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三话

在被论文和读书笔记折磨得都要忘记自己是谁之后我终于感受到了文史哲专业的悲哀【x

然后出本的四儿在筹划中啦,不过鉴于lo主真的很忙所以今年是没戏的……

感觉周围的大大们都在撸本等cp17,我……却在攒钱等cp17【x

本次更新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然而是结局到来之前的最后一次糖【?!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八点五】 【九】【十】 【十一】 【十二】

 

「拾叁」还看得见夕阳吗

 

界冢伊奈帆是在自己用于联络的小方块的反复震动声中醒来的。

 

他并不喜欢这样通过快速震动而产生的声音,或者说,他甚至并不喜欢一切用于联络的东西。或许是性格所致,被什么牵制住的感觉总让他不太舒服。

 

大概能猜到会这么锲而不舍打电话的人是谁,伊奈帆本想当作没听见就这么搪塞过去的,身后却冷不丁冒出了斯雷因闷闷的声音:

 

“快接,吵死了。”

 

……好吧。

 

还来不及思考自己究竟为什么会有妥协得这么快的时刻,自家姐姐的责骂声就从通过无线电波连接的小方块里传出:

 

“奈君!怎么又不接姐姐的电话!我从昨天晚上一直打到现在啊!是不是又故意当作没听见啊!有好好看国时间吗!你已经迟到很久了知道吗!还有——斯雷因君怎么样了你倒是跟姐姐说一声啊!”

 

在被一长串的提问轰炸过后,有条不紊穿着衣服的伊奈帆回身看了一眼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斯雷因,淡淡地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他没事。”

 

“是吗?那就好——”界冢雪似乎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毕竟在不知情地情况下给斯雷因注射了镇定剂的人是她,对方再怎么是一个本该被处死的战犯,她也不忍看见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眼前消失。

 

“工作那边我会自己去解释的,就这样了,雪姐自己也要好好休息。”

 

“诶?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等等!别这么急着挂断啊奈君!”还不等界冢雪享受完受宠若惊的问候,对方就草草挂断的电话,呆呆地望着屏幕上的“对方已挂断”的字样看了许久,心中五味杂陈的界冢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别总让别人这么担心你啊,臭小子。

 

 

“接完了。”迅速挂断了电话,尽管知道裹在被子的人肯定是看不见,伊奈帆还是朝着斯雷因的方向晃了晃手机,“这样可以了吧。”

 

“……哦。”平平淡淡的回答。

 

伊奈帆忽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在情事上丝毫没有经验的他自然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愿不要被踢下来就好了;一声不吭地离开房间?好像有点太薄情的吧;难道应该交流一下感受吗?还是谈论一场攻防战轻松一些。

 

或许是感受到了伊奈帆难得一见的尴尬和焦躁,全身上下都乏力无比的斯雷因还是艰难地探出了金发早已凌乱不堪的头,碧色的猫眼倒是一如既往的澄澈。

 

“……你很闲吗?”在对上界冢伊奈帆满是讶异的褐色瞳孔前,他还是迅速别开了头。

 

“……?”曾在战争后被人们追捧为“地球上最聪明大脑”的界冢长官依旧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很闲的话就去做早餐。”斯雷因又一次把自己从头到脚地裹在了被子里,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饿了。”

 

“……嗯?好。”未能对事情的发展做出预测和反应的界冢长官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房间走进了厨房穿上了围裙拿出了锅铲。

 

这算是触发了温情剧情线吗?

 

面对着到底是做鸡蛋煎饼还是黄油吐司的史上最大难题,伊奈帆无奈地皱了皱眉头,却也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真好啊。

 

 

在长久的时间和生命面前,放弃总是显得为时过早。

 

斯雷因承认自己是趾高气昂的,至少在作为伯爵的时候是的,他的骨子里是不愿对任何人认输的,尤其是对界冢伊奈帆。

 

这个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少年出现扰乱了他的人生,本该有序的安排开始向从未预想过的方向发展,他被迫接受着这些发展,却又莫名地期待着这些发展。

 

毕竟谁都会好奇和渴求从未见过的景色。

 

然而斯雷因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是因为已经死亡的名头让他除了界冢伊奈帆外已再看不见任何景色,又或许是因为他自己在不自觉中屏蔽了那些复杂和繁琐。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第一次地,产生了“现在这样就好”的念头。

 

尽管人们已判定他沉默与孤独,尽管人们向他暗示他行将死亡。*

 

 

伊奈帆在看见斯雷因又一次只穿着睡衣上衣就走出了卧室时,紧张得差一点没拿稳手里的盘子。

 

斯雷因则是淡然而又自觉地坐在了饭桌旁,上一回的时候他红透了脸,伊奈帆并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这次倒是反过来了。

 

“怎么了?”看着表情一瞬间丰富了起来的伊奈帆,斯雷因歪了歪头,“你不饿吗?”

 

再度无法组织语言回答的伊奈帆便又顺从地将两手拿着的盘子搁到了斯雷因面前,刚才的问题实在是太难以抉择了,于是他选择了两样都做。

 

新鲜出锅的早餐在两人之间不远的距离中冒着热气,紧张到不行的伊奈帆正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指,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了的斯雷因则选择沉默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斯雷因,你……”自知不应该再怎么尴尬下去了的伊奈帆终于艰难地启齿,“你的身体,已经没关系了吗?”

 

他们像是这才想起昨晚发生过的事。

 

斯雷因认真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口齿不清地回答道:“大概吧。”

 

大概吧,反正他也再找不到更好的回答了。

 

又是一阵令人烦躁不堪的震动声,伊奈帆竟难得地被吓得一抖,再抬眼看对面的斯雷因,依旧认真地咀嚼着食物,摆出了一副“赶快接”的表情。

 

“……抱歉。”

 

他迅速地按下了接听键,离开椅子向厨房走去。电话依旧是界冢雪打来的,他原以为会来得更晚一些,没想到竟在地球军那边的电话之前到了。

 

“雪姐。”他回复了一如既往平淡冷静的语气,“还有什么事吗?”

 

另一头的人沉默了一小会,才犹豫着断断续续开了口:“奈君,刚才,你的上司给我打了电话。”

 

哦,难怪自己没有接到电话,不得不说这群老油条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伊奈帆皱了皱眉头:“怎么说?”

 

“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让我告诉你要好好工作,别把心思放在其他事上之类的。不过这很奇怪吧,那群老头子什么时候也会说这样的话了……”

 

界冢雪的抱怨声仍不断地传来,顿时明白了什么的伊奈帆则担忧地侧过脸看了一眼此刻安静的金发青年:“还提到了什么别的事了吗?”

 

“应该没有了吧,对了,奈君是不是未经过上头的允许又做了什么草率的事了?对方一直在强调‘希望界冢君能继续保持理性’什么的呢。”

 

反常,太反常了。原本那群人就并不经常给他打电话,即使有事要通知也是以邮件为主要途径,更不用说告诫下属要好好工作这一类的话了。而这件事放在他界冢伊奈帆身上来看,则更像是……

 

更像是一种警告和威胁。

 

又一次草草地挂断了电话,伊奈帆觉得事情开始棘手了,忧心忡忡地回到了饭桌旁,斯雷因似乎已经结束了他用餐,正自然地坐在他的位置上,桌上的盘子却仍盛放着东西,食物被用心地摆放好,看起来安静得有如一张油画。

 

“这是……?”

 

“留给你的,毕竟做饭的人是你,我一个人吃完不太好。”斯雷因笑了笑,“所以,一起吃吧。”

 

“……好。”他坐下,方才那些烦心的事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去他的保持理性。

 

 

*改自加缪《置身于苦难和阳光之间》

评论(3)
热度(35)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