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Heaven or hell 第二十五话【完结】+后记

完结撒花~小伙伴们求长评啊~



-因为最美的并非天堂,而是能和你一同看下去的景色啊-

 

【Y】

 

2015年12月,薇瑟帝国代表艾瑟伊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女王宣布停战,并正式提出同地球缔结友好条约。

 

同月,艾瑟伊拉姆女王携部分轨道骑士莅临地球,并授予地球人民Aldnoah因子。

 

火星轨道骑士之一德兰克伯爵以蓄意发动战争的罪名被永久性监禁于薇瑟帝国监狱。

 

 

网文韵子在界冢雪的陪伴下来到医院时,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紧张情绪。

 

这种情绪应该在打她第一次驾驶着练习机上战场之后就不复存在了才对,而战争已经完全停止了的今天它居然像生命力顽强的小草一样从心底里自以为坚固的石头缝里钻出来了。

 

有些痒痒的,总让人不太舒服。

 

不过这种紧张感自然不是针对自己青梅竹马那张看腻了的万年面瘫脸,而是这两个多月来界冢伊奈帆驻扎在医院里魂不守舍陪伴着的那个人。

 

听斯雷因·特洛耶特被送往医院时同行的埃德尔利佐说,两位都猜不透心思的地球少年经历了又一次的枪口相向,就像一年前在已变成废墟的扬陆城里那样。

 

唯一的不同大概只有受伤的人了,上一次界冢伊奈帆被斯雷因·特洛耶特击中了头部,这一次界冢伊奈帆的子弹却只是打穿了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左肩。

 

韵子曾在时候抱怨这样对界冢伊奈帆不太公平,当事人也只是耸耸肩膀笑着说当时太紧张打偏了。不过也多亏了这打偏了的一枪,没受什么太大损伤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才能在打了五天葡萄糖后就清醒过来。

 

没有长篇大论的解释,也没有此刻显得微不足道的对不起。沉睡了许久的睡美人先生睁开眼摸索到那双日日夜夜守护着他的那双手后的第一句话是:

 

“我们扯平了。”

 

虽然并不清楚扬陆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跌宕起伏的故事能有这样一个戏剧性的结尾,也算是最合适的了吧。

 

斯雷因·特洛耶特和界冢伊奈帆被敌军带走后,达尔扎娜虽然立即下达了追踪的命令,但遭到袭击的事已经传到地球军高层领导的耳中,丢卡利翁舰被迫撤离。而接到艾瑟伊拉姆女王从扬陆城里发来的联络,也已经是回到日本本土后的事了。

 

薇瑟年轻的女王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带着她与人民都期盼已久的和平。Aldnoah实现了共用的一天,尽管对此十分不满的轨道骑士们依旧躁动不安,但这无疑已经是一个历史性的飞跃。

 

很多时候战争中人们探寻的东西或许并不是自诩伟大的正义,只是和平的意义罢了。

屏幕上的数字缓慢跳动上升,医院所独有的消毒水与药水混杂的气味在电梯狭小的封闭空间里显得异常清晰。几乎每隔两层楼就停一次的电梯显然没有什么速度可言,果然应该接受前一次来时伊奈帆的意见走楼梯的。

 

“很紧张吗?这可不是第一次来吧。”察觉到了韵子若有若无的叹息声,界冢雪笑了笑,“虽然这次和前几次不同,是来接斯雷因君出院的。”

 

“啊!没有!并不是!”被一语点破的韵子果断否定,但否定失败。

 

“如果是火星那边的事业不用担心,奈君不是说过艾瑟伊拉姆女王正在同轨道骑士们进行谈判吗?如果是那位女王的话,我想应该真的能实现和平吧。”

 

“啊……是呢,不过我担心的并不是战争的事啦。”韵子有些无奈地瘪嘴笑了笑。

 

“哦?那是什么?”

 

电梯在“叮”的一声提示音后停在了她们按下的楼层,韵子费尽力气拨开层层人群,待电梯的门在身后重新关上后才吐了吐舌头想起要回答界冢雪的问题。

 

“是在担心伊奈帆啦。”

 

“奈君?”明显没能猜透小女生心思的界冢雪皱了皱眉头,“怎么了?奈君又没有受伤。”

 

“啊……我是想说啊,如果伊奈帆的话,应该不会乖乖在病房里等我们去接吧。”长叹了一口气的韵子开始向病房轻车熟路地移动脚步,“我总觉得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事实证明青梅竹马的预感是正确的,在不久之后迎接她们的只有窗明几净却没有一个人的病房、已经被整理干净的床铺柜子、以及一看就是伊奈帆留下的“雪姐,看到的话请帮忙先把行李带回家,谢谢。”的纸条。

 

自己不听话就算了,居然带着伤员给我乱跑,果然是个爱让人担心的家伙啊。

 

界冢雪有些头疼地把纸条丢进病床边的垃圾桶,挽起袖子开始盘算应该怎么搬运行李了。

 

 

“我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伊奈帆?”极度不安的小心脏紧张地跳动了一路,斯雷因直到走出医院的大门和伊奈帆一起坐上公共汽车才扭捏地把困扰了许久的问题问出口,“雪小姐不是说要和韵子小姐一起来接我们的吗?”

 

“我已经留过纸条了,不用担心行李会被人拿走的。”

 

……才不是在担心行李的安危啊喂!

 

斯雷因有些无奈地干咳了两声,要离开呆了两个月的医院本是件令人兴奋的事,但万万没想到今天一早伊奈帆跨进病房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

 

“换衣服,跟我走。”

 

哈?这个莫名的霸道总裁风是怎么回事!于是完全没有弄懂情况的斯雷因只好耐心地问了下去:“走……去哪里啊?雪小姐她们不是还没到吗?”

 

“没关系的,跟我走就行了。”

 

之后的事情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整理完房间留下纸条后的伊奈帆径直把斯雷因带到了医院旁的公共汽车站并且上了车,却对本次拐卖,啊不我是说出走,还是不对是旅途的目的地丝毫没有提及。

 

嘛……不过在德兰克的扬陆城里做了那么过分的事,现在就听他的吧。

 

坐在窗边的斯雷因偏过头靠在了窗户上,眼神在窗外倒退的景色和身旁的伊奈帆身上飘忽了几个来回。正想打破一下不说话的尴尬气氛评论一下地球上的景色,左肩却在经过减速带时的颠簸中不慎撞上了硬化玻璃。

 

“嘶——!”

 

一路无话的伊奈帆终于被这一小小的插曲拉回现实,皱着眉头一脸担心地回过头:“怎么了?”

 

“啊……没关系,只是撞了一下。”

 

“这样啊……下次小心一点吧。”

 

啊哈还有下次啊?斯雷因有些不满地继续开口:“喂喂好歹多关心一点吧,明明是你打伤的啊。”

 

“说扯平了的不是你吗?”回归了万年面瘫脸的伊奈帆语气平淡,“我现在时不时头还会疼一下呢。”

 

……好了好了你是学霸你说了算行吧?

 

于是气氛再度尴尬了起来,斯雷因住院期间伊奈帆对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全都闭口不提,偶尔说起艾瑟伊拉姆的话题,也仅停留在“她会成为出色的女王”这一点上而已。

 

所以现在说起这个伤大概是自掘坟墓吧?扬陆城里的事和与德兰克伯爵的交易,无论哪一点好像都没有好好地告诉他呢。

 

“啊,到站了。”一直撑着下巴的伊奈帆终于换了个姿势并且站起身来,回过头时嘴角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下车吧,斯雷因。”

 

 

伊奈帆带斯雷因去的地方是一片位于郊区人烟稀少的海岸。

 

好在眼前的景色并不辜负坐车将近一小时的经历,公路的隔离带下是颗粒细致直通大海的白色沙滩,海水与天空在地平线处交汇为湛蓝,时不时还有鸣叫着的海鸥低低地从头顶掠过。

被眼前景致所吸引的少年的神情也柔和下来,原本还有些隐隐作痛的伤口和战争记忆都在一瞬间消失,只剩下闪闪发光的海面和生机蓬勃的生物。

 

“要下去看看吗?”

 

“好。”

 

直到被打上沙滩的冰冷海水浸过脚背,斯雷因才忽然有了正站在地球上的实感。

 

“我之前都不知道,海水也可以是这么温柔的东西。”他有些打趣似的开口,翡翠般的瞳孔中流露出止不住的喜悦,“尤其是有了两次落海的经历之后。”

 

“我可先说好,种子岛的一次我已经道过歉了,至于后来的那一次。”褐发少年轻笑一声,将目光投向更远处,“后来的那一次,你觉得呢?”

 

“当事人都这样反问了,我应该没有追究下去的理由了吧。而且是我还欠你个人情的情况下。”

 

“人情?”

 

“嗯,在扬陆城里的时候,你是故意打偏的吧。”

 

“哦……既然你认为是,那就是是吧。”

 

“喂喂这算什么事啊。”斯雷因有些不快地别过头,咸湿的海风将金色的碎发吹乱,金发的主人却好像并没有要理整齐的意思。

 

“那样的话,你也是一样吧,用一把没有子弹的空枪就想糊弄过去。”

 

“诶?你怎么知道的。”

 

“埃德尔利佐小姐告诉我的,那之后她不再作为艾瑟伊拉姆女王的侍女,而是留在地球上和韵子一起在一所护理院帮忙。”

 

“这样啊……”金发少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表情让一旁的伊奈帆忍不住轻笑出声。

 

“喂……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难得露出这么开心的表情,挺可爱的。”

 

“请不要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我好吗……”

 

这样真的好吗,像是一下从地狱来到了天堂,却不知会不会再有从天堂坠落的时候。

 

“好像差不多该回去了,再晚雪姐就会生气的吧。”

 

“嗯,好。”

 

恩,这样就好了,只要能这样一直并肩走下去,根本无关天堂或者地狱吧。

 

因为最美的并非天堂,而是能和你一同看下去的景色啊。

 

 

-Y yourself 你自己-

 

-《Heaven or hell》正文完-

 

 

 

-Heaven or hell-

 

【Z】

 

占了个字母的位置很抱歉,但这确实是一篇可能会略显矫情的后记。

 

已经很久没有写过后记,也很久没有写过历时九个月的5w+,所以就当是好久不见之后的寒暄好了。

 

可能会有人觉得这个结局有点强制HE,但这个奈因两次相互开枪的对应的确是我刚开始写时就想到的。中间当然有过很多纠结和改动,看到很多小伙伴们的评论也想过要不要改一下结局,不过真正写到这里之后还是决定不改了。

 

个人理解为不忘初心←不过当然不是这么有意义的东西啦。

 

我补完AZ一期是在去年11月,开始写这篇文也是在去年11月,正值高三备考期感觉自己也是蛮拼的啊。那时候AZ也好奈因也好都还没有太多人关注,在晋江发文也遭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零点击”时期。

 

不过好在能在同好小伙伴们的陪伴下把文写完,看着大家的回复自己也很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好啦题外话到此结束,我们还是把话题转移到文章的主角身上来。

 

作者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斯厨有没有成功塑造一个小骑士呢,应该有吧,就算没有也已经完结了,就算文字删的掉大家脑海中的印象也删不掉,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呢╮(╯▽╰)╭

 

为了斯雷因才去看的AZ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可质疑的,然而我真正喜欢上伊神是在二期播出之后。

 

可能是官方铁了要把斯雷因黑到底的心,伊奈帆这边的flag就属于刚刚立起来就倒下去,又立,又倒,再立,再倒。不过柔情逐渐释放的伊奈帆的确变成了暖男,不过这样也能更好照顾小心灵受到重大创伤的斯雷因了是不是~

 

不过在《Heaven or hell》里更想表达出来的是被斯雷因所吸引的伊奈帆以及被伊奈帆感化的斯雷因,个人觉得感情戏不太多剧情线也写得坑坑洼洼,能把想表达的情感表达出去就好了呢。

 

然后关于原作里的其他角色,在我发现除了雪姐韵子和埃德以外的人几乎都没什么戏份的时候已经晚了……本来有想凑凑雪姐和鞠户这对的想法,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提及到,是我笔力脑洞都不太足。

 

紧接着说一下本篇中的大反派德兰克伯爵,其实我对这个角色的设定很随便,随便到连全名都懒得想了……一个完整的剧情必须要有一个反派,就像AZ原作一期的大boss是扎扎,二期就想尽办法让斯雷因背黑锅。

 

不过个人并不太想塑造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黑点除了称霸地球的野心外什么都没有的大反派,于是就有了德兰克。起初想的是让他基于火星人民的贫苦生活和与地球不断的战争产生了对Aldnoah的质疑和企图摧毁Aldnoah的想法。

 

如果彻底消失的话就是Aldnoah Zero,这个点题是不是该给我一百分~

 

要想摧毁Aldnoah的话先代国王和艾瑟肯定是必须抹灭的存在,然后我理解的是轨道骑士们的授权只要授权者消失授权也会消失,然而伊神和小骑士的授权并非一般途径,所以必须从本人下手。

 

于是德兰克才会想把主角三人组都聚齐,本来是有着把三人都杀掉的打算,但却在和主角接触的过程中改变了这个想法。不过到最后似乎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让他干什么了……大家就理解成他在和艾瑟接触的过程中决定相信一次所谓的正义吧。

 

再者艾瑟伊拉姆,看一期的时候其实是不怎么讨厌这个女主的,然而到了二期……这个智商我也只能说傻的是制作组而不是艾瑟了。

 

本篇中努力把艾瑟塑造成了一个日益坚强起来但依旧相信着和平并且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去争取这一和平的形象,个人觉得艾瑟是最满意的一个形象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呢~

 

然后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就是渡边小士兵。首先请大家原谅我对渡边这个姓氏的执着,其实渡边小朋友已经在我的好几篇文里登过场了,主要是抱着从主角以外更加平民化的视角来看整个故事的心态写的这个角色。在二期播出后有把他的形象往小哈身上靠,毕竟都是伯爵身旁的侍从。

 

最后再说一句就是关于这个压根没想让它打起来的战争。虽然本篇中出现了好多好多好多有关战争啊胜利啊正义啊的描写,但是作者本人其实是很讨厌战争的。

 

高三时的语文老师曾举过这么一个例子,说问一个中年爱国愤青,如果中日战争再开始你会上战场吗。

 

愤青回答当然会。

 

然后问题继续,那你会让你的孩子上战场吗。

 

愤青回答不会,孩子还太小,做父母的舍不得。

 

那么你觉得你的父母就舍得让你上战场了?

 

这便是答案了,即便战争里奏响的乐章再怎么激昂,战争都是残酷的,充满着泪水和痛苦的。

 

所以我希望自己笔下的人物也是这样,懂得残酷,才愿意去追寻美好不是吗?

 

从以往后希望同好们都能继续爱着伊神爱着小骑士爱着奈因,这是篇对我而言意义特殊的文,所以我今后也会继续爱着奈因继续不要命地开坑啦。

 

以上就是略显矫情的后记,感谢有人看到现在,《Heaven or hell》正文已全部完结,至于会不会有番外← ←大家尽请期待哈~

 

 

-Z zero 零-


评论(8)
热度(37)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