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长篇】Heaven or hell 第十五话

-即使是孤独的流浪汉也有影子的陪伴-
【O】
橙色是种遥远的颜色。
这种因为偏亮而被归于暖调的颜色既能让人联想到傍晚时分被夕阳染得十分具有层次性和文艺情调的浮云,又能让人想起战火燃烧的刹那被火光和血色映衬至橙红的半边天。
就像贯穿于人类思维的辩证矛盾观,一切事物都被一分为二。
几乎快以橙子为代名词的界冢伊奈帆表示自己其实并非对这种颜色情有独钟,只是某人橙子混蛋橙子混蛋的叫让人开始不自觉的留意一切和橙子沾边的东西。
就像早餐时吐司的果酱从什锦变成了橙子,还有成套的洗漱用品从简洁的黑白换成有些不合氛围的橙色。
另一个当事人对这件事则显得有些不以为然,并且在伊奈帆开始每天一袋橙子买回家时作出了“原来伊奈帆君真的是个橙子控”的评价。
不得不说斯雷因依旧在从未经历过的生活中逐渐适应下来,至少不再用礼貌的话语和行为拒人千里之外。逐渐展露的笑颜和愈发开朗的性格令人几乎要忘记一些现实。
比如他们曾经是枪口相向的敌人,再比如伊奈帆当初留下斯雷因的原因。
伊奈帆至今还记得艾瑟伊拉姆为救受伤的自己而被子弹击中的场景。那段记忆的颜色太过鲜红,无论多么深厚的积雪都难以掩盖蔓延的血色。
而斯雷因·特洛耶特无疑是寻找火星公主线索的最合适人选,唯一的,也是最佳的。
只是我们永远无法预测未来的走向,即使是沉着冷静的伊奈帆也难以拿捏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的尺度,他能做到最好的大概只有在战场上找出敌人的弱点并瞄准开枪罢了。
虽然自种子岛战役后就对素未谋面的少年有了些许的在意,但毕竟身处动乱的战争时代,如果不是停止了运转的扬陆城中少年扣动扳机时盛满悲伤和毅然的表情在脑海中深刻,昏睡了一个月的伊奈帆恐怕不会在睁眼的前一秒看见深蓝色的背影。
所以,这种情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的开始的呢?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脑海中时伊奈帆自己愣然了许久,是啊,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或许是从秋季已转凉的夜幕下的亲吻开始,或许是从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谈话时少年的笑颜开始,或许是从那颗差点将自己推向死亡的子弹开始,又或许更早。
于是伊奈帆认真的思考了斯雷因是不是艾瑟伊拉姆的替代品这个问题,毕竟两者都拥有金发碧眼的外貌和温婉如玉的性格。
当然不是。
他想经历残酷和挣扎之前的斯雷因一定是个性格开朗的人,至少在艾瑟伊拉姆消失之前一定是的。
即使是孤独的流浪汉也有影子的陪伴,对现在的伊奈帆来说,他想成为斯雷因的影子。
感情的来源已无处考察,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想要占为己有的强烈心情。

“瑞利散射(Rayleigh scattering)是由比光波波长还要小的气体分子质点引起的,是种入射光在线度小于光波波长的微粒上散射后散射光和入射光波长相同的现象。一般来说。散射能力与光波波长的四次方成反比,也就是说波长愈短的电磁波,散射愈强烈。”
新鲜的橙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着独特的光泽,若有若无的酸甜香气在午后的房间里弥漫。
“斯雷因,回神。”
“那个,我有在听……”
只是现在的状况好像和这样温馨平和的意境不太相符。
事情的起因是电视节目。在拿着遥控器的斯雷因偶然跳到某正在讲着地球地理的科教频道时一旁的伊奈帆忽然想起来关于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话题。
在了解到出生地球的斯雷因虽然对地球有一定的了解——还是因为艾瑟伊拉姆——却只是半杯水功夫的伊奈帆自觉承担起了补习基础知识的义务。
什么义务啊根本就是伊奈帆你自己想这么做吧。
“换种易懂的说法,雨过天晴或秋高气爽的时候,空中较粗微粒比较少,青蓝色光散射就显得更为突出,这种时候天空的颜色看起来比平时更加蔚蓝澄澈。”
“啊,哦……”
“顺带一提,大海看上去是蓝色的是因为吸收并反射散射了太阳光线中波长较短的蓝光和紫光,但人眼对紫光很不敏感,所以我们眼里的大海一般呈现为蓝色。”
“啊,原来是这样。”有些半懂不懂的回答着伊奈帆,虽然很想集中精力听懂对方说的每一个字,但斯雷因表示现在的情况实在让人难以集中精神。
“……那个,伊奈帆君,脸是不是离得太近了……”这是尴尬的斯雷因。
“我并不这样认为。”这是完全没有发现气氛不对的伊奈帆。
这样说起来似乎那次突如其来的接吻之后斯雷因就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这次【补习】也是在对方连说十四遍“不用了吧”之后伊奈帆依然持坚决的态度才出现的。
“我说的都懂了吗?”
“大,大概。”手指不安分的无节奏敲击着桌面,窗外的天空倒是像配合伊奈帆那样显得蔚蓝而令人平静。
这样的场景保持了许久,就在斯雷因感觉自己僵硬到快要成为一尊雕塑时,伊奈帆终于开口。
“……斯雷因。”
“怎么了?”
“……不,没事。”我只是想叫出你的名字罢了。
“啊,是吗……”斯雷因继续保持着僵硬的动作,或者说伊奈帆缓缓吞吐在颈后的鼻息让他根本难以放松。
“斯雷因,转过来。”放低了自己的声响,伊奈帆轻声开口,用难以拒绝的语气。
“那个,说起来,伊奈帆君现在再不去准备晚饭的话,再过不久雪小姐就要……”
话语戛然而止,嘴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
对方的舌尖轻巧的打开自己呆滞的齿关,带着令人安心的熟悉的气息。舌尖执着的扫荡着口腔里每一寸空间,与交融一起的液体一起。对方修长而有力的右手扣着他的后脑勺,左手揽过他的腰,动作坚决而认真。
那个人的气息的微凉的,但带来的却是温暖的,令人安心,实实切切不会消失的,一个亲吻。
“留在我身边,斯雷因。”
“即使战争即将再度开始,也请留在我身边。”

-O orange 橙色的-

评论
热度(1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