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五话

说好的更新来啦~不知大家这玻璃碴子糖吃得可还好【你走

接近完结了也不多说什么了,感谢所有能忍着我的坏习惯看到现在的小伙伴儿们吧

另外有意勾搭lo主的小伙伴来戳呆鹅啦:625437483

lo主最近寂寞冷啊【x】给你们寄明信片哟!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八点五】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拾伍」从前我死去的家*

 

诞生于散发着腥甜气息液体中的深红之花,层层叠叠地开放了。

 

 

“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吗?”

 

还穿着家居服的斯雷因半倚靠在门框上,望着眼前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有些不知所措:“……快过头了吧。”

 

“很快吗?”对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毫无自觉的伊奈帆则依旧淡定如初,“目的地已经决定好了,我不认为还有其他的延缓计划执行的因素存在。”

 

“一般来说还有考虑很多的吧。”斯雷因有些哭笑不得,在眼前这位地球军官看来,似乎能避免“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这一定律的最好方法就是——在计划刚刚出台变化到来之前即刻行动。

 

“比如说?”

 

“比如说,交通啊住宿啊什么的,等等,说到底你真的有准备充足的资金吗——”

 

他忽然开始有些怀疑这个男人能不能安全走出这栋楼了,毕竟界冢长官的经历和他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是极为相似的,他不相信这个男人曾有过独自外出旅游的经历,离家出走倒是有可能。

 

“原来如此。”斯雷因愈发焦急起来的语气被淡然打断,伊奈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顺带一提,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的呢?火星上也有旅游机构吗?”

 

……当然没有了!就是有也不可能去过吧!别给我随意就岔开话题啊!

 

“我认为这些担心是不必要的。”无视了眉头快拧出水来的斯雷因,伊奈帆自顾自地折起了手中的衣服,“现如今网上的诈骗犯很多,与其抱着提前做好万无一失准备的心态,不如随遇而安船到桥头自然直——旅游攻略上是这么说的。”

 

“……你那些同样是从网络上看来的东西自相矛盾了吧!”

 

闷闷不乐地反驳没有经验明显是在死撑的长官大人,两人之间的气氛竟一下子微妙了起来,尴尬的沉默持续了许久之后,有些憋不下去的斯雷因终于试探性地开了口:

 

“……生气了?”

 

“没有。”回复得倒是很爽快,“我只是在惋惜,原以为你会担心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我工作上的,你前不久不是很喜欢问吗?”

 

才不是喜欢问好吗!

 

第无数次招架不住对方脑回路的斯雷因索性任性了起来:“才懒得担心你,再说了我的担心也没有什么用。”

 

“明智之举。”伊奈帆微微颔首,“有什么特别要带的东西吗,我估测着你的喜好准备了一些新衣服和日用品。”

 

“不用。”斯雷因笑了笑,用手指勾起脖子上挂坠的银链子:“有这个就够了。”

 

“……明白,毕竟瑟拉姆小姐保管过的东西。”

 

尽管早已心知肚明,他似乎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甚至舌头打结没能反应过来自己用了旧时的称呼。

 

“噗——”斯雷因倒是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表情难得地放松,“小鬼,你是吃醋了吗?”

 

斯雷因心情好时常用“小鬼”这个称号来称呼这位年纪确实比自己小了那么一点点的长官,尽管以往的嘲讽意味都不怎么明显,这次却意外地效果拔群:界冢伊奈帆长官竟出奇地红了耳朵。

 

咦?难不成说中了?

 

获得意外进展的斯雷因嘴角的弧度迟迟难以放下,语气亦是愈发明快起来:“照这么说的话,你也保管过一段时间不是吗?——虽然和强行抢走的差不多了。”

 

“……并不是强行,只是从凶案现场顺带带走的而已。”

 

“喂喂,你还活得好好的哪里是凶案现场。”

 

暮然回想到了过去的事,斯雷因有些恍惚:扬陆城那一战无疑成为了他人生当中的转折点,不过现在再回过头去细细分析的话,对界冢伊奈帆而言大概也是一样吧。

 

苟且偷生也好,死后余生也好,我们只需要庆幸心脏依旧跳动就好了。

 

“界冢伊奈帆,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斯雷因歪了歪头,语气让人难以拒绝。

 

“什么?”他十分客气地附和。

 

“在想你选择了我真是人生中最烂的决定。”

 

整理衣服的双手停在了半空,伊奈帆蹲在行李箱前思索了一小会,站起身来朝着金发青年的方向笑了笑:

 

“我也这么觉得。”

 

他迈步向着他的决定走去,倾斜身体吻住了对方的额头。

 

 

你所选择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你所前进的道路、你所说出的话语、你所做出的决定、你所守护的人们,你的意志永远正确,纵使你背叛了全世界。

 

只要你是坚贞不渝的,便无人能质疑你的选择。

 

*

 

“然后,然后呢?!”

 

界冢伊奈帆看着我的表情像是在看着一个言情小说读入迷了的花痴女,虽然事实上我早已经是拍着桌子求后续的状态。

 

“原来如此,所以才要来琉球群岛啊!那,那位特洛耶特先生呢?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他现在在——”

 

“呃,渡边小姐,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的表情有些难堪,“直到刚才我所说的,都是快四年前的事情啊。”

 

“诶?啊……”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的我尴尬地坐下,“抱歉……”

 

“没事。”界冢伊奈帆温和地笑了笑,回忆故事这件事似乎让他也愉快了起来,“接下来的话,我和斯雷因当天下午就离开家了。”

 

“……这么快?!”我想自己大概能够理解当时特洛耶特先生的感受了。

 

“各种各样的原因,总之是很难解释清楚的复杂状况。”他的目光落向自己交叉在一起的十指,表情凝重了起来,“或许真的是那样,那真是我人生中最烂的决定。”

 

“不是呀!我觉得这很好啊。”有些不明白的我提高了嗓音,“和重要的人一起去有回忆的地方旅行,这不是很好嘛?”

 

“不,我所指的不是那个。”界冢伊奈帆摇了摇头,“是指我当初并没有杀他这件事。”

 

界冢伊奈帆的语气不由得悲伤了起来,气温也仿佛随着他的情绪低落了不少,开始让人有些难受了。

 

“为什么,这么说?”我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生怕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雷区。

 

“因为但从结果来看,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拯救了地球和火星的英雄角色懊恼地说出了徒劳无功这样的词汇,我也下意识地开始怀疑至今为止所明白的事理来。

 

任何人都拥有自私的权利,拯救了世界的大英雄也好,促成了战争的指挥官也好,他们本都是出于同一个目的,都是想亲手铸造一个能让自己和他人安然生存下去的世界。

 

“耽误了一些时间,抱歉,现在让我们继续吧。”

 

他微微仰起了头,似乎在缅怀自己那个最烂的决定,“我确认斯雷因是明白我所想的一切的,不然他也不会再那天我们一起离开的时候,用和死去的过去告别一样的表情看着生活了几个月的地方。”

 

 

*出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

评论(5)
热度(3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