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四话

好像快要进入最终部分了,莫名有点舍不得了

然后,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篇是BE,真的是BE,之前好多小旁友跟我缩不想要BE,其实写到现在自己有点动摇了啊可是又不太想改变初衷

所以还请大家谅解一下我【土下座

写完这一篇后一定会写篇傻白甜来回馈大家的!相信我!!!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八点五】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拾肆」谁念秋风独自凉

 

有些行为,是注定无果的。

 

人们口口声声地宣扬科学思想,说着不相信神明和命运的口号,却又偏偏喜欢以自身的“常识”和“习惯”去束缚某些事物,强求于全世界。

 

界冢伊奈帆是个在理性和常理中成长起来的人,并且他向来能在战斗中将这些铸造了自己世界观的东西运用得炉火纯青,仿佛掌握了世界的本质。

 

他甚至曾在又一次毫无悬念赢得了练习赛时产生了“人类或许根本不需要感性”的推断:毕竟那东西无法让他取得满分的成绩,更不能让他坐在机甲里就分析出敌方的策略,这一点让自家操碎了心的姐姐差一点放弃希望了。

 

好在他遇见了一个瞳孔里掺杂着温柔、倔强和悲伤的少年。

 

徐徐海风中,天真善良的火星公主兴致勃勃地述说着自己来到地球之前的故事,他却独独对她口中温雅忠心的小骑士感了兴趣。

 

脑子一向转得比别人快的界冢伊奈帆自然是在看见艾瑟依拉姆公主捧起银色吊坠的那一刻就猜到了方才被自己击落了的火星士兵的身份,这使他难得地有了“似乎做错了”的恍然感,现实却依旧不留情面地在他大悟之前给了所有人乃至世界一介重击。

 

被血液模糊了双眼的界冢伊奈帆对着名叫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敌人举起了枪支,却在读出了对方碧色双眸里的复杂情绪时犹豫了。

 

那大概是第一次,他以自己的感性而非理性做出了选择。

 

之后的事情便如常识那般一发不可收拾,身边的人都评价说伊奈帆眼睛受伤之后变得温柔了,却只有他一人知道产生这一变化的源头所在。

 

所以,他无法做到把这一源头给抹杀掉。

 

可我们不善言辞的界冢长官又始终无法把真实的原因袒露给源头本人,只好用略显尴尬的行动来隐约表达——意识需要付诸实践,这一点倒是他的理性在主导了。

 

还好我们可以庆幸,有些事,早已心照不宣。

 

 

所以,斯雷因在听说伊奈帆外出旅行的提案时,并没有太过惊讶。

 

“没有异议,不过例行公事,我还是稍微问一下。”斯雷因放下手中的英文杂志,挑了挑眉毛,“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需要理由吗?”好吧,看来更多的时间里界冢长官的感性思维还不够成熟。

 

“当然需要了。”金发青年毫不遮掩地投去了嫌弃的眼神,“一般来说,人们想要旅行的理由有调节心情、探访亲友、拓展视野,还有就是——太有钱了。”

 

他说到最后一项时明显皱了皱眉头,看来火星上的贫富差距社会矛盾也是蛮激烈的。

 

“哦,这样。”伊奈帆仿佛学到了新知识一样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难以理解,难道不是因为想去旅行所以才去的吗?”

 

“这么说也没有错吧。”心里抱怨着“小鬼果然还是小鬼”的斯雷因忍不住笑了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那么,界冢长官想去哪里旅行呢?”

 

“目的地的话,还没有决定。”或许是被相对轻松的气氛感染了,伊奈帆勾了勾嘴角。

 

“……果然是这样。”斯雷因翻了个白眼,“你应该直接问我想去哪里旅行的。”

 

“哦,那你想去哪里旅行?”界冢长官认真地照本宣科。

 

捧着英文杂志的斯雷因沉思了起来,手中的纸页却快速翻动着,他似乎是想从中找一些灵感,却直到杂志翻到了封底也没解开紧锁住的眉头。

 

看来是个难题,伊奈帆如此评价。

 

玉石般的瞳孔盯着杂志的封底看了一小会,继而有些不确定地开了口:

 

“界冢伊奈帆,你还记得第一次你把我击落的地方吗?”

 

“你是说……种子岛?”这回换到伊奈帆皱起眉头了,“你想去吗?那里虽然曾经是军事基地,不过战争后已经改成景点……”

 

“那第二次的你还记得吗?”斯雷因并没有抬起头,只是盯着封底那张风景图快速地发问,“就是你没有把我击毙的那一次,那之后我直接被你送到监狱去了,完全没有机会知道。”

 

“呃,大致地点的话应该是在琉球群岛,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公开具体是哪座岛屿。”伊奈帆有些疑惑,却仍旧一五一十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不必要的麻烦。”他眨了眨眼睛,“是在说怕有人专门在岛上修一座我的雕像用来吐口水吗?”

 

斯雷因的语气近似开玩笑,伊奈帆却仍听出了那之中的悲伤。

 

“不会的。”他淡然反驳,“就算有人修了,我也会负责拆掉的。”

 

“……还真是尽职尽责。”听到这里,斯雷因又笑了笑,“那就去琉球群岛吧,我还在地球上的时候年龄太小,整天和父亲呆在实验室里,都没有什么出去游玩或者旅行的机会。”

 

斯雷因耸了耸肩膀:“本来以为还有机会,谁知道那之后再来到地球的经历会令人更加不愉快。”

 

伊奈帆也盯着那张封底看了许久,直到斯雷因都开始怀疑这个提案是不是有些过分,他才抬起头,眼神严肃地一字一顿地开口:

 

“那么今后,就由我来担起带你旅行的责任的。”

 

 

人不该沉溺于眼前的幸福,这是恒古不变的,由实践证明过的真理。

 

漆黑一片的狭小房间里,电脑屏幕成为了唯一的光源,这东西的辐射危害众所周知,可人们还是喜欢围着它打转转。

 

“目标有何动态?”

 

“报告,暂无大幅度移动,仍留在界冢伊奈帆长官住处。”

 

“界冢长官那边吗?”

 

“报告,已经……旷工两天了。”

 

“意料之中,继续监视目标。”

 

“了解。”

 

暮然,豆大的火苗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之中,不知是谁用打火机点了一支烟,烟雾顿时弥漫了狭小的空间,令人有些浑噩。

 

人不该沉溺于眼前的幸福,可总有些人不以为然,被目光所及处的美景所征服,忘却了常识和真理。

 

可界冢长官,你是个聪明人,你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香烟被熄灭,独留呛人的烟雾和仍旧散发着幽幽光芒的电脑屏幕。

 

谁念秋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评论(2)
热度(22)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