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奈因】完成七个愿望我们就在一起吧【4】

校园paro联文,第四棒来自清凌w

呀能参加这次联文很开心ww希望大家不要嫌弃诸多大大当中渣到不行的我就好

看了前面三个姑娘发的文才发现自己一直记错了联文的名字hhhhh别理这个神经病← ←

前文: 【1】 【2】 【3】

 

 

 

4.

 

日常的运转永远那么有条不紊,平稳而又机械。

 

充溢着暖气的教室外仍旧是一片冰天雪地,丝毫没有要回暖的迹象。不久前还因为几片从天而降的小雪花而兴奋不已的斯雷因也渐渐熟悉了这样的景色,并且在这份熟悉的深处悄无声息地生出一丁点欣喜来。

 

蕾穆丽娜让他多添几件衣服的唠叨快让耳朵生茧,艾瑟依拉姆见到他时眼睛永远笑得像月牙,至于因为那天煞的游戏规则而让他是不是担惊受怕一下的界冢伊奈帆——斯雷因经常在走廊拐角处撞见他,比起前些日子长了些的褐色碎发堆在色差明显的橙色围巾上,夹在开朗的韵子和大大咧咧的加姆中间,活像一只成熟过头的橙子。

 

你说你本来就不高,还把自己裹得像个球似的干什么?

 

每次在课上开小差想到这个场景时斯雷因就忍不住想笑出声来,好在英语老师上一轮的数落还记忆犹新,才让他勉为其难强行没有让自己笑到桌子底下去。

 

斯雷因不是没有在天台上和伊奈帆探讨过这个问题,只是他的家政小灶课老师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吧。”

 

然后再十分自然地将话题过渡到今天便当里的牛肉有点老了上面来。

 

“下锅前用淀粉勾芡一下会好一些。”界冢·为什么今天还是这么冷·伊奈帆冷静地布置下了今天的家政作业,鼻子却被冷风吹得直痒痒。

 

“哦……”斯雷因·只有这个时候不抬杠·特洛耶特低下头默默在笔记本上记下新的小技巧,却在最后一笔写完之前冷不丁听见了伊奈帆连打三个喷嚏的声响。

 

“感冒还没好?”斯雷因皱了皱眉头。

 

“没事的,雪姐每天都有让我吃药和喝热水。”

 

……试问这回答和问题有一点因果关系吗?知道自己怕冷不知道多穿一点吗?

 

斯雷因在心里如此抱怨,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和几分钟前自己嘲笑对方圆得像个橙子自相矛盾了的事实。

 

“我说,界冢,要不要把每次会面的地方改一下?天台对你来说太冷了吧。”斯雷因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使用“上课”或者“交流经验”的字样。

 

兴许是没能得到回复的时间太长了,对着写满各种烹饪界专用词汇的笔记本琢磨下次要做什么菜才能尽可能得到较少的嘲讽好一会之后,斯雷因终于悻悻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伊奈帆难得没有大半张都陷入围巾里的脸。

 

“……你干嘛啊?”

 

“没事,只是有点小意外而已。”伊奈帆小幅度地勾了勾嘴角,“有点小意外你居然这么关心我。”

 

……够了你还是继续在天台上冻着吧。

 

看着斯雷因一脸嫌弃地开始收拾便当盒子的样子,伊奈帆揉了揉发红的鼻尖,因为碰巧一阵冷风吹过的原因把赭瞳眯成了一条线:

 

“斯雷因,明天下午放学后到理科实验室来吧。”

 

正忙着给便当布系上结的斯雷因动作顿了一顿,继而用十分不确定的语气开口:“这是第四个吗?”

 

“你猜呢?”伊奈帆又将自己的半张脸藏进颜色鲜艳的暖和围巾里,也藏住了嘴角漾出的笑意。

 

*

 

斯雷因想界冢伊奈帆一定是吃错药了。

 

尽管他不止一次面对的料理台上的食材有给某只橙子来一瓶农药作为调味品的冲动,但考虑到这个国家的的法律还是选择了放弃,然而界冢伊奈帆还是阴晴不定地做着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简直像个智障。

 

好在斯雷因一向是个聪明人,深知抱怨和泄愤改变不了现实的残酷,于是他只好以此来勉励自己,竭力克制住站在理科实验室门前内心想要逃跑的念头。

 

光是找到这间藏在教学楼角落里的阴森实验室就花费了他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不是中途遇上了好心并且熟知伊奈帆的韵子小姐,斯雷因想自己恐怕要被迫在学校里留宿一晚上了。

 

并不处在上课时间,实验室十分清冷,不久前才新换上的标牌孤零零地悬挂在拉门上方,教室里隐隐传来玻璃器具之间轻微碰撞的声响,斯雷因想大概也只有某只猜不透心思的橙子会在这个时间造访实验室了。

 

于是他尽量放轻动作打开拉门,空旷实验室里的清冷空气迅速将他从头到脚包裹住,掺杂着有些酸涩的,专属于化学物质的气味。

 

……说实在的,刺鼻得有些不好受。

 

伊奈帆就突兀地出现在空荡荡实验室的一隅,穿着将他的身型勾勒得更加矮小的白色长袍,终日都被裹在脖子上的橙色围巾被主人整齐地叠好后搁在一旁。如果不是那刺鼻的酸性气味,斯雷因或许会难得地给这副光景一个“美好”的定义。

 

“你来了。”

 

“你在做什么?”

 

话往往在说出口后才会遇上尴尬,如果硬要掐秒表算的话,或许伊奈帆要快那么一点点,可他还是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地接过对方的话茬:

 

“制备葡萄糖酸锌。”

 

显然完全没有听懂的斯雷因淡淡地“哦”了一句,心里嘀咕着理科的世界果真不太好懂,仿佛是被充溢着整个实验室的气味紧缩住的眉头一直没能松开:

 

“所以,你是让我来傻站在一边看你做这奇怪的实验的?”

 

“并不奇怪。”伊奈帆十分冷静地在他说完之前抢答了,“葡萄糖酸锌具有促进生长发育,改善味觉的作用,缺乏时会出现味觉、嗅觉差、厌食、生长与智力发育低于正常的现象。”

 

……谁问你这个了?

 

完全没有理会脸上浮现出夹杂着茫然和嫌弃神情的斯雷因,伊奈帆看着眼前的酒精灯和轻微冒泡的溶液轻轻颔首:“说真的,斯雷因,从你的便当来看,我想你或许会很需要……我是开玩笑的。”

 

伸手拉住转身就走的斯雷因的胳膊,伊奈帆的语气终于渐渐软和了下来。

 

斯雷因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看的碧色瞳孔被主人瞪出了不太友好的情绪,炸毛猫咪一样的金发少年用力甩开了对方的手,然后抱着书包气呼呼地坐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座位上。

 

“快点完成。”

 

穿着有些宽大的白袍,伊奈帆先是愣一愣,继而露出了一个带着些许欣喜的微笑:“好。”

 

“对了,你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算上清洗和收拾的时间的话,大概需要两个多小时吧。”

 

“……”

 

*

 

斯雷因晕乎乎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了。昏昏沉沉的脑袋让他盯着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发了一小会呆,但在突然意识到“看界冢伊奈帆做实验太无聊结果不知不觉睡着了”这个事实后不禁吓得一个激灵,薄薄的一层衣料顺着肩膀滑下,落在了地上。

 

尽管光线昏暗,他还是立即就辨认出这是不久之前还穿在界冢伊奈帆身上的白袍。

 

哗哗的水声在下一秒打破了空间里狭隘的寂静,斯雷因眯起眼睛,轮廓有些模糊的伊奈帆站在水槽前,轻微反光的透明液体顺着手背流下。

 

“醒了?”

 

“嗯……”斯雷因原本就有些尴尬,伊奈帆不起波澜的语气更是让他心里发怵。

 

“昨晚没睡好吗?”

 

“有一点……”斯雷因简短地顿了顿,补充道:“考虑第二天的便当要做什么实在太令人头疼了。”

 

“噢。”像是没听懂话中隐隐的抱怨,伊奈帆只是伸手关上了水龙头,故作轻松地提高了一些音量:“那你要好好感谢我,花费了一个愿望的机会让你睡了一觉。”

 

……这种生气却无法反驳的感觉真令人哭笑不得。

 

“很抱歉,虽然清洗工作已经结束了,但你可能要再等一会。”说着,伊奈帆划燃了一根火柴,豆大的光芒摇曳了几下后平稳下来,散发出些许的温热,他平日里总冷冰冰的脸看起来似乎也温和了一些:“再一会就好了,来帮个忙吧。”

 

并没有完全弄清楚眼前状况的斯雷因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伊奈帆递过来的两根条状物,从手感来看应该是什么金属,被捏在手心里的部分还留着对方些许的体温。

 

火柴上的火苗被顺利嫁接到酒精灯上,斯雷因愣然地看着伊奈帆一脸认真地将和自己手中相同的金属条放在不大的小火苗上烧灼,对方的表情一丝不苟,反观自己,却只有些手足无措罢了。

 

“界冢,你到底是要……”

 

“要开始了。”伊奈帆不动声色地用烧灼后的金属条蘸取了眼前几个烧杯之一里的溶液,再抬眼看着他时目光如炬,“别移开目光,斯雷因。”

 

极细的金属丝再度被送到酒精灯冉冉的火苗上,橙黄色的小家伙在视野里不规律地跳动了几下,渐渐地、恍惚地生出更加明亮的色彩来。

 

斯雷因眨了眨眼睛——他兴许是想尽力证明自己没有看错,在小幅度摇曳的火苗上,竟升起了一簇蓝绿色的火焰。

 

“这是……”

 

“焰色反应。”豆大的火焰在瞳孔的倒影里安静地燃烧,伊奈帆黑暗之中露出了难以察觉的微笑:“是某些金属或它们的化合物在无色火焰中灼烧时使火焰呈现特征的颜色的反应,每种元素都有自己的光谱,化学上经常用来鉴别某种金属是否存在于化合物中,也被用于制作烟火,你现在看到的是锌的燃烧……”

 

伊奈帆的声音越说越轻,到最后索性在尾音说出之前就消失在了清冷的空气里,毕竟——斯雷因看起来完全没有听他解释的那个心思了。

 

他看见眼前的金发少年像个第一次见到夏日祭烟火的孩子,瞳孔和火焰一起散发着吸引人的光芒,欣喜轻而易举地从脸上的每一个角落表露出来。

 

看来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伊奈帆向斯雷因伸出手,指了指他手中的另一根金属条:“焰色反应需要一条清洁且对化学惰性的金属线盛载样本,再放到无光焰中灼烧……我是说,这里还有钙和铜金属的溶液,你想试试吗?”

 

这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火焰上离开的斯雷因微微侧过头,额前金色碎发下瞳孔在黑暗中依旧熠熠生辉:

 

“好的。”

 

*

 

“真是难得。”

 

“什么?”

 

在被巡逻的保安大爷强制赶出理科实验室时天色已经变成了浓稠的蓝黑,两个人肩并肩一路离开了教学楼,直到在保安大爷满是气氛和严厉的目光下走出校门,斯雷因才带着笑意开口打破了微妙的沉默。

 

伊奈帆则一直低着头思索明天会不会因为草草收拾的桌面被实验室的管理人员找麻烦,只是淡淡地回复了斯雷因突兀的话语。

 

“你居然会浪费一个宝贵的机会让我看着你做实验。”语气里的笑意倒是难以隐藏,“这该是因为什么?你明天有实验报告要交吗?”

 

“不……只是一个人做实验太无聊了。”

 

……就知道不能相信这个面无表情的不可理喻的不符合常理的橙子混蛋。

 

看着方才还笑得开心的斯雷因又皱起了眉头,伊奈帆理了理脖子上因为整日都佩戴颜色比最初黯淡了不少的围巾后将鼻子以下的部分都埋了进去,然后用极小的,有些模糊的声音开口道:

 

“也有可能只是单纯地想让你看看这个实验而已吧。”

 

“你说什么?”看来围巾的遮挡起了不小的作用。

 

“没什么。”这一句倒是说得足够清晰了,伊奈帆呼出一口缥缈的白雾,临时聚合在一起的细小水珠迅速在空气中消散:“不过说真的,斯雷因,你真的不需要一些葡萄糖酸锌吗?我留了一些刚才制备好的……”

 

带着些许恶作剧心态而开口的话语还未完全说完就被一簇“嘭”的声响打断了,伊奈帆回过头,只看见不远处被高楼所切割的一小块天空中,正有一团色彩明亮的火焰爆炸开来。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不知道。”伊奈帆眯起眼睛,“不过,真好看呢。”

 

“噗——你这个木头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话。”

 

“不行吗?”

 

“随你好了。”

 

一朵朵一簇簇的烟火继续在身后上升、绽开,斑斓的焰色在空中旋转,似乎将脚下的路也映衬成色彩斑斓的了。

 

嗯,果真很好看呢。

评论(6)
热度(58)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