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高校星歌剧/星那】星屑

-爬坑不要钱,这番有毒

-顶着个文艺的标题写些欢脱的深井冰日常

-一个花江和小野的声优梗,听说和隔壁奈因一起吃更配哦【x

-所以这对cp到底应该叫什么名字来着- -

-lo主站星那/空雪/翔斗/凤柊兄弟!欢迎小伙伴们来勾搭

-我说能写出来就一定能写出来,液

-最后祝凤组的孩子们明天演出顺利~

 

 

-星屑

 

 

天花寺翔同学拉开居酒屋日式移门的那一刻内心是崩溃的。

 

虽说在几十米开外就听见了疑似自己队友大吵大闹的声响,但作为一位相貌能力出众、粉丝众多、需要随时保持帅气形象的大少爷,哦不对,是明星,他还是选择在硕大的墨镜下暗暗祈祷是自己听错了。

 

然而人的直觉往往是可怕的,尤其是在第一瞬间的直觉。

 

还未从房间里溢出的暖气和酒味当中反应过来,天花寺只感觉有一团巨大的携带着浓郁的这两种气息的物体摇晃着向自己扑来,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叨个不停——

 

“天——花——寺——!来得太晚啦!”

 

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在被周围人夹杂着疑惑和好奇的炽热目光盯得后颈有些痒痒时,天花寺终于忍无可忍地伸手用力推开了扑在自己身上的迷之物体。

 

“……混蛋星谷你发什么酒疯啊!”

 

手里还拎着小半罐啤酒的星谷悠太同学颤巍巍地退回了移门后方,继而软绵绵地瘫倒在了榻榻米上。

 

又一件能列入人生最愚蠢经历的事,嗯,暂列在中华街那次表演之后。

 

强忍着当众骂街的冲动,天花寺装作冷静地关上了移门,在确认没有进错房间之后,他带着嫌弃的眼神跨过了因为酒精而满脸通红神情恍惚的星谷径直走到了方才给自己发了一条近似求救短信的月皇海斗面前。

 

“……什么状况?”

 

“如你所见。”月皇同学淡然地合上手里的书本——别问为什么要在居酒屋这样的地方看书——继而挑了挑线条分明的眉毛,“星谷喝醉了。”

 

不不不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是喝醉了,我想知道的是这家伙是怎样喝醉的啊!

 

天花寺望着矮脚桌上一片狼藉的景象皱了皱眉头,不禁开始怀疑起事情到底是如何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小小地回想一下,今天好像有个什么重要的表演来着,再继续想下去,今天的表演好像挺成功的,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来着?哦,对了,不知为何出手一向阔气的凤前辈壕气满满地包了下了学校附近一家居酒屋的包间,却只撂了了一句“好好享受大人的生活吧boys”就离开了,听说是和柊前辈有约。

 

好的,回忆结束。然而只是因为洗澡多花了些时间而到晚了的天花寺同学更加皱眉苦脸了。

 

“他是喝了多少才能变成,呃,这样?”十分嫌弃地指了指口水快滴到榻榻米上的生物。

 

“不多,就他手里的那一罐。”依旧不咸不淡地回复着快要爆炸的梨园小公主。

 

……不但酒量差而且酒品差,这家伙真是没救了。

 

天花寺皱着眉头环视了不大的房间一圈,在确认着实没有除了眼前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两人和自己之外没有其他熟悉面孔后再度开口:“空闲呢?”

 

“说是要打工,刚刚离开了。”

 

“那那雪呢?”

 

“不知道,应该还在路上吧。”终于开始着手收拾自己的背包和制服,月皇十分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有些愣然的天花寺,“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就可以走了。”

 

“……喂喂给我等一下!喂!”

 

目光在潇洒离去头也不回的月皇和瘫软在地嘴里还神神叨叨念着不知什么的星谷之间游离了好几次,天花寺终于生无可恋地吼出声来。

 

上天啊,请赐予我一只小天使吧!!!

 

*

 

事实证明,上天是平等地爱着每一个人的。

 

在看见带着招牌笑容拉开移门的那雪透的一刻,天花寺是真的觉得上天显灵了。

 

“咦?天花寺君,只有你一个人?”刚从隔壁某天使剧场赶过来的那雪同学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暖气息,简直让人感动得痛哭流涕。

 

“不,这里还有一个。”说着,便指了指十分钟前就进入昏睡阶段的星谷。

 

“诶?!星谷君……是喝醉了?”

 

看着队长兼室友四仰八叉睡得不亦乐乎的造型,那雪小小的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靠到了星谷身旁。

 

“啊……看起来真的醉得不轻的样子……嗯?!”

 

然而还不等那雪伸出的右手碰到星谷,神志不清的迷之物体就唰的一下张开双臂将刚进门连书包都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小天使揽进怀里。

 

正准备找机会开溜的天花寺同学表示我什么都没看见。

 

“等,等一下!星谷君……”因为身材相对娇小而难以挣脱的那雪瞬间脸红红到了耳朵根,然而醉得乐在其中的星谷同学并没有任何打算放手的打算。

 

“啊?是那雪呀——~”嗯,幸好还没醉到连朝夕相处的面孔都认不出来的程度。

 

“那个……星谷君,说话之前请先放开我好吗……?”然而那雪依旧还未从无谓的挣扎中逃出来,喝醉后黏人的功力更加突显的星谷似乎还有抱得更紧的趋势。

 

“啊啊,今天的演出还真是成功诶,那雪你说是不是——”

 

“嗯?嗯,和,和平时的感觉差不多吧……”现在看来,顺着这只迷之生物的意思下去等到他睡着或者酒醒才是比较明智的方法。

 

“诶?和平时差不多啊,平时我是什么样的啊?”

 

“星谷君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精力充沛,十分努力的样子吧?”

 

“是这样的啊……”

 

吵吵闹闹个不停的热情好像消退下去一些了,那雪被勒得有些难受,忍不住动了动身体,小小的活动中脸颊碰上了星谷的脖子,有些滚烫,是喝了酒的缘故吧?

 

“那个,星谷君,是不是差不多可以……”

 

剩下的几个字还未说出口,只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流动的液体顺着对方的脸颊落到了自己还算冰凉的皮肤上。

 

……诶?

 

*

 

那个平日里一直以笑脸和热情待人的星谷悠太居然在这种时候意外地哭了。

 

在相识的时日里他已经成熟了不少,哭起来的时候却依然像个正在撒娇的孩子,紧抱着怀里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少年不放。

 

“呜,可就算是努力了也没什么用啊……”

 

原本就因为喝醉了的缘故有些逻辑混乱,再加上哭起来的时候口齿不清,那雪花了整整一分钟才明白突然哭起来的少年在说些什么。

 

“不是这样呀,星谷君的努力不是很有成果的吗?”

 

“呜呜,才没有!”像只大型犬的星谷一边摇头一边把脸上的眼泪鼻涕全都一把蹭在了对方的衣服上,“大家站在舞台上都很有气场啊,每个人都闪闪发光的……呜,会不会等有一天大家都变成很厉害的人了,然后就不要我这个队长了QAQ”

 

……原来你在纠结的居然是这件事吗。

 

“当然不会啊。”那雪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十分温柔地拍着整个身体都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的后背,“我们五个人能聚在一起都是星谷君的功劳啊,大家都是很温柔的人,所以,就算有一天大家会有不同的道路,也一定会记得曾经有过星谷君这个队长的。”

 

“只是记得吗,大家会不会日后回想起来的时候很讨厌我啊QAQ我不要那雪讨厌我呜……”撒娇的功力似乎更上一层楼了呢。

 

“不会的,嗯,肯定不会的。”说到这里,那雪自己忍不住笑了笑,“我一直都很喜欢星谷君,日后也会一直喜欢下去的。”

 

“嗯!我也最喜欢了那雪了!”情绪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换的星谷终于抬起头,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嗯……虽然我也很喜欢凤组的大家,不过呢,果然还是最喜欢那雪了,嘿嘿,最喜欢那雪做的便当了……”

 

说着便又软绵绵地瘫在了愣然的那雪身上,带着一堆奇奇怪怪的满是各种食物和明天便当有什么的话语。

 

嗯?居然就这么轻易地睡着了吗?

 

*

 

天花寺再返回的居酒屋的时候,看见了十分诡异的场景。

 

原本已经快走回学校了,却始终无法放心被丢给了大灰狼的小天使,于是又不肯承认有点怂地原路返回,却在门口意外碰上了相同想法的月皇和空闲。

 

然而事实好像和想象中可能发生的状况相差甚远:原本还瘫在榻榻米上不省人事的星谷正安静地枕在那雪小天使的大腿上睡着了,而被当做了人肉枕头的那雪则一边放下筷子一边微笑着跟三人打招呼。

 

而星谷似乎也被方才移门被打开的声响所吵醒,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摇晃地直起身来:

 

“诶?天花寺、月皇和空闲?大家都站着干什么呢?”

 

看来酒是醒了,不过似乎神智并没有清晰——又或者说他的神智平时就是这样的。

 

“那,那雪,你,没事吧……?”紧张得差点咬了舌头,天花寺同学似乎正在担心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诶?我的话没有什么事啊。”

 

“是,是吗,那就好……”

 

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天花寺将目光和矛头都重新指向了仍在游离状态的星谷:“星谷你这家伙,不能喝酒就不要硬撑啊!知道给那雪添了多大的麻烦吗?!”

 

“诶?!我做了什么吗!”赶忙擦掉了嘴角的口水,星谷有些茫然。

 

“说起来,刚才星谷你睡在那雪腿上的时候,在流口水吧?”沉默了许久的空闲愁同学终于忍不住道出了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心里的疑惑。

 

这才恍然大悟了似的其余三人齐齐看向跪坐在矮脚桌前的小天使,那雪则在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裤子后又一次红了耳朵根。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算了,果然还是装作不知道好了。

 

 

-End-

评论(12)
热度(30)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