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阳夜】气味相性契合程度报告【瞩目的R18】

把上周旧文的车开完啦!不好意思重发了一次

捣腾了好久的微博还特地开了个小号用来不务正业

老夫老妻相处模式的阳夜,果然撒糖很开心www

又名:大小魔王早已看穿了一切【x】

写到一半还以为自己在写abo

嘤求小伙伴勾搭!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祝使用愉快w

 

-气味相性契合程度报告 

 

 

那是一种不怎么好描述的,却很容易让人深陷其中的味道。

 

不是蜂蜜那样的甜蜜浓稠、也不似薄荷那般的提神清爽、倒也不像果香那种清新微甘……嗯,硬要说的话,或许和卷了罂粟的烟草一样莫名让人难以割舍的感觉有几分相近吧。

 

二十年来连烟味都不怎么闻得来的长月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这种问题要是明目张胆地问出来,一定会被当事人被嘲笑的,但长月夜自己也知道一个人死钻牛角尖下去不是什么好方法,于是想方设法在“不知情”的队友面前假装漫不经心地随意提起:

 

“呐,有没有觉得今天阳身上有什么味道?”

 

嘛,虽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会得到三个一模一样的“是咖喱味吧”的答案,剩下的那个是日常不正经的队长白魔王大人满面微笑地回答“哦?是八月荷尔蒙的味道呢”,所以完全可以不算在考虑范围内。

 

综上,夜觉得还不如继续自己一个人钻牛角尖。

 

夜是经常被自家发小指责在某些方面没有自觉的,在两个人的关系从青梅竹马兼合作搭档飞升到交往中的恋人之后更是如此。叶月阳常常因为自己有关各方面的暗示一齐都被无视而相当不满,不过尽管心思细致的夜本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也宁愿装傻一声不吭。

 

啊啊,那个形容词是什么来着?是害羞了呢吧。

 

所以那种时不时会被夜的意识牵着走的诱人气味也是如此,尽管在意得不行,却还是要在偶尔会非常黏人的阳面前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比如说现在这样,结束了一天通告的夜洗完澡窝在公共房间的沙发上看书,即便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发小兼恋人的独特气息从身侧靠近,有力的双臂将自己圈进一个暖暖的怀抱里,却还得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书页密密麻麻的小字上去。

 

呼……一如既往呢。

 

夜暗自做了个深呼吸,后背贴在紧实的胸膛上,来自另一个人的有节奏的呼吸在耳边徘徊,,让他忍不住躲了躲。

 

“阳……我在看书。”

 

终于得到回应的阳似乎把手臂收得更紧了些,下巴抵在怀里人的肩膀上,半开玩笑地开口:“嗯?我知道的哦。”说着在对方白皙的脖颈上轻轻落下一阵碎吻。

 

“所以说……很痒啊。”很快注意到对方不会因为自己小小的抱怨而做出什么改变,夜小幅度地挣扎了几下,便又努力将脸侧向反方向对着书本的一边。

 

毕竟不这样的话,他恐怕会一不小心在近在咫尺的气味里深陷下去。

 

只可惜那些述说着战国历史的内容已经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一时间又得不到恋人回应的阳很快又不满起来,于是保持着从背后抱住对方的姿势伸手摘下了夜偶尔才会戴上的眼镜。

 

“喂,阳,干什么啊……”

 

“因为,夜都不理我不是吗?”

 

“呃!”被贸然用貌似正当的理由打断,夜有些闷闷不乐地别过脸,却还在伸手努力地去够被高举起来的框架眼镜。

 

“不是挺好的吗?反正本来平时上节目啊演出什么的也不戴。”看着夜皱着眉头想拿到始终差了有五六公分距离的眼镜的样子,阳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和我聊天的话就还给你。”

 

“哈?”一下子没能跟上对方脑回路的夜愣了愣,“什么啊……今天的访谈节目上还没有说够吗?阳可是喋喋不休的噢……”

 

“嗯……是不太一样的吧。”顺手把眼镜搁在了茶几上,阳又作势要继续抢下夜手中的书:“是只和夜才能说的话题呢。”

 

“……不愧是阳,好肉麻。”

 

满意地看到耳朵根开始微微泛红的夜认命地合上了手里的书本,阳把半张脸都埋进了夜的脖颈后面:“嗯……总感觉,夜的身上好像有什么非常好闻的味道呢。”

 

“诶?!”夜发出了一声有些夸张的惊叹,随后又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而慌张地想要圆回来:“啊!是因为刚刚才洗过澡吧!”

 

阳倒像是没有发现对方不自然的表现似的自言自语地说了下去:“不是那种味道呢……怎么说呢,是更甜一些的,像是甜点一样的香味。”

 

“唔……是最近有空都和葵一起做甜点的缘故吗?”夜一本正经地抬起手臂嗅了嗅。

 

“呜啊,夜还真是认真呢。”

 

日常吐槽了搭档一本正经得有些过头的性格之后,阳又把头埋在夜后颈的碎发里蹭了蹭,原本因为环抱的姿势而搂在夜胸前的手却不安分了起来。

 

“……阳!不是你说要聊天的吗?”

 

“嗯,突然一下子也想不到话题呢。”全然忘记了刚才自己说了多么撩妹技能满分的话,阳忍不住轻笑起来:“呐,夜,我想做……”

 

“不行!明天还有CM的拍摄不是吗?”早就猜到肯定是图谋不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果断地拒绝,夜想了想不够放心,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这里是公共房间……不要抱得那么紧了,被人看到的话……”

 

听到这里,阳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哦?你以为大家真的不知道吗?”

 

“嗯?!”夜先是一愣,继而又嘟囔着抱怨:“反正不行……”

 

“よ——る~”

 

随着阳微微上扬的尾音,那该死的、对于夜而言有着独一无二毒瘾的气味又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并且比刚才阳刚刚抱上来的时候要浓郁也吸引人得多。

 

啊啊,糟糕了。

 

“呐,会答应的吧,夜?”阳压低了声线,凑在夜的耳边撒娇似的低语。

 

“回,回房间的话……”半推半就的话语说完,就被对方用深吻压了回去,紧贴的肌肤让先前就被弄得有些痒痒的鼻腔一下子被填满,原本还有些愣然的夜一点点软了下来,开始慢慢用舌头主动回应起对方。等到阳心满意足地离开他温热的唇瓣时,夜知道自己大概是躲不过了。

 

“遵命。”说着又凑上去蜻蜓点水地轻咬了一下夜已经变得红润的嘴唇。

 

好吧,就全当是那该死的气味的错吧。

 

*

此后大段是重补的肉,完整版→戳这里

*

“啊……夜身上果然有股甜甜的味道呢。”把人舒舒服服地搂在怀里,阳低头在对方毛茸茸的发顶上蹭了蹭,“不过夜本身也像甜点一样可口呢~”

 

“嗯……阳说这些话真的是越来越熟练了……明明之前告白的时候自己也偷偷摸摸害羞了好久……”身心疲惫的夜有一句没一句地接着话,语气里满是对对方行径的不满抱怨和深藏那之下的爱意。

 

“喂喂不是吧,夜你还记得啊。”看着自家恋人靠在自己的臂弯里快要睡过去的样子,阳有些恶作剧似的抬起对方的下巴又是一阵深吻。

 

“够了……阳,再闹的话就回你自己的房间去……”虽然浑身上下都软绵绵地没什么力气,夜还是挣扎之间找到了说话的缝隙,“不是说好会早点结束的吗……”

 

嘛,虽然也早就知道这种时候搭档的话一句都不要信就是了。

 

“知道了知道了。”笑着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夜墨绿色的碎发,阳深吸了一口令人眷恋的香甜,凑到对方耳旁压低声音:“晚安,夜。”

 

啊……明明是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却被满是阳的气味包裹了呢……

 

夜乖巧地往对方怀里缩了缩,不自主地喃喃自语:“嗯……但果然还是不好说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嗯?”

 

“没事哦,晚安。”

 

嘛,暂且就直接定义为,太阳的气味好了。

 

-END-

 

 

 

 

 

#小剧场·那之后又有了新疑惑的夜#

 

夜:泪,郁,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气味吗?

郁:诶?!不会有的吧,夜桑给人的印象是很爱干净的吧!

夜:啊,不是那个意思……

泪:有的。

夜:嗯?!

泪:有像甜点一样的味道,很好闻……

夜:诶——原来真的有啊……【松了一口气】

泪:其他的还有,像饭团啊、味增汤啊、烤肉啊之类的味道……

夜:哈?!

郁:泪……那只是因为你太饿了而已哦。

泪:但是,今天好像不太一样……【认真地嗅了嗅】嗯,有一种太阳的味道。

夜:吓?!?!

郁:太,太阳……?那是什么比喻啊泪。

泪:嗯,说不清楚……

郁:唔……是说夜桑的性格和太阳一样暖洋洋的吧?夜桑?啊咧?夜桑呢?

泪:……【陷入沉思】

评论(12)
热度(101)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