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二话

到了要紧关头突然开始高产的我← ←

满满一话全是废话和过渡,大家可以坐等下一话学霸为了小骑士驰骋沙场其实就是嘴炮开启了……

最后那一句其实是因为,昨天在复习二战后的两极格局,然后我满脑子都是46年铁幕演说啊,铁幕演说啊……



「贰」目光所及的未来

我从那些闪烁的光点中看到了许许多多东西,是未来。

我却依旧不再需要未来了。

 

斯雷因·特洛耶特是始终身处悲情之中的。

他甚至在失去一切后望着监狱里唯一的小窗户时时常觉得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的,似乎自孤身一人降落在火星遇见娇小的金发公主时一切就已然注定了。

如果不是他,公主不会产生对地球浓厚的兴趣,不会怀揣着一颗向往和平的心前往地球却被暗杀,不会沦为轨道骑士们发动战争的导火索,不会在中枪后沉睡两年,不会因为他发动的战争而痛苦不堪,不会担起整个薇瑟帝国的重量。

究竟是谁的错呢?

着一切似乎偶然又必然,只是一连串的碰撞中,仅仅是想守护一个少女的骑士始终身处战火之中,硝烟弥漫,却只淹没了他的身影。

然而界冢伊奈帆的出现让这一切更加乱了套。

最先称他为敌人切断了他寻找公主的道路,又最后继承女王的请求拯救了他。那张脸永远无喜无悲,让斯雷因无法猜测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坚持着每周一次的探望。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橙子色的混蛋的确十分可靠。

在接到监狱长“明天上午八点准时乘上运送车辆前往审判院”的通知后,斯雷因更加确信了这一事实。

通常来说没有哪个军官会为了一个被自己所擒的甲级战犯花费众多程序和白眼申请审判的出席资格,然而这个曾几次和斯雷因枪口相向的橙色家伙不但去做了,而且还成功了。

怎么说呢,好像任何看似巨大的困难都奈何不了界冢伊奈帆。那么呆在他身边的人还真是犯规,拥有这么方便的特权,斯雷因想。

又或许是他的特权?谁知道呢。

 

界冢伊奈帆是在丝毫不熟悉的闹钟声中醒来的。一般来说政务清闲的他没有设置闹钟的习惯,加上前些天韵子拜访的时候自以为没被发现地帮他把闹铃换成了最近的流行歌曲,伊奈帆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差不多一分钟才回想起今天应该有什么大事要处理。

关于蓄意挑起地火战争的甲级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审判,没错,是大事。

于是意识到这一点的地球军官开始有条不紊地起床洗漱、整理房间、换上制服。面对所谓“大事”,伊奈帆总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今天的他看起来丝毫不紧张,除开分别因为忘记文件包和车钥匙而折返两次这一点的话。

伊奈帆并不想承认自己是担心这次审判的,不是担心会产生死刑的结果终结他对艾瑟女王的许诺,而是担心自己的能力和地位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

他向来喜欢先人一步思考。

于是好不容易发动了车却发现制服袖口的袖章掉了一个的伊奈帆在“赶不上审判”和“会被雪姐数落”之间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决定今后人生的审判吗?说起来,即使在一年半的周期性探望中和浑身是刺的斯雷因渐渐熟悉起来,却也从未听对方提过对今后人生的想法。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对于斯雷因而言,战死沙场才是真正光荣的救赎。

又或许,站在敌人立场上的他只是不能好好地的传达“活着”这一简单动词的寓意,还好艾瑟女王携人们所期望的和平到来,让他有了这个机会。

——“我已经,不再需要未来了。”抱着必死的心态随意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果真是个肆意妄为的火星伯爵啊。

未来这种东西,不等到成为现实的那一天是无法知道结果的啊。

 

伊奈帆帮斯雷因申请到的出席当然是有条件的。

原本地球方的高级官员就并不喜欢这个年纪轻轻的军官,只是迫于对方确实有着难以忽视的功绩而表面妥协。这一次在审判的前一天晚上提出要让斯雷因·特洛耶特这个危险人物出席更是让年过半百的最高领导人吓得差点把假牙都掉下来。

并且界冢伊奈帆很好地继续了他即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也能让听者产生说得好有道理的幻觉的特殊技能,领导人内心挣扎许久后才颤颤巍巍地写下了批准二字。

当然,加上了斯雷因·特洛耶特没有发言权并且不能与艾瑟女王有任何交流的条件。

伊奈帆匆匆进入审判院时其他相关人物都已经到场,几个地位相对较高的官员投来不屑的目光,在库拉卡恩陪伴下的艾瑟伊拉姆依旧笑得像先前那个天真的少女,她的丈夫看起来十分可靠,看起来紧张了许久的界冢雪终于长长舒了口气,而斯雷因·特洛耶特——

斯雷因坐在空荡荡审判厅的最角落,周围被安置了不少面部表情严肃的看守官。听见自己的推门声后微微抬起碧色的眼睛有些疲倦地扫了一眼,继而又迅速收回。

虽然只是一刹那,伊奈帆觉得斯雷因的目光接触到自己的时候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从心底里疯长。

那是足以让伊奈帆瞬间改变了今天的目的的东西。

“那么,全员都到齐了的话——现在开始,对甲级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审判。”

审判长低沉的声音让厅中的气氛暮然严肃起来,像一扇巨大的铁幕,在高挂的天使圣像前缓缓落下。


评论(4)
热度(48)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