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暗杀教室/业渚】朝阳

-给小渚的生贺-

-可以看做之前《一刻》的后续也可以看出独立的故事-

-注意是朝【chao第二声】阳不是朝【zhao第一声】阳

-lo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少系列-

-一如既往的傻白甜希望大家使用愉快wwww-




朝阳

 

Origin:《Assassination Classroom》

CP:Akabane Karuma x Shiota Nagisa

Writer:清凌_Nene

 

 

【一】

万物都是朝阳生长的。

太阳这颗拥有着蓬勃生命力的恒星慷慨地为围绕着她旋转的地球提供了充足的热量和光照,提供了多样丰富的资源,提供了适合生命生长的稳定环境。

于是古今中外的人们开始了追逐太阳的历程,如飞蛾扑火那般痴迷着奋不顾身,谁又知道结果是否只是自不量力身型陨落呢?

答案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肯定的,比如现在:

椚丘高中第四十八位女孩向赤羽业告白,失败。

常见言情小说里的剧情,跑龙套的少女被拒绝后涨红了脸,锲而不舍地询问能不能从朋友开始做起。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男主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无奈地笑了笑,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诶这个桥段放在这里好像不太对,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专业:

“没,没关系的!就算赤羽同学现在不喜欢我,从普通朋友开始也可以……”

“只是朋友的话会不会不太够吗?啊这样吧,先前拜托擅长理科的同学做了一些无毒的化学试剂,还不知道效果如何,不如你先来当我的试用者吧?”

赤羽业第四十八次让告白的女孩彻底放弃,成功。

这样的事自升入高中起就经常发生,不过即使这样依旧有不气馁的小学妹前仆后继,好像在她们眼里成绩优异还长着一张帅脸的赤羽业简直就是照亮青春的太阳。

不过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虽然赤羽业的性格比起中学时代已经收敛了不少,但其恶魔本性依旧深藏体内,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啊啦?就这么跑掉了啊……上一个多少还喝了一小口呢……”望着少女愤然离去的背影,大概情商真的不太够的赤羽业干练地单手背起制服包,慢悠悠地调转方向向校门口走去。

“都这个点了啊,渚君会不会等不下去已经走了呢……”

放学已有好一段时间,即使是这所只凭成绩说话的椚丘高中也被社团活动的喧闹声淹没。赤羽业向来没有参加社团的兴趣,不过如果有什么恶作剧俱乐部或者专门打架的社团那就另当别论了。

梅雨时节已经过去,前些日子的漫天阴霾也被万里晴空所取代。赤羽业依旧迈着慢吞吞的步子,阳光被身体阻挡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影子,亦是不紧不慢地跟着主人缓缓移动。

被装饰气派的校门终于缓缓浮现,同时浮现出来的还有人群之中亮眼的水蓝色。

“渚——君——!”

心情颇好的赤羽业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挥了挥手,被叫到名字的娇小少年歪了歪头以一个简单的微笑回复。

“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吗?业君。”

同样水蓝色的瞳孔在初夏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像吸引了飞蛾的火苗一样散发着光和热,让人停不住向其奔驰而去的脚步。

 

 

【二】

“业君……果然又用奇怪的理由把别人拒绝了呢,不过这样很伤女孩子的心的啊,下次还是换种方法吧。”

天色尚早,被动答应了赤羽业天气这么好坐地铁太浪费不如走路回家提议的潮田渚迈着节奏统一的步子,一边听赤羽业叙述每次都差不多的被告白经历一边适时地吐槽几句。

“会吗?我倒是觉得干脆利落……不过渚君还真是了解女孩子呢,是什么原因呢?”

和潮田渚有些无奈的态度截然不同,每次都兴致勃勃的赤羽业一如既往毒舌地还击,说女孩子这个词的时候有意无意加重了些。

“哎……都这么久了业君就不要再开我玩笑了吧。”潮田渚有些不愉快地嘟囔了几声,“我可是中三毕业后就把头发剪短了啊。”

“啊抱歉,因为渚君一直都是这么小只所以不小心顺口了呢。”

算起来和潮田渚同班已经有五年了,无奈他还真是没有怎么长个子呢。两个人自那次吵架和解以后就每天一起方向回家,即使并不在同一方向,赤羽业还是坚持先把潮田渚送回家自己再倒回去。

“呐,业君,每天都这样不会累吗?”

“呃,什么意思?”

“就是说……为了送我每天都会多走好长一截路吧。”潮田渚有些困难地抬起头望着比自己高出一截的赤羽业,“这样不会很累吗?”

“还好吧,毕竟护花是我的职责。”赤羽业挑了挑眉毛,“渚君这么可爱万一被街边的小混混绑架了怎么办啊。”

“喂……”自知绝对斗不过的潮田渚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

“说起来,上周那次英语小测考得怎么样?”

“……让我再确认一次我和业君真的是一个班的吧!而且老师每次都会当着全班的面把所有人的成绩从高到低念一遍的吧!”这个家伙八成拿了自己的试卷就睡着了,完全没有感觉到上进心啊。

“是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拜托了业君不要总是在课上睡觉啊,就算是业君也需要听讲的吧。”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嘴上敷衍的赤羽业用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潮田渚,少年虽然早已剪了短发,却因为个子不高依旧是一副秀气的模样,惟独眼神中的坚韧一天比一天犀利。

赤羽业又回想起两年前那场对峙的场景,毒蛇一样的少年带着杀意向自己进攻,逼人的气场至今还令他背脊发冷。

即便有了那样的才能还能面对相似的日常满足地笑着,这应该才是那少年最厉害的地方吧。

“那个,怎么了吗业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

“呃?没什么,只是想着渚君还是留长发比较好看啊。”

“都说了别再拿我开玩笑了啊真是的……”

少年身上独一无二的才能像吸铁石一样紧紧吸引住了他这块顽固石头的目光,等到发现已经看惯满是他的风景时,大概已经来不及了吧。

 

 

【三】

业君是我的向往,潮田渚曾这样说过。

那是在那场对峙结束之后,气喘吁吁的少年露出了和前一秒全然不同的表情,待人温和的他一如既往平淡地笑着,好像矛盾和对立从未产生过一样。

E组的隐藏大明星茅野枫曾评价过赤羽业和潮田渚的关系太过微妙,明明从中学一年就认识应当是关系不错的好友,双方却一直都太过客气就连称呼也要带上敬语;明明曾因意见不合大打出手,事后却又像没事人一样两人一起去看感兴趣的电影。

这不合常理,也不合情理。

赤羽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潮田渚是在刻意隐瞒自己的才能,后来才明白正是因为他本人都没能意识到才使这份能力显得十分珍贵。

说我是你的向往?别开玩笑了,明明拥有令人羡慕才能的人是你才对啊。

赤羽业并不是那类听一句别人的夸赞就飘飘然的人,好强的性格让他更喜欢用事实和结果说明问题。

学习成绩上是,暗杀结果上是,还有,潮田渚也是。

大概赤羽业本人也没有发现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目光被潮田渚缠住难以松开,只知道从某一刻开始,自己对待潮田渚的看法从战胜变成了占有。

或许是初见时就变得不一样的那一刻,或许是潮田渚初次亮出獠牙的那一刻,或许是他为了阻止茅野枫冲上前的那一刻,又或许是他对自己露出笑容的每一刻。

他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

正常人碰到这样的情况大概都会手足无措,不过好在赤羽业不是正常人,他是个自己把Flag高高立起的奇葩。

既然飞蛾脱不开至死追逐光与热的本能,那不如就爽快地扑向火苗。

那句话说反了,渚君是我的向往才对啊。

 

 

【四】

“那,那个!我从进校开始就一直在关注赤羽君了,虽然大家都劝我不要尝试,但我还是想把我的心情传达给赤羽君!”

红着脸的少女抓紧了制服的裙摆,因为太过紧张说话还有些磕磕巴巴:“我,我喜欢赤羽君很久了!可以请你和我交往吗?”

“……我很抱歉。”赤发少年皱了皱眉头,将已经喝完的草莓牛奶盒子丢入了手边的垃圾箱。

“赤羽君……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有些失落的少女低下了头,“毕竟已经拒绝了那么多人呢。”

阳光透过树叶落在地面上的斑驳影子跟随着轻风一起左右摆动,发出簌簌的声响。

“……是的。”

画面终于回归言情小说的套路,帅气的男主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和笑容。

“是每天放学都会在校门口等我一起回家的人。”

“那个人是我的向往。”

 

 

【五】

“业君,今天没有用什么奇怪的理由拒绝别人吧?”

“当然没有了,话说回来我每次都说的话明明都很正常的啊。”

“是吗……你不是每次都让别人喝奥田同学制作的试剂吗?”

“啊咧渚君是怎么知道的?啊不对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赤发少年迈着比以往都要快的步子,心情颇好:“我都会告诉别人我有喜欢的人啊。”

“这个太俗套了吧……不过业君每次都那么果断的拒绝别人,应该是真的有吧?”

“这个嘛。”赤羽业偷瞄了身旁的潮田渚一眼,心情大好地继续说道:“谁知道呢。”

世间万物,今天也一如既往地朝阳生长。

 

 

-End-


评论
热度(24)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