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长篇/奈因】Heaven or hell 第十三话

-他习惯了-

【M】

阳光暖融融的,让清冷的城市亦逐渐染上了温度。

地处太平洋中的岛国的海洋性气候在夏冬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并不太冷的冬季和不算太热的夏天,让仍未从战争中完全复苏的新芦原市有了些许生机。

毕竟没有人讨厌能让人放松的天气。

虽说是这样,但斯雷因表示即使是这么好的天气现在的气氛着实让自己难以放松。

原本只是结束了乱七八糟整理工作的界冢雪以好久没有出门放松过了为理由拖着家里的俩小孩出门散步——虽然姐姐大人你不觉得自己站在中间很微妙吗——结果在街上偶遇同样出门的伊奈帆的同级们,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借住界冢家一事还有些没绕过弯来的网文韵子和尼娜对斯雷因明显带着微妙的距离感,而原本就不愿意出门的莱艾一如既往的黑着一张脸,只有加姆大大咧咧的打招呼:男孩子们之间大概没那么多介意不介意的东西。

于是自知理亏的斯雷因小朋友就一直默默的跟在伊奈帆身后沉默着不说话,学霸也表示自己智商不是白搭说话时十分理解的照顾着斯雷因的感受。

……然后画面感就更强气氛也就变得更奇怪了。

“总之,难得的休息日,大家就一起去附近的家庭餐馆如何?”

在尴尬的气氛中界冢雪提出了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提议,伊奈帆表示自己不用做饭了自然赞同,其他的人也得寸进尺,或者说按照惯例提出了长辈请客的建议并在本人同意之前愉快的自顾自开始转移目的地了。

“家庭餐馆……?”

“不知道吗?”看着唯一愣在原地的斯雷因,伊奈帆继续自己解说的角色,“原意似乎是食物‘能够满足整个家庭’需要的餐馆,不过现在也未必是整个家庭一起去。因为形式随意价格实惠,一般比较适合学生一类的人群聚餐。”

“喂伊奈帆你在干什么——不快点走的话要丢下你咯!”或许是发现自己混在一群女生里多少有些尴尬,加姆回过头呼唤着自己的两位小伙伴。

“马上就来。”大概是考虑到在火星长大的斯雷因是第一次应付这样的场面,伊奈帆微微侧过脸拉住对方纤细的手腕,“我在的,走吧。”

“……谢,谢谢。”听到这句话的斯雷因愣了愣,被拉住的手臂明显僵在了半空中。

“伊奈帆君,真的,谢谢。”

 

绝望是虚假的,但希望亦是如此。

艾瑟伊拉姆一个人伫立在火星宫殿空荡荡的大厅里,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或许已经无法称之为【家】这个事实。

不知是不是支撑整个火星的薇瑟国王正病重,Aldnoah因子的颜色无比暗淡,让整个国家仿佛也失去了光亮,死气沉沉一如一颗已然死去的星球。

“这已经不是人们想象中能带来幸福的国家。”男人低沉中有些沙哑嗓音在耳边突兀响起,在毫无波动的空气中震出一片涟漪。

“德兰克伯爵……您已经觐见完了吗?”

“这是十分明显的事实,公主大人。”一如既往毕恭毕敬却满是反讽的语气,德兰克望着因为紧张手指用力抓紧白色礼服裙摆的艾瑟伊拉姆,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想您应当和自己的爷爷见上一面,他似乎也十分想念您。”

“……我会的,劳烦伯爵费心。”更加用力的抓住裙摆,上好的布料似乎要被揉出印记。

“病重的国王与单纯的公主,薇瑟的现状真是令人担忧啊。”望着少女匆匆离去的背影,原本带着有些苦涩笑容的他忽而将表情转变为严肃,“她似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成长,只不过,这个国家已经无法再给予她除此之外更多的时间了。”

 

“牛排套餐,奶油锔菜,蔬菜沙拉,玉米浓汤……要不要点一个刺身之类的?”

看着一群孩子霸占着菜单你一句我一句的点餐,界冢雪表示就算家庭餐馆价格比较实惠你们这么点姐姐我只是个准尉也受不了啊。

“别点的太多,小心浪费。”淡淡的表达了自己和没表达差不多的意见,伊奈帆低头玩弄着手中的餐具,余光扫到身旁的斯雷因一言不发的望着窗外。顺着斯雷因的目光看去,伊奈帆发现了两只停在街边树上休息的鸟。

这大概是两只雀类的成年鸟,但就算是伊奈帆也无法判断它们的确切名称。

……说起来,种子岛那场战役中,在甲板上看见海鸥的艾瑟伊拉姆的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也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起了有关于斯雷因的事。

“瑟拉姆小姐,很喜欢鸟类吗?”

“呃……啊,算是吧。公主好像很羡慕能在天空中飞翔的生物。”

“喂喂伊奈帆,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啊?”时刻注意着伊奈帆动态的韵子有些不满的开口。

虽然和界冢雪有过交流,也多少从斯雷因的行动里感受到了这个少年并无恶意,但火星士兵的身份和曾向伊奈帆开枪一事实在难以从脑海中抹去。

“那个,斯雷因……君?不需要看看菜单吗?”试探性的开口,回答的是意料之中少年浅浅的微笑。

“我就不用了。”

“啊……是吗?”看来又是一次失败的谈话开始,韵子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却在菜单合上之前被坐在旁边的莱艾抢去。

“那就这些吧。”少女明丽的脸上满脸黑气,压低了声音开口,“……火星人都是敌人。”

接下来是仿佛无尽的沉默与压抑。

韵子怯怯的抬头想看看斯雷因的反应,却发现少年的脸上只有一如既往的平和。

因为出生被冷漠对待,带着歧视和不信任的目光,甚至带有伤害性的动作。一切的一切,斯雷因都泰然自若。

他习惯了。

直到精心烹饪的料理在简单的装盘后被端上餐桌,周围都始终弥漫着令人难以开口的微妙的尴尬。

“……抱歉。”

“诶?”突如其来的道歉打断了沉默,但韵子惊讶的并不是这个——开口的并不是莱艾,而是斯雷因。

“就算出生在地球……我想隶属火星的事实大概无法改变。战争给大家带来了不愿回想的回忆,不管怎么说都是火星的错,所以我想,抱歉。”

少年的声线淡如水,这或许是没有必要的道歉,但有些话并非全无道理。至少为了生存,也不仅仅为了生存。

“……笨蛋。”沉默中,似乎有谁无奈的叹气。

“斯雷因,真是笨蛋。”

 

-M max 最大值-


评论
热度(12)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