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二话

拖完了整个国庆假的更新【x

刚满十八岁但其实早就没什么节操的lo主送上炖肉处女作

不过一定要说的是……我是第一次炖肉……真的是第一次……写得要死……所以卡了好久……你们懂得……但是没什么诚意……所以先放上来看看会不会被吞……嗯就这样……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八点五】 【九】【十】 【十一】

 

 

「拾贰」夜夜流光相皎洁

 

虚海之上的温度,渐渐暖了起来。

 

静如镜面的海水终于有了波澜,他想那样是起风了的缘故吧,即便很是轻微,他还是能感受到额前的碎发刮蹭在脸上时痒痒的感觉。

 

起初,他并没有为小小的温度变化所动,他的身体已经在冰冷的海水里浸泡了太久,随波逐流的四肢快要不属于自己,汩汩流动的血液似乎已经同化成了海水的一部分。

 

可他依旧是他,一个独立的整体,不隶属于任何的整体。

 

他只觉得那暖意逐步变化成了躁动不安的热。

 

那一点一点的波澜起伏缓慢累加了起来,在清风掠过之后迅速汇集成了地动山摇的巨变,他感受到了一股自下而上的暖流喷涌而出,温度之高几乎要灼伤他的后背。方才还平静无比的海水此刻咕噜咕噜地不断冒出气泡,海面上开始升起汽化的水蒸气。

 

那隐藏在海面之下许久的火山,已然按捺不住企图冲破礁石的力量了。

 

而他并不打算逃跑,也不打算逃跑,深深的疲倦感早已席卷了他的全身,倾诉着休憩,倾诉着沉沦。

 

你兴许也应该放下那些有的没的令人烦躁的事了,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纵使火山爆发,岩浆滚烫。

 

 

全世界仿佛仅剩下他们。

 

理智的警戒线在一瞬间被洪水淹没的界冢伊奈帆在许久之后才隐约听见了来自斯雷因·特洛耶特的,低低的抽泣声——不过如果不是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他恐怕很难相信。

 

现在的情况让人十分难堪,他仅仅记得自己在斯雷因主动吻上来之后疯了一样地直接咬出了对方因为长时间的监狱生活而营养不良的,薄薄的嘴唇。他像回归了本能的动物一样肆虐着对方的口腔,溢出的唾液分不清是谁的,他清楚地感知到了斯雷因恐惧的颤抖,却没能说服自己让自己停下。

 

混乱之中,伊奈帆早已压制住了斯雷因棱角分明的身体,他想他是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躯体也可以如此消瘦,尽管伊奈帆早就知道这一年半来斯雷因呆在监狱里瘦了不少,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惊讶了。

 

他松开对方被吻得红肿的嘴唇,黑暗之中皱了皱眉头:“你有好好吃饭吗?”

 

“哼……”他隐隐听见斯雷因不屑地反驳,鼻腔里哼出一声轻微的声响,伴随着刻意压制住的不止的喘息声煞是好听。

 

“……抱歉。”伊奈帆俯下身用鼻尖蹭了蹭斯雷因的耳朵,热热的,他想它们一定是红透了。

 

“你有什么抱歉好跟我说的。”身下人下意识地和他拌起了嘴,却在沉默了半响后又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斯雷因的手和胳膊都是冰凉的,就好像初遇那日浸透了他的海水一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像是走了神,又喃喃着重复了一遍:“界冢伊奈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沉默了许久的伊奈帆低下头,稳稳地亲吻住了他白皙的脖子。

 

 

这是两个自幼在战争和军队中长大,对性事毫无经验的男人。

 

界冢伊奈帆曾被青梅竹马的网文韵子和好友的加姆无数次地批判过智商高的男人果然情商都太低。

 

此时此刻大概也是一样,对爱情故事鲜有耳闻的界冢长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斯雷因·特洛耶特这个曾经的宿敌产生了怎样的情感,不过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覆水难收了。

 

在初次吻上斯雷因的时候,他就被对方身上独一无二的气味所吸引了,那是一种散发着淡淡薄荷清新的,丝毫不让人觉得甜腻的气味。

 

他在对方白皙干净的脖颈上辗转,不断地亲吻、舔舐、吮吸、撕咬。

 

右手不安分地探进了衬衫下摆,沿着对方尚好的腰线摸索着上升,他甚至能触碰到斯雷因冰凉皮肤下突出的肋骨,莫名让人有些心疼。手腕上忘记取下的手表免不了硌住了对方,斯雷因暮的颤抖了一下,有些委屈地开口:

 

“手表,能取下来吗?”

 

“……抱歉。”他保持着跨坐在对方身上的姿势取下了手表,“说起来,为什么你身上会这么冰?”

 

“不知道。”斯雷因迅速还嘴,“可能因为我是冷血动物吧。”

 

伊奈帆便不再说话,俯下身吻了吻斯雷因的额头,左手依旧钳制着对方的手腕,方才取下手表的右手便顺着关节清晰的椎骨一路向下,心急地勾住了裤子的边缘,却被对方用手按住了。

 

“我自己来。”他一定是紧张得不行,才会哆嗦的如此厉害。

 

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已经不重要了,伊奈帆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昏暗的灯光下,直直地盯着斯雷因夹杂着紧张和委屈的表情,他的五官都带着深深的阴影,浓墨重彩,像画里的角色一样。

 

在这一刻全世界也无法将我们分开,这样就足够了。

 

 

裸露的背部在空气中凉凉的。

 

自脚踝到头顶,丝丝相扣的身体将双方都生涩无比的反应无以复加地反应在了眼皮子底下,心脏砰砰直跳,速度快要突破极限。

 

因为主人的心境而燥热了起来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探进紧致无比的地方,伊奈帆隐隐听见了对方难以抑制住的低吟,不过眼下,豆大的汗珠正顺着他的脸颊一颗接一颗地滴下,他能先顾及好都不错了吧。

 

这仿佛已经不是那两个在宇宙空间腥风血雨的战场上驰骋的战士了,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逃避那些歌颂和厌恶,躲进只有自己的世界里去。

 

手指正在持续地向深处探索,紧致而又独特的空间包裹住了手指,那之中的滚烫,和皮肤的冰冷格格不入。

 

斯雷因紧紧地咬出了嘴唇,企图阻止那些嗓子眼里的柔媚的声音从齿缝中泻出。

 

不过这大概也是徒劳无功,脑海中的羞耻和底线早已被身体的快感和疼痛所取代,他的脑子现在只剩一团乱麻,不过倒也弥补了对身体上的事一无所知的空白。

 

他能清楚地感知到对方细长的,曾操控过橙色的机甲,也曾为他准备过早饭的手指。

 

火山的喷发是注定的,我们谁都逃不开即将被岩浆所吞噬的命运。

 

斯雷因再度揽上伊奈帆的脖子,细细的一层汗水沾湿了他的手心,他艰难地开口,声音低沉,却又充满情欲:“……进来。”

 

片刻之后,坚硬而炽热的物体触碰上了他的皮肤,想要逃避,却又不忍拒绝。

 

近乎贯穿了整个身体的疼痛随之袭来,他差一点就觉得自己要直接被撕碎,费尽心思忍住的呻吟自嘴角溢出。

 

混合着血肉的冲撞让疼痛充斥满了他的整个身体,冰冷的皮肤似乎快要被磨破了,他开始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却仍是坚定、毫不迟疑、无法拒绝地抱紧了对方的身体。

 

还好,那时我们都没有杀死彼此。

 

 

 

 

 

最后一件事嗯,作者脑抖想出本儿啦,只问有人要吗

评论(12)
热度(3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