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八点五话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我勤奋起来自己都有点怕系列【其实并不

其实应该看完这个小番外就能猜到结局了嗯……



「捌点伍」十分红处竟成灰

 

“先停一下!我有问题要问!”

 

在一天的沉闷后终于倾盆而下的大雨几乎掩盖了一切声响,我扯着嗓子打断了界冢伊奈帆的叙说,对方则一脸淡然地啜了一口味道并不怎么好的咖啡。

 

“在问问题之前,我觉得你有更重要的事应该去做。”他摊开细长的手指,指了指大厅两侧的窗户,“先去把窗户关了,离窗最近的那张桌子桌面已经湿了。”

 

……等等这么说你在说故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吗?为什么不提醒我啊!

 

虽然愤懑不已,但为了故事的后续和不被父母旅行回来后责备,还是按照界冢伊奈帆说的去做比较好。

 

我家的旅社虽然不大,但一楼供客人们暂作休息的大厅还是足够宽敞的,而两扇在雨夜里大开的窗户分别在大厅的两侧,而界冢伊奈帆所选择坐下的位置又偏偏在大厅的正中央,害得我必须两头跑,数下来足足跑了一个来回。

 

“关好了!现在可以问了吧!”还喘着粗气的我坐回了刚才的位置上。

 

大概是诧异于我的速度和问问题的执念,界冢伊奈帆看着我样子先是一愣,继而略显无奈地笑了笑:“好吧,你问吧。”

 

“界冢长官,您喜欢特洛耶特先生吗?”

 

不知是我看门见山的问法太过有气势还是界冢伊奈帆根本没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拯救地球的英雄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些许慌张的表情。

 

“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的话你为什么吻他?”虽然被他紧张的神情吓了一跳,但我还是厚着脸皮说了下去。

 

“不是喜欢的话就不行吗?”情商都分给智商了的长官歪了歪头,严肃而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不是喜欢的话就不行吗?”

 

“当然不行!”我急得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喜欢!那这就是在……是在耍流氓啊你知道吗!”

 

“耍流氓?”大概从未和这个动词沾过边的界冢伊奈帆又一次愣住了。

 

“呃,我的意思就是……啊对了,界冢长官,我觉得你需要对特洛耶特先生负责!”

 

我气势汹汹地说完这句话后,界冢伊奈帆便沉默了,气氛开始微妙地尴尬了起来,意识到好像说得太过了的我灰溜溜地坐回了位置上,低着头不敢说话。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过了许久,我在界冢伊奈帆的叹息声中抬起头,看见了他抚着左眼的眼罩,表情有些许忧伤。

 

“那,那个,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呃,请您不要生气……”

 

界冢伊奈帆沉默地放下抚上眼罩的右手,忽然出我意料地笑了笑:“你喜欢用敬语的习惯,还真是和斯雷因一模一样。”

 

“那,那之后怎么样了?”他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我赶紧抓住机会问了下去。

 

“未来小姐觉得会怎么样?”他淡然地反问。

 

“怎么说呢……我觉得那个心理咨询应该不可能那么简单吧。”仅仅是听界冢伊奈帆叙述了了一个多小时,我想自己便成为了斯雷因·特洛耶特一边的人:“一般什么领导啊上级啊都是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话也不能这么说。”他抬起咖啡杯,“不过心理咨询有问题这件事你都能听得出来,他们倒也满失败的。”

 

“他们,对特洛耶特先生做了什么吗?”不知为何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怯怯地继续询问。

“这的确是个重要的失误,但并不是最大的失误。”他低下头,眉头开始不由得皱起:“这样看来,我就连最初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请求都没能完成。”

 

他似乎进入了一段不怎么愉快的回忆,我明智地闭上了嘴,没有接话。

 

“或许他自己曾说过的话才是最正确的,为什么当初我没有杀了他。”他伸开五指,看向自己轮廓分明的手,“是我禁锢了他。”

 

“不……我并这么认为。”沉默了许久,我终于在沉思多时后缓缓开了口:“界冢长官的所作所为的话,我认为对特洛耶特先生而言不完全是禁锢。”

 

“哦?”

 

“确实在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战死沙场对一个战败的军人而言是最好的结局……但时代不一样了,战争结束后人们的确享受到了和平,但我认为特洛耶特先生也有资格享受这种和平,而他也需要这种和平。”

 

“和平……吗?”他听完我的一大段话,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怎,怎么?我又说错话了吗……”

 

“不,不是的,只是觉得你的想法果然很独特也很有趣。”他硬撑着笑了笑:“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想,我就可以带着斯雷因大摇大摆地去街上散步了。”

 

他的语气依旧平淡如初,却无意间染上了些许悲伤的情绪,仿佛在缅怀什么一样。

 

“接下来的故事对你来说或许有些枯燥乏味了,还要继续听吗?”

 

“嗯。”我点了点头,毕竟我不喜欢一个听不到结尾的故事,“那个,咖啡,还要吗?”

 

看着我虔诚的眼神,界冢伊奈帆有些无奈地将杯子推到我的眼前:“水就可以了,谢谢。”

 

雨点敲击在地面和屋顶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天边滚滚的雷声奏响,似乎正在演出一曲悲壮恋歌的前奏。


评论(1)
热度(33)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