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AZ/奈因】山樱花未稀 第十八话【完结】

就这么任性地完结了,感谢所有看过的没看过的小伙伴们的支持!

这几天一直炒鸡忙今天终于找到时机来发文惹

写奈因写了一年了,然而笔力始终没有提高- -

希望大家不嫌弃我啦~也希望奈因能有好的结局~

最后依旧希望有小伙伴来勾搭lo主,来戳呆鹅:625437483

 

 

 

「终章」樱花落尽阶前月

 

——愿和平常在。

 

 

“我的意识一片模糊。”

 

“我只记得自己在海上的漂浮耗费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四肢乏力关节泛白。被冰冷的海水长时间浸泡的感觉确实不太好受,从悬崖上坠落闲下来时被尖石划破的伤口因为海水中的盐分而不断作痛。我想我能够理解为什么在我击落斯雷因后他会想一枪把我毙命了。”

 

“我不得不承认在摘下机械义眼后大脑的自主思考速率变慢了。当我想起斯雷因的时候,已经被海浪冲上沙滩很久了。”

 

“我确信那时候斯雷因是被击中了。你问为什么?呃,或许是,军人的直觉吧,我无法确定。”

 

“我并不清楚自己被冲上岸的地方是哪里,不过至少还在国境内,清晨出海的渔民发现我之后用不知日本哪里的方言手足无措地说了很多话,直到我忍不住艰难地开口才意识到应该联系医院。”

 

“我在医院满是消毒水气味的床上躺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期间有无数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以‘探望’为理由出现在我面前。雪姐和韵子抱在一起哭了一大通,就连加姆的眼圈都有些红;地球军的各层军官逐个出现,其中不乏有表情十分遗憾的。”

 

“当然了,我没有,也不可能见到斯雷因。”

 

“所有人都十分默契地对一个早该死去的人只字不提,艾瑟依拉姆女王也在我住院的期间发来了一段视频,慰问的同时在屏幕那一头说了无数次对不起——毕竟那也是她重要的人。”

 

“我甚至连他的生死都无从得知,尽管仅存的记忆不断对我炫耀着死亡的可能性明显更高,可我依旧想相信他还活着。这要放在五年前的战争时我定是不会这样想吧,时间真是可怕的存在。”

 

“出院之后我正式辞了职,上层这次没有反对,大概是迫于社会舆论压力无法反对吧。闲下来的我有了时间,于是开始旅行,凭借记忆走到了一个又一个他曾经提到过的地点,即使是不经意间的。”

 

“或许是执念,不对,是侥幸吧?我仍抱有能在某处重新见到他的侥幸心理。”

 

他深吸一口气,赭色的瞳孔熠熠生辉:“如果他还活着,愿他能见到世间的温热。”

 

 

那场夜雨之后,我们的小岛迎来了春天。

 

界冢伊奈帆一早便离开了,真不知道昨晚和我聊到深夜的他是如何做到在清晨六点多就打包好所有行李将房间钥匙和一张便条留在柜台上之后离开的——又或许是回忆了一个悲伤故事的他无法入睡。

 

流水般清澈的阳光溢满屋子,那盏昨晚我忘记清洗的陶瓷杯此刻安静地摆在我们不久之前坐过的桌子上,闪着整洁明亮的光泽。

 

我想那位斯雷因·特洛耶特先生或许也见过相似的场景,见过界冢伊奈帆所留下的,一丝不苟却又不乏温暖的痕迹。

 

那两位极为相似的先生最终也没能逃过最初的结局。

 

不过好在理性并且慈祥的上帝并没有在最初就给出过于惨淡和悲情的剧本,至少现在,他们还能目标朝前地行进。

 

尽管界冢伊奈帆临走前做了一件令我很不愉快的事情:这个蹭了一晚上住处和好几杯速溶咖啡的家伙居然没有留下该付的钱!虽然我白听了别人的私事……不过大晚上的还有电费呢!怎么算啊!

 

抱着说不定会留下银行卡号的侥幸心理,我拿起了界冢伊奈帆留在柜台上的便条。

 

就连边缘都撕得无比整齐的便条上只有几行清秀的字体,所以说果然长得好的人字写得也好看吗?那我可真得感谢自己的父母了。

 

“致渡边未来小姐:

很抱歉不能和你当面说再见,因为你睡得实在是太熟了,光靠敲门我没办法叫醒你。

希望你不会把这张便条当作垃圾扔掉,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写在这里的话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和你的谈论十分愉快,尽管咖啡的味道不怎么样。这是我第一次和他人谈起自己和斯雷因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这也是第一次遇到了能理解他的人吧?我不能确定,不过我想,如果斯雷因能见到你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

不得不说你是个思想很有意思的人,斯雷因也是,感谢你能够理解他。

早些年人们都将他当作一切不愉快事件的泄愤对象,不过这些愤怒也在时间中不知不觉被冲淡了。我曾告诫过自己,要做好全世界都否定他的准备,可在遇到了你的时候,我还是意外地感受到了欣喜。

最后,我想自己是打算采取你的建议继续旅行下去了,无论结果如何。就像你所说的,如果是斯雷因的话,大概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希望我下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能幸运地看到樱花。

来自不辞而别的界冢伊奈帆。

另外,很抱歉,我的财力不怎么雄厚,不过我想你是能够理解的,谢谢。”

 

真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留言,三句不离黑我。不过还是十分庆幸,地球的英雄能采纳我的建议。

 

“那样的话就继续旅行下去呀,虽然很可能会没有结果……但我相信!如果是特洛耶特先生的话!一定也会这样决定的!”

 

——毕竟昨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嗯,实在是太过愚蠢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或许是因为自己不过大脑就说出各种话语的愚蠢,又或许是因为居然有人会认同我愚蠢的建议。

 

阳光似乎更加耀眼了,海面上波光粼粼。我将目光移向了自家小旅社后的山坡,漫山遍野的樱树又度过了一个冬季,淡粉色的花骨朵在枝头上仰首,盼望着绽放,也盼望着重逢。

 

界冢伊奈帆似乎擅自做了一个不靠谱的约定,不过好在,樱花年年都会再度盛开,未曾稀疏。

 

愿和平常在。

 

 

-《山樱花未稀》正文完-

 

 

 

正文完了,还有番外呐,番外在哪呐,来买本儿吧!【x

评论(21)
热度(4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