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五话

感觉剧情被我越写越拖沓了感觉没办法在预估的范围内完结了怎么办- -

先前24.5话简直一块糖把我砸死……

会努力更新的一定不要拖到大学啊……



「伍」朱颜辞镜花辞树

斯雷因万万没有想到看似和普通市区公寓毫无差别的住所内部别有洞天。

原本长期居住在拥有逆天Aldnoah因子却实行封建制度的火星就让他对地球的城市人文了解颇少,对着电梯整整五分钟也没弄清楚最终选择爬楼梯这种丢脸的事简直说都不想说。

虽然作为士兵不乏训练,但一年多的监狱生活着实让他体力消减不少,以至于斯雷因到达25层——也就是天杀的顶层——之后靠在墙角喘气至少两分钟。

这大概是专为界冢伊奈帆这样有军功的人设置的公寓,一层只有一户,不但清静而且邻里之间来往不多。唯一的门倒是用了最普通的那种,或许是设计者觉得高端的东西总有缺陷,不如使用最原始的比较安全。

从界冢雪手里接过的钥匙已经被手心攥出了温度,金属的纹路几乎要在皮肤上留下痕迹。

斯雷因盯着这把普普通通却很有可能改变自己人生的钥匙,迟迟难以作出抉择。界冢雪不合时宜的请求让原本就犹豫的他变得更加寸步难行。

纵使本意并非如此,成为战争的罪魁祸首受人唾弃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样的话还不如为了他所守护的公主期望的和平就此死去,至少短期内都没有了战火再燃的理由。

然而斯雷因两次接触死亡的机会都被界冢伊奈帆阻绝了,一次是坠落地球后的放下枪口,另一次是监狱里企图自缢的挽回。

还有人不想让自己去死,这大概是斯雷因生命之中艾瑟伊拉姆公主会醒来以外最大的惊喜。

而这个人偏偏又是那个击落了自己又倒下自己枪口下的界冢伊奈帆,即使已经有了一年多的接触交流,猜透这个地球青年的想法还是个不太可能的游戏,于是他就又在审判上给了斯雷因另一个惊喜。

明明自己的状态已经生无可恋,却还要在留下性命之外加上一条自由吗?

斯雷因并不想向任何人传达出“不想这样活着”或是“这样活着并不好”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就是个比起自己先考虑别人的人,担任火星公主侍卫的时候是,成为伯爵的时候是,现在也是。

不过现在我们的特洛耶特伯爵考虑的并不是这个。

释放自己的条件中界冢伊奈帆监管这一条,说白了就是监禁地点从监狱换成了界冢伊奈帆家里。虽然有界冢雪给的钥匙,但贸然进入别人家里是不是不太好?何况这还是第一次。

到底要不要进去,成为了曾经挥斥方遒青年现在最大的问题,斯雷因觉得自己曾经有过的焦虑症又要犯了。

“……斯雷因?”

就在斯雷因已经剔除了“自己用钥匙开门进去”的选项而保留了“在这里等伊奈帆回来”的那个时,伴随着电梯到达的提示音调,他听见了无比熟悉却恰恰不想在此刻听到的声音。

是界冢伊奈帆。

“雪姐已经把你送到了啊……我本来还想早点赶过来收拾一下,没想到还是你先到了。”

“呃是的,雪小姐说你要处理剩下的事情呢……”心不在焉地回话,斯雷因却发现自己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尤其是想到今后要和这个无表情的男人一起生活这一点之后。

“都是些小事,地球方希望能在艾瑟女王这一次访问结束之前就拿到允许。”伊奈帆则像没事人一样摆了摆手,走到正对着大门一脸茫然的斯雷因身旁,“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雪姐没有给你钥匙吗?”

“呃!给了的……”

在斯雷因开口之前伊奈帆已经先一步发现了被攥在手里好久的钥匙,沉思了一下后略带疑惑音调的开口:“难道说,没有用过吗?”

“才不是!”就算不知道电梯拿钥匙开个门还是会的好不好!

于是斯雷因一反刚才的踌躇,果断地向前一步,将手中满是汗渍的金属硬物插进了朱色大门上的唯一钥匙孔。锁芯开启的清脆声音响起,一连串动作流利到门已经被对流的风吹开了大半两个人都还是恍然状态。

这算是跟我刚刚那句话赌气吗?这是不明状况的伊奈帆。

这算是跟他刚刚那句话赌气了吧。这是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的斯雷因。

“还要一直站在门口吗?”不知有没有看出气氛尴尬的地球军官提议,“你好像已经站了很久了吧。”

“嗯……”的确十分尴尬的火星青年拖着沉重的脚步结束了这个建议。

“这套公寓是战争结束后军队配给的,原本是想拒绝掉继续和雪姐一起住的,没想到军队方坚决反对……不过这样倒是给你提供便利了,至少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听着伊奈帆解释的斯雷因在玄关处停下来了脚步,近乎倒苦水地小声吐槽:“呆在监狱里更不会被发现。”

“斯雷因?”小小的不满似乎被一向敏感的伊奈帆捕捉到了,“你不满意住在这里吗?或者说,不满意我让你被释放这件事?”

小心思被看穿了啊,果然在这个人面前不管是战斗用的技巧还是不想被人发现的情绪都是隐藏不住的。

“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先对你说声抱歉吧。”理性认真的伊奈帆转过身来,初日的阳光透过身后的巨大玻璃窗为他的身影镀上了浅浅的金边,“艾瑟女王曾有一次无意向我提起过释放你这件事,不过我们之间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所以这次审判的打算并没有跟她商量,也没有提前告诉你。”

“考虑到地球方的利益,毫无条件的释放是不可能的。所以借助了艾瑟女王和火星方的力量……”

“为什么?”

伊奈帆音调单一的讲说被打断,猫眼青年仍攥着钥匙直立在刚刚的位置。一年多的监狱生活让斯雷因消瘦了不少,却依旧不失他当伯爵时那股倔强和坚毅的感觉。

“为什么宁愿编不存在的理由,也要把我救出来呢?”他的声音低沉,像夜里独奏的大提琴声,“把曾经犯下罪过的我,我可不想再听到是公主的意愿这样的话,界冢伊奈帆。”

他似乎到现在也改不掉公主的称谓,或许那个无忧无虑向往着地球的少女才是他所守护的那个艾瑟伊拉姆。

“直呼我的名字,好久没有听到了呢,斯雷因·特洛耶特。”

地球青年的嘴角似乎挂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大体上则仍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确实,艾瑟女王在月面基地里只请求我拯救你,却没有告诉我对你而言如何才算拯救。”

伊奈帆望向对方碧色的猫瞳,晨光下的瞳孔似乎散发着别样的柔和的光芒。

“于是我自己做出了决断,给你自由,让你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喜欢把自己意愿强加给别人的家伙。”斯雷因避开伊奈帆的目光,瘪了瘪嘴:“什么叫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学术上的解释应该是,在保持生命体各种机能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在生物界中的进一步活动。”偶尔情商不太够的青年又开始搬出自己熟知的那些理论,在看见对方摆出了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表情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

“简单一些说,就是让你感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直至死去。”

喂喂这哪里是简单一些,已经完全是两个层面的说法了吧。为什么理论怪会突然变成文艺青年啊?

“虽说名义上是监管,但我不会限制你的任何行动。”伊奈帆友好地向自己伸出了右手,“以后请多指教,斯雷因。”

“这里也应该说请多指教是吗?”迟疑了一下的斯雷因很快也迎上了自己的右手,“好吧,请多指教。”

对方的体温顺着掌心一点点攀升,直至到达心脏并萌生出了什么别样的东西。

事情好像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呢。


评论
热度(40)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