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新葵】十一回的谋杀案 【3】

很好,我最近码字的速率特别好,自己都忍不住想夸自己x

来啊,一起搞事啊!!!

最近看书看得我脑袋疼喂,就不多废话了xd

一话比一话字数多哦我真厉害【够了】

前文戳头像进首页或者直接搜标题tag

喜欢的话请给我个小红心吧~

 

 

 

 

 

-白驹过隙,也只有四季的轮换永远如约而至,偶尔还会恶作剧一样地给人来个措手不及了-

 

三回.「私たちの春は曆通り」

 

渐渐暖起来的微风轻柔得恍若透明,不知何时便会软软地从颜色尚浅的嫩芽背后钻出,似有似无地撩动着人耳后的碎发和内心的水镜。

 

白驹过隙,也只有四季的轮换永远如约而至,偶尔还会恶作剧一样地给人来个措手不及了。

 

兴许是天气开始回暖的缘故,在那之后的拍摄工作中,葵原本如箭在弦的精神状态好转了不少,王子属性自带的闪闪发光亮度持续直线上升中,整个剧组的女性staff的工作热情都翻了好几倍,连导演都情绪高涨忍不住丢开剧本临场发挥加了好几段戏。

 

……然后意料之中地自我陶醉过头加出了问题来。

 

又或者说,是仅仅对于葵本人而言有点艰苦卓越的问题,毕竟导演用比平时高上两个八度的音调跟他讲述新加入的一段剧情时,在场其余人都若无其事地表现出了“非常期待”的样子。

 

“……所以大致就是这样,总结一下嘛就是在卯月君饰演的主角为了破案接近这个商圈大鳄取证的时候,稍微加了一点点皋月君的角色为了给一些提示而和他单独对话的场景,能理解吗?”

 

光这么说当然没有问题了,可以上都不是重点好吗?

 

“啊……那个,剧情的话没有问题了,但是导演,你看这个角色的假身份是不是有一点……”

 

“嗯?怎么了吗?老总的漂亮女秘书是无间道这种带感的设定不是很常见吗?”

 

哦,重点出现了,虽然是用平淡无奇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出来的,但大家记得划重点哦——不是无间道、也不是漂亮秘书哦。

 

葵举着剧本看着导演对自己的设想相当满意的表情有点欲哭无泪:“不不不不是这样!剧本故事是很精彩,可是再怎么说,怎么说,变装成女性的话也实在有一点……”

 

而且,在这之前他已经经历了广场上发传单的玩偶装和游乐园鬼屋里僵尸扮相,就算角色设定是神出鬼没的怪盗也不到要变装成女性的程度吧?!人家隔壁的怪盗那是动画!根本演不出来的啊!而且还非要选一个职场女强人?你想想看一般人印象里的女秘书都什么样来着?!

 

长发及腰、白衬衫、A字裙、高跟鞋、前凸后翘。

 

怎——么——可——能?!说好的偶像剧呢?

 

“没关系的皋月君。”导演忽然压低了音量,转过身来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葵的肩膀:“王子和公主距离其实不算太远。”

 

……不算太远才有鬼呢!

 

*

 

“嗯?女秘书的角色,葵来演吗?”

 

“对哦,是昨天结束前导演临时加的剧情,卯月君因为还有别的工作提前离开了所以不知道吧,皋月君回去过后没有提起吗?”

 

因为新剧情是导演一时脑热临场发挥的产物,于是这段剧情的拍摄被放到了第二天。剧组的staff们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热情在一晚上就把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包括对葵而言合身到难以置信的,嗯,白衬衫、A字裙、高跟鞋。

 

虽然在开始拍摄之后,新和葵一向都有在休息时间一起讨论剧本对台词的习惯——这点倒是从舞台剧开始就养成了——但!是!

 

这种剧情打从心里根本就不想接受好吗,更何况与要演对手戏的人一起讨论?再何况……

 

要面对还是自己有超出一般朋友范围好感的青梅竹马。

 

对葵的性格自然是心知肚明,新向来铁板一块的脸上居然难得有了不一样的神情:“葵的话,应该做得好的吧。”

 

“嗯嗯!皋月君真的很厉害啊,因为剧本里的角色和现实中不太一样是有点坏坏的感觉……不过看皋月君演出来真的非——常——完美!不愧是理想的王子偶像啊~”负责化妆的小姑娘说得眉飞色舞,兴奋到又差一点把眼线化歪。

 

不知道是因为化妆师的称赞太过夸张,还是想起了葵十分钟前就躲进了更衣间到现在还没出现的事实,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歪了歪头,竟难得一见地在没有草莓牛奶的情况下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糟糕,有点期待。

 

在卯月新二十年来的人生里第一次臆想青梅竹马穿上裙子会是什么样子之前,摄影棚另一头就传来了挤挤攘攘的骚动声:“啊啊皋月君——不要一直曲着腿啊,要站直哦,像平时那样就好,不然会不好看的哦。”

 

“不不不那个,渡边小姐,这样的高跟鞋我还是有点……”

 

一瞬间就辨析出了葵的声音,新突然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动作之迅捷把路过正在搬道具的staff吓得差点摔了一跤——顺带一提上回那个把盒子弄翻的好像也是他——尽管还是稍微有些距离,但新还是清楚地看见了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最当中的王子,哦不对是公主。

 

葵的身型不算特别地消瘦,但因为骨架子小,搭配上白衬衫意外地清秀,齐膝的黑色A字裙是紧身的,加之高跟鞋的跟细得可以用来缝纫,葵似乎因此不敢太大幅度地行动,再加上和本人发色一样的一头金光闪闪的,底端微卷的长发,把葵因为害羞而泛红不止的脸衬得更加水润。

 

终于知道导演为什么选定角色之后兴奋个半天了,干得漂亮、GOOD JOB、再见逆转本垒打。

 

新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始挪动脚步,而周围的staff也十分配合地为另一位主演让出了一条小路,等到葵意识到自家发小正在现场时,对方已经走到自己跟前了。

 

“新……”

 

“葵……”

 

不愧是搭档,默契十足——来自一位不明所以只是想看热闹的staff的评价——不过如果硬要掐秒表的话,似乎葵要快了那么一点点,但他此刻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沉默,水蓝色的眼睛避开所有直直地盯着自己脚上那双漆皮的高跟鞋鞋尖,只有发烫的脸是不受控制的。

 

呜啊,真的太丢脸了,和谁不好偏偏是和新啊……不不不就这样吧什么都不要说!不准笑!笑了以后再也不帮你买草莓牛奶了!在这停顿!

 

内心已经有无数条自带的弹幕密密麻麻地飘过,葵在内心祈求着自家青梅竹马千万不要突然脑子一热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却只听见对方一声轻笑,然后温柔地开口道:

 

“葵,很可爱。”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我还是在沉默中灭亡吧。

 

“看吧皋月君!!就连卯月君都说可爱啦,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哦。”今天特地翘了别的工作来当服装师的渡边小姐突然尖叫了起来,紧接着是整个剧组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的情绪。

 

“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企划!导演真是天才!”

 

“不不不我觉得是因为皋月君演了这个角色才能这样吧?换个人的话或许就没有这个效果了哦。”

 

在情绪高涨的氛围里,只有葵还一个人不知所措地直直地站着,头依旧低低的,恨不得现在立刻变成月兔从这里跑出去。

 

……明明只是个对任何一个街边遇到的少女都能用来称赞的形容词,皋月葵你在害羞高兴个什么劲啊?

 

却不料新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情感的波动和内心的海啸,依旧不带任何表情,却依旧满溢笑意地补充道:

 

“我是真的觉得很可爱哦,葵,不是敷衍,真的不是哦。”

 

*

 

在那之后为了让大家冷静下来而休息了很久,但开机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虽然因为包身的裙子和细跟的高跟鞋,葵还走得有些摇摇晃晃的,但总算是没有再害羞得把自己关在试衣间里不肯出来。而另一边的新则迅速回归了一脸云淡风轻,神态自若地对着剧本练习台词。

 

啊,只能说不愧是新啊,但是,其实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新说不定会有点高兴呢?啊,真的只是一点点哦……

 

“好的,因为皋月君不太适应这套衣服,我们就速战速决,直接从两个人开始对话的场景拍,各部门准备一下!”

 

心里默默念叨着原来你也是知道不太适应的,葵还是小心翼翼地踩着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居然会穿上高跟鞋小幅度地挪动着,在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之后就被旁边的新扶住了手臂。

 

“小心一点哦。”

 

“啊啊,知道了,谢谢……”

 

“葵好像走得很累,要不要我公主抱过去呢?”

 

“哈?才,才不要,我可以自己走的。”

 

红着脸避开了对方的直球,但葵还是抑制不住自己越跳越快的心脏,只好心里安慰自己还好不像上次拍海报的时候那样,至少没有了那种被闪电击中了一样濒死的感觉。

 

嗯,到底有没有呢?谁知道。

 

*

 

“这里是从卯月君开始说台词哦,准备一下,好了,3——2——1——action!”

 

“请稍等一下,冈田小姐,关于刚才的话题,我能单独问你几个问题吗?”

 

“抱歉,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是不允许和外来人员交谈无关工作的事的。”变装后的“冈田小姐”挑了挑眉,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不过,公事结束之后的话,我倒是很乐意一同私人地用晚餐的哦?当然,警官您请客的话。”

 

亲眼看着葵从刚刚那个穿上裙子扭捏得不行的样子变成了一个演技爆表窈窕淑女,新忍不住默默赞叹自家搭档这个状态转换之流畅,心里想那个化妆师小姑娘会对葵夸赞得天花乱坠倒不是全无道理。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私人的?”

 

“哦?难道警官不想吗?”笑容愈发灿烂的“冈田小姐”踩着高跟鞋开始慢悠悠地转起圈子来,葵心里却在默默感叹还好可以慢悠悠地走,不然一定会摔跤摔得很难看,嘴上却还要泰然自若地继续说着台词:“那又为什么要在这里拦住我?”

 

“只是想确认一下罢了,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点相似。”突然,原本还站在原地一本正经念着台词的新突然抓住葵的手腕,并顺势将对方压在了一旁的墙上。

 

……咦?等一下,这个动作怎么有点眼熟,不对不是眼熟怎么突然被壁咚了?!这一段剧本里没有吧?!导演!导演?!

 

葵有些愣然地向坐在摄影机后的导演投去一个求救的目光,没想到对方竟然饶有余味地摸着下巴上的小胡茬,脸上尽写着“不错,继续”。

 

“喂,新,台词……”求人不如求自己,葵咬咬牙,小声提醒自己给自己加戏的新赶快回到剧情上来,抬眼的瞬间却正对上对方深邃的瞳孔,那浅浅的灰色像是被施了魔法的磁铁,牢牢地将他的目光吸引,再也动弹不得。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抱歉导演,我忘记台词了。”在那微妙的气氛快要把空气凝成固态的之前,新首先打破了沉默,一边摸头一边若无其事地松开了还有些云里雾里的葵。

 

“啊,我说卯月君啊——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场景啊!”忍了好久没说话的导演终于内心成功崩溃了。

 

“真不好意思。”一如既往因为语气太僵硬而听不出什么道歉的意味,不一样的是,新这回在思索片刻之后居然破天荒地补上了一句:“对不起,因为女孩子的葵太可爱了,所以看着就忘记台词了。”

 

“真是好理由啊,卯月君。”

 

导演长叹了一口气,一边可惜刚才的场景没有继续下去,一边心疼自己用来录像的带子又被浪费掉了,回到镜头前却发现葵还保持背贴在墙上的姿势愣在原地。

 

“喂喂,皋月君?先暂时休息一下吧,皋月君?”

 

嘛,谁说没有的来着?那种仿佛被从天而降的闪电唰的一下击中一样濒死的感觉。葵忍不住捂起自己肯定已经红成草莓的脸,慢慢地顺着墙滑下,最终有些脱力地坐在了地上。

 

这样下去几条命都不够用的啊,新。

TBC.

 

 

顺便问大家一下……嗯,其实纠结了好久,就,300fo的话要不要点梗啊……

毕竟我是一个百fo还没写完的人【小小声

但是又想听听大家的意见xd

评论(14)
热度(66)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