”

两人并肩走在还没来得及修缮的街道上,一边是残破满是废墟的城市,另一边则是阳光下泛着点点金光的广阔海洋。

“说起来,火星上没有类似的地方吗?刚刚斯雷因的表现完全是第一次进吧。”

“的确是第一次呢……虽说是封建的制度,但火星上应该也有贩卖生活用品的地方,毕竟人口的大多数还是普通百姓。我被带回火星后一直在库鲁特欧伯爵的扬陆城里生活,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理解呢。”

“这样啊……瑟拉姆小姐的话也一样吧。”像是有什么开关被开启,这句话成为长时间沉默的开始。

因为带着之前“顺便带着斯雷因参观一下”的心情,伊奈帆刻意在不大的城市里绕了回家的远路。周边的景色大多是战争留下的令人触目惊心的痕迹,以及时不时遇到对斯雷因的外貌感到惊奇的居民。

如果按照地球上的种族来说,斯雷因应该是北欧一带的人吧?金色的柔软短发与碧色的瞳孔,不惊奇才应该奇怪。

“要休息一下吗。”脚步停在住宅区附近的广场上,只是现在的季节没有喷泉也没有和平鸽,连装饰用的草木也是少得可怜。

“恩。”简洁的回答的对方几乎是陈述句的疑问,斯雷因坐在空旷广场的一个横椅上。

“稍微等一下。”将购买的物品也认真放在椅子上,伊奈帆留下这句话后快步跑开,留下反射弧略长的斯雷因在原地发呆。

……难得的又提起了艾瑟伊拉姆公主的话题呢,明明两人像约定好了一样许久没有提过了。

但说到底是对两个人都十分重要的存在,即使目前是“死亡状态”也难以彻底从生活中抹去吧。

“久等了。”被伊奈帆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思绪,递到眼前的是包装精致的一杯热饮。

“啊……谢谢。”

“斯雷因好像不是很喜欢冰的东西,于是就买了热的。”在看到斯雷因喝下第一口并表示满意的表情后,伊奈帆在握着自己的那杯坐在横椅的另一端。

“伊奈帆君很会照顾人呢。”还有些烫口的奶茶带着独特的香气,虽说有些甜腻,却莫名的令人安心。

“因为习惯了吧,父母去世后雪姐就必须由我来照顾了。”

“总让伊奈帆君做各种事总觉得有些过不去呢……明明是我要年长一些,站在一起也要高一些吧。”

“……谁说的。”不知道是被哪个词触到了哪根神经,伊奈帆将纸杯放在一旁,站起身来。

明显没搞清楚情况的斯雷因也带着疑惑站起来,却看着对方压着自己的头比出一个高度,然后尽量保持着不动的移向自己。关节分明的右手触到的空气。

……诶?诶?!诶?!?!

难以置信的斯雷因瞪大了双眼,这当然难以置信,他记得几个月之前刚刚登上丢卡利翁站在伊奈帆身旁时自己还高了差不多半个头。

哦上天啊如果有什么快速长高的方法请您发发慈悲告诉我吧。

看着斯雷因微妙到极致的表情,伊奈帆的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诶?伊奈帆君你刚才……”

“斯雷因。”直接无视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斯雷因,伊奈帆又回到平日里的表情抬头望了望好似难以触及的天空,“这世上不是只有战争和残酷的啊。”

 

-L leisure 闲暇-


评论
热度(1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