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七话

在是继续撒糖还是埋个伏笔准备开虐的挣扎中我选择了后者【x

现在大概是伊总单箭头小骑士小骑士不敢直视自己的感情周围人都来拆台的感觉【什么鬼

然后要问的问题继续:虽然知道了怎么插网址谁来告诉我怎么把链接的名称改了……就是改成【一】【二】【三】的那种……




「柒」玉人何处教吹箫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拥有他所期盼的东西。

 

界冢伊奈帆在击落了斯雷因·特洛耶特后的那个晚上,事实上是十分后悔的。那时的他还愚蠢地只想着为那金发少女所追求的和平排除万难,明明那个愿意同自己一起作战的少年拥有着从未听过的清澈声线,在满是杂音的通讯器后。

 

于是他后悔了,只是没人知道。

 

他听着只剩下杂音的通讯心事重重、他和火星公主一起望着平静的海面选择了沉默、他在扬陆城中再度见到那只蝙蝠时举起手枪的手迟缓了。

 

他后悔了,只是没人知道。

 

伊奈帆是个无论何种情况下都能保持清醒的人,于是,在看着火星强行插入的视频中少年坚毅的脸生不出半点恨意或愤怒反而有些许喜悦的时候他便下定了决心,无论结局如何,留住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性命。

 

而艾瑟伊拉姆的请求无疑给了他一个正当的理由。

 

起初被他救下的蝙蝠先生似乎对这样的结局十分不满,三番五次请求处决甚至闹了自杀,等到他的情绪稳定下来并接受这样的生活,已经是春夏秋冬轮换过一次后的事了。

 

在满是荆棘和尖刺的火星上摸爬滚打长大的斯雷因在战争谋略和机甲驾驶上确实是个天才,却也因此失去了接受知识教育的机会,而伊奈帆作为慰问品每周都带给他的那些书籍便成了他所最上心的东西,或者说某种程度上的精神支柱。

 

每周都例行的某次探望中,在抱着伊奈帆带给他的那本厚厚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半小时后,半张脸都埋在书本后的斯雷因终于缓缓抬起眼慵懒地开口:

 

“为了公众的利益,我很乐意迎接死亡——这句话说得不错。”

 

“《最后一案》,福尔摩斯在莱辛巴赫瀑布对莫里亚提教授说过的话。”他扫了一眼桌上还未动过一口的蛋包饭,“的确说得不错。”

 

“是吗?可是某位橙子先生好像一直不愿意让我迎接死亡。”猫眼青年得逞了似的挑了挑眉毛,“明明是民心所向来着。”

 

“可是我也是公众,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不乐意,蝙蝠先生也没办法迎接死亡吧。”他这样以牙还牙说道。

 

“啧……”第无数次因为伊奈帆的固执而碰壁的斯雷因不悦地又将脸埋回书本后面,“这样触及到了你的个人利益吗?”

 

“当然了,而且不止我的,还有艾瑟伊拉姆女王的。”

 

等伊奈帆注意到自己似乎开始习惯于用薇瑟女王当挡箭牌时,斯雷因已经在完美地送了他一个白眼后抱着书本晃晃悠悠地离开椅子向自己的专属卧室走去,中间折返一次带走了已经失去热度的蛋包饭。

 

想起那段探望却又遭受强烈抗拒的日子真是令人咂舌,不过现在好了,斯雷因的监禁场所已经由郊外的监狱换成自己家了,他想他现在有了足够的时间向斯雷因解释这一切并让他理解。

 

并且给予他他所期盼的所有的东西。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日子也有一件并不让他顺心的事,用电子邮件递交给上级的辞职书,毫无意外地被拒绝后退回来了。

 

 

斯雷因早晨在床上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又磨蹭了将近十分钟才慢吞吞地开始摸索放在床头的家居服打算换衣服起床。

 

就在昨天晚上临睡前,他的监狱长先生很遗憾地告诉自己,他的上司十分果断严厉没人性地拒绝了他辞职的请求,所以他只好明天依旧按工作时间去报道。

 

……不过这个不被拒绝才奇怪了吧。

 

再三确认伊奈帆确实已经出门,斯雷因这才轻手轻脚地开了房门又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客厅。早已准备好的早餐用保鲜膜封好后摆在了餐桌最显眼的位置,保鲜膜外还贴着便利贴,写着用微波炉时要注意的事项。

 

操心过头的家伙。

 

斯雷因轻笑一声,把便利贴往垃圾桶里一扔后坐下直接吃了起来。早餐还有些余温,伊奈帆应该是算着他的起床时间临出门前才做的,但愿那个对工作完全不上心的橙子先生没有迟到吧。

 

早餐很快被草草吃完,余香却仍旧留在唇齿间,斯雷因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子开始发呆。

 

过去的他从未期盼能够这样平和地享受一日三餐和睡眠的生活,从一个不起眼受尽歧视的小士兵到扎兹巴鲁姆手下拥有专属机甲的骑士,再到高高在上挥斥方遒的伯爵,无论地位有多高,要一辈子嚼着战火硝烟活下去几乎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而现如今他失去了一切,跌到了人生的谷底,在死亡边缘徘徊,在世人的辱骂中苟且偷生,却在昔日敌人的家里过上了再没有欺辱和背叛的生活。

 

斯雷因并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资格,驾驶着塔尔西斯在宇宙空间中和橙色恶魔鏖战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那时留下的伤口却和伊奈帆的空荡荡的右眼一起保留下来,时不时疼痛一下,牵扯着心脏。

 

曾经的敌人真的有可能带给他平和吗?界冢伊奈帆也不过是在顺着艾瑟伊拉姆女王的意愿行事吧。

 

她希望他活着,他便让他活着,她希望他笑着,他便让他笑着。

 

毫无症状的,那温热咸湿的液体在猫眼青年好看的眼角中溢满,顺着白皙的皮肤滑下,在削瘦的下颚上停留了几秒后落下,重重地在地板上砸出一朵水花。

 

嗯,一定是刚才喝水喝得太多了,嗯。

 

 

一如既往板着张脸的伊奈帆刚刚踏进军务办公楼的大门,就被守候的多时的界冢雪拦住了。

 

“奈君,听说你提交了辞职信?”

 

开门见山的问题让伊奈帆愣了一愣,却还是迅速地回答上了自家姐姐的话:“是的。”

 

“喂我说奈君啊……之前审判的事情就已经闹得够呛了,这次又是什么?拜托你考虑一下我这个做姐姐的是什么感受啊。”看着自家弟弟依旧云淡风轻的表情,界冢雪无助地敲了敲额头。

 

“但是被拒绝了,不过我现在站在这里,不是正好能够说明辞职失败吗?”

 

“……哎。”界冢雪长长地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后重新开口:“好吧,只要你不再有辞职的念头,这次就算了吧。说起来——那孩子,状况怎么样了?”

 

“斯雷因吗?情绪很稳定,起居也很正常。”听出界冢雪似乎话中有话的伊奈帆皱了皱眉头,“怎么了吗?”

 

“呃……其实是这样,今早上司叫我去了一趟办公室。除了说你要辞职这件事外,还谈论到了那个孩子。”说到这里界冢雪顿了一顿,犹豫了一下后继续说了下去,“说是找了一位国家级的心理医生,想对斯雷因君进行一下心理咨询。”

 

“我想他并不需要心理咨询。”

 

“先听我把话说完啊奈君……虽然当时我也告诉他你在之前探望斯雷因君时就对他进行过开导,但上司还是执意要请这位医师。”界冢雪耸了耸肩,“没办法拒绝啊……所以奈君拜托你了,现在回去把他带到耶贺赖苍真医生那里去。”

 

“那我也……”

 

“很遗憾,你貌似有更重要的任务。”不忍心地打断伊奈帆还未说完的请求,界冢雪无奈地继续开口:“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访问快要结束了,今天火星皇室组织举办了一场酒会,希望你也能够出场。”

 

她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我会代替你陪着他去心理咨询的,所以拜托了好吗奈君,这也是为了你和斯雷因君好。”

 

“……我明白了。”伊奈帆眯了眯眼睛,孤零零的左眼中却流露出些许的犹豫和怀疑。

 

真的会只是一个心理咨询那么简单的事吗?


评论(6)
热度(35)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