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月之寮的布丁惨死事件【Procella篇】

 明天有事今天提前更新啦w

时隔一周的白组上线hhh因为剧情联系蛮大的建议大家先看一下【黑组】

cp依旧如tag,也依旧并不明显

一写亲儿子就根本停不下来的我【x

 

 

 

 

 

 

【Procella篇】

 

01.

 

面临着和Gravi一样的情况,今天的procella也愁于三餐问题。

 

#很好,以上是剧情回顾#

 

 

02.

 

不过作为全团唯一的保姆【划掉】人妻【划掉】良心担当,九月的长月夜在队友发话前就主动地接过了料理的重任,虽然队友们也一副“除此之外难道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吗”的表情:

 

“诶?不是很好吗,我也好久没有吃到夜的料理了。”

 

“嗯!不愧是夜桑!”

 

“夜,很可靠。”

 

“我们组合里能有夜真是省了不少心啊。”

 

“是这样吗?实在不行魔王大人也可以小小施展一下料理魔法的哦~”

 

嘛,总之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真是辛苦呢,保姆【划掉】良心担当#

 

 

03.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长月夜也会碰到意料之外的危机。

 

小心地端着被葵硬塞到手里的幸存的最后一个布丁,夜忧心忡忡地走上楼梯返回procella的楼层。

 

虽说一时间没能拒绝道歉情绪高涨的葵莫名其妙地把最后的布丁带了回来……但只剩下这一个也没办法很好地分给六个人吧?要不然趁着大家都还不知道就自己销赃了?啊啊啊不行啊那样今天做布丁的意义不久没有了吗……

 

夜只觉得愈发苦恼,最后甚至想着要不返回Gravi那里把布丁还给葵好了。

 

#Procella的长月夜,今天也是天使!天使!我不管我不管就是天使!#

 

 

04.

 

然后返还布丁的计划还没进入实行的阶段就成功夭折了。

 

“啊咧?夜桑?是刚刚出门了吗?”首先是在楼梯间里,碰到了刚好跑步回来的十月,“布丁?啊,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郁和……夜?欢迎回来。”接下来又是在走廊里,碰到了从房间出来的六月,“呜……这是,布丁吗?”

 

“哟!怎么了你们三个,要一起开个茶话会吗?”然后还没有走到公共房间门口,碰到了顺路出来替某白色生物泡茶的七月,“哦,正好还带了布丁过来啊。”

 

“啊啦,大家好啊~今天也是个不用工作的好日子呢~”最后是在自己楼层的公共房间里,十一月的白魔王大人优雅地坐在沙发上。

 

嗯,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成了大家都知道的情况了呢。

 

#布丁: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05.

 

“诶?怎么了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正双手端着布丁有些尴尬地站在房间中央,心满意足喝到红茶的霜月隼带着日常不怀好意的笑容靠近,“啊?莫非是休假已经过了一半,所以觉得心里很受伤?”

 

“只有隼会那样觉得吧。”顺其自然地吐槽完不让人省心的队长,文月海抵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思考起来,“夜的话,只会因为休息时间太多而感到不安吧。”

 

“嗯……总觉得一点都不想被人这样说呢……”

 

“说起来,夜桑,那个布丁是?”

 

“啊,这个的话,其实……”

 

#因为解释内容太长,所以不写了!【喂x】#

 

 

06.

 

“诶诶诶居然少了十一个?!”显然无法接受这个数字的神无月郁瞪大了眼睛,“呜啊,那样的话肯定很难过吧。”

 

“嗯……难过说不上,但总感觉有一点,心里很不舒服呢。”

 

“夜桑,那样就是在难过了啊……”

 

“但是,少了十一个的话,不太可能是一个人吃掉的吧。”参谋角色上线的海如此思考道,“会不会是有不同的人吃掉了不等的布丁,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呢?”

 

“嗯,夜和葵做的布丁,很好吃。”抱着抱枕坐在角落里的水无月泪点点头,“很想吃呢。”

 

“泪……完全只有一副想吃布丁的表情呢。”

 

#今天的procella,各属性运行正常中#

 

 

07.

 

“郁早上就出门了,刚刚才跑步回来对吧?泪的话,一直在弹钢琴,这边也能听得很清楚呢……”海抵着下巴继续分析道,“这么说,年少组的两人都不太可能偷吃了。”

 

“诶诶诶!等一下,我还没有说一定是有人偷吃了啊!”剧情发展得有点太快,夜一下子有点慌张,“海桑,不要自顾自地做分析啊……”

 

“啊啊抱歉,不自觉地顺着想下来了。”海笑了笑,“啊,我的话虽然有到过厨房那边,不过那个时候没有人,我也没有开冰箱哦。”

 

“啊,是我和葵一起去买食材的时候吧。”

 

“嗯……但是……”郁皱着眉头有些不安的样子,“如果要说procella里最有可能随性吃东西的人的话,应该是……”

 

沉默半响后,大家的目光都齐齐指向了端着茶杯的某只白色生物。

 

隼依旧保持着日常笑容,面对着大家担心的目光歪了歪头:“海,布丁是?”

 

嘛,好像也没可能呢。

 

#procella的队长白魔王大人,今天也不让成员们省心,各种意义上的#

 

 

08.

 

“嘛……布丁也可以再做,大家不要那么放在心上了。”——只是剩下的最后一个布丁的归属实在太难钦定了。

 

“说起来,今天没有看到阳桑呢?”郁四处看了看,“早餐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来呢。”

 

“八成是又睡过去了吧,真是不让人省心。”海默默地看向了隼,“而且不止一个。”

 

话音刚落,话题中心的八月非常及时地出现在公共房间门前,而且不负众望地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哟,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干什么呢?”

 

叶月阳打着哈欠十分自然地踱步到大家中间:“难得的休息日,大家还真是勤奋呢……啊,夜,布丁很好吃哦,谢谢款待~”说着便伸手揉了揉青梅竹马的头发。

 

#放闪就算了吧,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来着?#

 

 

09.

 

“あ?”这是欲言又止的文月海。

 

“い。”这是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水无月泪。

 

“う~”这是看上去相当开心的霜月隼。

 

“え?!”这是惊讶得最为正常的神无月郁。

 

“お——?”这是……等等这个迷之火山爆发前夕的人是长月夜?!

 

#procella的长月夜,意外也是会生气的呢【笑#

 

 

10.

 

“等等!夜!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知道那是做给大家的!等一下啊夜不要生气啊!夜!”

 

#那一天,procella的成员们又回想起了,被操作役所统治的恐怖#

 

 

11.

 

“呜啊,夜桑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泪,这种时候还是赶快离开吧。”看着不太对劲的气氛,郁有些尴尬地向门口挪动了几步,却发现搭档依旧蜷在沙发角落里,“……泪?”

 

“郁……”泪这才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其实我,为了练习新曲子,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吃……现在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点力气都没有……郁,我是不是要升天了……”

 

“啊啊泪!!!”

 

#procella的年少组,今天也安稳,比虐狗还怕你?#

 

 

12.

 

“哈哈哈,阳这次算是倒霉了吧。”带着年少组和自家本打算继续看热闹的搭档离开了是非之地,海忍不住有些想笑,“不过一下子吃了三个,也难怪夜会不高兴了吧。”

 

“说起来,原来那就是布丁啊?”隼倒是全然没把刚刚发生的事放在心上,仍旧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呼,真是深奥呢~”

 

“这个语气……隼,你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吧?”

 

“嘛,谁知道呢。”白魔王大人恶作剧得逞了一样地笑了笑,“说起来,今天也晚餐怎么办呢?要不要魔王大人稍微施个法术~你说呢,海?”

 

#procella的年长组,今天也不知道白魔王究竟在想什么呢#

 

 

13.

 

以上,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今天的procella专属厨师也罢工了呢。

 

#你们问中间少了点什么?嗯我也不知道呢~#

 

 

14.

 

“啊,这样的话,不如阳你来负起责任来吧~”在临近晚餐时间,夜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尴尬时刻,白魔王大人十分自然地打破了僵局。

 

“喂喂!为什么是我啊。”自己也焦躁不安的阳愁着眉头回击。

 

“啊咧?因为阳的错所以我们今天才没有晚饭吃不是吗?”隼人畜无害地歪了歪头,“所以说,阳要负责今天procella的大家都吃饱哦~”

 

“给我等一下!我这边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吧!”明明只是吃了几个布丁而已。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隼自顾自地合掌拍手,“晚餐就交给阳准备了~”

 

“喂喂不要擅自决定啊你这家伙!说到底怎么又变成我要做饭了?”

 

“啊?不然的话,阳要负责把夜哄好吗?”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负责做晚餐的。”

 

#procella的叶月阳,今天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15.

 

虽说一气之下撂下了“那我今天就不做晚餐了”的话和瞠目结舌的青梅竹马在原地,但气呼呼回到房间的夜依旧十分不安。

 

幸存的布丁最后给了饿到快要升天的泪,话说procella的大家今天要是真的都吃不上晚餐怎么办啊……以后要是因此再也不肯吃自己做的东西怎么办啊……阳要是从此以后不理自己怎么办啊……

 

思来想去,越想越不安的夜焦急得开始在房间里转圈圈。

 

现在时间也还来得及……要不然还是把晚餐准备好,然后跟今天被打扰到的大家道个歉吧……

 

在斟酌片刻认为后者这个提案更好之后,在自己房间里不知所以转悠了一整个下午的夜终于推开了房间的门。

 

紧接着就看到了围着自己的围裙一只手端着圆盘另一只手悬停在半空中的自家青梅竹马。

 

“夜?”

 

“阳……?”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准备好墨镜#

 

 

16.

 

“啊……抱歉,我刚好想出去来着……”尽管气氛有些尴尬,夜还是迅速打破了沉默,“今天,那个,是阳准备晚餐啊……”

 

“嗯,因为被完全没办法讲道理的队长胁迫了。”

 

“啊,隼桑的话,的确呢……”

 

“也因为今天有人罢工了。”

 

“呃!……”

 

好不容易以为情况稍有好转,没想到却一下子跌到了制低点,夜立即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那个,阳……抱,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吧,不是夜的错。”虽然低着头看不见脸,但夜大概可以想象到对方咂舌的表情,“嘛,不过,我也觉得不是我的错……”

 

“哈哈,那样的话对布丁太失礼了吧。”

 

终于听见夜笑出声来,阳这才松了口气,递出手中的盘子:“喏,今天份的晚餐,嘛,肯定不比夜做得好吃,不过我也只会做咖喱了。”

 

“噢……”

 

“好了好了我不该不经你允许吃布丁的……不过,因为习惯了嘛所以就顺手……咳,总之不要生气了,夜?”

 

#procella的年中组,依旧少女心爆炸,妈妈看了很欣慰【才不对#

 

 

17.

 

尽管昨天发了很大的脾气,夜还是第二天起得非常早。

 

不过说到底布丁惨死哦不对被吃掉事件也算完满解决了,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继续罢工的理由了呢。

 

夜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厨房,路上碰见了似乎正打算一起出门的新和葵,看来Gravi那边问题也不大了吧。

 

“好了,今天的早餐做什么呢……”

 

“嗯,硬要说的话,我想吃日式的。”

 

“那好,正好昨天去买到了新鲜的青花鱼……诶?!阳?”

 

反射弧有点长的夜吓得跳出去半米,看着一脸惊恐望着自己的青梅竹马,阳有些云里雾里:“喂……反应太大了点吧。”

 

“诶,不对,这个时间点,阳怎么可能起床了?!”

 

“这就说得太过分了啊。”被戳到痛点的阳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又舒展开来,“一个人准备太累了吧,我来帮忙吧。”

 

“啊,就算阳你这么说,之前一直是我一个人准备过来的啊……”小声嘀咕着说了两句,夜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诶~今天是日式早餐吗?好久没有吃过了,泪呢?”

 

“味增汤,想喝。”

 

“嗯,那样的话大家一起来帮忙吧。”

 

“嗯嗯是这样~魔王大人也稍微施展一下魔法好了~”

 

有些愣然地看着陆陆续续出现在眼前的队友们,夜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大家……这是……?”

 

“嘛,不管是什么,夜只要照单全收就可以了。”

 

“嗯。”

 

#今天的Procellarum,果然还是那个Procellarum呢#

 

 

 

大概以后要,长时间蹲坑了233333不过我是不是跳坑太晚了都没有小伙伴……

另外想问一下大家想看些什么~目前的挖坑势力正在三个坑同时施工~

一篇是之前说过的大正风,应该是全员向

一篇是原著向的新葵,好好谈恋爱ver

还有一篇是,一辆言简意赅的车【我估计大家都会选这个哈哈哈哈哈】

求评论求勾搭!另外想看什么系列也可以来交流!虽然我不一定写【x】

评论(23)
热度(144)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