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长篇】Heaven or hell第十九话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手作要开山樱这个坑来着……



-你认为和平是什么呢-

【R】

“Aldnoah驱动的战舰?”昏暗的房间中的气氛极其凝重,紧缩眉头的男人半倚在靠椅上,神情严肃,“居然是在地球军的联合部队里?”

“是的。是Heaven’s fall之后遗留在日/本/种/子/岛的战舰丢卡利翁,艾瑟伊拉姆公主曾启动了这艘战舰并且击退了费米安伯爵。根据地球军的备战状况来看,这艘战舰仍在启动中,而且准备参与与我方的战役。”

“仍在启动中?如果真是由公主——哦不,应当是女王启动了的话,那便太不合常理了。”德兰克起身开始在房间里踱步,军靴一下下敲击光滑地面的声音格外响亮。“我们制造扎兹巴鲁姆伯爵扬陆城塌陷之后找到她时,呼吸已经停止了。”

——“换句话说,也就是地球军里存在着拥有能驱动Aldnoah力量的人咯?”

“关于这件事……地球军里似乎流传着有位曾与艾瑟女王十分亲近的少年持有授权的传言,至于这位少年的身份……”

“哦?”听见士兵犹豫的停顿,德兰克的脚步同样停下了,“且说无妨。”

“就是先前调查斯雷因·特洛耶特时提到过的,名叫界冢伊奈帆的少年。”
长久的沉默取代了回话,深邃的宇宙空间里,只剩下Aldnoah浅碧色的光芒在缓慢运转。男人像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才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带着厚重有些沧桑的嗓音开口:

“说起来,塔尔西斯的授权也在库鲁特欧伯爵死后被启动过了,被斯雷因·特洛耶特。”

“……是的,不过在寻找艾瑟伊拉姆女王的同时也被我方回收了。”

“通过不明渠道获得授权又和女王殿下关系密切的人恰巧凑到了一起吗?真是有趣。”德兰克重新回到座椅上,紧握着的双拳似乎渗出了汗液,“我本想通过特洛耶特牵制住艾瑟女王,但如果他真的永远授权的话,那情况就完全倒置了。”

“我早已不想回头,也没办法回头了。”德兰克暮然睁开原本紧闭的双眼,深色的瞳孔中是赴死般的决意。

“通知马尔利尚伯爵和巴鲁克鲁斯伯爵。战争开始的时刻到了。”

 

“埃德尔利佐,你认为和平是什么呢?”

方才登基的年轻女王表情凝重地轻抚着象征着薇瑟帝国最高统治地位的王冠。向全宇宙空间播放的直播结束后,她就和自己的小侍女一起被安置在扬陆城的一个房间里。硕大的房间中所用的装潢都是最精致的,只不过房门从一开始就是上锁着的,她只觉得自己像一只笼子里的金丝雀。

“呃,我想应当是人与人之间没有斗争矛盾,以相互接纳的态度生活在一起吧。公主……女王殿下。”被提问的小侍女支支吾吾地回答,她似乎还不怎么习惯这个新称谓。

“也是呢……我也曾以为,没有战争就是和平呢。”艾瑟伊拉姆将端详了许久的王冠放在一旁,喃喃自语道:“只是,人们永远不会停止斗争和抢夺。”

“女王殿下……”埃德尔利佐忽而想起了德兰克伯爵为了劝说艾瑟伊拉姆放弃死守所谓和平时所说的话:Aldnoah是一切的根源。

事实上,她至今为止也猜不透这位伯爵的真实想法,他似乎极度反感导致地火分裂的Aldnoah因子,却又不顾一切的想发动战争。在他眼里二者似乎难以共存,地球与火星,Aldnoah与地球的资源,战争与和平。

但在艾瑟伊拉姆看了并不是这样,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

“Aldnoah并非什么罪恶的根源,地球和火星也可以共存。”女王凝视着窗外深邃的宇宙空间,表情坚毅,“为了火星——乃至地球居民的幸福,这是我和Aldnoah存在的共同意义吧。”

肩负着整个薇瑟帝国的荣耀出生,流动着拥有特权的血液,虽然无法得到渴求的自由,但有那么一瞬间,艾瑟伊拉姆觉得如果用自己去换和平或许也是值得的。

“我们,应该快到地球了吧。”

她又回想起地球上令人难忘的景致,湛蓝的天空与大海,自由飞翔的鸟类。以及那两个曾给过她美好与想象的,地球的少年。

 

“……果然,我是不能出战的吗。”

丢卡利翁战舰的总指挥室中,干练的成熟女性此刻紧皱眉头用手指抵着太阳穴,沉默地听着眼前金发少年的请求。

“很抱歉斯雷因君,因为你不属于地球军的编制队伍,即使我是丢卡利翁的舰长也无法做这个决定。”达尔扎娜紧皱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接到总部的命令后,她率领着丢卡利翁舰行驶在西北太/平/洋的海域上。作为火星资源驱动的战舰,丢卡利翁一直未得到整个地球军的正视,这次也是一样,只打算让他们作为后备军时刻待命并在危难时刻推出去当做诱饵吧。

真是讽刺,明明连续几次解决了火星机甲的人隶属这个队伍。

“……不,该说抱歉的是我,提了不该提的要求。”斯雷因低垂着头,因为同是军人界冢姐弟接到了待机命令,寄住在界冢家的他也顺其自然的登上了战舰,却也意料之中的依旧被别人白眼相待。

达尔扎娜未做表态地看着少年离开房间,直到机械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真是难对付。”

“这样真的好吗,明明是有这个权限的。”一旁的不见咲仍旧是一副以不变应万变的表情。

“不见咲,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受欢迎吗?”看见自家部下明显被梗住说不出话的表情,达尔扎娜靠上座椅,“毕竟界冢伊奈帆是这艘船的恩人,他提的要求我可难以拒绝呢。”

“……界冢少尉?”

“不过这也真是有他的风格,不想让保护之人遇到危险什么的,直白地说出来就好了,一定要找那样一串上台面的理由。”想起伊奈帆来拜托自己千万不要让斯雷因出战时一本正经的样子,达尔扎娜不禁想笑,“也真是因为处于战争时期吧。”

“舰长!有紧急情况!”报告的士兵突然冲进指挥室打破了略有些微妙的气氛,还不等达尔扎娜反应过来就气喘吁吁地开口,“战舰上空出现了火星机甲!”

舰长的瞳孔暮然放大,刚才一脸打趣的表情瞬间被紧张和严肃所替代。

“是敌袭。”

 

-R ray 光线-


评论
热度(17)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