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月歌同人搞事组】新年搞事大礼包(搭档CP)

本次活动的非酋清凌祝您新年快乐~脱非入欧xd
感谢一直以来您的支持,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流云香雪:

新年好!!!


金鸡送福第一天!!!


我们来搞事啦~~~


大家还记得假期初期那个联文计划吗?


不记得没关系,指路点这里


没错这次的大礼包就是联文计划的六人联合推出的~


成员为:春始 @雁栖南 新葵(大家都懂)恋驱 @墨唧唧ww 


海隼 @小丸酥 阳夜 @清凌-要么累死要么穷死 郁泪 @兜缪 


我们组合的名字就是【月歌同人搞事组】


起因是药 @雁栖南 的脑洞~


玩儿的好开心,表白药总~


规则如下:


以QQ随机红包为基准,一小时一轮的点文。文章字数为一千字以下(大概)。


出题人为发红包者,答题人为每轮拿到金额最高的人。而金额最少者为下一轮出题人。以此类推。写过一次的可继续领取红包但不需要再次写文。直到全部人员轮转一圈。


至于本次活动最终结果,会在文章的最后发表哦~


好啦~规则也说明白了~没问题就请围观我们的脑洞吧~


~~~~~~~~~~~~~~~~~~~~~~~~~~~~


【礼包一】


出题人:流云香雪


答题人:墨唧唧


题目:新葵,爱的告白


爱的告白


帅、面瘫、色狼组、我行我素,这是外界对新的第一印象。


然而只有皋月葵知道,自己的幼驯染卯月新是个成天叼着草莓牛奶昏昏欲睡、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内心汹涌澎湃、跳舞都会弧长到跟不上节拍最后一脚跨下五层台阶的蠢萌中号黑。


因为他喜欢新。


新和葵在一起两年了。确认关系之后往日里那种小夫妻的相处模式也没有变过。恋为此做了非常精辟的总结:新和葵的狗粮简直是春天下的雨啊弄湿东西都没有声音!然后被始赏了一个铁爪功:“恋,那叫润物细无声。”


葵一边在一旁笑着看恋大喊脑袋要变形了,一边做着新想吃的曲奇,却晃了神,放多了白糖。


和阳向夜表白时手捧玫瑰在绚烂的烟花下大喊“夜!我喜欢你!”的烂漫场景不同。那天葵一如既往地发挥着高女子力,在厨房忙碌。新从后面走上来,抱住葵的腰说:“呐,葵,我们在一起吧。”葵手上顿了顿,然后说:“好。”


一切都顺理成章。不知不觉间也过了两年。然而有一件事葵一直埋在心里,不曾向任何人提起。


他其实,是希望新向他说那三个字的。


曲奇在烤箱里渐渐舒展,显出好看诱人的金黄。葵抱着手蹲着在烤箱边,神情有些恍惚。


“葵,怎么了?”新的声音猛的将葵唤醒。自己的恋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牛奶盒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啊,没事呢,新。好啦我做了曲奇快去吃吧。”葵有些敷衍的笑,伸手就去推新。新也没有挣脱,只是定定的看着葵:“葵,你有事。”葵不敢看新的眼睛,低下头去,“没有,什么都没有的,新。”


新什么时候走的葵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新已经不在了。啊,搞砸了。葵有点想哭,可能是自己无理取闹了吧。明知道新是喜欢自己的,又何必在意那三个字呢?


晚饭时葵一直不在状态,新也没有出现在饭桌上。成员面面相觑,却又不敢问葵,怕戳到葵的痛处。


夜深了,葵缩在床上毫无睡意,想着要不要去和新道歉。“叩叩……”敲门声。葵疑惑着这么晚了会是谁来,开门却是新。


“……”葵有些尴尬,下意识就想关门。新一个步子挤进来,反手将葵压在墙上。“呐,葵。”新看着他,平日的面瘫脸出现了一些表情波动,“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葵垂下眼帘,别过头去,“真的没有什么,新。就是我自己有一点……”


“我喜欢你。”“诶?”葵有些吃惊,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我喜欢你,葵。我喜欢你。”新说完,就吻上了葵的唇。葵被新堵的说不出话,只能默默和新十指相扣,外加浅金发丝下露出淡淡泛红的耳廓。


嗯,果然,我也最喜欢你了。


新。


门外,听墙角的阳夜。


“阳,这样听墙角不好吧……”


“哎呀夜,新都来向我讨教了,为师当然要来验收成果了~”


夜深了,今天晚上有四个人熬夜不睡觉。好孩子们可不要学哦~


~~~~~~~~~~~~~~~~~~~~~~~~~~~~~~~~~~~


【礼包二】


出题人:清凌


答题人:兜缪


题目:阳夜,初夜过后的清晨


清晨


生物钟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此时此刻的长月夜算是体会到了这种可怕。


就算是自己全身酸痛,一点也不想动,超级的犯困,结果还是在6:30这一刻准确无误的醒过来了。


夜一睁开眼便能看到自己的幼驯染的睡颜,几根不听话头发随意搭在阳脸上,随着主人的呼吸一动一动的,夜静静的看了一会,下意识伸出手将挡住脸的头发拨开,慢慢靠近阳的脸,轻轻的在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早上好呢,阳。”夜微笑着。


全身酸痛的夜费了一番功夫才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站在洗涑台前,从镜子里面看见自己锁骨周围的红色印记,就能知道昨晚上自己跟阳到底有多激烈。


夜伸手触碰着昨天阳亲吻过的地方,稍微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打开水龙头,双手一捧冷水在脸上。


冷静下后,夜将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扣好,确认没有露出什么可疑的红色印记后,夜像往常一样来到厨房,准备着早餐。


刚刚将食材洗干净放在菜板上,夜就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自己,果不其然,下一秒便被熟悉的双手抱住。


“早上好,夜。”阳将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夜的耳朵。


夜停下手中的工作,反手戳了戳阳的脸“好痒,早上好……今天起来的意外的早呢。”


阳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松开了夜,伸手将夜转过来,正面对着自己后,扶上夜的脸,笑着说:“被某个人偷亲了怎么可能还睡的着……”


夜一下子明白了阳那个时候压根就是在装睡,虽然想说些什么,但一想到那个时候阳是醒着的,夜就害羞的低下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阳……阳……阳……你太过分了。”


阳看着一脸害羞有不知所措的夜,突然有种想欺负夜的冲动………真是太可爱了,我的夜。


“好好好,下次保证醒的时候让你亲。”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阳一大早就只知道……”夜不满的抬起头,说话说到一半就被阳堵住了嘴巴。


“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吧。”过了一会,阳松开夜,笑着用手指弹了弹夜。


夜眨巴眨巴着眼睛,对上阳的视线,无奈的笑着说“才没有扯平,还是阳太过分了……所以早餐阳要一起做喔。”


“好。”


【end】


~~~~~~~~~~~~~~~~~~~~~~~~~~~~~~~~


【礼包三】


出题人:小丸酥


答题人:流云香雪


题目:海隼,海的女儿


人鱼公主


文月海特别后悔今天出门,特别后悔。


从清晨开始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今日不宜出门,都被他忽略掉了。家门前的水藻枯黄了一片叶子,负责出产蚌珠的老蚌壳吐出了一颗黑珍珠,本来趴在门前二十步开外的鮟鱇跑到了十步的位置……就连一直赖在他们家的老海龟,呃,还赖在他们家。


作为整片海域最强壮的人鱼,海一直是无所畏惧的,身为二十一世纪新生人鱼的他并不相信什么不祥的预兆,也不认为有谁能抓住他,有谁能……


“哦呀~~~这是~~~”霜月隼金绿色的眸子好奇的盯着网兜里的海。


“没错,我是人鱼。”海迅速的镇定了下来,现在的目的是为了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主动自报了家门,他在网兜里调整了一下位置,顺便扯了扯渔网,嗯,高科技纳米材质,轻便不易扯断,最先进的渔网。然而对方并没有顺着他的意愿惊呼出来。


“嗯~~~你就是海的女儿里的人鱼公主吗?”


出奇不易的问题让海愣了一下,“哦……那是我祖母的祖母……”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隼玩味的视线在海的身上转了一圈,“可是……你为什么没有……”


“嗯?”海疑惑的看看自己,肌肉健壮的上半身,优美闪光的鱼尾,没毛病。


“胸……你没有胸啊……”隼盯着海的胸前两点疑惑的说。


“!”海猛地抬手护住前胸,“你、你……我……”


就在海手足无措的时候,隼已经命令水手将海放到了甲板上。摆脱了渔网的束缚,海趴在甲板上迅速打量着眼下的情形。船舷在十尺之外,需要两个鱼跃,甲板上有五个水手,没有人堵住逃生的路线,心动不如行动,一、二——!


就在海准备发力跃起的时候,一双手突然缠上了他的脖颈。


“嗯~~~原来人鱼也是有体温的啊~”


海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隼踱到了他的身后,他僵直着身体,感受着隼微凉的脸颊蹭到了他的脸侧。


“呐~听说~人鱼爱上人类后会变成海中的泡沫,真的吗?”魅惑的声线,犹如牡蛎黏腻的汁液,缠在海的耳边让他无法动弹。


“那、那只是传说……”


“嗯~~~那……”隼突然温柔而坚定的扳过海的脸,“这样呢?”


再次出其不意的,一股陌生的气息充满了海的鼻端,唇上温暖的触感让海彻底呆住了。


隼显然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只是短暂的碰触之后便拉开了一段距离,他注视着海深蓝色的瞳孔,扯开一丝笑意,“呐~~~你愿意做我的人鱼公主吗?”


TheEnd


~~~~~~~~~~~~~~~~~~~~~~~~~~~~~~~~~~~~~~~~~~~


【礼包四】


出题人:兜缪


答题人:雁栖南


题目:郁泪,太极传奇paro


白砂


*中华风paro,甜向


*初遇段子


对于年纪尚浅的狱族小少年来说,眼前这个正帮忙做桃包的人类少年实在是一个太特殊的存在。


水无月泪坐在厨房里唯一的小凳子上,双手拄着下巴,望着木桌边揉面的神无月郁,等着一会儿被喊过去帮桃包上色——其他的事情都被神无月郁和长月夜包揽了,根本不让他插手。


郁闷还是稍稍有一点的,不过对于水无月泪而言,现在的生活——能和神无月郁一起的生活——已经满足了他最大的奢望了。


 


意识到自己是只能生活在黑暗里的狱族之后,水无月泪就很怀念阳光的温度。每当黎明到来,他都必须和其他狱族一起回到森林里的屋子,因为无法接触阳光,所以他们的屋子只有被黑布遮住的窗。


水无月泪只远远地见过黄昏时最弱的阳光,可即便微弱,他的眼睛还是休养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可尽管如此,水无月泪还是很怀念仅感受过一次的阳光的温度。


大约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执念吧。


某天黎明到来之前,落单的水无月泪在森林边缘被魔兽伤到了脚踝,暗红色的血染红了裤脚,虽然算不上重伤,但要想在黎明前回到屋子,恐怕就……


水无月泪扶着树木走了一段,可能是太着急了的缘故,没一会儿又被树根绊倒,疼的他眼角泛泪,这下可真是一步都走不了了,只能躲在树的背阳面缩成一团,祈求好心狱族路过这里。


眼见周遭越来越亮,水无月泪心里越来越焦急,急了一会儿又生出几分凉,抱着膝盖不由得低下头,抿着唇忍耐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那个时候,水无月泪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在他憧憬的阳光里了。


而也是那个时候,他听到了陌生的声音。


“你是……狱族……吗?”


水无月泪愣了一下,慢慢地从臂弯里露出眼睛,光还没有侵略到这片阴影,确认后他才抬起头看向面前声音的主人——是个棕色头发的人类少年,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不过人类的年龄该怎么算来着?


海说过,不管面前是人类还是狱族,被问到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回答。水无月泪试着发声,却没想到因为黑暗的消退和伤口尚未痊愈的原因,说不出话来,只好点了点头。


少年得到了确切的回答,表情却一点都不轻松。“现在都这个时间了,太阳很快就……你……”少年注意到水无月泪的脚踝,“还走得动吗?我家离这里不远,可以暂时去躲一躲……”


水无月泪轻轻地摇了头,偷瞄了少年两眼,没再有别的动作。对于少年后半句的邀请,水无月泪不知道该不该拜托少年,毕竟是第一次和人类交流,这个情况……


但是时间可不会留情面,眼见太阳就要出来了,水无月泪心里急,少年也急,他以为水无月泪方才的摇头是拒绝。


可这样下去,面前的狱族小少年,说不定会死。


神无月郁站在原地,没有思考太久,扔下一句“你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之后转身就往森林外跑,水无月泪懵在当场,眨巴眨巴眼,挪了挪位置,又把头埋回臂弯里。


隼说过的,人类如果说一定回来,十有八九是不会回来的。


情绪变得更加低落,水无月泪就这样在原地缩着,收紧的肩轻微地颤抖着,畏惧着光明到来后自己的命运。


出乎意料的是,神无月郁回来了,抱着一大块黑布和一把黑伞,气喘吁吁地跑到水无月泪面前把东西放到地上,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呼吸。


“果然不能这么放着你不管,我带来了黑布,裹在身上的话应该能撑到我家。”


“啊,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帮帮你……”


“总之……抱歉了!”


黑布兜头就来,水无月泪还没理解清之前的话就被少年用黑布裹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脸来。


“能麻烦你拿着伞吗?”少年这么说道,水无月泪眨眨眼,照做了。


结果下一刻就被拦腰抱起,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少年又说了,“现在把伞打开吧!”


水无月泪依言一抖手撑开伞,看了一眼少年,少年赞赏地点点头,然后一个箭步向前冲去!


被扑面而来的风吹了会儿,水无月泪才明白少年给他又是裹黑布又是打伞的用意。于是有些过意不去地低声道了一声“谢谢”。


“不用客气!”


水无月泪看了看少年充满朝气的脸庞,又看了看前方,他们已经离开了树林,正处在朝阳中,因为没有和阳光直接接触的关系,水无月泪的情况还算乐观。


人类的体温和黎明时空气的温度透过黑布和衣料传到了水无月泪的皮肤上,和冰冷的狱族不一样,他身边的存在,都是温暖的。


意识到这一事实的水无月泪抿起唇,嘴角也小小地上扬。


这就是,光明世界的温暖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神无月郁正在喊水无月泪的名字,水无月泪连忙站起来小跑到木桌边,接过长月夜递给他的毛笔,小心地蘸饱了粉红色汁液,一笔一笔地涂在桃包表面。


“泪做的越来越好了呢!”神无月郁说着凑近了去看那个未完成的桃包,水无月泪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不由微笑。


“嗯!以后,也会继续加油的!”


 


人世间的温暖总是令人动容的。


 


END.


~~~~~~~~~~~~~~~~~~~~~~~~~~~~~~~~~~~~~~~~


【礼包五】


出题人:雁栖南


答题人:小丸酥


题目:白组,迷弟抽选吧唧日常


迷弟日常


阳:所以说我们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帮这个人排队抽徽章啊?!


隼:啊啦,阳,队长大人的事就是队员们的事哦~作为感谢,我会为你准备礼物的呦,生发水怎么样?


阳:哈?!谁需要那种东西啊!而且我像是长不出头发的样子吗?隼!


夜:嘛,嘛,阳……到你了哦。


海:话说……隼,你打算抽到什么时候,我们每个人可都是至少排过五次队了呐。


泪:腿酸……


隼:这么麻烦大家其实我的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呢,结束后我会认真挑选礼物作为大家的谢礼哦~所以请帮忙至我抽出哈吉咩的徽章为止。


郁:(……完全没有看出这个人有一丝过意不去的样子。)


夜:泪,要不要休息一下,确实站了好久……从早晨到中午……


隼:看我的,看我的,魔王大人要施一点小魔法了呦~


蹦虾卡拉卡。


泪:咦,不酸了呢。


隼:请叫我贴心的魔王大人呦~kira!


海:嗨,嗨,贴心的魔王大人。


郁:(海桑你不要总是不由自主地配合他好吗……)


阳:给,隼。真希望这只盲袋里装的就是哈吉咩桑的徽章啊。


隼:哦,是阳的呢。


阳:喂,你那是什么语气,是我的徽章就这么嫌弃吗?!


夜:好了好了……阳。不过官方真的有放出哈吉咩桑的徽章吗……我们这么多人排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抽到……哈、哈哈……


海:啊,我刚刚就看到两个女生开心的拿着哈吉咩的徽章离开了。


郁:海桑……请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喂!


泪:为什么要一个一个抽呢,一次抱回一盒慢慢抽不好吗?


夜:因为这次官方限定一次只能抽一个……


泪:哦,不过你们看,那个人也跟我们一样,排了好久呢。


海:啊,好像是的呢,那个打扮怪异的人。


夜:看来也是哈吉咩桑的忠实粉丝呢。


阳:不过隼,你直接到楼下找哈吉咩桑拿样品不就好了。


隼:NONONONONO,我可是有自己的原则,作为哈吉咩的铁杆粉丝,这种事情不可以靠走后门来达成,一定要确实的用自己的钱,依循正规的途径来入手!


阳:……啊,真是好有魄力的回答,鼓掌。


郁:给,隼桑,活动马上要结束了呢,希望这个就是哈吉咩桑。


隼:啊,是泪的呢。


粉丝A:那个,不好意思,我想跟您交换一下徽章可以吗……


粉丝B:我也是我也是。


……


海:难道我就这么不受欢迎吗?!竟然全部都是拿我的徽章来交换其他人的徽章。


夜:哈、哈哈……海桑……


阳:让你嫌弃我,哈哈,你现在抱着的可都是海桑一个人的徽章哦,隼。


隼:海~~~


海:走,隼,我们去买哈根O斯吃!


……


隼:偷偷告诉大家,那个和我一样一直没有抽到哈吉咩徽章的打扮怪异的人,是SIX GRAVITY中的一员哦~


The End


~~~~~~~~~~~~~~~~~~~~~~~~~~~~~~~~~~~~~~~~~~


【礼包六】


出题人:墨唧唧


答题人:清凌


题目:恋驱,压岁钱之争


钱的战争——才有鬼啦


钱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驱打从心里这样觉得。


新年刚过,微凉的空气里尽是吵闹的气氛,师走驱以及搭档如月恋作为人气偶像团体Six Gravity的气氛制造者们,兴致勃勃的年少组即将在新年的舞台上大显身手。


——本应该是这样来的,如果没有黑组的参谋桑突发奇想的建议的话。


“欸?春桑,什么叫凭运气的压岁钱?”驱眼巴巴地看着弥生春举着的六个封好的纸包,瞪大了眼睛。


“也就是说,这六个红包里装的压岁钱价格是不相等的,大家随机抽取,能拿到多少钱全凭运气噢。”


“怎,怎么这样……”明明是一年中最有盼头的事情啊!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然后还不等驱发表反对意见,一旁的如月恋就率先跳了起来:“不是很有意思吗!来试试看吧!”


“欸……不要吧……”


“驱桑,如果害怕unlucky值爆表可以先认输的噢?”


“才,才没有!谁怕谁啊!”说着就第一个冲到了春的面前,气乎乎地跳起来抽取了一个红包。


然而,结果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猜到说不定会是最后一名了……但驱桑,一百日元也太可怜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搭档快把自己笑到地上打滚的趋势,驱看着手里可怜的硬币,有些不服气地反驳:“什么嘛,说得好像五百日元很好!葵桑可是拿到了两千噢?”


“是是,我们的驱桑幸运值还是有待增长嘛!”恋依旧笑得不能自己,走上前拍了拍驱的脑袋,“嘛,身高也是呢。”


如果有人羞辱你的运气不好,那尚且可以忍受,毕竟是概率的问题,但如果有人羞辱你的身高……


士可杀不可辱!!!!!


驱急红了眼睛,就差现场大打出手:“春桑!!!!!再来一次!!!!!”


“啊,啊咧?但我只准备了六个……”突然从看热闹群众变成罪魁祸首的春有些无助地朝旁边的队长投去求助的目光。


“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始像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拿出了六个崭新的红包,“所以提前准备好了备用的。”


“噢!不愧是黑国王大人!不过其实听说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很有趣吧?始。”


“啰嗦。”


然而Round two,结果是:


“这——到——底——是——?!”恋颤抖着举起一枚崭新的硬币,脸色阴暗。


“啊啦?恋,怎么样,看来和unlucky比,残念也相当厉害呢~”虽然只是不怎么看的过去的三百日元,但足够成为驱嘲笑回去的资本。


“啰嗦!!这,这是偶然啦偶然!!!而且我两次加起来比较多噢?”


“no no~恋,要知道第二次还有拿了两百日元的新桑!不过说起来……始桑,就不能稍微多放一些吗……”


“啊啦,我可不觉得不好噢?毕竟葵拿的很多~”秉持着【葵的就是我的】的原则,新满意地点点头。


“那也太厚颜无耻了吧新桑?!”


“不要转移话题!绝对是驱桑的unlucky更不幸!”


“什么嘛!恋的残念有时候可不是只是不幸呢!”


看着两个人的眼睛之间逐渐擦起来的小火苗,捧着草莓牛奶的新慢条斯理地补刀:“哟,半斤八两的两位坏运气王?”


“才没有我!只有他!”异口同声地怒吼。


所以您看,钱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您说对吧?


*


“葵?在干什么,不是已经吃完晚饭了吗?”看着葵从厨房端出一盘饺子,春有些好奇地探头。


看着还在冷战中不和对方说话的年少组,葵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是饭后餐噢?”


说着把饺子端到了坐在沙发两端的其中一人面前:“恋?来吃个饺子吧,之前不是和驱吵着要吃吗?”


好一副妈妈哄儿子的即视感……才不对!恋还有些气愤地盯着冒着热气的饺子看了半响,终于还是败给了饥饿少年的本质:“嗯……既然葵桑这么说了,那,那就勉强吃一个吧。”


说着拿起筷子,随手夹起一个饺子往嘴里塞,然后顺势一咬——


嘎嘣!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牙齿之间发出,恋还有些愣愣地一头雾水,葵已经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迈步向另一侧忍不住探头看的驱走去:


“听说吃到包有硬币的饺子,一年都会有好运噢?驱也试一下?”


驱用余光扫了一眼已经开始得瑟的恋,犹豫着拿起筷子开始挑选饺子,“那,那就这个……”


热乎乎的饺子吃进嘴里,驱小心翼翼地,有些不确定地轻轻咬下去。


“次,次到了!有印嘿!!!”还口齿不清的驱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恋。


“呜……驱桑!看来我们不是完全没有用!”


“是!原来拿到一百日元的硬币也可以这么幸福……”


两个人都一副热泪盈眶的表情,就差没当场抱住一起痛哭一场。


“嘛,看来是我们两个的错了?始?”


“啰嗦。”


而一直沉默的新则悄悄挪到葵的身后,幽幽地贴着对方的耳朵轻声开口道:


“葵……在每个饺子里都放了硬币吧,我刚刚有看到噢。”


“嘘——不要拆穿啦……”


钱真是个好东西啊,看着尚有温度的硬币,快哭出来的驱打从心里这样觉得。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希望太太们喜欢我们这个新年礼包~


我们的目标是新的一年事情搞起来!


如果还满意我们的文字,不要忘记左下角的小红心哦~


十分欢迎大家将想法留言告诉我们,你们的每一条留言都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哦~


悄悄附上此次活动的红包战绩(我大概会被打)


实际红包战绩:


(欧皇/非洲酋长)


墨唧唧/清凌


兜缪/小丸酥


兜缪/清凌


小丸酥/兜缪


流云香雪/清凌


兜缪/流云香雪


祝愿太太们新年都能收获满满的红包,手气旺旺哒~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
热度(227)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