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爸哪3/康诺AU】任性的流星

天了噜我真的写了真的写了真的写了我现在觉得我在犯罪怎么办- -

难得能萌上三次元cp,写篇傻白甜来控诉一下剪刀手芒德华对我森森的伤害

第七期看星星梗的衍生,然后标题的来源是AKB48-《 わがままな流れ星》

强行全员出场,作为一名贵州人只能说轩轩的贵普话简直不能再biu准!

诺夏出没有,然而姐弟向

全程欢脱吐槽向【?】,不介意我这么多废话的孩纸们就看下去吧-w-





任性的流星

 

 

 

 

 

 

01.

 

胡皓康在高三开学的前一天被刘诺一邀请去家里留宿时,心理上和行为上其实都是拒绝的。

 

有霸道总裁之称的胡皓康虽然对外人尽显警惕心和高冷范,但对熟悉的人向来都是暖男和担当的设定,不过当然了,刘诺一是个意外。

 

因为双方父亲很久之前就相识的缘故,胡皓康和刘诺一是以竹马竹马式配对长大的,然而这打小就熟知的经历似乎在长大之后并不能充当一个有力的挡箭牌,或者说,就是因为打小就熟知的缘故胡皓康才会对自家这位傻白甜竹马无奈至极。

 

胡皓康从小就会把校门口小卖部里石榴姐送的冰淇淋留给刘诺一,而刘诺一从小就会在放学后直奔他康哥怀里并且抢下原本就是留给他的冰淇淋。

 

于是每天都在笑脸攻击和怀抱杀的刘诺一就这样被从傻白甜宠成了干物类少年。

 

“康哥康哥我今天物理课的时候睡着了能不能把笔记借我抄一下啊?”

 

——然后胡皓康替他抄了一遍。

 

“康哥康哥我今天值日能不能等我一下啊?”

 

——然后胡皓康帮他一起打扫。

 

“康哥康哥我不想下楼能不能帮我带瓶可乐上来啊?”

 

——然后胡皓康在中午十二点帮他把早餐一起买了回来。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常中轮换过了十多个春夏秋冬,于是,就在躺在凉席上玩游戏机的刘诺一问出“康哥康哥今天能不能去我家留宿啊?”的问题并自以为对方一定会答应时,被正在看书的胡皓康毫无预兆地泼了冷水。

 

“明天开学,还是算了吧。”

 

“诶?为什么?!”就在胡皓康开始惊讶今天这小子怎么会不急得跳脚时,愣了足足二十秒的刘诺一砰的一下把游戏机往身旁一甩后急得跳了起来。

 

……这个弧长的可以用来下面了。

 

“不为什么。”胡皓康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头,“我说诺一,都要高三了,稍微收敛一点吧。”

 

“呃……”让万千少女花痴无限的混血小王子委屈地眨了眨据称是某明星几倍的眼睛,“就当是学习研讨会嘛,我也会叫夏天他们来的……”

 

“……我还是不去了。”向来对傻白甜发不起脾气的胡皓康以长者看待小屁孩的眼神望向了把眼睛瞪得老大的刘诺一,然后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你们玩得开心就好了。”

 

“呃……”刘诺一毫无悬念地垮了脸,但还是一边乖巧地说着我知道了一边拿着游戏机灰溜溜地出了房间。

 

事实上胡皓康并非是因为不爱凑热闹或是家教过严才拒绝这次邀请的,而他也清楚地知道刘诺一是怕自己住不惯因为搬家装修而不得不暂住在的破旧老房子里,出于好意才邀请他去留宿的。

 

可打小就自尊心很强的胡皓康始终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和父亲一样硬汉的他不喜欢别人的帮忙,也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在他看来,自己面临的坎坷道路,唯有自己走过去才算成功。

 

嗯?自己面临的道路,自己的东西?

 

“……喂刘诺一你给我回来那游戏机是我的!”

 

 

 

02.

 

“留宿吗?听起来挺有意思的啊。”

 

因为24小时营业和提供冷气而在夏天被很多人选为避暑胜地的某FC里,论颜值论身材的一比一的女神正优雅地吃着薯条,虽然嘴角沾上了番茄酱这一点并不怎么优雅就是了。

 

“呃,可是被康哥他拒绝了……”

 

“诶?为什么?”夏天将盒子里的最后一根薯条丢进嘴里,然后猛吸了一口手边的碳酸饮料后露出了一副“这就是人生之巅峰”的表情,“据我所知你的请求他可是没有不答应的啊。”

 

“他说明天就开学了,让我收敛一些。”

 

“居然说这么不解风情的话?”还穿着长裙却霸气十足的夏天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应该告诉他,就是因为要开学,所以才应该享受最后的狂欢好吗?”

 

……咦女神我怎么记得你开学好像也是高三啊。

 

“我这样跟他说了的,回去还游戏机的时候。”混血小王子委屈地低下头,开始用吸管玩起了饮料已被喝完的杯子里剩下的冰块。

 

“那康哥说什么了?”

 

“他说……还不如上他那儿楼顶上看星星去。”

 

本以为听闻这一惨痛【其实并不】遭遇的人都会表现出无比的痛心和同情,可平日里看起来温柔可爱的夏天非但没有表示这些,而且还喜滋滋地打了个响指,吓得刘诺一硬是把吸管给戳弯了,恩,弯死了。

 

“就是这个了!”智商情商一起爆棚的夏天得意地又猛吸了一口饮料,速度之快差点把自己呛到。

 

“是,是什么啊?”还未从惊吓中缓过劲来的刘诺一心疼地看着吸管。

 

“看星星啊,不是康哥自己说的吗?”

 

眨巴了几下大眼睛的刘诺一歪了歪头:“没懂。”

 

“……凭你的智商没有胡皓康真的活不到现在啊,我的意思当然是——既然不能去留宿,那大家就一起去康哥那儿看星星啊。”

 

“哦——”呆呆的刘诺一这才恍然大悟似的用力点了点头。

 

事后,据当日在某FC吃着某款最新推出的汉堡的客人说,他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对混血颜值担当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女孩子揭开纸杯的盖子将饮料一饮而尽后得意地笑着,男孩子则对着一根中间弯折的塑料吸管不止地点头。

 

……怎么说呢,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

 

 

 

03.

 

胡皓康在不止的敲门声后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康哥好,诶对了康哥你准备夜宵了吗?”这是不管长不长大永远爱吃的邹明轩。

 

“康哥好,啊我要站诺一旁边夏天你别挤我。”这是嘴皮子功夫快赶上他爸的林大竣。

 

“康哥好,我才没有挤我才是诺一最好的闺蜜!”这是完全没有万绿从中一点红自觉的夏天。

 

“康哥好,好……”这是难得一见会面露难色的刘诺一。

 

“我说你们这么一大帮人干嘛,拆迁啊?”这是被叫了四声好事实上却一点都不好的胡皓康。

 

“没事,就听说你这儿楼顶风景不错,组团来看个星星。”方才还和林大竣争抢着闺蜜位置的夏天噌的一下窜到了胡皓康面前,“还是说,康哥除了诺一谁都不欢迎?”

 

“咳……进,进来吧。”自知再被夏天这丫头逼问下去就下不了台的胡皓康干咳了两声,无奈地让这群凑热闹不嫌麻烦的小伙伴们进了屋。

 

心满意足的夏天又蹦跶着回到了刘诺一身边,还得瑟地抛去了一个“看姐多厉害”的眼神。

 

傻白甜弟弟刘诺一乖巧地附和着姐姐点了点头,而一旁不明情况的林大竣和邹明轩还以为夏天是在为他们争取机会,无一不摆出一副“姐你好厉害求罩啊”的表情。

 

至于头疼不已的大哥胡皓康,已经开始寻思明天早上要多久起床才能保证这四个蠢孩子都不会迟到这件事了。

 

 

 

04.

“抱歉啊康哥,我只跟夏天说了,没想到最后来了这么多人。”

 

并不算宽敞的阳台顷刻间被五个人挤满,终于从林大竣和夏天的闺蜜之战中摆脱出来的刘诺一径直溜到了站在最角落的胡皓康身边,难得懂事地趴在他耳朵边低语。

 

“……没事,就当开学前最后的狂欢了。”其实当初胡皓康只是为了应付刘诺一而随口一说的,没想到他不仅当了真,还找了一群游客前来围观。

 

胡皓无奈地看了一眼还在喋喋不休谈论着闺蜜问题和林大竣和夏天,第无数次在心里感叹刘诺一这小子的吸引力真是太强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不也是一样吗,在初见时就萌生了想要照顾这个无忧无虑的孩子的念头,虽然刘诺一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能碎碎念一整个下午,但如果哪一天这烦人的念叨声不见了,自己会有落寞感也说不定。

 

“康哥,你真没生气对吧。”思绪被拉回现实,即便是光源不足的夜幕下,刘诺一那双湿润的大眼睛还是依旧闪着温和的光。

 

“没生气。”他尽力憋着笑,可眉眼间还是流露出些许的喜悦。

 

“真的没生气的话——那游戏机还能借我玩吗?”

 

“可以。”胡皓康爽快地答应,却还是在看到对方乐得快要跳起来之前改了口:“不过要在高考之后。”

 

“诶?!”

 

“康哥,诺一,你俩说什么呢?”正忙着把薯片塞进嘴里的邹明轩口齿不清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我们就好好看星星哈。”

 

“是看星星。”胡皓康拍了拍邹明轩还矮自己一截的脑袋,然后意味深长地小声对他说:“轩轩,少吃点吧,不然夏天就真的跟着大竣跑了。”

 

说完便无视了小胖轩掐了掐自己肚子上肉的动作怨念的眼神,抬头望起天空来。

 

刚才只是为了传达悄悄话的刘诺一已经成功挤进了胡皓康和墙壁之间的位置,还像个五六岁的孩子那样用手撑住了下巴,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开启了他的秘密话匣子。

 

“呐康哥你看那颗星星好亮啊。”

 

“啊那几颗连在一起的是北斗七星吗?”

 

“说到北斗七星就是勺子状的啊,我记得好像是大熊星座的星群吧。”

 

“话说康哥你知道吗只有北半球才看得见北斗七星诶,南半球看不见是因为被挡住了吧。”

 

就在胡皓康开始后悔当时不应该随口用看星星当作理由来搪塞刘诺一的时候,深蓝色的夜空幕布中,有什么光亮的东西自天边斜向落下,在瞳孔中留下一道长长的尾巴。

 

……诶?

 

 

 

05.

 

还没等胡皓康反应过来,一旁方才消停下来的刘诺一就噌的一下直接蹦了起来。

 

“流星!康哥你看到了吗是流星诶!”

 

胡皓康僵硬地点了点头,说实话,就是万里晴空下的漫天星星对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都很罕见,更别说是流星了。

 

“最近有流星出现的消息吗?我怎么觉得没听说过?”林大竣歪了歪头。

 

“看到流星居然先去想有没有消息,真没劲,流星出现的话,当然是要许愿啊。”公主心爆发的夏天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

 

“哇,可以许愿啊!那我想要每天都可以吃到汉堡薯条冰淇淋,薯片可乐奥利奥……”这是完全忘记了胡皓康的建议的捧场王邹明轩。

 

“不过流星都过了,再许愿的话灵吗?”夏天把好看的眉毛拧在了一起,“刚才应该快点说的。”

 

“啊?已经过去了就不灵了吗?”闭气凝神闭起眼睛独自念叨了许久的刘诺一这才醍醐灌顶似的睁开了眼睛:“亏我刚才还一口气许了好多愿望呢。”

 

失望下来的刘诺一撅起来嘴,歪过头看见胡皓康一副笑意满满的表情,忍不住又凑上去小声询问:“康哥,这么高兴,是许到愿了吗?”

 

“是啊。”脱口而出的胡皓康一脸轻松。

 

“啊?怎么这样……”刘诺一先是情绪低沉了些许,过了好一会才又跳起来:“对了康哥,你许得什么愿啊?”

 

“不是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看起来心情颇好的胡皓康耸了耸肩,“我的愿望是和你有关的,不过看起来即使是流星相助也实现不了,说出来倒也无所谓。”

 

“是什么?!”被点到名字顺便被看不起的刘诺一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希望刘诺一能学会自己打扫房间,想吃什么的时候自己去买而不是找别人跑腿,不总在物理课的时候睡着,学会自己抄整洁的笔记,不每次都在被罚写检讨书的时候找我帮忙,不总是借了我的游戏机不记得还,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好好学习争取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还有啊……”

 

“……康哥你别骗我那流星过去就一秒啊你怎么可能说得了这么多的话!”

 

 

 

06.

 

我的愿望是和你有关的,在许下之前就已经实现了。

 

希望有一天能和你一起看星星。

 

 

 

 

-The End-


评论(7)
热度(27)
  1. 美人逢面徒奈何子宁不嗣音 转载了此文字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