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长篇】Heaven or hell 第十六话

滚来更新,这话真是一丁点儿奈因都没有诶原谅想要说清剧情的我……

被一模打脸打的好惨乐极生悲的我也是没救了QAQ

极度怀疑正剧那边三话到底能不能把事讲完,不要又留个莫名的结局然后坑个第三季……

不过第一次猜对了剧情的走向!虽然只想说公主这睡了两年智商愣是一点没长啊- -


-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P】

那些光都死了,被隐藏在角落里的黑暗吃掉了。

埃德尔利佐正蜷缩在无法辨识任何物体的黑暗里瑟瑟发抖,狭窄的空间和内心徒增的恐惧让少女原本就娇小的身躯显得更加羸弱。

她在断断续续的记忆中回想起自己早晨出门大概是准备购买东西的情景——跟随丢卡利翁回到新芦原市后,她一直住在军队提供的公寓里——充足的阳光本应该令人愉悦。人烟稀少的偏僻街道上,似乎有过往的车辆停下来询问自己到某处的路线,人生地不熟的埃德尔利佐如实回答,然后——

被人从身后用沾有乙醚的毛巾捂住了嘴,在短时间的挣扎中很快失去了意识。

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等埃德尔利佐清醒过来时,自己已身处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暗空间里,而且似乎是在被什么交通工具运送的途中,涡轮运转的声音嗡嗡的响在耳边,大概是飞船之类的吧。

绑架?虽然自己因为出生火星而有着和大多数亚洲人相异的相貌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但会在停战时期出现绑架案的几率几乎是零,但如果不向无差别绑架这个方向考虑就更难以理解了。

黑暗中的沉寂持续了许久,直到运行了许久的涡轮在几下颠簸后安静下来,忽而有刺眼的光亮从某处的长方形空隙中传来。

“久疏问候,埃德尔利佐小姐。”

埃德尔利佐愣然的看着眼前少年模样的黑发士兵向自己充满诚意的标准九十度鞠躬,熟悉的深蓝色军服显示着这是艘火星飞船的事实。

“很抱歉之前对您所做的粗鲁行为,我是跟从德兰克伯爵的士兵渡边,奉伯爵之命来地球接埃德尔利佐小姐回到薇瑟,只是身处敌场做法有所欠缺考虑,还望谅解。”

花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才完全理解对方这席话的意思,埃德尔利佐继而回想起士兵口中的伯爵的确是火星三十七位轨道骑士中的一位,只是平日里只习惯于板着脸沉默寡言,再没有更多的印象。

“那个……回到薇瑟的意思是?”

“是,这艘飞船现在正处于宇宙空间驶往薇瑟本星的路途上。”跟随士兵走出自己待了许久的狭小黑暗空间,埃德尔利佐这才注意到窗外是深邃的藏青色背景和散布的陨石碎块。

“月球……”怔怔的看着原本应当高挂的月球毁灭后留下的残缺,埃德尔利佐垂下眼帘,“请问,伯爵大人为什么要带我回到薇瑟?”

“根据伯爵的调查,埃德尔利佐小姐是跟从艾瑟伊拉姆公主访问地球的侍女。按照伯爵的意思,希望埃德尔利佐小姐能回到火星继续侍奉公主大人。”

“侍,侍奉……艾瑟伊拉姆公主?”

“是的。”渡边阔步走向驾驶室,向正在驾驶中的士兵开口道,“请联到薇瑟本星。”

眼前,金发少女姣好的面容在Aldnoah驱动的屏幕上逐渐浮现至清晰。

“公,公主大人?!”

 

“看起来您已经结束了和侍女的见面了,艾瑟伊拉姆公主。”

艾瑟伊拉姆离开觐见室时毫无意外的在门外的走廊上遇见了等候多时的德兰克,这个男人似乎总会定时出现在自己所在的一切地方,就好像一个被主人摆放在指定地点的木偶,无时无刻不在主人的目光注视之下。

“劳您费心,德兰克伯爵。”微微颔首以表谢意,身着白色华丽礼服的少女明丽的脸上却满是严肃,“关于之前伯爵提出的计划,虽然爷爷并未表态,但我作为薇瑟的第一皇女坚决反对。”

“请别这样说公主大人,和地球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即使我不提出也迟早会有人这样决定。换做别人站在相同的立场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但这样的选择只会给地球和火星的居民都带来灾难!”

“选择并无正误之分,只是会带来好的结果或不好的结果罢了。”

“……我还是不能认同。”

艾瑟伊拉姆低下头,目光直直的落在朱红色的地毯上。她所向往的和平究竟该如何到来,在死亡线上游走过一圈的自己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会让您认同的,公主大人。”原本倚靠在墙上的德兰克站直身来,“除了您的侍女,我的士兵还从地球带回来了一个有意思的消息。”

男人长满厚茧的手摩擦着摆放在走廊一侧用于装饰的花瓶,上好的图案和釉色的光泽在昏暗的橙色灯光下显得有些落寞。

“原本要交由火星处理的士兵,似乎在一些变动之后融入了地球的军队,而且融入得十分自然。”

对德兰克话语中矛头的指向了然于胸,艾瑟伊拉姆紧咬下唇,并未回答。

“公主大人,那曾经发誓效忠于您的士兵现在正寄住在地球军中一位少年的家里。”男人微微扬起嘴角,像是露出了难懂的笑,“一位名叫界冢伊奈帆的少年。”

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于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偌大的房间里,年老的国王平躺在柔软的床上,呼吸平稳。

他保持这个姿态已经很久了,大概从在火星国王的座椅上重重摔下后就一直是这样了。他的生命只能依靠高端的技术勉强延续,即使他是首个发现Aldnoah因子并建立薇瑟帝国权霸一时的火星国王。

国王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站在皇族的高度上一味的信奉Aldnoah的力量,倾尽一切发展工业,对民众的痛苦充耳不闻,鼓动轨道骑士入侵地球。就是这样一位薇瑟的第二代国王,亦在发动了Heaven’s fall后战死。

现在的国王还有一个孙女,一个天性善良渴望自由与和平,却也太过天真将自己埋葬的公主。

公主在访问地球的过程中遭到了暗杀,自以为利益被触动的火星皇室下达了向地球宣战的命令,却不知摇摇欲坠的薇瑟帝国早已失去了民众和骑士们的支持。

结束战争的方法只有两个,建立在一方的陨落上的另一方的胜利,或者在胜利之前就融为一体的双方。

只不过在人类的历史上,向来都是前者的天下。

“国王的状况如何了?”大概是料定昏睡中的火星国王听不见谈话,德兰克的声音丝毫没有放低,在偌大的寝宫里回荡。

“按照现在的状况……大概撑不过一周了。”经验丰富的医者却带着满是局促不安和疑惑的语气缓缓开口。

“不。”德兰克踱步到显示着心电变化的仪器前,高低起伏的曲线代表了火星国王的现状。手指轻抚上象征总电源开关的红色按钮,“是撑不过今天了。”

波浪状起伏的曲线暮然回归于直线,仪器的警告声像极了濒死野兽发出的悲伤的哀嚎。

 

“失踪了?埃德尔利佐吗?”接到网文韵子电话的伊奈帆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的事?”

“大,大概是今天早上。”电话那头的韵子混乱的有些语无伦次,“总,总之是很严重的事啊,伊奈帆你也知道,火星那边刚刚才——”

“我明白了。”未等对方说完就迅速挂掉电话,伊奈帆皱着眉头盯着手机屏幕许久。

“伊奈帆君?埃德尔利佐小姐怎么了吗?”狐疑的望着一脸严肃的伊奈帆,斯雷因忧心忡忡的表情并非什么好兆头。“……到底怎么回事。”

“不,没事。”伊奈帆将目光落在正播放新闻的电视屏幕上,原本按照惯例播放晚间新闻的节目,却突然插播了令大概所有地球人都惊讶的消息。

2015年9月,薇瑟第一代国王雷利加利亚·薇瑟·莱巴瑟去世。

 

-P puppet 木偶-


评论
热度(12)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