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不嗣音

您可以称呼我清凌/Nene

区区岂尽高贤意 独守千秋纸上尘

【ツキウタ/新葵】十一回的谋杀案 【7】

-428摸个更新假装新总生贺

-电脑开机开了二十分钟,可能意味着卯月新注定单身【并不】

-早班车真好根本没人看

-在敲下某三个字母的时候就变成彻彻底底的喜剧了,我已经不知道两三个月以前的谋杀案什么画风了,于是开始ooc,请不要打我【】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跟小蓝手吧~

 

 

 

-“——失恋Red!参上!”-

 

七回. 「いつか見た海の底」

 

那是一种如溺深海的感觉。

 

纵使没有在地质灾害频发的太平洋岛国上经历过真正的海啸,但此刻人潮铺天盖地而来的场景也足以让人体会到窒息感。皋月葵第五次同不小心撞到的姑娘道歉,在对方看清楚自己的脸之前将口罩又向上拉了一点,继而灰溜溜地逃离现场,换了一处依旧拥挤的角落继续漫长的等待。

 

……人气偶像休息日出现在水族馆?听上去好像会造成大混乱的样子。

 

毒辣的太阳和拥挤的人浪让他汗流浃背,却丝毫不敢摘下伪装用的棒球帽和口罩,接踵而至的“海啸”只让葵觉得呼吸愈发沉重,恍惚之间宛若溺于深海。

 

奇怪,太奇怪了,明明两个小时前他还窝在月之寮的沙发上筹划着今天要挑那本书耗过这难得的休息日,现在却云里雾里地站在人头攒动的水族馆门口等,着半路说要买草莓牛奶而突然跑开的青梅竹马回来。

 

说起来,自己果真拒绝不了卯月新的任何请求呢……之前似乎也不止一次听到夜这么调侃过,只是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便没有放在心上,但现在看来……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东西呢。

 

硬要掰着手指竖过来的话,事情的源头大概可以追溯到昨天晚上,Gravi为了二人的新电视剧开播而大开特开的庆祝会——但事实上兴奋不已的只有恋和驱吧——虽然中间经历了诸多波折,但新剧总算是在地上波放送了。最初话的播放就在网上引起了大热的话题,这也让提心吊胆了很久的葵悄悄松了一口气。

 

小小的心思并不怎么起眼,却难逃搭档的眼睛。

 

陪着年少组大闹一场后,正打算留下了收拾残局的葵被面无表情的新拉到一边,旁若无人地开始咬耳朵:

 

“今天的葵看起来相当高兴哦?”

 

“啊……那是当然的吧,毕竟新剧终于开播了!反响也很不错……”

 

“嗯嗯,那是因为葵很努力呢~”

 

尽管有了之前医院的那次谈话后,葵已经放下了奇怪的内心防线跟搭档兼发小回归了原有的状态,但这样在公共房间里贴着脸说悄悄话的距离还是让他不小心红了耳朵根:“也,也是啊……新也很努力呢!演得非常好哦!”

 

葵丢下这样一句搪塞的话正准备逃开,却又冷不丁被新眼疾手快地抓住胳臂拽了回来:“那,明天葵和我两个人一起去庆祝一下吧?”

 

“诶?!但是……今天不是已经……”

 

“不是不是~”眼前的人难得露出了一副有点小得意的表情,“是只有我跟葵两个人的,专属的庆祝哦~”

 

身为电波少年的青梅竹马,葵对于新这种间接性突发的奇思妙想早就习以为常,却没料到隔日一向在休息日贪恋懒觉的新居然一大早出现在了因为生物钟而早起的自己面前,并顺其自然地把他一路拖到了水族馆门口。

 

说起来……为什么非要是水族馆啊?新很喜欢的水豚君应该在动物园才对吧……

 

百思不得其解的葵在第六次跟过路的姑娘说抱歉之后,终于等回了一手捧着草莓牛奶一手拿着无糖红茶的卯月新,然而……

 

T恤外面一件小皮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红色的丝质围巾,还戴着一副奇怪的墨镜……等等从月之寮出来的时候你不是这副装备吧?!这下即使是一直不想引起周围人注意的葵也忍不住提高了音调:

 

“……新?!”

 

“——失恋Red!参上!”

 

……哈?

 

*

 

幽蓝的海水在自然光下折射出粼粼波光,悉数落在了姣好的面容和消瘦的身型上,被强迫着放弃了小皮衣跟红围巾的新揉了揉鼻子,甚至都不愿挪动步子打破眼前岁月静好的景色。

 

虽然在跟隔壁组的叶月阳商讨的时候,自己也曾经怀疑过水族馆这个地点是否合适——不是他说那位寺庙家的朋友也就嘴皮子功夫特别厉害——但现在看来……葵很高兴的样子,倒也无所谓了吧。

 

“新!快看!这个是鳐鱼吧!啊,那边有好大一群鱼一起游过来!好可爱的样子!”

 

……但也不至于高兴到在这个海底通道来来回回跑上十几次吧!

 

虽说偶像的工作需要相当大的体力消耗,平时大家都不会疏于锻炼,但今天正在兴头上的搭档显然体力值是平时的好几倍,几回下来新已经被折腾得急需草莓牛奶补充,却依旧绷着脸满足着对方的兴致。

 

毕竟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过露出如此轻松笑容的皋月葵了啊。

 

不过细心的青梅竹马还是很快发现了他已经两腿发软眼冒金星的现实,赶紧从包里拿出了备用的草莓牛奶进行填补。

 

“啊……活过来了,果然草莓牛奶最棒了。”

 

“真是……累了的话跟我说啊。”眼前的金发青年露出了有些愧疚的表情,“抱歉呢……光顾着一个人兴奋了。”

 

“不,原本就是和葵出来庆祝的~葵能高兴当然最好了。”说着,新将盒子里剩下的草莓牛奶一饮而尽,才又伏在对方的耳朵上小声补充了一句:“但是相对的,过一会葵也要满足我的一个请求哦。”

 

他已经尽力顺着阳的指示让语气显得不那么生硬,却还是没能让爽朗到有些过分的葵顺着他的意思理解:

 

“是是,草莓牛奶的话就回去的时候顺路去便利店买吧~我请客。”

 

……怎么跟剧本上写得不太一样,果然阳那小子也就嘴皮子功夫比较厉害。

 

“嗯……但是这一带已经逛了很久了呢,接下来去前面的水母展示厅看看吧!”

 

……哦!这回正中红心!三面都被澄澈的蓝色包裹的海底世界确实非常美丽……不过他想要的是另一个更适合完成今天唯一目标的环境。

 

一个相对而言比较昏暗的、人流量稀疏的环境呢。

 

*

 

然而计划终究没有变化快,葵的热情显然没有因为海洋动物的体型从巨大的鳐鱼缩小到了软绵绵的水母而被削减,这次连备用能量源都没有了的新没过多久又开始双腿发软眼冒金星。

 

然而失恋Red——啊不对是被全世界樱花爱着的卯月君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毕竟对于今天的计划他已经执念了好些日子了。

 

怎么说呢,被樱花爱着的男人自认为上回在医院里的时候,已经面对着莫名害羞的葵把自己的情感都掏心掏肺说了一遍,但是……他的葵好像只是保持着原有的距离,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哈?那是你的表达方式有问题,所以葵酱才没能理解吧。”

 

被自诩没有搞定不了的女性的叶月阳如此教导道,难得开始反思自己的新于是和阳一起秘密策划了这次的水族馆之行。

 

所·以·说,他是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轻言放弃的男人!

 

站在不远处的葵正满心欢喜地凑近了透明的玻璃,微弱的灯光点亮了比海水还要澄澈的瞳孔,新站在原地踌躇了片刻,便上前拉着正在兴头上的葵悄然走到了角落里的阴影处。

 

“怎么了新?啊……是累了吗?抱歉呢……那就去前面的咖啡厅里稍微休息一会吧。”

 

然而话音未落,新就伸手把眼前的人圈在了怀里,将额头抵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嗯,累了,所以急需能量补充——”

 

眼前的人先是微微一愣,继而微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但是草莓牛奶已经没有了哦?稍微坚持一下吧……啊咧,新?”

 

两人之间猛然缩短的距离让葵微微一愣,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是鼻尖对鼻尖的情况,原本藏得严严实实的小心思一下子都倾泻了出来,让葵不慎乱了阵脚:“啊,新?还是去咖啡厅坐一会吧……呃!”

 

眼前人慌乱不已地红了脸,虽然在昏暗的环境里不怎么明显,却还是让新忍不住直接俯身轻咬了一下那微启的嘴唇:

 

“嗯……像这样的葵能量补充也是可以的哦。”说着便又俯身打算吻上愣然着不知所措的葵。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失恋Red就要进化成为热恋Red啦,曾经嘲笑过这副装备的人都等着看吧……

 

然而他的妄想立马就被现实结结实实地拍打在了海边的岩石上:被圈在他怀里的葵猛然向后一推,并伸手重重地将他推开了。

 

“……葵?”

 

“听,听说这里的咖啡厅的草莓芭菲很有名呢!就,就用这个代替草莓牛奶吧……可,可以的吧?新!”

 

挣脱开了他的葵头也不回地便朝前方大步走去,只留下重新退化回到失恋Red的新和不明所以拍打着触角的水母们一起呆愣在原地。

 

啊啊,在那么一瞬间真想跳进水族馆的海水里跟水母一起玩耍呢。

 

TBC.

 

 

前文请善用tag

评论(6)
热度(55)

© 子宁不嗣音 | Powered by LOFTER