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新葵】十一回的谋杀案 【2】

假装自己很勤奋

年底火葬场我要死了,下周一要考哲学史奶自己一口【其实是flag】

来大家一起跟新总学撩妹【撩葵葵】

前文戳头像进首页或者直接搜文名的tag

喜欢的话请给我个小红心吧~

 

 

 

 

 

-会被一眼看穿的感觉真的会有点毛骨悚然呢-

 

二回.「一度だけの恋なら」

 

眨眼只需要一瞬间,被最微小的谋杀案所俘获也是。

 

葵知道自己向来被认为是性格爽朗的王子类型角色,虽然事实在近期“是贴近生活的偶像哦”这一风潮中倒也半斤八两就是了。然而再怎么爽朗也不至于到什么事情都能爽快地说出口的程度,就比如说在月城先生几番委婉地询问自己最近状态为什么不太好的时候,他只能支吾着搪塞,用显然不可能的理由胡诌一通。

 

呜啊,总觉得好丢脸。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居然还能编出“最近黑田总在梦里向我要东西吃所以没怎么睡好”的谎话。

 

好在月城先生并没有表露出要追问下去的意思——葵想一定是因为经纪人的工作比想象中还要辛苦,只安慰性地告诉他说“新君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了”便又把他一个人交给剧组人员,匆匆进行下一项工作。

 

嗯,怎么说呢,会被别人(并且是很多别人)一眼看穿的感觉偶尔会有点毛骨悚然吧。

 

距离那天的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几周,但现在回想起来满溢出来的愧疚感依旧让葵觉得心脏在被人戴着拳击手套狠狠地撞击——闷闷的痛感,宛转地不留痕迹。所幸一脸无所谓说着“我没事的”的新确实只受了轻伤,那之后恋好几次都抱怨那一定是因为自己所有的幸运值都在新身上牺牲掉了。

 

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新还是被公司勒令暂时住院休息,宣传海报的拍摄工作因此推迟,不过由于电视剧的档期早就确定下来了,剧组再三商量之后决定先拍摄葵单人出演的部分。

 

没有了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对自己具有必死杀伤力电波的新,葵这一边的拍摄勉勉强强地进行,虽然再没发生过什么完全放空大脑的情况,但导演每回一个人对着还未剪辑的原片琢磨时总会小声嘀咕道好像差了点什么。

 

糟糕,总觉得给好多人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走钢丝一样岌岌可危地日常依旧机械地有条不紊地行进,尽管早就自知没有了能正常面对自家搭档的平静,葵还是开启了剧场医院两头跑的日常。新对整日呆在病房里的安排似乎不太满意,每回都要向他抱怨一番医院不允许吃规定食谱外东西这条规则的不人性,然后再添上一句葵下次再带草莓牛奶过来的时候一定要趁护士不注意先喝掉。

 

“那也是为新好啊,受伤了就要好好休息,是吧?”葵也每回都是微笑着躲避对方向来不加遮掩的目光,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浓墨重彩的阴影。

 

“才不好呢,有什么比一整天都喝不到草莓牛奶更不好的事情呢。”

 

……这样说的话当初究竟为什么要冲过来护着我啊,还因为跑得太急扭伤了脚,新是笨蛋吗?做事之前好好考虑一下啊。

 

类似的话每次都在到了嘴边的时候又被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然后在失眠的夜晚一个人慢慢消化掉。葵并不是害怕自己的语气会在不经意间透露些什么讯息,只是恐惧着自己会在新回话之后又像之前一样在一瞬间被简简单单地一击毙命,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到对方的表情、语调和话的内容——

 

“因为,葵比较重要啊。”

 

啊啊,之前说什么来着?会被一眼看穿的感觉真的会有点毛骨悚然呢。

 

*

 

在剧组方面和新自己几番要求过后,出院并且重启宣传海报拍摄的日期被提前了,葵想自己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惶惶不安的人。

 

毕竟有了上回的经验,他是不敢轻易放空自己了,只能比平日里更加集中精力,鞭策自己不要随便掉以轻心。

 

因为已经有了几周的拍摄经验,摄影师一致同意让对角色和片场都相对熟悉的葵先行拍摄,这一点葵倒是对自己小有自信的——毕竟是完美的王子偶像的人设,之类的——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作为电视剧的双主演,他和新免不了是要同时出现在镜头前面的。

 

呜啊,怎么办?面对已经熟到不行的青梅竹马还会紧张这种事说给谁听都不信的吧?!

 

尽管内心已经咆哮得如同伴随地震一起到来的海啸,但当炽热刺眼的闪光灯如约照在脸上时,葵还是放下苦恼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不仅仅是因为偶像的职业素养吧,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再连累到别人,尤其是新的话,就太过意不去了。

 

“嗯,皋月君今天的状态不错呢~果然是因为卯月君在现场吗~真令人羡慕。”正在给新补妆的化妆师小姑娘笑嘻嘻地打趣道,眼神时不时飘到正在拍摄的那一头。

 

“葵前几天的状态不好吗?”

 

“呃,怎么说呢,就是有什么心事的感觉吧,或许是因为自己害卯月君受伤了而觉得过意不去吧?”小姑娘眨了眨眼睛,“但今天感觉就好很多,应该是看到卯月君很精神所以松了一口气吧。”

 

小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称赞了几句这样的皋月君实在太温柔帅气了,新却盯着镜子里映衬出来的葵的身影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是这样的吧。

 

葵不仅没有松下一口气,反而是更加紧张地强迫自己要集中精神了。

 

“好的——那么皋月君单人的部分先到这里,接下来就拍和卯月君两个人一起的部分,然后皋月君就可以先休息了。”终于停下快速按着快门的手指的摄影师这么说的时候,原本正长长舒了一口气的葵动作明显顿了一顿。

 

你看吧,果然是这样。

 

新不动声色地从灯光相对较暗的准备区域一侧走到了背景布前,平日里就给人以一种威严感的表情此时此刻在警察制服的衬托下更加凛然。

 

旁边因为角色经常变装因此直接穿着便装的葵有点想要逃走。

 

“那好,先两个人背靠背站在一起吧,卯月君的表情可以再自然一点——皋月君的话,皋月君?有在听吗?”

 

“啊啊有的!不好意思……”在心里暗暗又提醒了一次自己不要太过放松,葵这才遵从摄影师的指示继续拍摄。

 

“对对对就是这样——皋月君可以笑得更狡黠一点哦,那么接下来我看看,卯月君坐在椅子上,然后皋月君从后面俯下身表现出正在说耳语的样子,这样可以吗?”

 

嗯?等一下,为什么难度跳跃得这么快?!

 

然而还不给葵充分消化这个场景该怎么表现,道具组的staff已经非常尽责地把一把办公室专用的转椅搬到了背景布前。看着新十分大义凌然地坐下并且摆出了霸道总裁式的坐姿,葵虽然还有些迷茫,但还是硬着头皮绕到了椅背后面,沉默了几秒后俯下身子。

 

“嘛,卯月君,其实不用坐得这么霸气也可以……皋月君可以再靠近一点哦。”

 

快门咔嚓咔嚓的声音和摄影师的指示飓风一样地响在耳边,葵只得在对方的要求下和面无表情看起来不带一点感情的新越靠越近,心脏却不受控制地开始高调地加速。直到他觉得自己的嘴唇已经快要碰到新的耳廓,摄影师这才满意地喊了停:

 

“好的,那么交换角色,我们再来一张对应的吧。”

 

……嗯?还要来?而且还加大难度?不要这样吧。

葵还有些窘迫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却即刻就被已经站起身子来的新掰过肩膀强硬地按在了椅子上,摄影师也顺势又举起了相机:

 

“好好好~皋月君,再表现得帅气一点,你可是迷倒万千少女的怪盗王子哦。”

 

……这都哪跟哪啊。

 

葵笑得脸部肌肉有点抽搐,却因为新的下一个举动顿时又绷直了身子——覆下身来的新不由分说贴上了自己的耳朵,用压低了几度的声音开口道:

 

“葵,听我说。”

 

快门声和摄影师喋喋不休的要求还在继续,葵此刻却什么也听不见了,只能机械地挺直了背,任由紧贴自己耳朵的新开始乱来:“那个时候,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去保护葵的,所以葵不要太强迫自己去接受一切,偶尔也相信我一下,这回先放松一下,好吗?”

 

这样说或许有些自私了,但在那一瞬间真的有点希望时间停下来。

 

“很完美~果然两个人配合得非常默契哦,那么两个人的部分先到这里,接下来就继续之前的拍摄卯月君单人的部分,皋月君先去休息吧,辛苦了。”

 

“好,好的!”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葵快步地从亮眼的灯光下逃跑了,尽管已经通红的耳朵根是怎样也遮不住了,“您,您也辛苦啦!”

 

看着匆匆跑走差一点又被地上的设备绊了一跤的葵,新有些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心说自己哪里说得不好惹对方生气了吗?却还是不起波澜地顺着摄影师的指示进行拍摄。

 

“嗯,有点希望刚刚的时间能停下来呢。”

 

“卯月君?有说了什么吗?”

 

“不,没有的事。”

 

*

 

葵迅速逃开了按部就班对自己道辛苦了的工作人员,反应过来时已经窘迫地坐到了新刚才坐过的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脸上浮起的红晕连昂贵的遮瑕粉都盖不住的自己,发自内心地觉得刚才逃跑得果断真是太好了。

 

……太狡猾了吧,新。

 

葵低下头,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大口的喘息却变得更加急促了。

 

我的天哪……这样下去真的不妙啊,新,心脏差一点就被你击穿即刻停掉了啊。

 

TBC.

 

最近在搞个大新闻

希望搞出来不要被打x

评论(19)
热度(69)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