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长篇】Heaven or hell 第十七话

-您就是那颗石子-

【Q】

喧嚣声淹没了世界。

界冢伊奈帆觉得那些满是惊讶质疑却毫无意义的喧嚣在自己耳边嗡嗡作响了一整夜未曾停下过,而原本应当镇定自若的自己仿佛也被这些潮水般涌动的声音覆盖,被同化淹没。

斯雷因不见了。

或者说,伊奈帆早该预料到即使自己反锁了门大半夜把斯雷因一个人丢在家里他依旧会不见却仍然这么做了,于是他就不见了。

一切的源头都是那条自傍晚开始就不间断滚动播放的该死的新闻,短短一段时间世界似乎就被一条小小的新闻挤得水泄不通,这或许就是身处传媒时代的苦恼。如果仅仅是火星国王去世的消息,大概还不会引起如此反响,毕竟年老的国王早已是重病缠身,但问题就在于那条新闻仍有后续。

2015年9月,薇瑟第一代国王雷利加利亚·薇瑟·莱巴瑟去世,同时,原薇瑟第一皇女艾瑟伊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公主将继承皇位。

于是本以为公主在访问地球时就身亡的火星居民愣然了,将公主视为英雄人物的地球居民愣然了,曾以为艾瑟伊拉姆是唯一支柱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更加愣然了。

伊奈帆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那样的表情,原本已被本人掩盖的几乎毫无痕迹的伤口又被无情的揭开,有人往伤口上撒盐却感觉不到疼痛的表情。

人没那么容易改变,变得太快了的是这个世界。

伊奈帆又回想起新闻窗口里仪态端庄的金发少女,那仍是那张好像随时都可以绽放出笑颜的明丽脸庞,碧色瞳孔中的黯淡与坚毅却又让人难以把眼前的人与初见时周身被光亮包裹的天真少女联系起来。

喧嚣仍在继续着,好似地震时伴随而来的海啸难以停止。明明还是北半球的伏秋,伊奈帆却莫名感受到了透彻全身的寒冷。

 

“这样就可以了吧,德兰克伯爵。”终于结束了面对火星和地球的居民而强装出来的冷静和笑容,一改往日里形象的艾瑟伊拉姆看着Aldnoah的光亮在眼前渐渐暗下,皱了皱眉头。

“表现的很出色,公主殿下。”站在一旁的男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哦不,现在应该称呼您为女王殿下才对。”

“……”艾瑟伊拉姆微微颔首,以沉默代替了回答。

“我想您大概还沉浸于先帝去世的悲讯中,殿下的伤心我自然理解,毕竟先帝是您在薇瑟唯一的亲人了,但眼下似乎并不是殿下还能够沉浸在悲伤里的状况。”

“伯爵,我想我的想法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无意识的捏紧了座椅的扶手,渗出的汗液大概连本人都未能察觉,“继续和地球的战争是不可能的,我应该很清楚的表达过了。”

“是的,您说过。”德兰克淡淡的回话,似乎并未将眼前少女深切怀疑和不愉快的表情放在眼里,“只是没想到殿下到现在都未能明白您所祈求的事物呢。”

“……我所祈求的?”

“是的,您所祈求的和平。”恭敬的向已然晋升为整个薇瑟统治者的少女鞠躬,德兰克抬起头,眼中溢满的不知是无法回头的坚毅还是对水深火热中两颗星球的同情,“想必公主在访问地球却被暗杀一事中就应当感受到了,即使大多数民众都祈求着和平,但只要少数人在天平的一端放上小小一颗石子,那和平便永远只是梦幻的彼方。”

“殿下,您就是那颗石子。”

 

伊奈帆找到斯雷因时,混沌的如同创世前的天空已开始微亮。

地点是新芦原市尚处于战争的余火中未能重建的大桥。伊奈帆记得这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到艾瑟伊拉姆的地点,少女束起的金发在海风中微扬,这大概是伊奈帆想再一次见证的为数不多的场景之一,只是近期大概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橙色的。”斯雷因一个人呆坐在桥梁折断处的边缘,残破不堪的桥梁露出了水泥下的钢筋,参差着像令人心悸的现代画派。“这里是,我第一次见到橙色机甲的地方。”

“……我知道。”

“几十小时前才通报了死讯的艾瑟伊拉姆公主正站在橙色机甲身后,切切实实的。”

“我知道。”

“于是知道了有人想暗杀公主的我就一直寻找着橙色的机甲,一意孤行的相信着找到橙色的就能找到公主。不过那个颜色还真是显眼,尤其是在战场上。”

“我知道。”

“甚至杵逆了库鲁特欧伯爵的我一路追到了种子岛。没想到才刚刚找到公主就被某个橙色的家伙击落了。”

“我知道。”

“被库鲁特欧伯爵带回后却莫名的遇上了库鲁特欧伯爵的扬陆城被袭击,之后被带到了扎兹巴鲁姆伯爵的扬陆城,但真是让人不想回想,明明清楚的知道想要暗杀公主的人就在眼前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

“我知道。”

“跟着伯爵的扬陆城降落到地球后的我终于找到了公主,真是讽刺啊,扎兹巴鲁姆伯爵向公主扣动了扳机,可先前救下扎兹巴鲁姆伯爵的人却是我。”

“……斯雷因。”

“呐,伊奈帆君,敌人,到底是什么呢?”少年望着远方喃喃道,碧如翡翠的瞳孔中映出城市的倒影,“对公主而言,我又是什么呢?”

“……是十分重要的人,吧。”踱步向孤零零的背影走去,伊奈帆从身后抱住了少年单薄的身型,“我想对瑟拉姆小姐而言,斯雷因一定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是吗……最重要的永远是火星这颗星球和薇瑟的所有居民,从小到大,跟从在她身旁的我只听见所有人都这样说。”

那些困扰了伊奈帆整夜的喧嚣终于在此刻停下,只剩下清晨微冷的湿润空气中两人紧抱时对方的温度。

“伊奈帆君,火星有所躁动的消息很久之前就有了吧,为什么从来没有对我提过?”

“就算我不提你也会知道的吧。”保持着紧拥对方的姿势,伊奈帆将头埋入对方的颈窝间。在安静的时刻似乎很多平日微不足道的事都被无限放大化了,比如远处海鸥掠过海面时激起的海浪声,再比如斯雷因发间淡淡的橙子香气。

“我只是不想再让重要的人遭遇到任何危险了。”

“……伊奈帆君?”

“斯雷因。”他听见少年一如既往如水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在一瞬间点亮了整个世界,“我很自私啊。”

 

-Q queen 女王-


评论
热度(1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