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完结纪念/短篇完结/奈因】天晴

《天晴》【はるか】
Origin:《Aldnoah Zero》
CP:Kaizuka Inaho x Slaine Troyard
Writer:清凌_Nene


>>chapter 0.
蝙蝠。
你是我的敌人。
艾瑟伊拉姆公主在哪里?别把她卷进来。
果然,你从一开始就是我的敌人。
我来接你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chapter 1.
那扇小小窗户能够透进阳光。
映衬在瞳孔中的天空因为瑞利散射的缘故蓝的纯粹,有鸟群落在窗外新发芽的树干上,留下一片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与阳光一同成为阴暗潮湿的房屋里少有温暖的东西。
斯雷因·特洛耶特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不过至少是能将小小的窗外四季的景色都看过一番的时间。看管自己的士兵和监狱长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但毕竟是对外宣称早已死亡的罪魁祸首,能日复一日平静的过着每一天大概也是不错的结局。
当然,斯雷因已经无数次在监狱里限时开放的电视和广播里见到了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身影,终于实现心愿的金发少女面对和平的前景发自内心的微笑着,那笑容触及心里温暖角落的同时又抽着抽着的疼。
他原本打算在月球表面基地中在爆炸的火花中自我了结,能将所有错误都推到一个人身上并能让这个人消失的话,那便是带来和平的最优解。
于是斯雷因·特洛耶特就成为了那个人。
只是他大概难以想到自以为早已失去了的艾瑟伊拉姆会做出拯救自己的抉择,或者换个说法,一直在被艾瑟伊拉姆拯救的他难以想到直到最后还会想着拯救他。
这样未免太过悲哀。
——并非是我,而是艾瑟伊拉姆公主的意愿。
说这话的人还是会定期来看自己,那位战争过后没有选择像其他同僚一样退役而是继续从事军事的界冢伊奈帆长官。左眼戴着厚重眼罩的少年总会在到来前就吩咐监狱里的士官准备好西洋棋的棋盘,然后再一边下棋一边询问自己各方面的生活状况,只是他脸上的表情永远淡如清泉,不起波澜。
就像现在这样。
“监狱长告诉我,说你最近又开始失眠和拒绝进食。”
伊奈帆用食指摆弄着西洋棋中白色的棋子,沉默了些许后走出了今天的第一步。
“到你了。”
斯雷因其实讨厌和伊奈帆下棋,因为就算没有那只有一半是自己杰作的机械眼,对方仍然能面不改色的完败自己。
“我应当说过的,自暴自弃是愚蠢的选择。”许久未见对方回话的伊奈帆微微抬眼,赭色的瞳孔中倒映出金发少年略显颓废的苍白面颊。
一年三个月零五天,这自最终一战后斯雷因被送到这里度过的准确时间。
伊奈帆还清楚的记得他带着塔尔西斯坠落海岛后的场景,少年金色的碎发被咸湿的海风吹乱,碧色的猫眼像清澈的纯天然玉石,疯了似的揪着自己的领着重复着同一句话:
——为什么不杀了我?
“好好活着,这也是艾瑟伊拉姆女王的意愿。”
初次听闻真相的斯雷因哭得像个做错事后被原谅的孩子,也是在那一瞬间伊奈帆才意识到,所谓挑起地火战争的罪魁祸首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也不过是个为了一个和自己同一个目标却走了弯路的人。
——是瑟拉姆小姐拜托我,让我拯救你的。
只是这样吗,或许是,又或许不是。
沉默的长度让人恍了神,出其意料的,斯雷因并没有在听见艾瑟伊拉姆的名字后像往常一样懊悔的咬出的嘴唇低下头,而是直直的盯着自己一方的黑色棋子,不语。
望见对方并未回话的伊奈帆皱了皱眉头,在之前的基础上补充道:“她很担心你。”
“……就是因为这样。”
“斯雷因?”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资格被公主拯救的。”
紧握住挂在颈间的银质吊坠,少年碧色的猫眼被长久没有修建的头发遮挡,看不清表情。
“……今天是火星派人视察指导Aldnoah普及化进程的日子,艾瑟伊拉姆女王将亲自出席,并且希望参加地火最终战役的双方士兵也一起到场。”
听到这里斯雷因才微微抬眼,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望着军装整洁的界冢伊奈帆。
“斯雷因·特洛耶特,我是来接你出狱的。”



>>>chapter 2.
伊奈帆主动提出要帮斯雷因剪头发。
原因是对方长期没有也不想修建的金色碎发已经乱成一团,让轻微强迫症患者的伊奈帆看着很难受。
……这大概也算那位军官出人意料的一方面了吧。
向监狱长借来了剪刀和梳子,伊奈帆很有耐心的一点点开始帮对方梳理头发,虽说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待了一年多,但斯雷因的头发并未像想象中那样难以打理。
“没想过要自己剪头发吗?”
“……没那个闲心。”
斯雷因一如既往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自己的问话,眼睛始终直视前方,目光不知道落在何处。在第一缕金色的碎发随着剪刀的咔擦声落下时,伊奈帆瞥见眼前少年颈间的吊坠轻微晃动。
伊奈帆的目光于是从吊坠来到少年身上,银色的长链落在锁骨上,与白皙的皮肤好像要融为一体,紧闭的嘴唇也微微泛白,这样看来果然是没有好好吃饭吧。
被剪下的碎发零零散散的落在自己手上,痒痒的似乎同身体某处的细胞一同骚动起来。
“真是像呢。”
“……什么?”
“头发和眼睛,之前就很想说了,颜色跟瑟拉姆小姐的很像。”
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最初的话题上,斯雷因也再次回归沉默,安静的等着伊奈帆给自己修剪头发。有些冰冷的剪刀和对方的手几次触到后颈,许久未见的冰凉触感有些新鲜。
时间像是凝固了许久,在僵硬的低气压中逐渐变成了固态,直到身后的少年将剪刀搁在一旁,用干净的声线开口道:
“好了。”
那些在自己头上存在了一年多的结合蛋白就这样安静的落在地面白色的瓷砖上,舍去负重的头倒是轻飘飘的。
“走吧。”将进门时就拿在手里的帽子扣在斯雷因头上,伊奈帆细心的帮有些愣然的对方整理好,“隐藏身份,别忘了你已经死了。”
这样一说确实是这样,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早已作为地火和平的标志死去了。
“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了。”
“……等一下。”扶着鸭舌帽的边缘,斯雷因又用力将帽子往自己头上压紧,“我有个想去的地方。”



>>>Chapter 3.
斯雷因想去的地方是墓地。
阳光透过坂道旁种植的树木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伊奈帆想闷在监狱里一年多的斯雷因一定是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才会一路上都不自觉的望着同一处的景象许久。
对外公布斯雷因·特洛耶特伯爵的死讯后,曾计划暗杀艾瑟伊拉姆公主的扎兹巴鲁姆伯爵也因为被斯雷因暗杀而被世人所原谅,斯雷因手下的骑士哈库莱特和轨道骑士之一的巴鲁克鲁斯伯爵也因为忠诚和勇毅在牺牲后被追忆。
那些来过聚过的人都走了散了,走到最后的只有他一个人。
这样想大概有些讽刺,世上大多数人们看事物总喜欢只看一面,看见表象后便自信满满以为认识了一切。
伊奈帆觉得自己也是这样。
最初相遇的种子岛一战里,如果不是自己单方面的不信任前来寻找公主的斯雷因并将他击落,大概之后的一切都会自此改变,所谓蝴蝶效应。
自己大概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和斯雷因一起站在修在一片树林后的墓地里,看着猫眼少年半跪在墓碑前表情温婉。
“我回来了,父亲。”
伊奈帆不知道他所说的是哪位父亲。特洛耶特博士的理论在实践中被广泛运用,对于幼年就失去亲生父亲的斯雷因而言或许也可以说是一个夙愿的完结;至于扎兹巴鲁姆伯爵,虽然无法知晓枪弹落下时斯雷因是怎样的表情和心境,但多少能想象到那只蝙蝠逞强着把自己逼上绝路时看着就不爽的样子。
真是不爽的令人心疼。
路上买的两束白菊在风中摇曳的花瓣,似有似无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消散。
“橙色的……界冢伊奈帆。”斯雷因愣愣的望着墓碑上的刻字许久,才回归现实似的缓缓开口,“在这之后,我会怎么样?”
“根据艾瑟伊拉姆女王的意愿地球方已经同意你获释,暂时不用回到监狱了。”
“……暂时?”
“同意你获释但有一个要求,必须由我作为曾经抓捕你的人进行监视。”伊奈帆静静的望着斯雷因消瘦的背影,语气仍是淡若止水,“所以,只要我愿意,还是可以把你重新送回去的。”
“……那还真是令人高兴。”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苦笑,斯雷因起身,因为长时间保持半跪的姿势而有些微微充血,眼前暮然一片残影似的灰色。
“或许也不错,再待在那里说不定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憋死。”
“别想,就算输营养液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斯雷因侧过头微微一笑,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镀上一层金边。那些伊奈帆曾经见到过的,自以为熟知的敌意,都在一瞬间在晴天下升华。
“虽然就算离开那里也应该没什么太大区别,作为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我早已死在了地球联合军界冢少尉的枪口下呢。”
“那样的话,换个名字如何?”
“……什么?”
“既然斯雷因·特洛耶特已经死去,那就换个名字继续活下去如何。”恍惚间,褐发少年似乎轻笑,嘴角上扬一个前所未有的弧度。
“比如斯雷因·界冢之类的。”
“……哈?!”
“我说笑的。”
刺眼的太阳一如既往的挂在天边,耀眼的像某人亮金色的头发,永远不会落下。
“走吧斯雷因。”
天晴了。


【完】

评论(4)
热度(74)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