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四话

这几天放假玩得太high了一直没更文对不起各位【躺

会在上大学之前努力把这个坑填完哒!

恩作者太懒不想检查,欢迎大家来捉虫哈【继续躺



「肆」世界上唯一的花

斯雷因从未想过自由。

还是个天真的火星公主时的艾瑟伊拉姆对他口中所述的生活在地球上能自由飞翔的鸟类无比向往,温柔而有力的翅膀点燃了小小少女心中的渴望,却在得以起飞之前被身边的骑士亲手葬送于战火硝烟之中。

斯雷因忘记了要告诉他所守护的公主,还是有许多被关入精致笼子的鸟类是无法飞翔的。

然而还有一种生物,并非鸟类,生存于黑暗的洞穴里,个头不大却令人生畏,嗜血,却依旧能够飞翔。

呆在监狱之中被限制行动的斯雷因在某人送来的百科全书上看到这种生物之后,才逐渐醒悟为什么这个送书来的橙子混蛋要称自己为蝙蝠了。

纵使能够飞翔,与黑夜与鲜血共存的生物得到的并非自由。

这简直就是当上伯爵之后自己的写照不是吗?看来他的宿敌不止有聪明的头脑和丰富的经验,还有洞察时局预测下一步发展的能力。

所以当审判之上,界冢伊奈帆提出斯雷因从未想过的——让自己获得所谓自由的提案时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本人甚至比听审的大多数人还要惊讶。

喂喂你个死橙子,是和平来得太久有点无聊想找些事情做吗?

与伊奈帆的关系就算不能说是朝夕相处,至少也会一周见一次面,自以为已经把地球英雄的底摸得差不多了的火星伯爵又一次失算了。界冢伊奈帆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并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而是现场想到的,毕竟连无比信任他的艾瑟女王也被耍的差点接不上话。

肆意妄为却又让人无法拒绝,这大概就是界冢伊奈帆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一个重要原因。

“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接你的人来了。”守卫的士兵依旧板着个脸,语气中却有着终于甩掉大包袱的轻松感。

“谢谢。”使用敬语的习惯是斯雷因担任公主侍从时就养成的,虽然也在作为得到大部分轨道骑士支持的伯爵权倾一时时总有生硬的语气,在被关入监狱之后又莫名地改了回来。

“……斯雷因大人!”

门后传来少女有些胆怯却不乏兴奋的声音,还没等斯雷因反应过来这熟悉声音的主人是谁,个头不高的少女已经嗒嗒嗒跑到了自己面前。

“……埃德尔利佐,小姐?”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斯雷因仍旧用了敬语,曾在救回公主后对自己十分信任的埃德尔利佐长高了不少,却仍有些困难地仰着头看着自己。

“这种时候就不要这样叫我了吧埃德尔利佐……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公主——女王殿下的访问还没有结束吧?”

埃德尔利佐先是愣了愣,继而回想起自己不再担任艾瑟伊拉姆贴身侍女的事是在火星投降斯雷因被送入监狱之后:“嗯……在女王嫁给库鲁特欧亲王以后我就不再担任女王的侍女了,现在生活在地球上,定期会去看望正在做康复治疗的蕾穆丽娜公主。”

埃德尔利佐提到了一连串斯雷因从未听闻的事情,难以继续下去的话题让气氛有些尴尬。

“呃,那,界冢伊奈帆,他人呢?我是说……他为什么会让你来?”

“奈君还要处理有关这次审判的事,就特别嘱咐我带着埃德尔利佐小姐先把你接走了。”身材不算高挑的女子靠在门边,身上穿着的是和伊奈帆一样的深蓝色制服,“我们应该不算初次见面吧?不过还是介绍一下,我是界冢雪,伊奈帆的姐姐。”

斯雷因愣愣地看着只是见过几次面的界冢雪友好地伸出右手,不知所措了几秒之后才迟疑地也送上了自己的右手。

“车已经在外面等了,你有什么行李吗?”

“……没有。”斯雷因皱了皱眉头,“我被送到这里时唯一穿着的制服早就不见了。”

“啊哈,说的也是呢。”界冢雪又笑了笑,仿佛要接回家的不是个甲级战犯而是自家媳妇一样,“那就走吧,奈君强硬的态度我这个姐姐可也招架不住呢。”

 

埃德尔利佐只是把要换的衣服留给斯雷因后就离开了,说是今天是蕾穆丽娜公主定期检查的日子,要把她送去医院。

于是从郊区的隐蔽监狱开往新/芦/原/市的车上只剩下了他和界冢雪两人,和斯雷因曾经开枪打中头部并因此差点丧命的界冢伊奈帆的姐姐。

伊奈帆对这件事似乎并不在意,偶尔还会在探望时面无表情地吐槽说现在的A驱动机器都太不人性化有点想念自己的开挂电子眼。

但伊奈帆的家人朋友并不这么认为——就算从未听伊奈帆提起过,斯雷因自己也能大概想象到。

“那个,斯雷因君?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呃?啊,可以的……”被紧张感所包围的斯雷因被界冢雪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暮然放大的猫瞳和惊愕的表情让界冢姐姐也愣了一愣。

“我是想问……斯雷因君,对于奈君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这孩子从小就喜欢乱来,不过我还是没想到呢,他会在审判上提出这么危险的议案。”界冢雪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扫视着副驾驶座位上的斯雷因,金发青年却只是低着头不语。

“……说实话,起初听奈君说他没有杀掉你的时候,我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

“嘛,毕竟作为姐姐经历了自己唯一的弟弟被子弹击中头部差点死亡的事,我想我会对持枪的人抱有敌视态度也是正常的。”界冢雪尽可能地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但跟自家那个无表情的弟弟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不过奈君却并不在意,就感觉好像他能活下来是他自己能预测到的事,这又让我觉得我才是我们之中不正常的那一个。”

“那孩子总对某些事情十分执着,参军的事也是,救你的事也是,明明年长的我都认真地反对过了,他却完全不听呢。”

“……我很抱歉,真的……”斯雷因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却发现连道歉的底气都已经没有了。

“啊,我并没有在怪斯雷因君。”界冢雪原本柔和的表情又严肃起来,“不过我想,差点杀死奈君这件事我也没办法原谅呢。”

本想张口说些什么,话却被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啊啊,果然是这样呢,作为杀人者被憎恨,作为战争的罪魁祸首被憎恨,既然已经背负了这么多憎恨,又有什么资格和能力谈论自由呢?

“不过我刚刚也说过了,奈君决定的事我无法改变呢。”突兀的刹车又让斯雷因吓了一跳,抬起头却看见本以为会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界冢雪换上了一副轻松的笑容:“既然奈君选择原谅你,救你,并且相信你,我也只好跟着他这么做了。”

“……界冢,小姐……”

“和奈君一样叫我雪姐就可以了。”在自己的口袋里乱翻了一通,五分钟后界冢雪终于找到了小小的金属硬物,“这是钥匙,你住的地方就在这栋公寓最顶层,和奈君一起。”

界冢雪耸了耸肩,在确定斯雷因拿好了钥匙并且知道怎么使用之后才将话语继续了下去:“说起来,斯雷因君比奈君大吧?”

“嗯?是的。”

“那,作为他的兄长帮姐姐一个忙吧~”界冢雪的语气忽然轻快起来,似乎变成了高中时期拜托同学帮自己写作业的少女:“既然奈君那么相信你,可以请你也相信他吗?”

“他可是很认真的哦。”

评论
热度(4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