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三话

下周就要高考啦这是高考前最后一更惹

刚好是高三开始的时候看得AZ,不知不觉居然已经过去一年

感谢AZ和一直以来看我渣文的小伙伴们的支持,所有的坑都会认真填完哒

另外小朋友们想吃肉吗← ←



「叁」赤橙黄绿蓝靛紫

“地火甲级战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蓄意挑起战争,挟持艾瑟伊拉姆女王并强制获得Aldnoah驱动授权,对地球发动非正义的侵略……”

界冢伊奈帆未做任何表态地听着那位山羊胡的审判长用永远一个腔调的声音念着写满一整张A4纸的,一个不满二十岁青年的罪状。

这才伊奈帆并不怎么愉快。虽说有人愿意担下一切罪名对地球和薇瑟都是双赢的好事,在况且这个人并不属于这两大看起和平的阵营的任何一方,不论他的出生或初衷如何。然而这群太久没能看见和平的军官们似乎太过得意忘形地添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

即使这能让利益最大化实现,却依旧让伊奈帆不怎么愉快。

“……以上。”山羊胡终于念完了太过繁琐的前提精要,似乎是觉得审判院中没人附和自己的气氛太过清静压抑,继而换做了微微高扬的,明显盛满了不屑和鄙夷的语气缓缓开口问道:“然后,您是否认罪呢?特洛耶特伯爵。”

毕竟斯雷因的到场是个小插曲,在场的所有人都未能料及这个问题与其中看不起的情绪的到来,包括心里打着小算盘的伊奈帆和看押中似乎颇有心事的斯雷因。

金发青年有些愣然的抬起头,碧色的猫瞳仿佛光泽上好的玉石。

审判院中的气温骤降到了零度,所有人都安静地等着似乎显而易见的答案。伊奈帆余光瞥见端坐着的艾瑟女王抓紧了纯白的礼服裙摆,大概是想说些什么,却始终沉默。

“……我认罪。”

“我有异议。”

几乎是同时,从空旷审判院的两侧传来截然不同的声音。话语的主人们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表情,一个和审判院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惊讶地瞪大双眼,另一个则一如既往云淡风轻,目光如炬。

“那个……界冢长官?”

赭瞳扫视周围一圈,在无视了山羊胡的不满和界冢雪“不要乱来”的口型后,伊奈帆顿了顿,再度开口:“我是说,我对先前提出的,有关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罪名有异议。”

……就是你不再解释一遍现在的状况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好吗。

愣然了好一段时间的山羊胡审判长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局面的微妙感后立刻整理语言,严肃地清了清嗓子:“界冢伊奈帆,就算你有功绩在身,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罪名是由地火双方共同协商决定的,我想你应该没有提出异议的资格和理由。”

“据我所知拟定罪名的只是地球一方的高级官员,甚至未参考过艾瑟伊拉姆女王的意见。”被一语言中的山羊胡显然没了底气,伊奈帆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继续说了下去:

“发动战争一事毋庸置疑,但我认为其余罪名都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不过既然现在艾瑟伊拉姆女王在场,我们不妨问一下女王的意见。”

本来还一言不发现在却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薇瑟女王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一出。起初请求界冢伊奈帆拯救斯雷因时只是希望那个无时无刻不为自己着想的骑士好好活着,这次审判的目的也是一样。但这位一如既往令人猜不透的地球青年似乎有着另外的打算:他想要洗清斯雷因的罪名,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拯救。

这可真是个危险的打算,不过很有他的风格。

年轻的女王嘴角微微扬起,她用眼神向身边的库拉卡恩亲王请示,温柔负责的丈夫也只像明白她的意愿一样轻微颔首,示意继续。

“……艾瑟伊拉姆女王殿下,您是否接受界冢伊奈帆提出的请求?”

她向青年的方向望去,尽管他已失去了一只眼睛,却仍旧掩盖不了目光的坚毅。

“我接受。”小小的女王站起身来,眼神却是不同于国王天真的严肃,“我作为薇瑟帝国的现任女王,原因证明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罪名的确存在不合理之处。”

短暂的沉默后,满场哗然。

人们对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认知似乎早已固定成无恶不赦的战犯,今天却有一连两个曾与他有过交集的人站出来对这一认知提出异议,并且态度坚决。

“审判长,我想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话您应该会相信吧。”

“……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曾作为艾瑟女王的侍从和女王一同生活过,且在地火开战后挟持了女王,不排除有他给女王灌输了能为自己开脱的思想的可能性。”

“不,与此相反。既然斯雷因曾作为艾瑟女王的侍从和女王一同长大,我想这更能证明他是毫无挟持女王之意的。”

地球青年忽然激动起来,虽然他看起来和平常别无二致,但他说这话甚至直接叫了斯雷因的名字,听起来就像他们已经是相识许久关系密切的人,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是。

“可他的确拥有了Aldnoah的启动权!如果不是挟持了有皇族血统的艾瑟女王,他又能从哪里获得呢?!”

“这就是我想说的了,审判长大人。”伊奈帆忽然笑了笑,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如果说是艾瑟伊拉姆出于自愿授予他的呢?”

 

2018年,关于地火甲级战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审判结束。地球最高审判长维持对外宣称其已死亡的决定,并接受薇瑟帝国艾瑟伊拉姆女王以Aldnoah用于新型工业为条件的请求,将释放战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并交由地火双方都信任的界冢伊奈帆长官进行监视。

 

“真是危险啊,伊奈帆君。”

审判结束后,斯雷因被送回监狱完成相关手续,在这次审判中也做出重大贡献的艾瑟女王拦住了正准备离去的伊奈帆。

“是的,多亏了瑟拉姆小姐——艾瑟伊拉姆女王的帮忙才能顺利进行。”

“居然编出了斯雷因轻听身边亲信的话才背离我想讲和的意愿发动战争这种故事,没想到审判长也真的相信了呢。”

“他不是真的相信,只是必须相信罢了。”伊奈帆又难得一见地笑了笑,“库拉卡恩亲王已经在等着您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要好好照顾斯雷因哦,伊奈帆君。”

艾瑟伊拉姆似乎又回归了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时期,对着伊奈帆做了个鬼脸后向库兰卡恩走去,纯白色的裙摆在风中飘起的样子像极了飞翔的和平鸽。

要好好照顾……吗?

伊奈帆呆呆地看着艾瑟女王远去的背影,像是许愿般的喃喃自语:

“已经不能只是好好活着了啊。”


评论(5)
热度(35)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