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新葵】十一回的谋杀案 【5】

终于来电了xd假装自己好像很高产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那就不废话了x

前文戳头像进首页或者直接搜标题的tag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吧~

 

 

-这世界上总有些事情不是认真就能完成的吧-

 

五回.「青い裹切り」

 

扪心自问,您是以何种方式、喜欢着他的哪些呢?

 

镜子里远近不一的亮光灯像被镶嵌在天花板上的钻石,在开始放空的视野里逐渐羽化成模糊的光斑,让人有些头晕眼花。

 

葵坐在新番组节目的录制现场,手里捧着的是下午电视剧拍摄工作的台本,电视剧进入收尾阶段,所拍摄的剧情自然也是高潮迭起,这段台词葵已经背过了很多遍,只是怎样都无法深切体会到角色的情绪,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看那些熟悉到有些不认识的字句。

 

只是那些字句在此刻也变成了漂浮在云端的嘈杂罢了。

 

今天从早晨开始状态就有些糟糕,但偏偏又是宣传和拍摄电视剧的紧要关头,只好强撑着在出门前灌了三四杯苦咖啡,吓得今天负责准备早餐的夜差点打破正在洗的盘子。

 

“葵?脸色是真的很差哦?实在不舒服的话……”

 

“嗯嗯我知道的,最近这样的话听了很多遍呢。”虽然对方是性格温柔的夜,但葵还是含糊地掠过了那些关心——虽然听了很多遍这样的问候这句话的确不假。

 

果然慢慢地快要变成覆水难收的大事态了,连自己的状态都管理不好还真是糟糕啊,虽然大家都说不要太勉强,但眼下的情况不是不勉强自己就能完成的啊……

 

“嗯……警官,您认为背叛是什么呢?”葵低着头,小声念叨着早已背熟的台词,眼前浮现出和自己演出对手戏的人——新的样子。

 

下一句台词是对方的回应啊:“是什么你不应该最清楚了吗?毕竟是神出鬼没的怪盗大人,早就已经习惯了背弃别人的信任了吧?”

 

心里想着警官大人您这句回话真是够不留情面的,葵闭上眼睛继续念着接下来的台词:“哦,想得真简单呢……不过这样说也没错,不过我所熟知的并非背叛别人的阴暗滋味,只是被人背叛的清冷罢了。”

 

“皋月君?这个时候还在背台词啊……这是努力呢!”匆匆赶来通知的staff打断了进一步的冥想,看着坐在休息区的葵相当认真的样子,忍不住捂住嘴笑笑,“不过马上就要准备开始录制了哦?先放下剧本去准备一下吧。”

 

“我知道了,谢谢您。”微笑着回应了staff,葵深吸了一口气,振奋自己似的用力甩了甩头发,镜子里倒映出的人影依旧憔悴,但总归比刚才走神的样子好了不少。

 

认真吗……被这么夸奖是很开心,但这世界上总有些事情不是认真就能完成的吧?

 

葵顺手把台本搁在了桌子上,但脑海中仍充斥着剧本里的跌宕起伏和情绪纠缠,自己演出的这个角色……果然也是个非常悲伤的人吧?所行走的道路上尽是怀疑和背叛,久而久之连自己都弄不清楚背叛的含义了吧?

 

那么,就您的观点来看,我这份喜欢却逃离,放在心上却假装平静的情绪,是不是也是对自己和对方的一种背叛呢?

 

*

 

“今天来节目里做客的这位,是最近人气稳定攀升的王子系列偶像哦!听说好像马上就要有新的电视剧作品跟大家见面咯?大家有猜到是谁吗?”

 

节目主持人是个近期也非常红火的小花旦,观众席的饭们非常配合——也确实非常兴奋地给出了回应,然而正站在舞台一侧待机的葵却难得一见地对这些都置若罔闻,不知道是不是棚里的灯光打得太足了,他只脑子比刚才要更加眩晕,偶尔挪动一下的脚步也是轻飘飘的。

 

不好,早上的苦咖啡不但不好喝,而且一点效果也没有啊。

 

“皋月君?请做好准备,等主持人说到‘下面有请……’的时候,就直接从舞台这边上场就可以了哦?”

 

“好的……我明白了……”回应了一个惨白的笑容,葵小心翼翼地朝舞台摄影机能拍进的地方又走动了几步,但是由于这一块做准备工作的staff有些多,这几步的走动也极为困难。

 

不行哦皋月葵,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好好面对。虽然作为组合的一员很少一个人参加番组节目,但总不能让觉得这个人没有了队友的帮助就一无是处吧?

 

想到“队友的帮助”这一句时,眼前很给面子地第一个就出现了新的脸。啊,确实是这样呢,自己一直以来都在依赖搭档啊,虽然看上去自己的设定是更加爽朗阳光一些,但实际上都是新在帮助自己……就连,就连那份暗暗的喜欢也是这样,如果不是新看似不动声色其实无微不至的关照在,自己连这份喜欢都无法坚持下去吧?

 

虽然现在说太不合时宜了,能遇到新真是太好了呢。

 

观众席开始传来饭们的鼓掌和尖叫声,葵知道是自己应该上场的时候了。可想要迈出的双脚却死死地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浑身上下的力气像是在一瞬间被抽离,只剩下一个疲惫的空壳立在原地。

 

身边的staff们也仿佛在同一时间同时忙碌了起来,葵只觉得身侧被什么无比巨大的力量压迫,于是下意识地向后倒去,却因为脚没能及时动起来而一下失去了平衡。

 

啊,这一次,没有新在身边了啊。

 

皋月葵倒在地板上的时候如此想到,除此之外只觉得后脑勺被坚硬的瓷砖磕得生疼,天空蓝的瞳孔盯着满是器械的天花板发了好一会的呆,最终不堪重负沉沉地阖上了。

 

*

 

扪心自问,您是以何种方式、喜欢着他的哪些呢?

 

和葵相遇已经是足够遥远的事情了,遥远到自己偶尔都会忽略掉这件事,只把搭档的存在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

 

青梅竹马是个爽朗外向的人有时候也挺让人头疼的,一旦被人认定了是喜欢笑的人,那么就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展示他人所认同的笑脸,而逞强着把一切其他的不好的情绪都一齐咽下,再无音讯。

 

所以才会常常觉得啊,如果不能让葵全心依靠自己的话,那搭档的意义也就无从而去了吧?

 

卯月新因为总被人认为不能很好表达情绪的人,于是自己也自然而然地把这一点当作对外印象和优势,虽然偶尔在面对心爱的搭档时会流露出温柔和撒娇的一面,当说到底依旧是把情绪隐藏得很好的人。

 

所以新想,他的搭档大概至今都没能发现自己的那份关切和热忱来得多么独特和不易吧?

 

被经纪人月城先生接电话的声音吵醒时,新正在搭车前往一个广播节目录制的路上,公司给搭档的两人安排了截然不同的节目,感觉还是头一遭呢。

 

印象里月城先生是个温和并且尽职尽责的人,总是把Gravi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很少有焦急起来的一面,但此刻他接听电话的声音却是难得地惊讶和急躁:

 

“诶?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是这样,我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好的,请问是哪家医院?”

 

虽然才刚从休憩中醒来,但新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好几个关键词。今天Gravi的工作安排里,只有他和葵的工作是需要外出的,所以……

 

还不等月城先生挂完电话,新就突然伸出手抓紧了对方的肩膀:“月城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心事重重地将电话丢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月城先生咬住了下唇,思索片刻后才缓缓开口:“听好了,新君,不要太着急了……我刚刚接到通知,说葵君在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从舞台上摔了下来……现在已经送到医院了。”

 

“是哪家医院?现在过去。”

 

“等等!新君,还有广播节目的录制工作!”

 

“现在就去医院。”

 

看着新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样子,月城先生默默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电视台那边解释艺人的缺席,一边调转车头。

 

新这才重重地重新跌坐回去,双手合十抵住额头,手心里确实难得地尽是汗水。

 

……不是答应过我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吗?葵。

 

*

 

偶尔的说话不算数,这是不是也能算作一种背叛呢?

TBC.

 

 

 

说一下哈我自己也从舞台上摔下去过所以其实问题不大来着x

卡文小能手今天也完美卡文√

接下来要怼一篇高难度生贺,希望我能活下去……

评论(12)
热度(55)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