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长篇/奈因】Heaven or hell第十四话

-时间是倒在掌心里的水,无论你紧握还是摊开自己的手,它都会从指尖滑落-
【N】
迁徙的大雁开始南飞了。
隶属高纬地区的新芦原市里,街边的树木几日前就有些许挂上了橙黄的树叶,落下枝头后不久将成为泥土的一部分,预示着温暖的春夏即将过渡到萧瑟的秋冬。
战争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人们期盼的和平却迟迟未能如愿以偿的到来。
时间可以带走青春的容貌,带走苍翠的枝叶,带走娇嫩的花瓣,带走繁荣的时代,却无法带走人心深处的伤痕。时间是倒在掌心里的水,无论你紧握还是摊开自己的手,它都会从指尖滑落。
只是有人在伤痕中继续自我伤害,直至枯死,亦有人在伤痕中生长出全新,直至不朽。
界冢伊奈帆回到家时,斯雷因正端坐在餐厅的玻璃窗前发呆,窗外有一群排作人字形的南飞雁,逆风扇动着翅膀向千里之外的庇护地飞去。
少年微微扬起的下巴呈现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过于纤瘦的身体在恰好合身的白衬衫之下亦显示出青春期少年独有的坚韧。
“我回来了。”沉默的站在门口处许久,伊奈帆在对方意识到自己回来之前开了口。
“伊奈帆君?”连五分钟前的关门声都未意识到的斯雷因有些惊讶的侧过头,“不是和雪小姐她们去参加地球军的庆祝了吗?”
“都是些过于深沉的大人物和不谙世事的士兵,提前回来了。”
“……现在好像连晚饭时间都还没到吧。”太阳逐渐西沉,暖色调的斜阳光辉中,伊奈帆似乎看见金发少年笑了笑,“还有不谙世事的形容不太妥当吧。”
说的也是,就算军衔和智商再怎么压制,自己在大多数人眼里终究是个十六岁的小鬼。
“晚餐吃什么。”行云流水的步入自家开放式厨房,伊奈帆拿起折叠整齐的围裙像往常一样准备开始解决晚餐,对方却不合常理的没有反应。
“……斯雷因?”
“啊?抱歉。我没什么食欲,伊奈帆君准备自己的就好了。”礼貌而疏远的敬语,将目光移向洁白桌面的斯雷因似乎还未回神。
整个房间又回归自己刚刚站在门口时的沉默,伊奈帆将刚刚取出的炊具放回原处,转过身来靠在灶台上:“在想瑟拉姆小姐的事?”
自知对方一定是看见了自己紧握在手里的护身符吊坠,斯雷因几乎要将头低的碰在餐桌的桌面上。
“伊奈帆君,接下来会怎样呢?”
“……什么?”伊奈帆微微露出疑惑的神情,这在他很少出现什么表达自己情绪的表情的脸上很是难见。
“战争还会开始吧,或者说一直没有结束。就算公主已经不在了,妄想占领地球的轨道骑士和想要反抗的地球士兵也依旧存在。”
“如果是那样的话,伊奈帆君还会继续战斗吗?”
“伊奈帆君是为了什么,在继续战斗呢?”
“会的。”本以为会有长时间的沉默,伊奈帆却在话音落下之前就截过话题直截了当的回答。
他发现自己有些烦躁,没来由的烦躁。
或许是因为被界冢雪强制要求出席了大概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场合,或许是因为预料到一声不吭离开的行为会在事后被狠狠的批斗,或许是因为火星方面近期有了奇怪的响动和消息——当然,这并没有告诉斯雷因——又或许,这些都不是。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似乎与战争初始那天遇见火星公主时的相似,又好像与地球联合总部的地下室里第一次和金发少年谈话时相同。
但无论从何处开始,都还是莫名的烦躁。
“不是所有的战争都是为了争夺权力、金钱或土地。”完全暗下的天色一时间让还未开灯的房间里失去能辨识物体的条件,伊奈帆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却又似乎在平淡中添加了可以称之为急切的情绪,急切的想让对方了解自己想法的情绪:“还有为了保护的。”
“为了保护家人,朋友,居住了许久的家乡,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人们战斗的原因,不止一种,但又或许只有一种,而也就是有了某个原因,才能奋不顾身的向前吧。”
“就像斯雷因为了艾瑟伊拉姆公主那样。”
斯雷因微微一愣,还未能完全理解对方一番话中的意思,几步外的伊奈帆却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快步走到自己面前。
“斯雷因。”微微露出的月光下,少年的赭瞳中是显而易见的坚定。“如果战争再度开始的话,我是不会再让重要的人受到伤害的。”
“我会保护斯雷因的。”
语句的最后一个字节在耳边响起的瞬间,斯雷因只觉得有谁将自己快要埋进黑夜里的脸抬起,然后熟悉的脸和气息在眼前被无限倍放大,唇上被覆上的温热让全身的肌肉在一瞬间紧绷,紧接着是大脑中不知所措的空白。
简单却又执著的碾过嘴唇上的每一处,那是来自一个十六岁少年的,虔诚而认真的亲吻。
战火中燃烧的地方从来都是地狱,人们在地狱的残酷中惨痛哭喊,仿佛要倾尽一切悲伤和愤怒情绪的哭喊。
斯雷因一直以为能够看见艾瑟伊拉姆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天堂,亦以为失去了她的地方不管哪里都只是地狱,却始料未及只是自己把自己关进了地狱——一个仅仅装得下少女向日葵般的笑容,拒人千里之外的封闭盒子里。
或许不是这样,当然不是这样。
即使是最微小的尘埃,也能成为时光中的琥珀。
伊奈帆终于松开自己紧捏了许久的对方的肩头,金发少年蓝碧色的猫眼中似乎有润湿的痕迹。
他想自己大概是知道了,那种乱七八糟的,能让一向处变不惊的他也热血起来的,不科学的让心率加快的烦躁是什么。
那是所谓的【喜欢】,吧。

-N nudge 轻推-

评论
热度(1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