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月之寮的布丁惨死事件【Gravi篇】

不用质疑我已经疯了,梦见草太虐来点抽风的东西缓一缓

逗比向的全员小段子ww大概女子力组中心,cp向如tag,不过不明显【x】

有点参考月舞第一章,上仁葵超级可爱wwww

白组的老规矩【诶?!】下周六见hhhh

继续求勾搭月歌坑的小伙伴www

 

 

-月之寮的布丁惨死事件

 

 

【ⅥV篇】

 

01.

 

“月之寮的厨师们集体受了风寒病倒了,虽然很对不起大家,不过近期要请大家自行解决三餐了。”月城奏先生推了推眼镜,如是说道。

 

“诶……?!什么意思?”原本趴在地毯上打游戏的十二月触电了一样地从地上弹起来,五官拧在一起表情狰狞:“也就是说我们这几天在厨房都找不到吃的咯?!”

 

“已经知道了的话就不要问什么意思了啊。”身旁的二月看起来就淡定得多,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指飞快:“嘛,毕竟我们平时其实也不怎么有机会在月之寮吃饭啊。”

 

尽管残念的队友十分冷静,但师走驱发自内心的呐喊却更加痛心:

 

“所以说——,从今天到下周开始,不是公司给全员的休假吗?!”

 

#Six Gravity的师走驱,今天也依旧unlucky#

 

 

02.

 

“诶?诶——?!有这回事?!”如梦初醒的如月恋瞪大了眼睛差点没把新换的手机丢出去。

 

“啊,说起来的确是这样,一楼有贴告示哦。”端着一杯咖啡的三月微笑着路过开始在地上躺尸的生物旁边,“不过恋每次睡过头出门都是冲出去的,没看到很正常吧。”

 

“春桑!不要这么面容和善地说出来啊!”

 

“但是,休假的事情不是之前宣传新单的时候月城先生就在车上说过了吗?”十分配合地五月面无表情地补刀。

 

“诶?有吗!”

 

“有的。”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的队长大人不动声色地又一次补刀。

 

“诶?!真的假的……”

 

“啊,真是遗憾呢,恋。”唯一嘴下留情的五月有些尴尬地圆场。

 

#Six Gravity的如月恋,今天也依旧十分残念#

 

 

03.

 

不不不,错过的通知也好残念也好unlucky也好都不是重点。

 

“等等,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冷静啊?”这次是年少组的两人一起目瞪口呆,看着闲情逸致的队友们不知所措。

 

“嗯?这不是很明显吗?”弥生春保持着微笑抿了一口咖啡,眼镜本体闪过一道似有似无的亮光:“因为我们Gravi一直都有专属厨师啊。”

 

#Six Gravity的弥生春,今天的本体也是眼镜【不对#

 

 

04.

 

“葵,你说是吧。”

 

“葵,你看怎么样?”

 

“葵桑!我的胃就拜托给你了!”

 

“葵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葵。”

 

#Six Gravity的皋月葵,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当成了厨娘【更不对#

 

 

05.

 

“嘛……如果只是普通饭菜的话,我是没问题了。”

 

葵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左一右两只迷之年少生物抱住了大腿。

 

“呜呜呜呜葵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没错没错!如果葵桑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很多人想娶你的!”

 

#同样是Six Gravity的皋月葵,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子力依旧爆表【嗯这个是对的#

 

 

06.

 

“恋,话不能这么说吧。”

 

从刚才开始就沉默不语的卯月新突然开口,不起波澜的语气让恋只觉得背脊一凉,紧接着就有被迷之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反应过来时新已经凑在自己的耳朵边幽幽地开口:

 

“就算葵不是女孩子,在我看来也是可以娶的。”

 

#Six Gravity的卯月新,今天的发小保护也是铜墙铁壁呢【笑#

 

 

07.

 

总而言之,被寄予厚望的葵就这么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接下了一周的料理任务。对于女子力的确爆表的葵来说做饭是小意思,但是问题在于:

 

“葵,今天的草莓牛奶——”

 

“啊抱歉新……因为要买的食材太多了,一不留神就忘记了。”

 

被青梅竹马泼了冷水的新默默低下头陷入沉思,不一会就进入了开始摇摇晃晃站不稳的阶段。

 

“诶诶新?!”

 

“对不起葵,一想到今天的草莓牛奶没有了……脚就开始发软了……”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附近的便利店!”

 

#Six Gravity的年中组,今天也……咳咳咳#

 

 

08.

 

“啊啊驱——你今天吃得太多了吧?”看着嘴里的那份还没咽下去筷子就又伸向了饭桌的驱,恋忍不住高声抱怨。

 

“诶,是吗?”驱口齿不清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那,一定是葵桑做的东西太好吃了。”

 

“啊是吗?谢谢。”

 

尽管面对着拯救了一个偶像团体免于休假期间饿死的葵发不起脾气,但恋的抱怨还是停不下来:“啊真是的……等等驱你已经吃了多少丸子了!最后那个留给我啦!”

 

虽然恋的高声叫唤已经到了整栋楼都听得到的程度,驱的筷子还是一往无前:“没什么吧,恋你自己不是也吃了很多炸虾吗?”

 

“不一样啦!”说着便也向最后的,被油炸得金黄的丸子伸出了筷子。

 

“啊啊恋你把筷子拿开啦!”

 

“不要啦最后这个留给我!”

 

#Six Gravity的年少组,不好意思你们是幼稚园的小朋友吗#

 

 

09.

 

“抱歉葵,一会能麻烦你做一些饭团之类的东西吗?”葵还在处理晚饭的残局,春就脚步极轻地躲开其他几个人凑到了旁边。

 

“啊好的,没问题的。”葵歪了歪头,想起刚才恋和驱在饭桌上抢东西吃的样子,“是今天恋和驱吃得太多了吧……不好意思,明天我会多准备些菜的。”

 

“恩恩,麻烦了哦。”

 

送上队员们习以为常的wink,春默默地退回大部队,却看见本应该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黑国王大人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始?”于是笑眯眯地占据了沙发另一边压低声音询问。

 

“没什么,春……你刚刚找葵说了什么事吗?”

 

“啊……因为晚饭好像有一点遗憾,于是拜托了葵再做些夜宵。”

 

“哦?不愧是参谋,真是未雨绸缪呢。”

 

睦月始低下头继续看杂志,却听见旁边的春笑得十分开心:

 

“嘛,也有始的那份哦。”

 

“不需要。”

 

“诶什么嘛?明明自己也想吃吧,你看,眉头都皱起来了——”说着春就伸出手想戳一戳国王大人的眉毛,却被某铁之爪半路拦截。

 

“诶?春桑和始桑怎么了?”听到咔嚓一声响的年少组回过头。

 

“没事哦。”手被弯曲成一个不可言喻的角度的春微笑着如此说道。

 

#Six Gravity的年长组,今天也吃不饱?#

 

 

10.

 

翌日,因为正餐饭桌上争夺不停的问题,葵决定准备一些甜品作为饭后餐点。

 

“诶多……牛奶、黄油还有糖,嗯,布丁的模具放在哪里了……”

 

“葵?布丁的模具的话,在右数第二个橱柜最上面哦。”

 

“啊谢谢……嗯?夜?!”怀里还抱着一堆食材的葵惊讶地看着隔壁组的九月。

 

“诶……葵要做布丁啊。”长月夜的表情倒是很平常,怀里却也抱了一堆看上去很眼熟的食材。

 

“啊是的,想给成员们做些甜品……夜来厨房是?”

 

虽然已经差不多猜到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

 

“啊……Procella的大家一直说肚子饿呢,所以想来做一些曲奇。”

 

你看吧,果然是这样。

 

#今天的女子力组,同病相怜呢#

 

 

11.

 

“那不如这样吧,机会难得,布丁和曲奇都做成十二人份的好了!”

 

“嗯嗯,好主意呢。”

 

#啊麻麻我好像看到了天使!还是两只!#

 

 

12.

 

“布丁还需要冷冻一下,曲奇的话就先放在这里吧。”顺利地完成了料理的葵满意地点点头,顺带抬头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还很早呢……”

 

“这样的话,要不要一起去买食材?”夜把手里装满曲奇的圆盘搁在料理台上,“感觉没有了厨师们每天备好东西,食材变得异常短缺……”

 

“嗯嗯,就这么办吧,我去换一套衣服,夜你稍微等一会哦。”

 

那之后,女子力组愉快地一起去超市采购食材了。

 

#啊,那之后,便是噩梦的开始【播音腔#

 

 

13.

 

皋月葵对着大开的冰箱门愁眉不展。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刚才发生了什么来着?哦,做完布丁和曲奇之后和夜两个人一起去附近的超市采购食材了,因为一不小心兴致高涨买了太多的东西花了不少时间,还在月之寮门前碰见了用“组合里有你们两个人真是太好了”的欣慰表情向自己打招呼的两位经纪人。再之后和夜一起把买回来的食材拿到了公共厨房,想确认一下布丁的凝固情况如何所以打开了冰箱的门……

 

啊没错,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和夜两个人一起打开了冰箱的门,然后看见了一个看上去十分美味的布丁骄傲地被放在冷藏层的正中央。

 

……是这样才有鬼啊!

 

“呐,夜,我们做了多少布丁来着?”

 

“啊,我刚刚也在想这个问题呢,是,十二个吧,大概……”

 

#在偶像团体的住所里,美味的十一个布丁竟不翼而飞?!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继续收看本期《走近某学》之,月之寮的布丁惨死事件←等等这是跑错剧组了吧!绝对是跑错了!#

 

 

14.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这样一个事实,在葵和夜出门期间,有谁打开了冰箱门,并且吃掉了里面的十一个布丁,是这样吧,葵?”

 

在被临时聚集起来的Gravi的成员中间,春推了推眼镜做出以上分析:“啊,顺带一提,我一直在房间里看书直到刚刚葵来找我才出门,所以我没有吃哦~”

 

“呜啊……不愧是春桑,好厉害地说了一串正确的废话呢。”恋表情抽搐地皱了皱眉头。

 

“嘛……虽说本来就是做给大家的点心,但不知道被谁莫名其妙地吃掉总觉得不太高兴啊……”

 

“但是,毕竟少了十一个布丁,偷吃的人不止一个,也能很简单地得出这种结论吧。”

 

“啊,这倒是呢……”突然少了十一个儿子【划掉】布丁的葵皱着眉头在熟悉的成员里环视了一圈,“啊怎么办,总觉得脑袋好疼……”

 

“嘿嘿嘿嘿,这种时候就轮到我,虽然看上去很年轻但头脑已经是大人了的——名侦探恋出场啦!”

 

#啊,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15.

 

“既然春桑说自己没有出过房间,那就暂且先排除掉春桑……”

 

“等等恋,为什么要说暂且啊?”

 

“哼哼,要把怀疑对象说谎的可能性也考虑进去,才是合格的侦探!”

 

“不……那种事就不用考虑了吧……”

 

“那么接下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侦探帽和烟斗的恋用不怎么和善的目光打量着一脸嫌弃的成员们,“始桑的话……感觉上就不会偷吃啊,排除排除!”

 

“等一下这也太随便了吧!”

 

“啊啊春桑不要在奇怪的地方这么执着嘛……那,保险起见还是问一下当事人,始桑!你没有偷吃布丁的对吧?”

 

被叫到名字的黑国王大人淡淡地抬起眼,在恋期待不已的目光注视下不动声色地开口道:“呃,我吃了。”

 

“你看春桑我就说嘛!……诶?”恋的表情僵在脸上,“诶等等,吃了的意思是……始,始桑?”

 

“我吃了,两个。”

 

“啊是这样呢原来吃了两个……诶不要这么若无其事地回答这么严肃认真的问题啊始桑!你的表现也太冷静了!”

 

#Six Gravity的队长睦月始,意外地有会吃甜食的一面【笑#

 

 

16.

 

“诶真的假的?始桑……?”不只是恋,葵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家完全不应该是这种形象的队长。

 

“嗯……对不起,葵,我确实是吃了两个。”始伸出右手的两个手指头,“我自己的份,还有隼硬塞给我的那份。”

 

嗯,刚刚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白色的东西从大家中间飞了过去。

 

“啊,是这样,可以理解了呢。”葵点了点头。

 

“没错没错,可以理解。”然后恋也跟着点了点头。

 

#楼上组合的队长,今天迷弟属性也全开呢#

 

 

17.

 

“这样看来……始桑只是吃了自己的份还有,呃,隼桑的那份,本来就应该吃掉的话不能算是偷吃吧?”咬着烟斗的恋继续乐在其中,“啊顺带一提,我也吃掉了,自己的那份。”

 

#喂喂,那种事情要早点说啊!#

 

 

18.

 

“还剩下的有……新桑?”

 

“我没有吃。”

 

“嘛,虽说新桑本来就长了一副说着我什么都没干的脸呢。”

 

#比起布丁,还是草莓牛奶更有吸引力#

 

 

19.

 

“最后的最后……”伴随着恋不怎么有必要的解说,五人将目光缓缓移向从刚才开始就蜷缩在沙发角上的迷之金毛物体。

 

“小~驱~”

 

金毛物体颤抖了一下。

 

“从实招来可以减轻刑罚哦~好了快说吧,究竟吃了几个~”这问题已经完全把人钦定成犯人了吧!

 

抱着沙发腿不松手的驱幽幽地回过头:“吃,吃了……”

 

“嗯嗯,吃了几个?”

 

“五,五个……”

 

“对嘛好好说出来……嗯?等等!五个?!”

 

#啊,小驱,布丁的话,吃再多也是长不高的哦#

 

 

20.

 

“五个?!那不是相当于吃了一半吗?!”

 

“呜呜呜呜呜葵桑对不起!因为在肚子饿的时候一冰箱的布丁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吃下四个半了,最后半个又不能放回去……就全部吃完了……”好不容易肯放过沙发的驱又转而抱着葵的腿不肯撒手。

 

“嘛……虽然被夸布丁好吃我是很开心,但是毕竟被偷吃了那么多呢……”

 

“葵桑!葵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都是恋早餐抢了我的份我吃不饱才会这样的!我真的错了呜呜呜!”驱一边大声呼喊一边紧抱着葵的腿不放,好一副考试没及格的小学生求母亲的既视感。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还是先松开我吧驱。”嗯,看起来一哭喊一边装可怜的策略永远有用呢。

 

“好的!”立马满血复活的驱从地上弹了起来。

 

#真的考试不及格也不能这样,小朋友们不要学哦#

 

 

21.

 

“不过嘛……驱你在偷吃之前也要看一看吧。”被迷之甩了锅的恋一脸不快,“刚好十二个的话应该能想到是大家的份吧?”

 

“啊咧?可是我打开冰箱门的时候里面不是十二个啊。”驱瞪大了眼睛。

 

“呃?等一下……始桑吃了两个,我吃了一个,驱吃了五个……这不是只有八个吗?剩下的三个去哪里了?!”

 

Gravi的成员们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作者画外音:写到这里突然好饿噢……#

 

 

22.

 

“嘛……不管怎么说,算是解决了吧。”强行告诉自己无视楼上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响,名侦探恋的工作告一段落了。

 

“不过再怎么说不经别人允许就随便吃东西都是不对的噢恋?要好好跟葵道歉。”

 

“我知道了嘛……春桑又在奇怪的地方那么执着。”

 

“啊啊其实不用那么认真的……只不过这样布丁一个都没有了呢。”剩下的最后一个布丁刚刚硬塞给夜了,“只剩下曲奇了……希望还能够吃吧。”

 

“曲奇?曲奇怎么了吗葵?”

 

悬在心头的石头好不容易才落下的葵循着声音缓缓回过头,只看见自己的青梅竹马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一边看着自己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看上去十分眼熟的曲奇。

 

“牙白,驱,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逃跑了……”

 

“恋,我们逃跑吧……”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23.

 

“あ——ら——た——!!!!!!!”

 

#Six Gravity的小王子,发起火来其实很吓人的哦【笑#

 

 

 

24.

 

“新,说服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新,要好好道歉哦。”

 

“新桑!拜托了我不想饿死!”

 

“对啊新桑!这是为了整个Gravi的未来!”

 

#哦,忘了说,因为种种原因,Gravi的成员们当晚没有晚饭呢#

 

 

25.

 

尽管昨天发了很大的脾气,葵还是第二天起得非常早。

 

啊……昨天好像一不注意吼得太大声了……不知道新有没有生气呢……

 

抱着矛盾的心情,葵走进了Gravi的公共房间。平时葵的起床时间就是Gravi里最早的,休假期间更不用说,偌大的公共房间里空空如也。

 

——呐,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新?为什么会在这里?”看着方才还在纠结的对象意料之外地出现在眼前,葵吓得瞪大了眼睛。

 

“诶?这里不是Gravi的公共房间吗?”

 

“啊啊不是说那个……今天是怎么了,新居然起得这么早……还以为能提早准备早饭呢……”

 

“不用了哦。”直勾勾地盯着手忙脚乱找围裙的葵好一会,新才慢悠悠地开口,语气平缓。

 

“诶?”接连受到惊吓的葵愣在原地,“不用了的意思是……?”

 

“今天大家都不在哦。”说着伸出手指指了指冰箱。葵顺着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冰箱门上果然贴了一张便条:

 

“TO 葵さん:今天大家都不在月之寮哦!不用麻烦准备三餐了哦!(另:冰箱里有大家一起买来的布丁,虽说肯定没有手作的好吃,不过不嫌弃的话还是请收下吧!)”落款是驱和恋。

 

葵一时有些恍惚。

 

“葵……死掉的布丁和曲奇,对不起。”虽然在这样的气氛下说这样的话的确很合适……但死掉的是什么鬼啦?

 

“新,大家……”

 

“今天一起出去吃饭吧。”逆着清晨的阳光,新似乎笑了笑,“葵想吃什么?我请客。”

 

“嗯。”

 

#今天的Six Gravity,果然还是那个Six Gravity呢#

评论(11)
热度(178)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