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六话

来自一到周末就靠外卖过活的lo主的更新

码字之奥义:一到完结字数就boom boom boom根本停不下来

越写自己就越心疼这俩傻孩子了,只求小旁友们憋给我寄刀片

另外继续求小伙伴!勾搭来戳呆鹅吧:625437483

 前文直通车→【零】【一】【二】【三】【四】【五】【五点五】【六】【七】【八】 【八点五】 【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拾陆」一支否定安魂曲

 

人并不是孤独的。世道虽然险恶,但还是幸福地活下去吧。*

 

 

他们的脚步迈得十分艰难,他们的路途注定无法畅通无阻。

 

疲惫的人们在漫长的旅途中学会了歌颂坚持,学会了在这样的歌颂中寻求一种自我的心理安慰,以在力不能及的目标面前对自己说一句“至少已经努力过了”。

 

没有人能否定汗水和泪水,但也没有人能否定结果的重要性。

 

这也许就是斯雷因·特洛耶特在最后的最后选择了坐在他心爱的塔尔西斯中成为茫茫世界中一块无奇的宇宙垃圾的原因。他也并非是不想拥有和平与美好,他只是太累了。

 

这一疲惫感即使是在拥有了界冢伊奈帆以及他所带来的温情之后也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好转。斯雷因至始至终都清楚地知道燃起的小小希望被人扑灭的感觉,也因此至始至终都不愿意再怀揣一丝的侥幸和希望。

 

界冢伊奈帆那颗号称人类最强的大脑一直想不明白斯雷因爽快答应旅行一事的缘由动机,而这一点谜题满身的斯雷因本人似乎也是一样。

 

我只是再度厌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才不是想顺着橙色混蛋的性子让他也开心一点的呢。、

 

恍若回到了几年前掌握着整个火星命脉日子的前任伯爵大人如此说服自己,不过眼前的状况可比在月面基地或扬陆城的时候好了不知多少倍。

 

至少现在,即便没有了心心念念的艾瑟依拉姆公主,他也能发自内心地笑了。

 

 

列车,缓缓驶离了站台。

 

尽管在有了Aldnoah的支撑之后,地球的科技水平得到了飞速的发展,但在出行方面,依旧还有很多人喜欢选择相对古老的方式,比如界冢伊奈帆。

 

虽然不清楚伊奈帆搞到两张火车票的途径,但在飞行器和机甲中度过了十几年时光的特洛耶特伯爵竟意外对这一交通工具感到新奇和满意。

 

真是两个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老年人,坐在车厢里靠窗位置的斯雷因如此评价。

 

或许是大城市的站点都被更为迅速的交通工具所取代了的缘故,这一车站被修建在了相对偏僻的乡村地段。伊奈帆开了整整两个小时的车后将配给的车丢在了车站的停车场,此刻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星星点点橙色的余晖点亮了路灯。

 

这比起旅行来说更像是逃亡,不过也是轻柔温和令人愉悦的逃亡。

 

列车终于离开了站台,看着朴素且人烟稀少的站台在视野范围内变小再变小直到消失,心里竟莫名有了种怅然失所的失落感。这或许应该是人之常情,但放在早已没有归属之处的斯雷因身上还是多少有着违和。

 

说来有些讽刺吧,曾说过不再需要未来的他竟开始臆想目的地是什么样的了。

 

好在界冢伊奈帆适时地带着两杯热饮出现,把他从乱七八糟的想象中带回平淡的现实。

 

毫无意外地,这节车厢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列车在金属摩擦的声音中逐渐加速,斯雷因接过伊奈帆递过的热饮后一如既往地道了谢谢。

 

揭开杯盖,升腾的热气毫无征兆地钻进了口腔和鼻腔里,斯雷因低头小啜了一口,继而乍了乍舌:“好甜。”

 

“抱歉,我以为你喜欢喝甜的。”

 

“我的确是喜欢口味偏甜的东西。”斯雷因皱了皱眉头,“可这也太甜了,你加糖的时候是在走神吗小鬼?”

 

“驳回,加糖的不是我而是店员,另外——能别再用小鬼称呼我了吗,事实上我也只比你小一年零二十八天。”伊奈帆闷闷不乐地反驳,灵巧地绕开了从店员手里接过饮料的时候的确在走神的事实。

 

斯雷因笑了笑,难得地不再和对方吵下去,安静地品味起了纸杯中的热饮。

 

“列车的行进速度比不上其他交通工具——我们大概明天早上能到达飞机场。”特意选择了两个面对面位置的伊奈帆专注地撑着下巴端详起眼前的人来,“今晚要在列车上度过了。”

 

“没关系。”

 

伊奈帆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喜欢斯雷因用敬语说话时的口气,平静、认真,尽管这会带来一定的违和感,但他依旧享受着听到对方用这样干净如月光的语气说话。

 

就像在乡间小路上越过草丛的蝴蝶那样,美丽,让人不忍触碰。

 

在这世界上,总有些人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不能想,却又不能忘。

 

“……看够了吗?”将纸杯的圆边咬出了一圈齿印,斯雷因有些不悦地挑了挑眉毛,“你看起来很闲。”

 

“我确实是很闲啊。”显然没能理解话中话的伊奈帆并没有移开目光,孤零零的右眼像一块在土下沉睡了千年的琥珀,光洁明亮,充满了故事。

 

“界冢伊奈帆。”他忽然抬眼,表情严肃,“其实你的确是个不错的家伙。”

 

“……斯雷因?”竟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严肃语气弄得有些慌张了,“怎么了吗?”

 

“没事,偶尔夸赞你一下,感谢我吧小鬼。”带着笑意低下了头,碧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了些许的伤感。

 

而我,的确是个烂透了的人。

 

 

斯雷因·特洛耶特偶尔会为自己的转变而感到惊讶。

 

在地球上对着托尔兰扣动扳机的时候,在扬陆城里和扎兹巴鲁姆伯爵做出交易的时候,在月面基地披上伯爵服的时候,在塔尔西斯失去重心在宇宙空间里坠落的时候;他的人生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太多的转折,以至于引得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所有人开始对这场不长不短的人生进行批判。

 

所以,对着界冢伊奈帆略有些别扭的情感做出了回应这件事或许也是一样。

 

他已经很久没有依靠过别人了,又或者说从未有过,艾瑟依拉姆仅仅只是他的精神支柱,他要做的不是依靠这位火星公主,而是尽可能地保护她。

 

然而界冢伊奈帆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好了,造就了他斯雷因人生中的巅峰和低谷的竟然是同一个男人,这还真是千古难遇的笑话。

 

不过好在他仍是需要依靠的,人都是需要依靠的,他只是在最无所依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让他进退两难的人。

 

斯雷因有些时候甚至觉得界冢伊奈帆或许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他有为他操碎了心的姐姐,有和他一起驰骋沙场的同伴,有着聪明的脑袋和丰富的知识,哦上帝,这真是个幸福的人,至少在斯雷因见过的人里是。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和界冢伊奈帆站在截然不同立场上的斯雷因·特洛耶特无法做到放下身段、自尊、倔强和过去来依靠他。

 

又或者说,无法做到拖累他。

 

 

“这里是追击一号,请主控制室反馈目标的位置。”

 

“回复,目标现在正在高速运动,据判断应该是在列车一类的交通工具上,查询现在在运行的列车后发现一辆符合条件的列车,据估计十分钟后会到达下一站,请尽快赶到并待命。”

 

“收到,五分钟内到达车站,十分钟内持枪支待命。”

 

“发现目标后请向主控制室汇报。”

 

“明白,发现目标后立刻向控制室汇报。”

 

 

金属的撞击声在黑夜里显得异常清脆,列车急刹车时人们因为惯性有了小小的摇晃,好在尚未到该进入睡眠的时间点,人们异常兴奋。

 

伊奈帆在被斯雷因勒令再去买一杯不要糖的热饮后尤为清醒,虽说他原本就是长时间保持清醒的人,但这一次行事需要谨慎。

 

他可不想再走一次神。

 

店员是个笑容十分甜美的女孩子,将饮料递给伊奈帆的时候还眯着眼睛开玩笑道:“是给恋人买的吗?那样的话多加糖会不会更好呢?甜甜的更有恋爱的感觉哟!”

 

“……不用了。”他没有否认,“他不喜欢太甜的。”

 

他微笑着接过纸杯,返回列车的脚步异常轻快。

 

 

夜里的风即使是在炎热的日子也依旧寒冷,斯雷因靠在车站的一颗柱子后,望着匆匆返回的褐发少年,心里竟莫名踏实了几分。

 

抱歉啊橙子混蛋,不过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和你唱反调了吧。

 

时间刚刚好,他望着缓缓驶动的列车,难以察觉地笑了。

 

 

*出自凑佳苗《告白》

评论(3)
热度(24)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