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高考还有63天的要紧关头我不顾自己还有一个坑没填作死的开了新坑……

本来准备多码点再发的但想着反正都是等不如吊个胃口比较好玩【什么鬼啊你

之前答应的炖肉这篇里就见得到← ←让我不要大意的把撒糖和撒盐一起抖起来吧



山樱花未稀

 

Origin:《Aldnoah Zero》

Cp:Kaituska inaho x Slaine Troyard

Writer:清凌_Nene

 

 

「零」十里樱花十里尘

日/本的三月是樱色的。

初春展露的柔软光芒顺着天空在地平线处洒下,让被困住一整个枯燥寒冬的城市在一瞬间鲜活起来。像是在曾经的季节里约定好了一样,在这片国土上极为常见的粉色小花沿纬度线层层叠叠地开放,淹没了耸立着的高楼和热闹的喧嚣。

虽说我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人们印象里一个发达国家该有的繁荣景象。

忘了介绍,我叫渡边未来,十七岁,住在日/本/琉/球/群/岛北部的一座小岛上,父母开了一家只有旅游旺季才多少有人往来的旅社,现在正为了子承父业打工磨炼中。

说得好听点是磨炼,事实上只是父母打着每年春天例行回到东京老家的旗号把旅社丢给了我这么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未成年人。

樱花的花语是和平,这是我在小学入学式的时候知道的。那时的我领着一群同是熊孩子的小伙伴在校门口的古老樱树下打闹,在成功把自己挂在枝干上下不来之后被父亲拎回家暴打了一顿并被狠狠告诫要对樱花抱有尊敬之心。

这座岛上的居民大概和大多数地球居民一样无比渴望和平,但遍布整片国土的樱树似乎在过去并没有给这个国家和他的国民带来祈求许久的和平。

那场令人刻骨铭心的地火战争已经结束了差不多五年。

而在这座平和的小岛上住了十七年的我直到现在还固执地认为战火烧不到这里,那位女王所给予的Aldnoah的光芒也照不到这里。直到我遇见了界冢伊奈帆。

即使是对政事没有丝毫兴趣的我也数次在占用了晚饭的黄金时间播放的新闻里见过这个大人物。唯一有能力与那位火星伯爵抗衡并在最终战役中了结对方的人、拯救了地球和火星的英雄角色、艾瑟伊拉姆女王在地球上最信任的军官。

只是这一系列的头衔都在我见到本人时烟消云散,只留下一个在雨夜前夕带着少量行李到访我家小旅社的沉默青年形象。

“今年的樱花还会开吗?”这是这位传奇军官踏进旅店后的第一句话,让原本就缩在柜台后盘算着今天要不要提前关店的我毫无意外地措手不及。

 

现在这位青年正坐在藤椅上细啜着我泡的速溶咖啡,黑色的眼罩安静服帖地覆在左眼上,并没有我中二想象中凶神恶煞独眼海盗或者沉默寡言暗夜公爵之类的即视感。

虽然并没有表明要住宿的意愿,但像进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的动作和浑身上下透露出的不可拒绝的气场让我只能摇头咂舌,无奈听从他的差遣。

自下午起就多少有些降雨的征兆,被擦得亮晶晶的玻璃窗上开始有了雨滴落下的细小痕迹。

我忽然想起了界冢伊奈帆最初的问题——今年的樱花还会开吗?

确实,因为纬度较低,这座岛上的樱花总会早早盛开,用具有层次感的淡粉包裹住岛上的山地。但今年的天气异常到不行,明明已经到了三月天空却还是一副阴沉沉的景象,自然生长在几乎每一个角落的樱花也还处于花骨朵阶段,全没有要盛开的样子。

“现在问不知道会不会来不及,这里提供住宿吗?”

……原来你坐在这里喝完了一杯免费咖啡却一直没发现这里是家旅店吗?

我忽然有点不太相信眼前这个人是曾经拯救了两颗星球的人,如果眼前有面镜子我一定能看见自己的表情是几多抽搐。但父母从小教导的待客之道我还是在反复强调中记住了,强扯出一个笑容,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是的,先生您今晚要住宿吗?”

“今晚,恩,是的。看起来要下雨了,今晚大概是无法离开了。”自顾自的继续着自己的话题,褐发青年微微颔首摩擦着纯白的瓷杯,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暮然一阵恶寒的我又缩回柜台开始办理住宿的相关手续,一直盯着已经喝完的咖啡杯一言不发的青年却在我“您的房间是207号”说出口之前突然提问,让我一句话硬生生卡死在喉咙里。

“小姐,请问你知道五年前两架机甲从宇宙空间坠落的事吗?一架是火星,另一架是地球,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就在这附近。”

“知道,当然知道!”急性子的我有些不满的嚷嚷,他说的一定是地火最终战役里地球士兵和火星伯爵最后对峙的地方。但眼前的界冢伊奈帆不就是那个地球士兵?我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却还是说了下去。

“那座岛就在这里的南边一点。”

“南边?有多南?”

“啊……?”明显被对方一个接一个问题问蒙的我愣在原地。

“抱歉小姐,我的意思是距离这里大概有多远。”

“……大概几百海里的地方吧,我也不太清楚——顺带一提别总是小姐小姐的叫,我有名字的。”对眼前这个青年的逻辑彻底失去理解的希望,我开始转移起话题,“未来,我叫渡边未来。”

在听见我名字的瞬间界冢伊奈帆愣住了,这让我始料不及。

“怎,怎么了……?”

“抱歉,没事。”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我这才知道原来电视里始终板着脸的军官也是会笑的,“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有个人曾跟我说过,未来这个词很好听。”

……这算是在表扬我还是在表扬给我起名的父母?我忍不住撇嘴,却对他口中的旧事很感兴趣。

“是谁?艾瑟伊拉姆女王吗?”未经过大脑思考就问出口,界冢伊奈帆向我投来疑惑目光的同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尴尬,“抱歉……您是界冢伊奈帆军官吧?我在新闻里见过你。”

“这样啊。”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大事一样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难怪我去村子里询问的时候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啊哈哈……”忍住了想吐槽的冲动,我从柜台后探出半个身子想知道后续。

“不过并不是瑟拉姆小姐,是另一个和她一样金发碧瞳的人。”界冢伊奈帆忽而眼神复杂的望向窗外,动作的凝重让我忍不住猜测他口中的人是谁,

“想知道吗?”他终于放下捧了许久的杯子,用淡如水的声音向我询问。

我迫不及待的点点头,虽然点完头才发现看向窗外的他根本看不到我。

“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雷声的轰鸣终于响起,大颗大颗的雨点开始急促地砸在玻璃窗上,像界冢伊奈帆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划出一道水渍。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知道这个名字吗?”


评论(4)
热度(46)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