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暗杀教室/业渚】一刻

业渚的脑洞很久了但是第一次写呢0w0

标题和内容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希望大家能当做TV一期完结+漫画后有感撒糖这么吃下去

作者等高考成绩等得有点精神分裂ooc可能有请见谅

应该还有后续系列~


【一】

赤羽业和潮田渚又吵架了。

之所以用又这个字自然是因为两人之前曾有过一场惊天地泣鬼神让当事人目击者都难以忘记的吵架,不过联动整个E组动用了几乎所有暗杀技巧的斗争只用吵架概括或许有些不够格吧。

那场标志着这群初中生青春高峰的斗争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喜欢小题大做的迷之章鱼生物把毒舌中二少年和天才潜力暗杀者的矛盾上升为了整个班级的矛盾,却又因此不知不觉中化解了两人最初的矛盾。

章鱼果然是个尽责的教师,到最后都是。

蒸发掉大半个地球的杀老师在最终期限到来之前一只章鱼——我是说一个人小时的无影无踪,蔚蓝色的星球逃过了她的劫难继续在宇宙中周期性地转动着,就好像她诞生时那样。

Ending的E组自然也带着一年前从未想过的成绩和常人无法拥有的技巧顺利毕业,只是无人知晓杀不掉的老师的踪迹。

那位死神大抵也是爱着这颗星球的吧。

那么言归正传,带着两位班主任愿望的E组同学们大多进入了椚丘学园的直升高中,赤羽业有着全国联考都名列前茅的成绩却任性地也进入了椚丘学园高中部,以至于他喝着草莓牛奶明明已经迟到却仍大摇大摆进入入学式现场时得到了大多数曾经同班同学嫌弃的白眼。

不过毕业后就剪掉长发的潮田渚却是高兴的,曾经动起手来的矛盾并没有影响两个人三年来的交情。被仿佛是黑幕地和赤羽业分到同一个班级连续两年之后这棵未被及时浇熄的火苗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简单到周围人看来这对红蓝cp像在正常地打情骂俏一样。

“啊——又来突击测试啊,这个大妈英语老师还真是百玩不腻啊。”

每周基本上固定的随堂测试结束后,第二学年才分到同班的杉野一如既往地一边吐槽不愧是椚丘学园的题目一边想念着身材惹火的某碧池老师。

“是吗,我倒觉得还好啊。”收拾桌上东西的潮田渚也只是习惯性地和好友搭话。

“诶?小渚当然是没问题的了,毕竟从中学开始英语就一直很好啊……像我们就不一样了,果然没有了杀老师的辅导还是很难跟上呢。”

“嗯……”

大脑少根筋的运动健将像谈论某个颜值极高的妹子一样说出了两年来大家都有意无意很少提及的话题,却在发现潮田渚只是敷衍回答之后吐了吐舌头。

“啊抱歉啦小渚,我不是故意的啦……”

“啊?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杉野君。”

性格温和的杀手露出了平日里干净的笑容,背上了从中三一直用到现在的制服包正准备招呼后排的赤羽业一起离开,却在开口之前被对方意料之外的毒舌堵了回去。

“我说杉野啊,那只章鱼除了学习啊成绩啊这些无所谓的玩意之外还教了更重要的东西给我们吧。”

赤发少年又露出玩世不恭的笑,转着笔的动作却仿佛捏着的是刀刃。

“……业君,现在提那些也没有用吧?我想那些大概再也不会……”

“啊哈?又想说什么想放弃暗杀技巧之类的事吗渚君?”好像怒火被点燃的中二半皱了皱眉头,这样小算盘没打到的表情在他脸上着实难见:“作为E组曾经最强的杀手?”

“……都说了那些学到的暗杀技巧以后都很难用上了!我们已经没有要暗杀的目标了吧?”

“所以你想说想做的只有这些咯?当个母亲希望的乖乖女,走上平凡低俗的人生道路?啊我忘记你已经剪头发了抱歉。明明有着那样的潜力却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果然很自私啊,渚——君——”

不知是被赤羽业的哪个用词激怒,眼见着潮田渚这边的杀气逐渐冒起,两年前也经历过同样场面的好好大王杉野赶紧将两人分开。

“啊哈,大家都不要急嘛,小渚我想业君不是那个意思啊他只是觉得……”

话音未落,两年来个子依旧相对矮小的少年已经快步走出班门,只留下一个水蓝色的背影。

也许,他只是想让你有更好的未来?

 

 

【二】

潮田渚承认自己是对赤羽业有好感的,不同于普通朋友的好感。

茅野枫——或者叫她雪村亚佳里更好——曾在那次对立结束之后悄悄问过自己为什么认识了那么久却还和赤羽业相互称呼时还要加上同学。

仍沉浸在心有余悸的矛盾之中的潮田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然了好几秒却迟迟想不出下句台词之后被不知何时路过的赤羽业抢先回答。

“因为叫习惯了吧。”

哦,那就是因为叫习惯了。

于是至今都“对对方太客气了”的潮田渚和赤羽业还会在称呼对方时加上同学,到现在大概改也难得改掉,总存有的距离感却让人有他们或许某个瞬间就会背道而驰的感觉。

就像现在这样。

潮田渚有时并不明白赤羽业对自己的执着,成绩优异,头脑聪明,进入E组后也成为了一名成功的杀手,这一系列令不少人眼红的天赋是潮田渚对这个有些调皮也有些顽固的少年抱有好感的原因,也是本人与潮田渚偶尔针锋相对的根源。

赤羽业是无比好强的,不愿在任何方面输给任何人的执念也确实让他成为了顶尖。

于是向往着这个中二半少年的潮田渚决意要放弃曾让自己被称为“E组最可怕杀手”的潜力,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作为职业杀手的未来。

然而赤羽业仍旧对自己十分执着,执着到让人无法应对。

一气之下甚至把杉野丢下的潮田渚一口气冲出教学楼,夏半年本该晴朗的天空此刻阴云密布,将雨的乌云与夏夜的黄昏所碰撞出浓紫色的薄暮让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好像要下雨了,伞好像忘在班上了。

脑子里蹦出的两个事实让潮田渚不得不为自己的运气叹息。回到班上拿伞?那刚刚和喜欢的人锋芒相对的尴尬气氛可让他没法回去。

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无数根蜡,抱着“至少也要在下雨之前跑到地铁站”决意的潮田渚再度迈开了步子,向深不可测的天气和未来冲了出去。

 

“啊?不是吧,下雨了?这段时间的雨怎么都停不下来啊……”

好容易制止了两人进一步对峙的杉野望着已然被小雨滴砸出水花的窗户欲哭无泪:“我没有带伞啊……小渚又提起走掉了,只能自己跑回去了啊……”

碎碎念着希望回家以后不要感冒的杉野一脸无奈地抱着书包也出了教室,此时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赤羽业一人,以及从耳边碾过的雷声。

“没带伞的不止他一个人吧。”

自顾自坐在潮田渚座位上的赤羽业望着抽屉里安静躺着的素色雨伞,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才终于抓起伞和书包冲出了教室,顺带踢歪了离门最近的一张桌椅。

啧,真是麻烦。

 

 

【三】

潮田渚最终也没能干着跑到地铁站。

每年必来的雨季送了他一个不怎么帅气的湿身,匆匆买了地铁票却刚好错过了回家方向的地铁,所谓祸不单行就是这个意思。

下得愈发大的雨掩盖了城市的喧嚣,眼前只剩下了朦胧的雨帘和时不时仿佛要割破天际的闪电。

“这个时节的雨真是可怕啊,就算打着伞也什么用吧。”

熟悉的打招呼方式在耳边响起,一秒就明白了是谁的潮田渚有些尴尬地缓缓转过身:“是啊……业,业君。”

“呀,渚君,看来是把伞忘在了班上吧。”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赤羽业说着扬了扬手中的雨伞,“这么粗心大意不像你哦。”

“啊哈……那个,业君回家的方向好像,不是这边吧?”

“不过我好像连伞都没有呢,不过很幸运地找到了渚君的雨伞。”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赤羽业没有直接回答潮田渚,而是望向了他身后茫茫的雨雾,“所以我想不如这样,我先把渚君送回家,然后打着渚君雨伞自己回家。”

自信满满地说出自己的计划并带着“我是天才快夸我”表情的赤羽业将目光移向潮田渚,却发现对方的脸上除了惊讶别无他物。

“……啊咧?难道我不能把渚君的伞带回家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若是放在平时大概还能猜到这个发展,但二十分钟前还针锋相对的剧情让潮田渚难以相信这个提议,“我是想说……业君自己拿着我的伞回家也可以啊,没有必要特地追到地铁站说要送我回去吧?再说如果业君赶到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地铁要怎么办啊?”

“所以啊,为了尽量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我可是一路跑着过来的。”说着,还抖了抖自己已经湿透的裤腿。

……所以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已经彻底放弃理解自己喜欢的人到底在想什么的潮田渚只好又带着参杂着惊讶和无奈的表情回过身,不过长叹一句今天着实不太顺。

“是个好机会呢。”

“……啊?”

平日里都准时的列车今天也莫名迟到了,就在两人间五分钟未说一句话潮田渚快要崩溃时,站在自己身后一直没有挪动步子的赤羽业突然开口打破了局面。

“什么……好机会啊?”

“虽然回家的方向不一样,但我一直很想和渚一起放学后一起回家一次呢。”

赤发少年别过头,表情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其他什么。急速飞驰的列车忽而从眼前掠过,随风飘起的赤发让潮田渚想起赤羽业刚刚进入E组的那一天。

“走吧,列车到了。”

 

 

【四】

大概是下雨让不少走路回家的人也选择了地铁的缘故,平时空荡荡的车厢此刻挤得不成样子,身材不占优势的潮田渚差点被挤出车门,多亏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赤羽业眼疾手快地抱着他不松手。

“那个……业君,谢谢你,不过车门都已经关上了就不用再抱着我了吧?”

湿透了的衬衫黏在身上本来就不太好受,和赤羽业紧紧贴住的后背更是被汗水沾染,散发着不太对劲的温度一路高歌直指心脏。

糟糕,这个情况好像不太对。

赤羽业则饶有兴趣地低头看着被自己紧紧抱住的潮田渚早已红透的耳根,虽然从背后抱住的姿势让他看不见潮田渚的表情,但大概能想象到那双水蓝色的眼睛湿润着的令人欲罢不能的样子。

“没办法,太挤了我也没办法把手松开啊。”

我勒个去你个满脑鬼点子的家伙别跟我装傻!

潮田渚有些难受地动了动身体,却在发现越是活动身体接触越是多之后又十分无奈地僵在了原地。

啊啊今天的列车怎么这么慢都要肌肉抽筋了好吗。

“呐,我说渚君。”

“啊哈?是!”

得了便宜的赤羽业继续得寸进尺抱得更紧,丝毫不在意怀里人若有若无的小小反抗:“渚君刚刚生气了吗?”

本来还在试图逃脱的潮田渚愣在了原地。

“呃,算是吧……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业君对暗杀的事还是那么执着。”

“很执着吗?我倒是觉得当时执意要救杀老师的渚君更加难缠啊。”说着又加重了抱着对方的动作,“与其说是小兔子不如说是蛇吧,虽然渚君这么小只还是兔子更可爱。”

“喂喂……”这到底是在夸还是在损啊。

“抱歉抱歉,因为渚君实在太可爱了。”像是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的赤羽业一直坏笑着,直到他笑够了之后终于自己停了下来,“不过啊,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对不对?”

“……业君?”

“从进入E组开始,我可就一直看着渚君啊。”一向任性妄为的赤羽业又一次忽视了潮田渚的疑惑,“明明有着那么强的暗杀天赋却一直不出手,最后甚至说要放弃暗杀拯救杀老师之类的,让我看着很着急呢。”

“所以才会?”

“啊,本以为用激将法或许可以燃起渚君的斗志,后来才发现原来我点火的地方错了呢。”

“……都是因为业君说的话太过了啊,明明我也没想过要吵架的。”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的潮田渚有些不满地别过脸,“嗯,就是因为业君说得太过了。”

“诶会吗?不过说实话,天赋秉异的渚君确实让我有些羡慕哦。”

开玩笑吧的吧?明明应该对那么优秀的业君十分向往的人是我才对啊。

“我们好像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呢。”潮田渚苦笑一下,“吵架的原因。”

 

 

【五】

“等等,那刚刚和杉野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啊,当然是为了帮你解围啊。”

“哈?到底哪里解围了?!完全没有看出来啊!”

“诶……是因为渚君不够聪明没办法理解我的意图吧。”

心里默念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潮田渚又将目光移向车外,虽然雨还没有要停的意思,但似乎距离放晴并不远了。

“对了渚君。”在快要到站时,赤羽业终于松开了抱了一路的手,对着疑惑的小兔子吐了吐舌头,“我刚刚发现伞好像不见了。”

“……诶等等什么鬼!”

“可能是被人顺走了吧,这里人这么多,我一直抱着渚君没注意。”

“不要再强调这件事啦!不对现在要怎么办啊!”

“没办法了。”拉起潮田渚的手,赤羽业看着缓缓开启的车门露出狡黠的笑容,“我们跑回去吧。”

 

 

【六】

和喜欢的人吵架。

和喜欢的人一起放学回家。

怎样都好了不是吗?能有这一刻就足够了。

 

 

-End-


评论(2)
热度(107)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