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八话

系统消息:您的好友【痴汉伊总】已上线

昨天和lo主一样被虐瞎眼的孩几们来吃糖啦www

去大学前应该还有一次更新,下话更番外~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





「捌」暴风雨到来之前

 

那是个带着孤僻和孤傲,在孤单中成长起来的少年。

 

蝙蝠是种嗜血的夜行性的动物,这种动物并非是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人们带去恐惧和噩梦,而只是在人们都注意不到的角落里以自己的方式苟且生存下去。

 

只是人们向来喜欢误解,并且把这些误解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实。

 

界冢伊奈帆第一次去监狱探望甲级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时候,为眼前这个青年的样子些许地震惊到了。或许是是刚刚经历完一场大决战的缘故,青年的样子十分颓废,金色的碎发乱糟糟地揉作一团,抬眼麻木地打量自己时碧色的瞳孔里满是可怖的血丝。

 

“你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好,没有好好休息吗?”向来不喜欢掩饰的伊奈帆将眼前所见和心里所想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这可没有一点伯爵的样子,特洛耶特卿。”

 

大概是将伊奈帆想要调节气氛的语气当做了嘲讽,猫眼青年迅速瞪起一双满是警惕和愤怒的眼睛看向自己,继而却又垂下了眼帘。

 

“本来就已经不是了。”他冷笑两声,表情苦涩。

 

在那一刻,界冢伊奈帆确实是感觉到了,来自一个仅仅是表面坚强的青年痛苦和生无可恋的情感。

 

“不好奇为什么我会来探望你吗?”

 

“不好奇。”

 

“那不好奇为什么我让你活下来了吗?”

 

“不好奇。”他平平淡淡地回答,将方才那一刻些许的脆弱收了起来,“比起好奇,我更想让你现在就一枪毙了我。”

 

“……别任性。”

 

“把一个全世界都期盼处死的战犯留了下来,我看任性的是你才对吧。”

 

伊奈帆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反驳什么,话却在出口前进行了瞬间转换:“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的。”

 

斯雷因·特洛耶特说得没错,任性的的确是他界冢伊奈帆。

 

不顾周围人的反对,仅仅是因为艾瑟伊拉姆女王一句意义不明的请求就留下了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性命,宁愿看着他生不如死的活着都不肯给他战死沙场的荣耀。

 

他向来都以分析和理性说话,这次却是真正的任性了。

 

 

伊奈帆带着复杂的情绪匆匆赶回家时,斯雷因已经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之前仅仅因为眼睛被调侃成猫科动物的青年现在的动作真的像只猫了,他抱着摆饰用的靠垫窝在了沙发和墙体接触的角落里,金色的碎发散乱地膨起,毛茸茸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

 

用来盛放早餐的盘子已经被洗干净后整齐地放回碗柜里,伊奈帆走进厨房时顺手摸了摸微波炉,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斯雷因大概是没有使用吧。

 

床铺和换下来的睡衣也已经被整理好,顿时失去了所有工作的伊奈帆倚在门边看着沙发上仍在熟睡中的斯雷因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该不会是有洁癖什么的吧?

 

不过检查斯雷因的起居是否正常并不是他匆匆赶回家来的重点,现在他需要给自己和斯雷因各准备一套衣服,只是去进行心理咨询的斯雷因相对可以衣着随意些,可出席酒会的自己就需要一套正装了。

 

 

向来浅眠的斯雷因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家里进了小偷——尽管才住进来第二天,他却已经下意识地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容身之处——在他看见沙发上伊奈帆的军装外套之前。

 

嗯?不是说要工作吗,怎么这就回来了?

 

因为曾身为一位军人的素养而一下子清醒过来的斯雷因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声音的发出地,是伊奈帆的卧室。平日里一向都会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卧室地板此刻尽是乱七八糟的衣服,弄出这副光景的伊奈帆本人则仍将半个身子埋进了衣柜里,正在毫无条理地翻找着什么。

 

呃,这样的景象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进小偷了呢。

 

“哦,找到了。”终于,斯雷因听见伊奈帆在说完这句话后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却在直起身子看见自己的那一刻又紧张了起来:“斯雷因?抱歉,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本来就睡得很浅。不过你是在……”斯雷因的目光在一地的狼藉和伊奈帆手里拿的正装之间游离了好几次,才带着极其不确定地语气重新开口:“你是在,找衣服?”

 

“咳,找正装,要出席薇瑟皇室举办的酒会,我平时不怎么穿,所以找得有些困难。”

 

“哦……”看着斯雷因似懂非懂点了点头的样子,伊奈帆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对了,地球联军的高层官员给你安排了一次心理咨询,外出的衣服我已经放在你房间的床上了,你稍微收拾一下,我先送你过去。”

 

“心理咨询?”刚刚才从能把人关出抑郁症的监狱里被放出来,这回又搞什么名堂?

 

“不用担心,是个国家级的心理咨询师,而且雪姐会全程陪着你的。”看着斯雷因再没多问回到了他的房间,伊奈帆也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虽然伊奈帆并不认为斯雷因会有什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他的心里确实应该还有战争时期就遗留下来的,十分顽固的石头吧。

 

 

界冢伊奈帆给自己准备的衣服,每一套都十分合身。

 

仅仅是去商店照着尺码买下来肯定是达不到这个效果的,这应该是界冢伊奈帆直接拜托厂商定制的吧。

 

虽然不清楚这些事是否只是伊奈帆在遵循艾瑟伊拉姆女王意愿的前提下做的,但这份无微不至的温柔确实是让人拒绝不了,再况且还是来自那样一位面瘫的橙子先生的。

 

斯雷因很快就换完了衣服,再回到伊奈帆的房间门口时,一地的衣服虽然已被整理干净,但正对着镜子试衣服的伊奈帆似乎跟上衣有些过不去。

 

“怎么了?不合身吗?”

 

早早就发现了斯雷因的伊奈帆摇了摇头:“不,倒并不是不合身,只是太久没有穿过,所以上衣的扣子有些涩。”

 

“不容易扣上吗?”斯雷因歪了歪头。

 

“不容易扣上。”伊奈帆点了点头。

 

“那你别动。”说着,斯雷因就迈着步子走到了伊奈帆面前,有些嫌弃地拍开伊奈帆的手后开始认真地替对方扣起扣子来。

 

伊奈帆则有些懵了,只是随口一说不太容易扣上想博一些同情和关心,但万万没想到斯雷因居然会直接上手。

 

简直受宠若惊。

 

“扣子好像大了一些……不过多穿几次应该就好了吧,你刚刚说平时都不怎么穿,不用经常出席一些重要场合的吗?”

 

“嗯……邀请倒是很多,只是都被我推掉了。”伊奈帆趁机笑了笑,“不过这次就不怎么容易推辞了。”

 

“也是,毕竟是女王的邀请……喂你别给我乱动啊!”

 

看着斯雷因一板一眼帮自己扣扣子的表情,伊奈帆沉思了一下后开了口:“斯雷因,抬头。”

“抬头?抬头干什么,呃!”虽然嘴上抱怨个不停却还是乖乖地抬起了头,只不过在仰起头后斯雷因就愣住了。

 

界冢伊奈帆吻了上来,十分自然地。

 

唇瓣被属于另一个人的温暖覆盖,轻柔的动作反而让人有些痒痒的。斯雷因混乱中隐约想起自己还是扎兹巴鲁姆伯爵手下的骑士时一次出战前的事,那时的蕾穆丽娜虽然也没有提前预告地吻了上来,却和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这是更加充斥着温暖、保护欲,以及爱意的吻。

 

“……你干嘛啊。”红着脸推开伊奈帆,斯雷因皱了皱眉头,“还单身也不能这样啊。”

 

“扣子,还有一个没扣上哦。”丝毫没有占了便宜后该有的自觉的伊奈帆指了指自己领口上的那一颗,“帮忙就要帮到底啊。”

 

“……给我自己扣啊!你只是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不是没有手!”

 

受不了眼前这个人厚脸皮程度的斯雷因愤愤地又推了一次伊奈帆后火急火燎地冲出了房间,关门前还可以看见他已经红透了的耳朵。

 

伊奈帆慢吞吞地扣完了最后一个扣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舔了舔嘴唇。

 

下次,干脆让他帮我系领带好了。


评论(5)
热度(37)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