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终结的炽天使/优米】安然无恙(非典型监禁play/ooc瞩目)

诶大家好久不见我是手作的高三狗……

黑金大法简直好好好然后脑洞就这么关不住惹……

省模回来更山樱哟-w-



安然无恙

 


 

00.

Just close your eyes,the sun is going down.

 

01.

赤橙色的太阳逐渐西沉了。

斜斜的坂道只有在这个时刻才会表现出与平常不一样的色彩,街道边的树木低垂着叶子,门可罗雀的商店与其标牌都被镀上赤橙色,寂静得有如一幅油画。

百夜优一郎缓步走在油画的正中央,长长的影子被他拖在身后,仿佛一个贴着地面匍匐前进的黑色怪物。

怪物执著地黏着他的脚后跟,无论如何变换脚步都无法摆脱,所谓的形影不离。直到优一郎消失在油画可见的视野里,一个闪身进入转角处一座公寓隐蔽的路口,失去了光源的怪物这才不得不罢手,与夕阳一同被即来的夜晚吞噬。

这样的场景似乎依旧重复过多次了。

打工处的老板照例把每天剩下的便当打包送给他,附近女子中学的学生犹豫许久后终于红着脸向他递了情书,同一栋楼的老夫妇在傍晚时分散步时依旧向他问好,夜幕来临前,他总会听见自己转动钥匙打开锁芯时的清脆声响在冷清的世界里回荡。

熟悉到令人心悸。

现在也是这样,公寓楼道中因为返潮而充斥着的泥土气味在这里戛然而止。百夜优一郎轻车熟路地在玄关处换鞋,关门,再深吸一口气,像他平常所做的那样。

“我回来了。”

被优一郎说的十分正式的客套问候并未得到答复,他于是阔步走进客厅,将便当与钥匙一同搁在玻璃表面的茶几上,换做更加认真的语气再度开口:

“我回来了。”

“……小优……”微乎及微的声响从一室一厅的公寓里唯一的卧室传来。

优一郎这才像实现了什么愿望一样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并保持着看似十分愉悦的表情走向声音的发出地。

“不对哦,米迦。”他轻推开木质门板,过分老旧的合叶发出“吱啊”一声,“这里应该说,你回来了啊。”

 

02.

那向日葵似的笑容一直残留在记忆之中,只是无法再出现罢了。

如血的残阳穿过积上灰尘的窗户落在木地板上,优一郎眯起眼睛顺着地板的缝隙看去,房间的角落里,蜷成一团的金发少年垂着头,几乎是下意识喃喃出他无比熟悉的称呼:

“……小优……”

“晚上好,米迦。”

优一郎带着笑容穿过两人间不长的距离,用不怎么温柔的力度扳过对方的下巴,深绿色的瞳孔透出仿佛欣赏收藏品的满足感。

那双蓝海般深邃,无比熟悉的眼睛里此刻布满血丝,记忆里温柔的笑意亦被麻木所取代。

优一郎再度眯起眼睛细细端详起眼前的人来。混血血统是她的的金发碧眼与高挺的鼻梁得到无数女性的欢心,白皙到几乎毫无血色的皮肤更添加了高贵的气息。

他那么好看,好像神祗一般。

“……小优。”被钳制住下巴的百夜米迦尔此刻毫无还手之力,囚禁住他多时的手铐在皮肤上摩擦出青紫的印记,以及泛出血色的皮肉。他茫然地一遍又一遍重复眼前人的名字,好像丧失了除此之外一切的语言。米迦尔不自觉中微启的泛白嘴唇后露出锋利的獠牙,象征着他高贵的吸血鬼身份。

优一郎表情不起丝毫波澜地望着曾经最重要的家人用略带沙哑的嗓音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家人?如果仅仅是最重要的家人的话,又怎会出现今天这个场景。

他松开捏住米迦尔下巴的手,探出身去咬住对方金色碎发下的耳朵,温热的气息摩擦着耳廓。

“想要血吗?米迦?”

 

03.

你曾拥有过温情,家人一般的温情。

战火硝烟与死亡之中,你邂逅了一群待你如家人的同伴,他们即使嘴角带着鲜血也会强装出一个笑容让你安心。

他们始终不离不弃,就像家人那样。

他们在你周围种植出一片辽阔的绿洲,而他的身后却是一片荒芜。

 

00.

You’ll be all right,no one can hurt you now.

 

04.

那场战役依旧会鲜血淋漓地出现在眼前,就像尚未进入帝鬼军时的优一郎总会在闭上眼时看见家人们被杀害的场景那样。

Seraph的诅咒像野草一样发了疯地在身上蔓延开来,疯狂到足够让他失去理智持刀乱砍。

吸血鬼和人类最终两败俱伤,任何一方都没有获得妄想中的胜利,倒是那位被称为第七始祖的吸血鬼贵族露出了坐收渔人之利的笑容,在力量与地位都出类拔萃的吸血鬼女王看见自己所饲养的Seraph最终都被反噬之后。

百夜优一郎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和战利品,毕竟他只是个为了守护家人而战的普通少年,碰巧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与诅咒而已。

他曾以为自己的能力足以拯救家人与世界,到头来唯一被拯救了的却只有自己。

那么,要如何让一个被家人们所拯救的少年放弃守护与刀刃呢?

很简单,只有他们都死了的话。

 

05.

百夜优一郎清醒过来时,原本硝烟弥漫的战场所站立的只有他一人。

那些平日里来笑容灿烂的家人此刻都躺在地上,与令人厌恶的吸血鬼们的尸体混杂在一起,带着惊悚的表情。

而他附着鬼咒的刀刃沾染了不知多少人的鲜血,此刻正被他紧握手中毫无偏差地刺进胸口。

刺进了最重要的家人的胸口。

百夜米迦尔在他刀刃的另一端,紧皱着眉头颤抖地握住一次又一次直指心脏的刀刃,精神涣散地重复着相同的话。

“千万不可以杀人啊,小优。”

啊啊,是这样啊,我忘记你已经不是人类了。

鲜红的血液一刻不停歇地从白色军服下涌出,令人想起诸神黄昏时摇曳着的残阳。米迦尔像是终于发现持刀的疯狂少年恢复了理智,咬紧两颗獠牙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

明明被同一所孤儿院所抚养长大,明明在同一个吸血鬼都市里生活了那么久,明明同样是被诅咒了的Seraph,为什么拿着刀的是我,处于不幸之中的却是你?

不会了,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米迦。

百夜优一郎了抱住眼前濒死的人纤细的身躯,像失去了一切那样大哭起来。

 

00.

Come moring night,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06.

尖利的獠牙撕裂皮肤,温热的腥甜液体顺着肩膀流下,染红了衬衫。

虽然已经无数次让米迦尔吸血,感受到不小疼痛的优一郎还是皱了皱眉头,右手抚上金发少年的后背,想安抚对方失去理智的动作。

没关系,这样就好,只依靠我的血液存活就好。

暮然恢复理智的米迦尔唰的一下推开了眼前熟悉的人,深蓝的瞳孔中盛满了惊讶与恐惧。

“……为什么又?!”

“米迦。”优一郎低呼对方的名字,俯下身去虔诚地吻上还残留着自己血液的嘴唇。

这样就不会再失去任何人了吧,这样我们都能安然无恙活下去了吧。

恍惚间,仍处于惊讶之中的米迦尔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在脸上。

最喜欢你了。

 

 

-End-


评论(2)
热度(98)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